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961章掺沙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点头道:“铁总兵和韩总督说的不错,自古至今,以弱胜强反败为胜的战例也并非没有,咱们还是要处处小心。”

  韩玄龄拍了拍韩漠肩头,粗爽笑道:“我还担心你年轻气盛,不过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随即轻声道:“我军能够顺利挺进,全因能够用最快的速度拿下了恶阳岭,如果不是你们拖住了司马皓月,只怕到现在我们也未必攻克恶阳岭。”

  韩漠黯然道:“那是用两千多条性命换回来的。”

  韩玄龄自然知道韩漠是被司马皓月的圈套所围,他亦是个精明之人,知道这里面大有文章,甚至也感觉到很有可能走漏了消息出卖了韩漠,但是如今大战在即,一切以攻克京都城为主,有些事情只能暂且放下,回头再查,所以压低声音道:“小五,事有轻重缓急,如今咱们该做什么,你心中要有一杆秤,值此时刻,咱们自己万万不能乱起来!”

  韩漠微微点头,勉强笑道:“我明白。”

  他一直表现的极是淡定,但是对于落入司马皓月圈套一事,那却是深放心中,没有一刻忘记。

  血与火的厮杀,两千将士客死异乡,就连王思宇也为了救自己战死沙场,甚至连尸首都不能回来,这已是在韩漠内心深处种下了极深的怨念。

  他既答应过那些兵士,要找出幕后奸细,手刃以雪此仇,便不会食。

  但是他更知道,此事定有内幕,自己不能操之过急,需得缓而图之,若是求急,未必能有什么结果。

  全军没有停止,中军与两翼之间相差不过十里地,在中军之中,可以清晰地看到两翼的旗帜,全军保持一致,向魏军边境挺进过去,一路之上,没有丝毫的阻挡。

  一路之上,倒是斥候连番来报,所禀消息,主要的却是庆军的行动。

  按照斥候探得消息,庆军如今也已经在北部地区接近了魏军,但是相比起燕军,庆军将士要疲惫许多。

  绥定郡南部固然有恶阳岭这样的天堑,但是北部庆军行军路上,一路上的关隘更是不少。

  燕军自南部挺进,除了在恶阳岭展开了一场血战,几乎称得上是兵不血刃,但是庆军所遭遇的情况却是大大不同。

  庆军的战斗力本就处于弱势,而且早先与魏军僵持之时,损失极其惨重,如果不是燕国参战,庆国随时都有被魏国攻灭的危险。

  魏人的骨子里,本就是不屑庆人,对庆人毫无畏惧之心,或许正是这个原因,得知庆军从绥定郡北部进攻,魏人竟是在沿途重重阻挡,未必是真想阻挡庆军,只是要尽可能地消耗庆军,让庆军无法好好休整。

  魏国黑旗自杜无风身死之后,已经成了一团散沙,无法凝结成一个整体,但是八大旗的主力依然存在。八大旗虽然已经很难互相联络,更不可能成为一个令人恐怖的暗黑网络,可是终究还保持着他们暗黑的本色。

  那些潜伏中原大地上各个角落的钉子且不说,黑旗那些专业刺客在联络线索断掉的情况下,只能如同失去父母的孩子一般,单独行动。

  许许多多的黑旗吏员们,眼见得庆军进兵,不少人就在沿途伺机刺杀庆军大将,甚至些人趁夜潜入放火烧粮烧营,虽然刺杀的将领寥寥无几,放火烧粮也难有几次成功,但是却还是让庆军陷入了某种慌乱之中,比起燕军的顺利进军,庆军这一路上可是步步艰难,与燕军的遭遇天壤之别。

  向前行进数十里,天已入黑,此时距魏郡不过二十里之遥,而燕军由凌云率领的五百名前锋营则已经抵达了魏郡地界。

  韩漠为了安全起见,又让朱小率领了一千精兵连夜赶上前去,与凌云的前锋营会合在一起,就在前方扎营警戒,担当前哨。

  至于燕军主力,则是左中右三处扎营,设哨立岗,严阵戒备。

  韩漠归来,自然是少不得召集军中将领俱都过来,商议接下来的行动步骤,虽然之前韩玄龄已经与诸将多次商议,但是作为一军主帅,韩漠自然还是要尽可能地了解当前的作战计划。

  夜色之下,大帅营帐灯火通明,韩漠与韩玄龄以及铁奎在营中正看着地图商议着一些事情,而左翼两军的将领已经赶过来。

  此番进军,韩玄龄作为全军副帅,与铁奎坐镇中军,孔非率军在右翼,夏侯德处于左翼,齐头并进,声势浩大。

  等到诸将都都到达之时,韩漠终是令铁奎唤他们进营,除了孔非和夏侯德,另有七八名都指挥使也奉命前来。

  此番进军魏国的军队,除了临阳关的守军,自然少不得从其他各处北部边关抽调将士,秦洛和王思宇是临阳关的都指挥使,而韩漠亦是从其他各处关隘抽调了不少高层将领前来,这些人都是当初萧怀玉亲自选拨出来,无一庸才。

  这些高层将领大都参加过韩漠出兵山南郡之前的那次军事会议,知道韩漠率兵截击司马皓月,后来从朱小的口中,这些高层将领也都知道韩漠及其部下被山南军设计包围之事。

  虽然韩玄龄严令诸将不要泄露此事,可是大家心中还是为韩漠担忧。

  韩漠大破铁马骑一战,连夺南阳亭水两关,在燕国西北军中的威望已经达到了巅峰,西北军上下对这样的大将是从心里敬畏的,如今萧怀玉杳无音讯,若是韩漠再有意外,西北军可就有大麻烦,所以对于大多数西北军将领来说,他们还是殷切希望韩漠能够平安返回。

  此番听到大将军韩漠召集,众人大都是安下心来。

  正值大战,主将回归,更可振士气。

  将领们先后进入大帐之中,韩漠坐在大帐正中,瞧见熟悉的面孔一个个进来,面带微笑,但是猛然间,一个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让他不由一怔,眼眸子里显出吃惊之色。

  韩漠实在没有想到,今日能在这里见到这个人。

  众将进来,一一上前来行礼参见,韩漠微微颔首,眼睛却是盯着诸将之中的一人,那人一身灰褐色甲胄,身材虽不粗壮却颇有威势,头戴单角铜盔,神情淡漠,竟豁然是韩漠的堂兄,韩家长子长孙韩沧。

  韩沧入帐之后,眼睛亦是直盯在韩漠的脸上,二人四目相接,却无兄弟间那种久别相见的欣喜,反而都透着一股子寒意。

  韩玄龄见到韩漠的神情,终是想起什么,笑道:“大将军,国内调遣五万大军来增援,朝廷派了忠义营指挥使韩沧韩指挥使和范将军统军前来。”

  韩沧只是面无表情地立在那里,也没有上前来参见的意思,却是另有一名年近四十的陌生武将上前来,拱手恭敬道:“末将范云堂,参见大将军!”

  韩漠将目光从韩沧身上收回来,含笑道:“范将军辛苦了!”

  他一听范云堂的名字,便知道此人与自己的岳父范云傲是同辈。

  范云堂确实是范云傲的堂弟,在范氏家族之中,范云傲自然是支撑范氏一族的支柱,他执掌兵部,在军方是有着极高的威望。

  范云堂却是范氏一族的杰出人物,几年之前就被封武爵为镇军将,是朝中四十名封武爵的将领之一,如同大多数武将一样,在京中设有府邸,但是并无太大的实权,但是一旦兵部要征召军队之时,却是要以这些封爵武将为首却执行这样的任务。

  此番征调军队增援西北军,范云傲自然是借此机会,启用了一直有职无权的范云堂,令范云堂参与到征调军队的事务之中,集结五万兵力之后,更是以兵部的名义,让范云堂统帅这支刚刚集结起来的军队。

  只是后来韩玄道忽然插手进来,将韩沧安排进这支援军部队,虽然名义上是范云堂的副将,但是范云堂自然不会当真。

  韩族的实力如今远强于范族,而且韩沧本就是忠义营指挥使,虽然未必完全掌控住这支新编御林军,但是终归是实权之将,比之范云堂这为无实权之将自然是强出不少。

  无论深厚的家族还是个人的权势,韩沧都强过范云堂,再加上韩沧也不可能向范云堂这样的人物低头,所以率军而来,韩沧虽名义是副将,但是发号施令,俨然是主将,范云堂却是一个懂得进退之人,自知实力远弱于韩沧,对于韩沧的发号施令,睁一只眼闭只一眼,只将不满按捺在心中而已。

  韩漠也不再看韩沧,只是淡淡道:“诸位坐下说话!”

  众将便在两侧摆好的短椅上坐下,韩沧神情冷淡,也在短椅坐下。

  韩漠似有若无地瞥了孔非一眼,终于道:“诸位或许还不知道,风国似乎也已经出兵攻入了魏国山南郡!”

  此一出,众人皆是一惊。

  夏侯德已经皱眉道:“大将军,风国真的出兵了?”

  韩漠淡淡道:“本将目前尚不能确定,但是……山南军中途撤离,若不是风国出兵,他们应该不会撤回去。”

  铁奎道:“若是如此,山南军一路便将被风国人拖住,不会对我们形成太大威胁。”

  韩漠问道:“铁总兵,京都城目前的局势究竟如何?”

  “回大将军,据探子回报,魏人将重兵集结在京都城外。”铁奎肃然道:“其总兵力已经超过十万人,按照形势,只怕人数还会增加。我们所面对的京都城南面,有五万左右的兵力驻防,据得到的可靠消息,魏国人早已经开始在京都城外修筑了数道防御工事,而且还聚集了大批的民夫,加固京都城……京都城本就庞大坚固,易守难攻,如今魏人加固京都城,那便是准备死守了。”顿了顿,又道:“我等已经商议过多次,想要速战速决,只怕很是困难,所以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持久战,便是比拼粮草后勤之战。”韩漠摸着下巴道:“我军之粮道,一定要保证其顺畅,绝不能有失!”

  韩玄龄点头道:“不错。好在恶阳岭已经在我军掌握之中,沿途各城也是驻有守军,之前还忌惮山南军会从山南郡侧翼出现骚扰后勤粮道,但是如今风国人进入山南郡境内,山南军要应付风国人,便已无力对我军粮道产生太大威胁。”

  孔非笑道:“山南军没了司马皓月,未必能阻挡住风国人。这风国人倒也来得及时,有他们应对山南军,倒是免去我们不少麻烦!”

  一直没吭声的秦洛终于道:“风国人陡然出兵,其中是否有什么诡计?”

  孔非道:“区区南风小国,无非是与魏国世仇积怨,想借这个机会出口恶气而已,他们还敢与我们争夺魏国土地不成?”他看向韩漠,道:“大将军,虽然盟约没有明白说出来,但是我们和庆国人都知道,一旦攻灭魏国,京都城以北归属庆国,以南便是我大燕的土地,这山南郡在京都城以南,迟早是我们大燕的土地,风国难道还有胆量占我大燕土地?”

  其实这些道理,在场诸人心中明白,只是无人像孔非这般直说出来而已。

  铁奎咳嗽一声,道:“当前顾不上风国,倒是要想出如何攻打京都城。盟约之中是约定了,谁能先拿下京都城,谁就可以镇守京都城,另一国便无权入城,咱们绝不能让庆国人占了先。”

  燕庆两国签订了攻魏盟约,正如铁奎所,其中一条便是涉及到京都城,双方约定,谁的军队第一个攻入京都城,便拥有对京都城的控制权,另一国只能得到一定的补偿,却不可入城。

  立下这一条,实际上就是为了能让两国全力以赴进攻京都城,否则两国若是为了减小本国军队的损耗,存着坐山观虎斗的心思,这京都城只怕永远也打不下来。

  而这一条,无疑对两国都具有很大的诱惑力。

  京都城是魏国的首都,亦是魏国政治经济中心,虽然魏国国力贫弱,但是京都城却是魏国财富的集中地,若是能够掌控这样一座城,所得到的利益自然是极其庞大的。</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