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970章断粮道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薛破夜此时领着几名部将遥望远方,在第一道防御工事二十里地之外,就是连绵的燕军军营,依稀可以看见飘扬在半空中的燕字大旗。

  “薛帅,燕人都到了四日,没有一丝进攻的迹象。”身边一名部将道:“他们这是想干什么?”

  魏国军方最高统帅乃是大都督,大都督一职二十年来竟然都是由司马擎天担任,虽然如今司马擎天早已没了踪迹,但是为了稳住军心,大都督一职如今依然空缺着。

  而燕帝为了抚慰薛破夜,安他之心,下旨封其为平寇大元帅,总揽京都保卫战军务,如今魏军上下,皆称他为“薛帅”。

  薛破夜手中握着马鞭,淡淡道:“你还不知道,本将也不曾提起过,这燕人派了使者进城,面见陛下!”

  “派使者进城?”

  旁边一名魁梧大将粗声道:“廖将军有所不知,在燕军抵达之前,燕国人就已经派了一队人马前来,我本想将那群人捆到薛帅大帐,不巧薛帅正好赶到,令我将那群人放进了城去。”

  那廖将军看向薛破夜,奇道:“薛帅,燕人派使者入城,那是要做什么?”

  “要做什么?”薛破夜神情淡定,面无表情道:“兵临城下,你觉得会做什么?”

  廖将军皱眉道:“如此形势,只能是……劝降!”

  薛破夜瞥了他一眼,淡淡笑道:“你倒也不笨。不错,燕人正是派来使者劝降。”

  廖将军脸上现出怒意,恨声道:“燕人实在是太过狂妄了。”他盯着薛破夜的眼睛,问道:“大将军,既是劝降使者,你怎能让他们进城?直接将他们斩杀便是。”

  “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这样的道理你也不懂?”薛破夜缓缓道:“燕人这叫先礼后兵,故作仁义。”随即眼中划过一丝狡黠的光芒,道:“只不过燕人如此懂礼数,咱们也不能太过强硬,总要好好招待他们一番。”

  廖将军显然只是一个粗勇武夫,并不能明白其中玄机,粗声道:“招待他们?若是末将,便用手中这把刀去招待他们。”

  那先前说话的魁梧大将立刻道:“廖将军,圣上和薛帅深谋远虑,你岂能洞悉其中玄妙!”

  廖将军粗声道:“黄将军,照你这样说,你是懂啰?”

  “我也不懂。”黄将军道:“但是薛帅既然让那帮人入城,自然有薛帅的道理。”

  薛破夜淡淡笑道:“不错。燕人送上门的机会,我们岂能不收。”

  “机会?”廖将军和其他诸将都是一脸茫然。

  “燕人不急于进攻,就是担心我魏军勇猛,更担心要攻克咱们的国都,需要付出惨重的代价。”薛破夜抚着颔下粗须道:“所以他们明知我们绝不可能投降,但还是抱着最后的一线期望,派了一位御史大夫作为使臣前来,想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说服我们……这也便是燕军至今为止没有进攻的原因。”

  “末将这两日还在奇怪,庆国人抵达之后,便从北面开始猛攻,连续攻了两日,死伤惨重,这才消停下来,可是燕人却按兵不动,原来这燕人竟是在做着不战而胜的好梦。”廖将军冷笑道。

  “燕人希望不战而胜,咱们就给他这个希望,暂不惊醒他们这个美梦。”薛破夜淡淡笑道:“只要和谈不结束,燕人就抱有希望,一时半会儿不会对我们发起进攻。为了迷惑燕人,陛下还特意下旨,由礼部尚书为首,组成了和谈团,专门与那个姓姜的时辰谈判……!”

  “真的谈起来了?”廖将军睁大眼睛。

  “名为谈判,实为拖延时间。”薛破夜肃然道:“当初燕国人与我大魏商谈结盟一事,竟是谈了一两个月,这一次咱们谈他个把月,燕人也挑不出毛病来。”

  “谈那么久?”廖将军似乎明白了什么,随即皱眉道:“可是燕国人会和咱们谈吗?”

  薛破夜抬起手,用马鞭指着远方燕军连绵军营,平静道:“我大魏组建和谈团的事情,已经专门给韩漠送去了消息,他知道我们答应谈判,必定会继续按兵不动,等着接下来的谈判结果。至若谈判的时间,嘿嘿,那吏部尚书昨天恰恰患病,如今正在病中,起码要三五日才能痊愈,双方谈判也正处于中断,礼部尚书甚至按照陛下的吩咐,向燕国使者隐晦地暗示我们有可能答应投降,如此一来,燕国人自然舍不得就此罢谈,只能等上几日了。等到礼部尚书病好之后,自然还有其他方法继续拖延下去,总之是拖得时间越久越好,既不能拒绝燕人,却又不能真正答应,燕国人患得患失,就未必真的会打过来。”他转过头,望向北边,冷笑道:“只要燕国人暂时按兵不动,我们就可将主要精力用来应付庆国人……!”

  廖将军立刻道:“薛帅说的是,如此说来,燕国人入城劝降,却还真是给了我们大好机会。庆国人本就是小丑一般不堪一击,开始两日那般凶猛,打了两日,死伤惨重,便原形毕露,再也不敢进攻了。”

  薛破夜正色道:“只要如此支撑下去,庆国人久攻不下,时日久了,他们粮草接济不上,迟早是要无奈撤军的。”

  黄将军颇有忧虑道:“薛帅,山北郡那边,我军压力极大,一直这样下去,只怕也支撑不了多久。”

  薛破夜也是皱起眉头来,沉吟片刻,终于道:“藤子冲打防守,还是有一手的,而且山北郡多是险峻关隘,这些年来为了提防庆国人从山北郡入侵,在各处险要关隘也加固了工事,袁幕短时间内还是打不过来的。而且袁幕也有着同样的麻烦,他们的后勤不给也会出问题……山北郡后退之时,要么将粮草带走,一时带不走的便即烧毁,袁幕在山北郡当地得不到任何粮草上的补充,只能依靠庆国国内补给,只是据本帅所知,庆国国库空虚,此前更是被韩漠诈取了二十五万石粮食,他们的粮草极度缺乏……嘿嘿,庆国人撑不了多久。”

  诸将听薛破夜这样一说,俱都微显出轻松之色。

  黄将军似乎想到什么事情,问道:“薛帅,庆人知道燕人派使者前来劝降吗?”

  薛破夜嘴角划过狡黠一笑,道:“本帅昨日已拍箭手射出箭书,将此事通知了庆人,只不过……庆人所知道的,并不是燕人来劝降,而是燕人派使者暗地来议和!”

  “议和?”诸将面面相觑,很快,其中已有数人明白过来,显出古怪的笑意。

  黄将军挥拳道:“薛帅,实在是妙啊。庆人若是知道燕人背着他们派人来议和,燕庆联军必然出现裂痕,那对我大魏大有益处。”

  廖将军道:“薛帅,林诚飞若是知道这消息,必然会派人前往燕军大营询问,韩漠想必也会解释清楚吧。”

  “这是自然。”薛破夜淡然一笑:“只是韩漠再怎么解释,庆国也一定会对燕人有猜忌之心。只要庆人对燕人起疑,就会担心燕人真的会暗中和我们走在一起,他们更会担心燕人会反戈相向,与我大魏联手,调转刀口去对付他们……那时候,他们非但会分心提防燕国人,甚至有可能害怕出现太过严重的后果,为以防万一迅速撤军……!”说到此处,薛破夜轻叹一声,道:“战场之上,风云变幻,胜败难料。本帅在南阳关之时,也从未想到那一战会败成那个样子……!”禁不住摇了摇头,随即扫视身边诸将,正色道:“诸位,我军目前虽然看似处于弱势,但是诸君切莫存有败军之想,只要我三军将士全力以赴,定能够反败为胜,扭转战局。”

  诸将俱都肃然称是,黄将军微一犹豫,才轻声道:“薛帅,京都城内外,仅将士便有十多万,还有数十万百姓,这几十万人每日里要消耗大批的粮食,目前虽然京中各大粮仓的粮食都是满仓囤积,但是真要算起来,恐怕也撑不了多久,还需要往西边派人催粮,特别是天水郡那边,要严令地方官员想尽一切办法筹集粮草补充过来,如今正值大战时期,多一颗粮食对咱们都是有用的。”

  薛破夜微微点头,随即向廖将军道:“廖永,北边庆人那头,觉不能有轻敌之心,林诚飞乃是一员悍将,要谨慎提防。”向黄将军道:“黄维,韩漠此人,狡猾多端,虽然派来使者,看似按兵不动,但是我们还是要小心他使诈,莫以为他们按兵不动,便掉以轻心疏于防范,必须日夜注意燕军动静,绝不能有丝毫马虎!”

  两将俱都拱手称是。

  正在此时,见得一匹快马飞驰而来,乃是背上插着小旗子的探子,到得近处,翻身下马来,跪倒在地,急促道:“禀报薛帅,燕军一支军队迂回绕至京都城西部,攻占了田元城!”

  “什么?”薛破夜大吃一惊,其余诸将也都是豁然变色。

  魏将俱都知道,田元城乃是魏军西部的一座县城,亦是交通要地,从天水郡运来的粮草,必须要从田元城经过。

  拿下田元城,不但魏郡西部的粮草难以筹集,便是天水郡的粮食也难以送达过来。

  “他们有多少人?”薛破夜沉声问道:“田元城有两千守军,怎可能如此轻易失手?”

  “回禀薛帅,燕军至少有两万军队在夜间突然包围了田元城,发动强攻,田元城内信使无法派出,在燕军的强攻下,最终陷落。”探子回道:“田元城如今已落入燕军之手!”

  薛破夜紧握拳头,脸色阴沉,一字一句道:“韩漠这是……断我粮道!”</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