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965章收心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眼见孔非的刀刃就要抹上自己的脖子,韩漠快如闪电,带着异金属手套的右手探出,已经抓住了孔非的手腕子。

  他力气巨大,手如铁箍,孔非一时间难以动弹,惊怒道:“大将军,你……你这是要做什么?难道连死也不让我死?”

  韩漠看得清楚,如果不是自己早有准备出手迅速,此时孔非必然已经血溅帐中,孔非自尽,绝非作假。

  韩漠放开手,冷声道:“你若死了,那便是畏罪自尽,陪了一条命,这一身的脏水也难以洗清……若是这般带着一身脏水死去,你自己倒罢了,如何对得起萧大将军?你要明白,你是萧大将军一手提拔起来,若是带着犯上作乱里通外敌的罪名死去,那是损毁萧大将军的清誉和名声。”

  孔非身体一震,额头冒出冷汗,随即看着韩漠,道:“大将军,你……你说这是脏水,莫非……莫非你认为末将是清白的?”

  韩漠坐了回去,沉声道:“还不将你的刀收起来!”

  他年纪比孔非要小少一半,但是看起来老成淡定,散发着与年纪远远不相符的成熟稳重。

  孔非满脸疑惑,但还是收起刀,见韩漠示意,于是重新坐了下去。

  “并非是相信你,而是相信萧大将军。”韩漠凝视孔非,缓缓道:“本将明白,西北军铁板一块,并非是咱们西北军的所有将士真的团结一气,说到底,无非是当初萧大将军威震诸将,有萧大将军在,没有人敢掀起风浪而已。”他靠在椅子上,微一沉吟,才继续道:“今次万俟青既然声称你与司马皓月之死有关,也就表明西北军内部还是风云暗涌,并不太平。”

  孔非握拳道:“大将军,万俟青是西北军老将,在军中已经超过三十年,威望颇高,就连末将也一直好生敬重他,平日里从无有轻慢他之处,实在想不到这次他竟然诬陷末将,血口喷人。若不是他心中有鬼,为何要将司马皓月之死的责任推诿在末将身上?大将军,此人你不得不防。”

  韩漠淡然一笑,道:“本将既然受萧大将军之托,统管西北军,就绝不允许任何人在西北军中掀起风浪来。萧大将军在时,西北军平静团结,那么本将如今也绝不会让西北军出现任何的波动。”他眼神陡然变的凌厉无比:“想要在西北军中兴风作浪,倒要看看本将铜棍答不答应!”他看向孔非,声音稍微温和一些,道:“本将虽然统管西北军不到一年,但是哪些人是军中不安定的因素,本将还是清楚的。本将认为司马皓月之死与出卖本将的人与你无关,只因为本将相信,萧大将军既然能一手提拔你,那么你必定不是一名宵小之辈。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萧大将军为国为民,一心奉公,从无私念,他能看得中你孔非,本将相信萧大将军的眼光,你孔非也必定不是一个因私废公之人,更不会是一个在背后放暗箭之人!”

  孔非看着韩漠,眼眸子里显出激动之色,上前两步,单膝跪地,沉声道:“大将军,你是除了萧大将军外,第二个如此信任末将之人。末将不会说话,只想向大将军发誓,末将从前跟着萧大将军,是末将的福气,今日能跟着大将军,亦是末将的运气!”

  韩漠起身扶起孔非,含笑道:“方才让孔总兵受委屈了,可别怪责本将。”

  孔非哈哈一笑,道:“大将军说笑了。”随即脸色沉下来,轻声道:“大将军,万俟青诬陷末将,其心可疑,虽然没有证据,但是末将以为,大将军落入司马皓月设下的圈套,肯定与此人有关!”

  韩漠让孔非就在自己身边的椅子坐下,斜倚在椅子上,皱眉道:“本将现在就是想不通,万俟青他出卖本将的动机是什么?”

  孔非亦是皱眉,神情严峻,却不敢轻易说话。

  他知道,如果此事真的是万俟青所为,其后必定有着极大的阴谋,自己绝不能擅而影响了韩漠的判断。

  不过他见韩漠一双眼睛看着自己,似乎是在等着自己说话,犹豫了一下,才轻声道:“大将军,说句良心话,如果不是这件事情,到今日为止,末将都以为万俟青是一位正直的老将。此人二十岁出头便来到了西北参军,在西北三十余年,三十多年来,也是立下了无数战功,在西北军中很有威望。万俟青出身贫寒,他能够成为一关总兵,亦是一点一点拼杀出来。他统兵很有一套,能够独当一面,只不过为人谨慎,平日里也是沉默寡欲,所以末将对他的性情并不是十分了解。”

  韩漠眯着眼睛,若有所思,沉吟片刻,轻声问道:“据说他是吴郡人?”

  “是。”孔非点头道:“大伙儿都知道他是吴郡人,但是究竟是吴郡哪一块,便不大清楚了。末将只知道他有两个儿子,但是都不在军中,除此之外,对他的家世并不了解,只是隐隐听人说过,此人寒门庶族,年幼时吃过许多苦头受过许多委屈,但是究竟怎么回事,也没人知道,万俟青也从来不与人谈家事。”他眼中充满疑虑,看着韩漠道:“所以末将实难想象,他竟会诬陷末将。其实末将现在回头想想,当日韩总督令人带下司马皓月之时,便是他抢着令人收押,他素来低调,那一次却似乎是担心司马皓月被别人带走一般,确实很为古怪。”

  韩漠眼中的疑惑愈加浓重,但是其中眼眸子深处,却又隐藏着森冷的杀意。

  孔非见韩漠神情冷酷,低声道:“大将军,万俟青既然敢出卖大将军,此人就不能留下。”

  “暂不必动手。”韩漠淡淡道:“你也说了,他是西北军中老将,如果没有证据便要除掉他,只怕人心不服,会生出麻烦来。”随即冷然一笑,淡淡道:“若真是他所为,总会露出马脚来,本将……可以等,本将倒想看看,他出卖本将,究竟有何目的,又或者说……背后究竟是谁在指使。”说到此处,他看向孔非,肃然道:“孔总兵,本将有一事,准备安排你去做!”

  孔非立刻站起,拱手道:“大将军请吩咐!”

  “本将今日说过,要抽调两万军队,专门用来断京都城的粮道,此事……便交给你去办。”韩漠凝视孔非道。

  孔非先是一怔,迅即显出激动之色,跪下道:“大将军,末将……末将……!”一时间竟是说不出话来。

  分兵两万截断粮道,领军之将只要不出差错,必然是大功一件,此战过后,受封武爵自然是跑不了的。

  这就等于是将一份大功劳送给孔非。

  而且孔非更知道,两万大军交到自己的手中,那是何等的信任,在尚未弄清楚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内鬼之前,韩漠竟然有如此气魄将两万人马交给自己,那可说是难得无比。

  他一时激动无比,不知如何表达自己心中的感激。

  韩漠再次扶起他,肃然道:“孔总兵,本将交给你的,不但是争取荣誉的机会,也是一副重担子。两万大军交给你,但是你要保证完全截断魏人的粮道,如果发兵之后,还有一颗粮食进入京都城,莫怪本将取你人头。”

  孔非立刻道:“大将军那时候就算不取末将人头,末将也不会苟且偷生!”

  深夜时分,燕军左翼军一处营帐之内,韩沧伏在榻上,裸露的背脊上血迹斑斑。

  二十军棍并不好受。

  为他敷上伤药的随军军医退下之后,韩玄龄已经冷着脸进了帐篷之内,韩沧看了韩玄龄一眼,眉头皱起,但终究还是叫了一声:“二叔!”

  韩玄龄在榻边椅子上坐下,看着韩沧,肃然道:“沧儿,今日你为何要那般做?小五如今是一军统帅,咱们身为他的家人,自然要全力维护他的军威,你看看你今天都干了什么?不求你维护他,你怎可当中挑战他的军威?你让他如何做?”

  韩沧脸色很是难看,淡淡道:“二叔是为了他,专程从中军过来教训我的吗?”

  “这不是为了小五,而是为了我大燕国。”韩玄龄正色道:“军威不正,号令不从,这场仗如何打?你要知道,此战事关我大燕兴衰,不可有丝毫差错,你说出自己心中所想倒也罢了,怎能当众讥讽小五是因为害怕担当战败之责才围城不攻?”

  “难道不是吗?”韩沧冷笑道:“他如今风光无比,平步青云,连自己都忘记自己是谁。若是一场大败,他这个暂代大将军的位置还能保得住吗?他只不过是害怕战败之后丢了手中兵权,这才想出这个所谓的围点打援的馊主意,别人不明白他的心思,我还不明白?”

  韩玄龄豁然站起,厉声道:“沧儿,你实在是让二叔太失望了。小五这样做,一来是为了减低损伤,二来是为了削弱魏庆两国实力,其三这也是当前最为稳妥的必胜之道,实乃上上之策。如此良策,竟被你说成是私利之心,你这是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

  韩沧神色难看之极,道:“二叔,我知道你喜欢他,不喜欢我,他在你眼中是君子,我却成了小人!”

  韩玄龄眉头紧皱,终是叹了口气,缓缓坐下,道:“二叔的话可能重了些,但是话糙理不糙,你对小五有什么不满,以后自然要好好地解释清楚,你们是兄弟,没有什么事请过不去。当前要以大局为重,攻魏战略乃是第一要务,咱们必要辅助小五,绝不能生出其他事端,导致内部生乱。大战之时,内部生乱,那是兵家大忌,你也是带兵之将,这个道理应该不会不懂!”

  “要我听他的?”韩沧声音冰冷:“他抢了我的东西,还要让我听他的?”</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