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955章司南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用过食物,韩漠只觉得经过这一番长睡又加上食物的补充,身体已经恢复不少,忽地想起一事,问道:“王指挥使如何?”

  诸人面面相觑,神色都变的黯然,终于有人道:“大将军,王指挥使已经……已经去了!”

  韩漠其实早已猜知是此结果,此时确定,心中一阵黯然。

  “大将军……!”一名兵士小心翼翼道:“本来在一线谷阵亡的十多名弟兄尸首也与王指挥使的尸首一同背回来,可是……可是黄胡子说,这样背着他们的尸首往回走,回到大军之前,他们的身子便要坏了。而且……而且这个季节,尸首若是不及早埋了,会有毒生出来,所以咱们只能将王指挥使和弟兄们的尸首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先埋下了。不过我们做了记号……!”

  韩漠微微颔首:“早些入土为安也是好的。”想着有两千燕兵的尸骨留在山南郡不得归乡,心中更是黯然,却又十分自责。

  “大将军,小的……小的冒昧,弟兄们……弟兄们都想知道一件事儿……!”那黄胡子坐在旁边,火光之下,那大胡子乱蓬蓬的一团,只是表情却颇有些古怪。

  韩漠温道:“什么事儿?”

  黄胡子和众人互相看了看,终于壮着胆子问道:“大将军,小的不会说话,若是说的不对,你别怪责小的。”

  韩漠柔声道:“咱们都是共同出生入死过的兄弟,有话尽管说来。”

  黄胡子犹豫了一下,终于道:“大将军,弟兄们都说这次我们被魏军包围,是有人出卖了咱们,这是不是真的?”

  他此一出,几十名兵士俱都围拢过来,所有人都看着韩漠。

  韩漠沉吟了一番,终于道:“事情没有查明白之前,我也是不好确定。但是我们的行军隐秘,事先也是做了周密的安排部署,如果不是被人出卖,我实在难以想明白为何魏人会知道我们的行踪,甚至能够设下圈套将我们包围。”

  本来这些都是他心里所思,并不对外人说,但是这些人都是与他同生共死过,此时问来,韩漠还是将心中疑惑道了出来。

  韩漠这样一说,众兵士脸色都难看起来,不少人眼中都显出愤怒之色,已经有一名兵士道:“大将军,究竟会是谁出卖了咱们?两千弟兄就这样被他害了……!”

  其他人也都纷纷道:“大将军,咱们一定要找出内奸,要将他碎尸万段,为弟兄们报仇!”

  韩漠点点头,微一沉吟,神情冷峻,语气坚定:“你们放心,我今日就当着你们的面立誓,究竟是谁出卖了咱们,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而且我答应你们,找到内奸之后,无论他是谁,我都要砍下他的脑袋,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若是违背此诺,天地不容!”

  “大将军,我们相信你。”

  “是啊,大将军,只要有你,一定可以找出内奸。”

  听韩漠如此承诺,众人都激动起来。

  这群勇士并不畏惧死亡,在沙场之上,血染战袍,为国征战,对他们来说,那是一种身为军人的荣耀。但是如果是被自己人出卖而无辜战死,这是身为帝国军人难以接受的事情,他们心中的怨气在凝结着,如果不能找出内奸诛杀,这股子怨气便永远不会消失。

  今日韩漠当众承诺要查出凶手并且保证要诛杀,也就等于迟早会为众人排出心中的怨念,更能为无辜战死的弟兄报仇,众人自然是心中感激。

  众人在这山洞里歇息了一夜,次日一早,韩漠醒来时,早有兵士准备好了清水和烤好的食物,大伙儿吃完之后,在韩漠的带领下,便走出了山洞。

  韩漠牵着绝影马,四下里看了看,身处山林之中,四周要么是陡峭的山壁,要么就是茂密的树林,根本难以辨别所处何方,就是连方向如今也难以确定。

  韩漠问身边人道:“你们可还记得方向?”

  身边诸人面面相觑,终于有人道:“大将军,一开始从一线谷出来,我们还是知道往北而行,可是后来在夜里赶路,遇到几处大山,便转了个弯绕道,也不知道后来方向对了没有。有几次围猎……这山林之中,实在难以辨明方向,所以这才迷路。”

  韩漠抬头向天上望去,林荫茂密无比,近日又似乎是个阴霾的天气,空中无日,一时间还真不知如何辨明方向。

  韩漠心中清楚,如今身处山南郡群山之中,要想回到绥定郡,只能是往北方走,如果连方向都无法确定,很可能只会在大山之中漫无目的地转悠。

  他想了片刻,终是吩咐道:“来人,用头盔接些清水来!”立刻有人拿着头盔去接水。

  韩漠则是从山上残破的盔甲上取下了一根衔接盔甲的小钢针,有两根小拇指长短,拿着小钢针走到山壁处,将钢针一段在那石壁上摩擦了一阵。

  众人一时间都是疑惑不解,不知道韩漠这是要做什么。

  接水的兵士很快捧着头盔回来,呈给韩漠道:“大将军,水来了!”

  韩漠道:“你端着头盔。”又喃喃自语:“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那兵士有些奇怪,本以为韩漠是要山泉水饮用,可是现在看来,大将军显然不是为了饮用,乃是另有用途。

  三十二名兵士都是佩刀在身,除了几名兵士散在周围戒备,其他人都围拢上来,想看韩漠究竟要做什么。

  韩漠小心翼翼捏住摩擦过的小钢针,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了一片小树叶,走到盛满清水的头盔旁边,将树叶放进了头盔的清水之中。

  那树叶子漂浮在水面上,捧着头盔的兵士不明白韩漠要做什么,诚惶诚恐,大气也不敢喘。

  韩漠随即将小钢针小心翼翼地横放在树叶之上,神情亦是颇为肃然地盯着水面,凑在头盔旁边的几人顿时都瞧见,那小钢针竟然在水中开始缓缓摆动,很快就停住。

  韩漠微一沉吟,向那捧着头盔的兵士道:“你手不要动,转一个方向!”

  兵士立刻小心翼翼捧着头盔转了一个身子,韩漠跟着那兵士转动慢慢转动,眼睛始终盯着悬浮在树叶子上的小钢针,瞧见那小钢针果然也慢慢移动,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指着一个方向道:“那边是北边!”

  众人都是有些惊讶,不知道韩漠为何如此确定。

  韩漠含笑问道:“你们可记得是从哪个方向来到这里的?”

  黄胡子大声道:“小的记得,是从那边过来的!”说完,冲着另一个方向指了指。

  韩漠叹道:“看来咱们还真是走错方向了。咱们一直是往西边走,这下子还要往回折返一段,再折而向北了。”

  黄胡子忙问道:“大将军,你怎么知道咱们走错路了?你说那边是北,如何得知?”

  韩漠指着那头盔道:“你们可听说过指南针?”

  “指南针?”诸人大部分都是疑惑不解。

  “那你们可听说过司南?”韩漠又问道,他忽然想起来,指南针这个时候应该还是唤作“司南”。

  “大将军,小的听说过。”一名兵士立刻道:“小的以前在家乡时,听一位教书的夫子说过,他说有种东西可以在人迷路的时候指出方向,无论是在大海还是在沙漠,都少不了那东西,好像就叫‘司南’。”挠头道:“只是小的不曾见过!”

  韩漠笑指头盔道:“现在你便见到了,这就是司南,有了它,咱们在这树林里就能知道方向,不会迷路!”

  “这便是司南?”众人好奇无比,俱都上来细细观看,已经有人道:“大将军,你真是厉害,连这个也知道。”

  韩漠笑道:“很简单的东西,日后你们再迷路,就知道如何辨别方向了。”心中知道在山南郡不能太多耽搁,想要走出群山,那还需要几日时间,便道:“大伙儿都准备一下,咱们先往回走,然后再向北折返。路上还要小心谨慎,这便是魏人的地盘,也不知道山南军如今究竟身在何处。”吩咐道:“一路之上,你们在左侧行进,你们三人在右侧,你们三个在前面探路,有任何情况,可以呼叫示警,其他人都在中路向前,没有走出这片山林之前,一切都要小心。”

  那黄胡子道:“大将军,这山林里还有不少猛兽,突然就会窜出来,咱们就有兄弟伤在猛兽的利爪下。”

  “是!”韩漠点头道:“所以大家都要小心。好了,咱们现在即刻出发,我们先确定了方向,往前直行,这司南上的小钢针过一阵子便会失去磁性,所以一旦方向不确定,便要重新生磁……!”

  众人茫然,不明白什么是磁性,却见到韩漠一挥手,诸人再不犹豫,按照韩漠吩咐,三人迅速往前探路,另有六人左右两翼分开,这才回返。

  一路之上,谨慎小心,因为这山林之中多的是蛇虫虎豹,为了避免被野兽偷袭伤害,所以天一入黑,韩漠便令部下找寻地方歇息,头一天倒还找到一处山洞,第二日却只能在一处密林中歇息,令人轮换守夜了。

  不过路上的饮食倒是无忧,山中总是能够遇到泉水之处,那些山林野味却也足够大伙儿吃的饱饱的,绝影马也能够有足够的野草充饥,歇歇走走,到了第四日上,韩漠便领着众人按照指南针显示的方向折而向北。

  如此行了四日,却是没有见到人影,不过从山势地形来看,似乎就要走出山南郡的群山,众人都是一阵兴奋。

  第五日黄昏时分,韩漠正领着众人在一处山谷中往前行,前面忽地传来哨声,那是前面探子的信号,韩漠立时警觉起来,一挥手,众兵士俱都拔刀在手,便瞧见前面三人迅速往回奔,到得韩漠身前,向韩漠禀道:“大将军,前面来了一群魏人,有四五十人,数量极众,瞧那打扮,似乎是一群猎人!”

  韩漠冷笑道:“哪有四五十个猎人一同行动的,只怕是山贼吧?”

  “大将军,咱们该怎么办?”

  韩漠尚未回答,却听得前面传来粗猛地声音叫道:“都不要动,再动射死你们!”声音之中,从山谷前方呈扇形涌出一群人来,一个个弯弓搭箭,正对准了韩漠一行人。</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