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992章当初定乾坤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玄道自皇宫一处侧门离宫之后,在天尚未亮之前,便已经赶回了自己的户部尚书府。

  白异的龙骧营兵士,如今驻守皇城各门,但是乾心殿等多处宫殿的守卫,却是从忠义营抽调的精兵,恰恰不属于白异管辖。

  至若皇城各门,虽然都是守卫森严,但是韩玄道却早已经双管其下,以所谓皇帝的密旨及重金赏赐买通了一道侧门,他进出皇宫,却是神不知鬼不觉,并无几人知道。

  户部尚书府的书房之中,韩玄道靠坐在楠木大椅子上,双目紧闭,双手搭于胸前,似乎是在沉思着什么。

  只是小片刻后,户部尚书府的管家,韩玄道的心腹干将韩隐便在书房内室外恭敬道:“老爷,人到了,有消息送来!”

  韩玄道眼睛豁然睁开,道:“让他进来!”

  很快,一名身着黑色紧身衣的中年人在韩隐的带领下,快步进了内室,在韩玄道的书桌前单膝跪下,恭声道:“卑职穆信,参见韩大人!”

  韩玄道淡淡道:“起来说话!”

  穆信恭敬道:“谢大人!”缓缓起身来。

  这穆信四十余岁年纪,脸庞瘦长,双目炯炯有神,透着一股子精明能干的味道,此时他的神色恭敬无比,显示出他对韩玄道的敬畏。

  此人却正是东花厅一处内务处的主事,最早是在西花厅办差,后来秀公主组建东花厅,两年后西花厅厅长薛公颜离世,大批的西花厅吏员转投到东花厅旗下,这穆信便是第一个投奔东花厅,而且得到重用之人。

  韩漠入京之后,担任西花厅厅长,因为饷银之事首次到得东花厅府邸,便曾出手教训过穆信一番,此人却是与韩漠颇有芥蒂。

  穆信在东花厅担任一处内务处主事要职,固然有他投奔最早的原因,而他本身的能力,却也绝对不弱。

  穆信投奔东花厅之前,在西花厅甚至担任过四处的司长,那是西花厅的核心精英,能够入薛公颜的法眼,这穆信自然有其过人之处。=

  韩玄道打量了穆信一番,才微微笑道:“穆信,人到了哪里?”

  穆信躬身道:“回大人,入了临阳关之后,卑职部下的人便一直暗中护卫,韩大将军从临阳关一路快马加鞭,已于今日黄昏时分抵达到燕京城北五十里处……!”

  韩玄道抚须道:“如此说来,此刻他应该已经进京了?”

  “卑职不知。”穆信脸上显出一丝惶恐,“下面的人禀报上来,经过一处树林,韩大将军和手下人入林歇息,下面的人不敢靠的太近,远远盯着。可是等了两个时辰,都不曾见里面有动静,后来有人入林打探,却没有发现韩大将军的踪迹……他们只能飞马来报,卑职得到消息,便立马前来向大人禀报……卑职无能,请大人降罪!”

  韩玄道眉头微皱,很快便舒展开来,淡淡笑道:“此事怨不得你。韩漠身为西花厅厅长,你手下的人一直跟着他,只怕早就被他发现,他若想甩开,法子不会少……他性子顽劣,或许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既然已经抵京,总是要回来的,不必再暗中保护了。”

  “卑职得令!”穆信拱手道。

  韩玄道随即又问道:“京中其他官员可有异动,特别是……那两座府邸?”

  穆信道:“并无异样,卑职的人一直都是暗中严密盯着,但有异动,卑职会立刻禀报过来!”

  韩玄道叹道:“圣上龙体欠安,多日不朝,正是非常之时,本官身为内阁首辅,不得不多加小心。前方攻魏,燕京城可万万不能出现任何异动,后方若不稳,前方十多万将士将陷入危难之中啊!”

  穆信道:“大人兢兢业业,忧国忧民,卑职钦佩!”

  韩玄道淡淡一笑,微一沉吟,终于道:“秀公主隐退,东花厅群龙无首,这段时日,全靠你穆主事维持……所谓名不正则不顺,穆主事,本官准备这两日便入宫求圣上下旨,擢升你为东花厅厅长,如此一来,你更可为国效命,尽忠圣上,你看如何?”

  穆信立刻跪下,感激道:“大人如此厚恩,卑职没齿难忘。大人但有所命,卑职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韩玄道抬手道:“如此便好。穆……穆厅长,这几日你也辛苦了,先下去歇着吧。”

  穆信躬着身子,小心翼翼退了下去。

  送出穆信,韩隐很快便回转过来,为韩玄道沏了一杯热茶,轻声道:“老爷,天快亮了,明日还有诸多公务,你亦有两夜不曾歇息,还是小憩片刻吧。”

  韩玄道微微点头,随即沉默一阵,终于问道:“隐伯,你觉得……小五这个时候会到哪里去?”

  韩隐神情肃然,想了想,才道:“老爷,老奴觉着老爷方才说的或有可能。五少爷只怕是早就察觉有人跟踪,所以故意将他们甩开。此刻或许就在城外,很快便会入城……!”

  韩玄道微微点头,道:“倒是有可能。”顿了顿,道:“你派人暗中看着三老爷那边,小五回来,立刻报我!”

  韩隐眼角跳了跳,但还是恭敬道:“老奴明白。”=

  韩玄道自然不知道,韩漠此刻早已经绕到了庄渊所在的那个小村子,跟随他回京的护卫另有安排,只有萧灵芷随他来到了庄渊的住所。

  依然是那间不起眼的屋子,庄渊坐在轮椅之上,萧灵芷和韩漠一左一右坐在他的对面,而一直服侍在庄渊身边的施连云为韩漠二人上茶之后,便即退出屋内,在门外戒备。

  庄渊的气色看起来不错,小村子里安宁的生活,显然让他过得很是惬意舒畅。

  他微眯着眼睛,似乎在沉思什么,屋内显得极是安静。

  许久之后,庄渊才缓缓道:“京中的事情,为师从连云口中,也是略知一二,亦是觉着古怪。今夜听你这番语,看来你们那位有着雄心壮志的皇帝,已经……魂归天外了!”

  韩漠心中虽然有预感,但是庄渊此一出,他还是禁不住身体一震,一种极其古怪的感觉笼上心头。

  “他……真的死了吗?”韩漠喃喃自语。

  庄渊道:“死讯没有传出来,自然是秘不发丧……能够将此事隐瞒住,你那位大伯看来已经控制住了内宫……只怕你那位皇后堂姐也已经卷入其中!”

  萧灵芷瞥了韩漠一眼,见韩漠神色古怪,想伸手去握住他手,可是此时庄渊在场,她自然不好意思,向庄渊问道:“师傅,这……有没有可能是皇族故布迷阵?”

  庄渊摇头笑道:“此前对于燕国朝局,为师也是颇有些模糊,并不能看得分明。但是今夜一番话,为师却是肯定,这所发生的一切,皇族处处受损,如果这是皇族布下的迷阵,那么你们的皇帝也未免太过愚蠢,未伤敌一分,却自损八分,哪有这样的布局?”

  韩漠靠在椅子上,闭上眼睛,片刻之后,才缓缓睁开眼睛,道:“师傅,难道我的家族……真的走上了这一条路?”

  庄渊摇摇头,很为淡定地道:“至少目前为止,并非你整个家族走上了这条路……至少你还没有踏上这条路。”顿了顿,轻声道:“你直到今日都未能明白其中的详情,韩玄道自然是由诸多事情在瞒着你……!”说到这里,庄渊似乎觉得这种关乎韩氏家族内部的事情并不适合由他来叙说太深,所以瞧向萧灵芷,笑道:“丫头,为师要饮酒!”

  萧灵芷急忙起身,拿过旁边的酒袋子,喂着庄渊饮酒。

  一时间,除了庄渊饮酒发出的轻微砸吧声,室内又是一片宁静。

  见到韩漠神情很是古怪,庄渊轻叹道:“熙熙攘攘,皆为利来,熙熙攘攘,皆为利趋。燕国今日之势,那是自立国之时便已经注定,除非皇族能将你们世家一一铲除,否则你们燕国皇族总会有今日一幕。燕国朝局,看似稳了近百年,实际上无一日不是风云激荡,这两年世家落马,朝局大变,不过是势之所趋而已……皇族与世家这百年来,玩的本就是你死我活的游戏,如今看来,这场游戏……已经渐至尾声了!”

  萧灵芷幽幽叹道:“师傅说的是,一来是势之所趋,二来……亦是人心求利。身在朝堂,人人渴求的便是权势二字,若是有机会得到更大的权势,又有谁禁得住诱惑?”

  “不错。”庄渊平静道:“世家平衡被破,自然就有世家从中冒出头来,为师很早就琢磨过,在宜春八卦困之中,亦曾对你们提过,燕国平衡之势一旦被打破,能够从中出头成就霸业的,唯有三家。”

  韩漠倒也记得庄渊曾经的论断,道:“萧、韩、苏!”

  “正是。”庄渊缓缓道:“萧家有萧怀玉,掌控兵权,苏家有最广的官场人脉,而你们韩家则有其他家族无法比拟的地理优势和民心……萧怀玉但有异心,燕国必定是萧家的囊中之物,只是此人却倒是罕有的忠义之士,并无野心。”顿了顿,凝视着韩漠道:“只是为师如今却觉得,真正要比起心思深远,没有任何一家比得上你们韩家……为师曾经还觉得,这三家都有可能在燕国称霸,如今想来,为师还是小看了你们韩家,你们韩家能有今日至巅峰辉煌,或许……三五年前、十年前便已经注定了!”他微微一顿,才一字一句道:“能够联接北庆南风,瞒过天下人的眼睛,织成一道大天罗网,韩家……果然不简单!”=</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