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944章兵困馒头山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魏国山南郡乃是魏国北部最大一郡,亦是魏国五郡之中面积仅次于魏郡的大郡。魏国本身就是山地之国,山地丘陵众多,而山南郡便是其中的佼佼者,庞大的山南郡,有一半以上的地区被群山所覆盖,连绵起伏,巍峨耸立。

  群山之中,有一处椭圆形的土山如同大馒头扣在大地之上,在众多的高山峻岭之中并不是十分起眼,但是此时韩漠与他手下数千将士,却已经被围困在这座馒头山之上。

  韩漠此时靠坐在一棵大树下,身上的铠甲已经很是残破,头盔放在一旁,他那清俊的脸上还沾着血污,在他的身边,聚着数名部将,每个人的甲胄上都满是血污,有些血迹甚至已经干的发黑,而每个人的脸上,却都是疲惫不堪,众人有的坐在地上,有的则是站着靠在树上,中间竟然有人已经难以自制地闭目小憩,其中更有一位胡子将站着靠在树上,打起了响亮的呼噜。

  韩漠亦是疲惫不堪,可是他却压住自己的困倦,想着一些事情。

  整整五日。

  五日里,数千将士几乎难有休息的时间,随时面临着从馒头山下攻上来的山南军的威胁。

  从亭水关出发之时,韩漠从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局面,直到现在他都搞不清楚,自己小心谨慎,一路上秘密行军,他自信在这连绵的群山之中,已经做到了最大的隐蔽程度,可是为什么司马皓月对自己的行踪如此了解,甚至早就布下了圈套,等到自己不知不觉中进入他们设下的圈套之中时,两万山南郡就已经扎紧了口子,将韩漠以及手下四千将士团团围住。

  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大圈套。

  韩漠固然行军隐秘,可是司马皓月更是隐蔽,他的军队不在困蛇道,亦不在野狼途,而是埋伏在馒头上附近。

  韩漠没能按照计划伏击司马皓月,反被司马皓月打了一个大大的埋伏。

  如果不是对韩漠的行踪了若指掌,司马皓月绝不可能埋下如此大的圈套。

  面对五倍于己方的山南军,韩漠和他的部下并没有丝毫的畏惧,奋勇而战,但是面对着兵力占据绝对上风而且擅长山地战的山南军,韩漠和他的部下只能且战且退,最终被围困在这座馒头山之上。

  自被围之日开始,到今日已经整整五天。

  开始两日,魏军四面强攻,想要一举击溃韩漠,但是韩漠和他的部下表现出了足够的英勇和强悍,虽然本方死伤惨重,但是山南郡的死伤更为严重。

  从第三日开始,山南郡就停止了连续的进攻。,他们只是间或发起攻击,给山上的燕军始终保持着压力和威胁。

  韩漠十分清楚司马皓月的意图。

  司马皓月显然是知道如果继续强攻,山南军必定还会损失巨大,所以采取了另一种策略,那便是将山上的燕军活活困死。

  此次截击司马皓月,韩漠轻军简行,本身带的食物并不多,在与魏军交战之时,司马皓月令魏军对负责食物的马队进行了无情的攻击,本就稀少的食物和水损失殆尽,将士们退到馒头山之时,除了身上携带的一日口粮,便再无其它食物。

  馒头山上,本来也有一些动物,被围之后,为了补充食物,韩漠专门下令组建了一支狩猎队,山上的猎物几乎被扫荡一空,可是虽然有近千人战死,但是还上下将近三千将士,那些狩猎而来的野物,根本不可能支持数千人的食用。

  司马皓月死困馒头山,显然是料定燕军食物不足,支撑不了几日,等到燕军断粮,即使燕军还不屈服,但是没有了粮食必然导致无力作战,那时候是攻是困,就任司马皓月随意决定了。

  这几日时不时地发动攻击,就是让严峻时刻保持紧张,以此加剧消耗燕军的体能。

  韩漠几次派人想要趁着夜黑突出重围向韩玄龄那边求援,可是山南军守卫实在太过森严,派出的求援兵士,第二天都会被魏军用长枪挑着脑袋在山下招摇。

  几日下来,韩漠心力疲惫,可是他知道,这种时候,自己作为一军主将,绝不能垮掉,自己的手中,那是握着三千部下的性命,自己一旦坚持不住垮掉,那么手下三千将士也必将坚持不住。

  他靠坐在树下,此时脑海中所思,却是司马皓月为何将所有兵力用来围困自己这几千人马。

  按照常理,比起击灭这几千人马,恶阳岭显然更为重要,司马皓月既占先机,完全可以抽调人马增援恶阳岭,哪怕是抽调一万人马过去,也能够个恶阳岭以极大的增援,能够给攻打恶阳岭的燕军以巨大的麻烦,留下一万兵力应对自己这几千人马,即使不能消灭,也完全可以阻挡。

  但从战术上说,两万山南军围困几千燕军固然不错,可是从战略上来说,这却是主次不分了。

  司马皓月如果只是想着歼灭眼前的对手而不顾大局,那确实是无能之将了,可是韩漠却已经知道司马皓月绝不是糊涂之将,目前的局势,哪头轻哪头重就是最平庸的将领也能够明白,更何况司马皓月这样的人物。

  既然如此,司马皓月不顾恶阳岭却死困馒头山,必定另有目的。

  而韩漠想到的唯一可能,便是司马皓月已经知道了率领这支军队的主将是谁。

  只有这样的解释。

  韩漠的身份,非同小可,虽然名以上是代行军务,但是通过几番变故,如今已经是实际上的西北军一号人物。

  西北军的头号人物如果落在魏军的手中,后果可想而知。

  那时候,燕军的内忧外患将迅速蔓延开来。

  韩漠能够镇住西北军,可是一旦韩漠落入敌手又或者发生其他的意外,那么西北军内部就绝不会像现在这样铁板一块。

  蛇无头不行,如果能够拿下韩漠,对于司马皓月来说,远比增援恶阳岭要有用得多,或许在司马皓月看来,如果能够擒住甚至杀死韩漠,此消息传开,燕军的军心必定大乱,魏军便有反败为胜的机会吧。

  只是韩漠很有些想不通,司马皓月怎会如此清晰自己的形迹,甚至知道这支军队的领兵之将便是西北军的主将?

  实际上此行韩漠已经做了极其妥善的安排,且不说几千人马全部伪装成魏军模样,且不说一路上行军的隐秘谨慎,甚至在被围馒头山之前,手下的几千人马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此次领军之将乃是韩漠,大部分人都以为这次领兵进入山南郡的乃是王思宇。

  至于进入山南郡截击司马皓月的目的,四千人马之中,也不过三四个人知道而已。

  此番自亭水关出发之后,将士们只以为领军的是王思宇,并不知道韩大将军装扮成一名兵卒戴着面具跟在王思宇的身边。

  韩漠就是担心消息走漏出去,所以极其小心,知道此次行动的,数万西北军中,也不过二十多位高级将领而已。

  也正是如此原因,司马皓月全力攻打自己,这让韩漠隐隐感觉到其中定有不寻常的阴谋。

  时当黄昏,半个时辰前魏军发动了一次攻击,被燕军再一次压了下去。

  虽然被围山上,但是毕竟居高临下,真要打起来,还是占据了一定的地利优势。只是全军将士已经将近两日没有用过食物,便是普通人两日不食也必定是体力匮乏,就更不必说连番苦战的燕军将士。

  如今燕军将士从上到下都已经是饥肠辘辘,疲惫不堪。

  若是按照韩漠的计划,此次本应该打出一个漂亮的伏击战,扼住重要的地形,将山南军拖住,为燕军攻打恶阳岭创造条件。

  但是事实却变成如今这个模样,韩漠内心深处却是颇为的自责,若不是自己提出这个计划,手下众将士也不会落到今日被围的局面,甚至面临全军覆没的困境。

  只不过他绝不会在脸上将这种自责的情绪表露出来。

  一阵脚步声响,戴着面具甲胄上满是鲜血的朱小手里提着一杆长枪往这边过来,韩漠转头去看,朱小面具下的那双眼睛也是充满着疲倦之色。

  朱小靠近过来之时,韩漠身边的几名将领顿时都抬头看着他,只是每个人的神色都很是怪异,甚至有人的眼眸子里充满了难以掩饰的愤怒之色。

  朱小上前来,手中依然紧握长枪,向韩漠淡淡道:“山下魏军后方生起白烟,应该是在做饭,一时半会应该不会攻上来!”

  韩漠点点头,道:“你也辛苦了,先歇息一下吧!”

  朱小道:“咱们的粮食已经断绝,如果再这样下去,魏军迟早要攻上来……必须想一个法子了。”

  韩漠神色严峻,微一沉吟,问道:“受伤的弟兄是否都安顿好?”

  “是。”朱小点头道:“仅剩的一点口粮,也留给他们了。不过加起来有好几百弟兄受了重伤,即使余下的粮食只供给他们,也坚持不了多久。他们现在最重要的是需要药物,若是不能及早处理伤势,那些伤口便能夺取他们的性命。”

  他话声刚落,旁边忽地有一将忍不住地道:“这次行军,是你引路,我倒想问你,咱们被引进魏军的包围圈,真的与你无关?”

  此人话声刚落,旁边几名将领立时都将手握住刀柄,众人的目光,都如同狼一样盯在朱小的身上。</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