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987章将计就计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纯阳真人固然是天下罕见的高手,但是这太极步他却是从未领教过,陡然见到这门功夫,心中就颇为震惊,而且玄机大师就在身侧,他却时刻戒备着玄机大师会从旁偷袭,不能完全将心思用来对付韩漠,拂尘幻化成一片白光护在身体四周,韩漠身影鬼魅般在他身边四处游动,他一时间却是奈何不了韩漠。

  墨十二郎服下药丸之后,那种头晕脑胀身子发软的感觉慢慢消散不少,此时见到韩漠在玄机大师的指点之下,领悟了圈套太极八卦步法,那施展出来的威力,也确实让人眼花缭乱,脸上亦是显出惊讶之色。

  韩漠的步法越走越顺畅,一开始他为了领悟玄机大师所授口诀,以纯阳真人为标杆,绕行在他的四周,将那套口诀运用于实战之中。

  这套步法,以纯阳真人这样的高手为对手施展,自然是进步神速。

  太极步法,玄妙无比,令人难以捉摸,不过如果此时纯阳真人若是能够运转劲气,韩漠固然能以玄妙步法躲避纯阳真人的进攻,却未必能够冲破纯阳真人的劲气接近过去。

  只是方才纯阳真人与玄机大师对上一掌,劲气便被封堵了两三成,而玄机大师的狮子吼镇住他的鹤鸣,不但让纯阳真人的劲气再受损耗,更是让纯阳真人心中升起了畏惧之心,不敢轻易鹤鸣聚气,免得玄机大师再次出手。

  也正是有颇多顾虑,纯阳真人此刻只能发挥五成的本领,而韩漠依靠太极步和八部棍术,竟是足以与他五成本事相抗。

  后起之秀中,能达到韩漠这等武道境界的,实属罕见,纯阳真人以往出手,除了一直忌惮天敌玄机大师之外,还真是无往不利,今日却被韩漠这个年轻人缠的艰难不堪,他心中吃惊之余,却亦是愤怒不已。

  两人你来我往,相斗许久,纯阳真人连出杀招,若是一般角色,早已是死在这拂尘之下无数次,可是韩漠的步法实在是让纯阳真人摸不透规律,那些凌厉阴狠的杀招,却在韩漠轻盈迅捷的步法之中,被轻松化解。

  反倒是步法渐渐熟练的韩漠,却已经能够凭借着八部棍术,时不时地击出精妙招数,好在这纯阳真人也是厉害角色,若是换成一般人,只怕早就被血铜棍击中。

  实际上这也是韩漠首次与天下一流高手单独对战,纯阳真人固然不能发挥全力,却也足以让韩漠斗志旺盛。

  又斗了二三十回合,两人依然僵持不下,忽听得墨十二郎高声叫道:“韩漠,攻他正胸,那里是他罩门!”

  韩漠此前就见到墨十二郎最后一刀直劈纯阳真人胸口,隐隐感觉其中必有原因,此时墨十二郎出声提醒,顿时明白,纯阳真人的致命之处,正是胸口正中。

  他心中大定,找到攻击之点,便连续往纯阳真人的胸口猛攻。

  他棍术虽然精妙,但是纯阳真人也不愧是武道高手,虽然是以轻巧的拂尘应对韩漠的血铜棍,却将自己的前胸护的严严实实,难有破绽出现,韩漠八部棍法连番上阵,棍影闪绰,甚至隐隐发出风雷之声,可是在纯阳真人的全力护卫之下,竟是难以突破到他胸口。

  一旁肖木等人见到韩漠久攻不下,俱都是心中担忧,瞥见纯阳真人手下那群道士兀自以刀制着自己同伴,肖木身形移动,握紧大刀,身后的燕国武士立刻跟上,围上前去,宋世清那边的燕国武士见肖木等人上前,也不犹豫,呼拉拉地冲上前去,将那群道士团团围住。

  一众道士立时握紧了刀,一名道士沉声道:“谁敢动手?”此时纯阳真人正与韩漠对战,而且道士们显然也知道玄机大师乃是了不起的武道宗师,俱都不敢轻举妄动,固然不敢与肖木等人厮杀,却也不敢在此刻真的杀了被制的燕国武士。

  肖木抬刀厉声道:“尔等妖道,还不放人?若是放人,或许还能留下一条性命,否则……杀无赦!”

  那群道士亦是纯阳真人身边的亲信,倒也有胆识,有人沉声道:“你们敢往前一步,大不了鱼死网破,谁也活不了!”

  一时间,双方众人俱都僵持不下。

  便在此时,忽听得一名燕国武士惊声叫起,众人循声看去,只见得月光之下,铜棍闪光,竟是从韩漠的手中脱手而飞。

  燕国武士们都是大惊失色,而那群道士一时间忘记尚有玄机大师在此,有几人欢呼出声。

  韩漠与纯阳真人缠斗许久,好不容易却是瞅见了纯阳老道胸前露出小小的破绽,这破绽只是瞬间隐现,而韩漠却是深知,与高手对敌,等待的,就是这瞬间即逝的一丝破绽。

  他毫不犹疑挺棍突进,直戳纯阳老道的胸口。

  那铜棍势大力沉,却又如毒蛇般刁钻灵巧,眼见得便要攻入,但是那破绽在韩漠出棍的瞬间,便立刻封住,而韩漠棍势已去,那是全力一击,电光火石之间,却是难以收回。

  纯阳老道这破绽,却是他故意显露出来,就是要诱敌深入。

  他见引得韩漠的铜棍过来,心中大喜,早就准备好了连招,拂尘迅速缠上了铜棍,而左手却已经探出,抓住了棍身,在这一刻,他冒险一试,劲气透注棍身,那是要以劲气震开韩漠的手。

  与韩漠缠斗许久,他知道韩漠本身的武技未必惊人,但是一套棍法却实在是神出鬼没,所以打定主意,先夺下血铜棍,那么失去血铜棍的韩漠,必然会不堪一击。

  事情果然如他所料,他劲气灌注棍身之后,那边韩漠叫了一声“不好”,撒手放棍,纯阳老道拂尘一摆,那铜棍立时被卷起,飞到了空中。

  就在他以为得计之时,猛听得利器破空之声响起,随即便见到数点寒星打向了自己的胸口。

  纯阳老道这已经非同小可,他的拂尘卷向空中,这一刻那是真正的露出了大破绽,想要挥下拂拂尘抵挡这几枚击向自己胸口的寒星,已经是万万来不及。

  电光火石间,他明白自己非但没有让韩漠中计,反倒给了韩漠将计就计的机会。

  韩漠正是将计就计。

  纯阳老道露出那一丝破绽之时,韩漠心中就明镜似意识到,这必然是纯阳老道设下的局,否则以纯阳老道如此修为,绝不可能在这种时候轻易露出一丝破绽。

  而且韩漠几乎在瞬间就意识到,纯阳老道露出这个破绽的目的,十有八九是要引自己的铜棍深入进去,从而抓住机会夺下自己的铜棍。

  韩漠亦是在出棍的一刹那,便想到了将计就计之法。

  纯阳老道拂尘缠棍,卷而向天,在这一刻,中门大开,那才是真正的破绽,韩漠脱手放棍之时,手腕子下扭,已经扣动了袖箭。

  西花厅配制的袖箭,里面设置了九支小型袖箭,而且俱都浸过毒药,每一次扣动机关,可以同时射出三支袖箭。

  韩漠先前使用过一次,而袖中尚有六支袖箭,铜棍脱手瞬间,连续扣动了两次机关,六支袖箭前后射出,正打向纯阳老道的胸口。

  二人距离甚近,袖箭速度又快如闪电,纯阳真人万般无奈之下,横出左手抵挡,怎奈六支袖箭方位不同,“噗噗噗”之声连续发出,有四支闪电般的袖箭竟是被纯阳真人生生抵挡住,但是余下两支袖箭,却没入了纯阳老道的胸口。

  韩漠心知纯阳老道非同一般,连口两次机关后,只怕对方盛怒之下鱼死网破,立时施展太极步,鬼魅般往后闪退。

  纯阳老道被击中胸口,果然是神色大变,眼眸子中充满了恐惧之色,却又满含着怨毒之色,如同白鹤般腾起,探手便往韩漠抓过去。

  此时他已经无心顾及玄机大师就在不远处,鹤鸣声起,积攒起全身的劲气,那是定要将韩漠毙于掌下。

  就如同先前一般,那鹤鸣之声起,玄机大师的狮吼之声也在夜空之中弥散开来,纯阳真人本来腾空跃起,宛若仙鹤,但是这狮子吼一发,这只仙鹤就像被箭矢射中,从半空中落下来。

  纯阳老道落于地上,胸口处却是劲气疯狂外泄,他身上的道袍也膨胀起来,脸上肌肉就像被飓风吹动,剧烈抖动起来,眼眸子深处满是惊惧之色。

  韩漠躲开之后,瞧见纯阳老道立于地上,再无方才神仙般的仙风道骨之姿,四肢诡异地扭动着,体内更是发出“噼里啪啦”的古怪声响。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只觉得诡异非常。

  很快,却见得从纯阳老道的胸口迸射出一道细小的血柱,随即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不过片刻间,竟是从纯阳老道胸口迸射出几十道细小血柱,鲜血喷涌而出,月光之下,诡异可怖。

  纯阳老道身体却不能动弹,只是嘶声吼道:“大和尚,再有……再有两年,你非我敌手……!”

  玄机大师双手合十,“阿弥陀佛,纯阳,你修霸道功法,却不知伤人伤己。”

  墨十二郎已经挣扎起身来,狂笑道:“纯阳妖道,你的破魔掌果然还没有修炼成功……两年,哈哈哈,你如今连两个时辰也活不了了!”

  忽见纯阳老道身体陡然动起来,腾空而起,直往玄机大师扑过来,声音已经变形:“大和尚,我要与你同归于尽……!”

  韩漠见纯阳老道表情狰狞可怖,身体却如同白色的雪团扑向玄机大师,惊声道:“大师小心!”</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