史上最强女婿 第1835章症状三更

小说:史上最强女婿 作者:纸扇江山 更新时间:2021-02-23 10:18:14 源网站:123言情
  om,最快更新史上最强女婿最新章节! “不敢不敢,葛老,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听到这话,叶无缺一个激灵,急忙摆了摆手否认道。

  看到叶无缺的表情,葛老才是冷笑了一声,然后轻哼一声,转身离开。

  叶无缺拍了拍脑袋,现在好了,自己倒好像变成了万人嫌弃的了。

  李传奇带着几人往医院深处走去,不多时之后,便是出现在了一间隔离病房的外面。

  “就是这个病人!”透着厚厚的隔离玻璃,李传奇指了指里面的一个病人道,“他就是行尸走肉症的患者,在我们这里接受治疗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好转!”

  李钊点了点头,顺着李传奇的手看了进去,登时也是微微一怔,眼中露出了一丝丝诧异的表情。

  里面那人,形容枯槁,面色憔悴,整个人宛若是僵尸一样一动不动的坐在床边,呆愣愣的没有反应,没有声音,就好像是一具雕塑一样,失去了行动能力,思考能力。

  看到这一幕,李钊眉头微微一蹙,脸上的表情也是变得奇怪了起来,“他一直这样?”

  “没错!”李传奇点了点头,“能够几个小时的不动弹,还说自己坐在那里,少活动流逝的生命力就会少一点,总之,语言是对他没有用的!”

  “而且我给他开过镇定剂,依旧没有动,想要单纯的凭借药物,或者是语言上面的治疗,我觉得几乎不可能做到!”李传奇轻声开口道,脸上的表情也是有些唏嘘。

  听到这话,李钊再度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也是有些复杂。

  “不错,想要单纯治疗,确实很难,我要进去看看病人的具体情况,然后再做决定!”李钊沉思了一下,然后道。

  “好!”李传奇再度应了一声,然后带着李钊进入了房间之中。

  很快,两人便是出现在了病人面前。

  “你在房间外面稍等,我一个人跟他聊会儿!”李钊示意道。

  李传奇点头便是退出了房间,而后紧接着,李钊便是坐了下来。

  病人定定的看着前面,一动不动,反应迟钝,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状况。

  看到这一幕,李钊想了想,然后开口问道,“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听到这话,原先还一动不动的病人,瞳孔转动了一下,然后缓缓地往李钊的身上看了过去。

  “我身上有种味道!”李钊继续开口道,“你闻到了吗?”

  病人没有说话,只是打量了一下李钊,没有太多的感情波澜。

  “咦!”房门外,一众人一脸惊讶的看着这一幕,都是有些感慨,要知道,平常自己等人想要和病人交流,实在是费力的很,可是李钊竟然一句话就是让病人有了回应,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都烂了!”李钊继续道,“不止是身体,大脑也是!”

  “他们说你跟我一样,可是我感觉不到你身上的味道!”李钊盯着面前的病人,缓缓地开口道。

  听到这话,病人终于是不再沉默,直接开口道,“不,你身上没有味道,有味道的是我的身上!”

  “为什么?我闻不到你身上的味道!”病人摇了摇头道。

  “你不要被他们欺骗了,他们都不是好人!”病人示意道,“他们妄想告诉我,我身上没有味道,让我活下去,可是却对我的身体没有任何的帮助,他们又想告诉你,你身上有味道,让你活不下去,要是听了他们的话,该活的活不下去,不该活的活下去了,这是不可能的!”

  听到这话,李钊点了点头,“可是,我身上的腐臭味道你真的闻不到吗?”

  “真正的腐臭味,是不可能闻得到的,万事万物都有腐臭味,可是我们自己身上的腐臭味,只有自己的灵魂才能够闻得到!”病人继续道。

  “呜呜呜!”李钊突然就是哭了起来,只是脸上的表情却很开心,这是一张很诡异的画面,明明是在哭,可是偏偏是笑的心情。

  这属于行尸走肉症的症状之一,不能够控制自己的肢体。

  病人看了他一眼,然后淡淡的开口道,“其实没有人规定过,哭一定代表开心,笑一定代表快乐,只是很多东西约定成俗了而已,就成了本能,也许哭才是真正的开心时候该有的表情,但是我劝你,如果想要离开这里,最后跟外面的人一样,哭代表伤心,笑代表快乐!”

  李钊缓缓地抹了一把脸,然后收敛了表情,“知道了!”

  “快,把李先生带出来,粗暴一点!”窗外,李传奇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东西,急忙开口道。

  于是门外几人快速的冲了进来,连拖带拉的把李钊给拉了出来,这才是关上了门。

  “小钊啊,没事吧?”出了门的李钊,也是恢复了正常。

  “这是?”叶无缺有些诧异,似乎没看懂这一波操作。

  “方才小钊进去,说话的语气和动作,都是模仿的行尸走肉症的患者,这样能够有助于我们跟患者交流,知道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情况才会生病的!”李传奇解释道。

  听到这话,叶无缺才是后知后觉的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李钊,“可有办法治疗?”

  “应该有,我试试!”李钊想了想,然后继续道,“腐朽味和喜怒无常是两种行尸走肉症患者最常见的代表性表现,所以对于我们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从这两个行为状况出手,进行研究!”

  “通过刚才跟他聊天,我意识到这个腐朽味,大概率是自己的思想出了问题,所以才能够闻到,至于喜怒无常,其实他说的也对,这两个问题,都不太好解决!”李钊轻叹了口气,缓缓地寻了一个走廊长椅坐了下来。

  “那该怎么办?”见李钊似乎是摸出了一点头绪,李传奇几人也是跟了上来,有些好奇的问道。

  对李钊,几人实在是惊讶不已,毕竟这种病症,实在是十分的难搞,现在看起来,似乎李钊有办法,这让几人都是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正当几人愁眉不展的时候,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李院长!”远处,一个三十多岁的年青人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欣喜,“我听说师祖来了!”

  听到这话,李钊也是抬起了头,这是一张有些熟悉的脸,在济世堂的时候,李钊看到过他,想来他应该就是济世堂二院的院长,周青了。</div>123xyq/read/1/1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