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935章绸缪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皇帝虽然声音温柔,面带笑容,但是他的眼睛却是看着韩淑美丽的面孔,不动声色观察她的表情。

  韩淑的面庞带着微笑,轻声道:“熬制鲜汤,想要熬出好味道来,无论是食料的选择还是熬制时的火候,那都是有讲究的。圣上喜欢喝汤,臣妾自然不敢让别人插手。”

  皇帝眼角跳了跳,平静道:“也就是说,从头至尾,都是皇后亲力亲为?”

  “能够伺候圣上,是臣妾的荣耀。”韩淑柔声道:“圣上,臣妾这就起来为你熬汤!”

  皇帝道:“不必了。”他一只手缓缓抬起,在韩淑那白嫩的脖子上滑动着,眼眸子里的神色陡然变的很是冷厉。

  韩淑依偎在皇帝的宽阔的胸膛之上,只觉得无比温暖,皇帝的神情,她自然是没有看到。

  皇帝的手微有些颤抖,手背上的青筋开始暴漏凸起,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已经成钳形轻柔地搭在韩淑的咽喉处。

  猛然间,皇帝忽然想到什么,再一次问道:“朕记得,好像每一次都是灵燕儿将鲜汤呈上来!”

  韩淑感觉皇帝今天的话很有些奇怪,往日里皇帝从未说起过这等琐事,但还是道:“是。”

  “灵燕儿现在哪里?”皇帝的手从韩淑的咽喉处收回来。

  皇帝心中早已经认准,自己体内中毒,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在长春.宫的鲜汤之中。

  身处险恶环境,皇帝的饮食都是极尽小心,易空霆全面负责皇帝的膳食引用,无论茶点还是膳食,进入皇帝口中之前,事先都是经过易空霆的严密检查,小心无比。

  除了长春.宫的鲜汤。

  自从皇帝得知韩淑怀上龙种之后,来到长春.宫也就勤的多,有时候政务繁忙,深更半夜才至,而韩淑从那时候起,便开始每日里亲手为皇帝熬制鲜汤。

  唯一没有经过检查进入皇帝口中的饮食,便只有在长春.宫的这道鲜汤了。

  换句话说,能够让毒药进入皇帝的体内,也只有这个机会才能做到。

  皇帝本来对韩淑颇有怀疑,他提起鲜汤,本就是试探韩淑,只要汤中有鬼,韩淑必定会有所反常,但是自始至终,韩淑表现得毫无异常,反而对此很有兴趣,这样的态度,浑然是不知汤中有鬼,这就让皇帝对自己的判断产生怀疑。

  但是他猛然想起了最后一道程序。

  虽然熬制鲜汤无论从选材还是到熬制成功都是韩淑亲手而为,但是最后将鲜汤呈上来的,却都是韩淑身边那名俏丽的贴身小宫女。

  韩淑乃是冰雪聪明的女子,皇帝今夜的异常,已经让她感觉到有一些不对劲,从皇帝怀中起来,看着皇帝的脸,只见皇帝那张脸虽然还是十分温柔,但是那双眼睛却透着一丝诡异的神色。

  韩淑只觉得心中一紧,紧握着皇帝的手,声音微微发颤:“圣上,到底……到底出了何事?”

  皇帝含笑柔声道:“你莫多想,没有什么事。只是朕有一件事情要问灵燕儿,你叫她过来!”

  “灵燕儿已经……已经出宫了!”韩淑脸上神情极是不安。

  “出宫?”皇帝脸色沉下来。

  韩淑握着皇帝手道:“有人送来消息,灵燕儿的母亲去世,那是灵燕儿在世上唯一的亲人,臣妾于心不忍,便……便允她出宫回去一趟,送她母亲最后一程……!”她从床上下来,在皇帝的膝前跪下,“臣妾有罪,求生上治罪!”

  皇帝闭上眼睛,轻叹道:“果然如此!”他扶起韩淑,柔声道:“皇后有情有义,何罪之有,快起来!”

  韩淑并没有起来,道:“圣上,究竟发生何事?是否灵燕儿做错了什么事情?灵燕儿跟随臣妾入宫,与臣妾情同姐妹,她若犯有什么过错,臣妾替她向圣上请罪!”

  皇帝拉起韩淑,道:“皇后,朕说过,并无什么大事。”让韩淑在自己身边坐下,才含笑问道:“皇后,朕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可要如实回答!”

  “圣上请问,臣妾若是知道,不敢欺瞒。”

  “皇后,你入宫十年,朕待你如何?”

  “圣上恩宠臣妾,情深义重,臣妾无以为报!”

  皇帝微笑道:“后宫佳丽众多,但是皇后却是朕最爱的女人。这些年来,朕心中但有忧愁,便会向皇后倾诉,有些话说出后,朕就觉得浑身轻松不少。朕喜欢和皇后在一起,众多佳丽之中,朕也只是将皇后当做朕唯一的妻子!”

  “圣上隆恩,臣妾……!”韩淑眼圈儿一红,俏美的脸上满是感激之色。

  “朕想问你,如果有一日朕离开这尘世,你会如何做?”皇帝凝视韩淑那美丽迷人的眼睛,一字一句问道。

  韩淑娇躯一震,望着一脸深情的皇帝,她终于道:“臣妾愿追随圣上去任何地方!”

  皇帝眼中显出欣慰之色,随即摇头道:“皇后,朕要你答应朕一件事情!”

  “圣上你说,只要臣妾能做到,一定会全力去做!”

  “如果朕真的有一天不在了,你要好好活着。”皇帝正色道:“不是为了你自己,而是为了朕和朕的儿子。”

  “圣上……!”

  “朕已经决定,明日便会颁下旨意,暂立咱们的儿子为代王。”皇帝压低声音道:“太子前往西北边关,迟迟未归,朕恐怕他已经出了事情,所以朕已经决定,朕的皇位,由代王来接任。朕若有事,你一定要护住代王的周全,让他顺利登基!”

  皇帝这一番话,可说是字字如雷,韩淑听在耳中,只觉得就像一道又一道巨雷轰在她的头顶,一时惊骇无比,呆呆地看着皇帝。

  半晌过后,韩淑的眼泪如同珍珠般从眼角滚落,颤声道:“圣上,你……你别吓唬臣妾……!”

  皇帝轻抚着韩淑的俏脸,温道:“朕只是以防万一而已。最近朕的身子不大好,所以偶有所思,才会如此交代。”顿了顿,肃然道:“但是朕的话,你定要记在心上,不可忘记。这天下,是我曹家的,你嫁给了朕,就是我曹家的人,所以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你都要牢记谁才是正统,更要不惜一切代价来捍卫我大燕正统。对于那些不臣之徒,决不可妥协,便是粉身碎骨,也要平定剿灭!”

  韩淑神情凄楚,皇帝话中意思,他自然明白。

  所谓的不臣之徒,那是指谁,她心中也是明白的。

  “皇后,朕的话,你是否记住?”皇帝肃然看着韩淑。

  韩淑终是点头道:“臣妾记住!”

  皇帝这才温柔一笑,在韩淑额头亲了一下,起身道:“皇后早些歇息,朕还有事处理,回头再过来看你!”

  “圣上,夜已深,你……你还是早些歇息,保重身体!”韩淑只觉得心中一阵酸痛。

  皇帝起身背负双手,淡淡笑道:“朕自由计较,皇后早些歇息吧!”再不多,快步而去。

  望着皇帝离开的背影,韩淑心头充斥着不安之感,只觉得一股不祥之兆侵袭而来。

  凌晨时分,内御林军龙骧营指挥使白异得到密召,来到了潜心殿之中。

  皇帝含笑问道:“白异,你跟着朕,也有十多年了吧?”

  威猛健壮的白异一身甲胄,躬身道:“回圣上,圣上登基之前,臣便跟随在圣上左右护卫,算起来,已经十二年了!”

  皇帝笑道:“是啊。这十多年,你对朕忠心耿耿,朕心甚慰!”

  “臣只是一介武夫,能得圣上恩宠,更是委以重任,此等恩德,臣此生都无法报答!”白异肃然道。

  皇帝招了招手,示意白异靠近,等到白异靠近,他才轻声道:“白异,朕有三件事情要交托于你,你必须办好!”

  白异立刻道:“圣上但请下旨,臣便是粉身碎骨,也会办好差事!”

  “第一,朕即刻下旨,在昌德候和韩漠没有回京之前,暂由你节制豹突营和狼甲营!”皇帝伸出一根手指,尔后又伸出第二根手指:“第二,朕先告诉你一件事情。”

  白异知道皇帝夜召,事情非同小可,又听他第一件事情便是要自己统领三大御林营,顿时便知道事态的严重性。

  “朕马上会颁下旨意,立小皇子为代王。”皇帝神情肃然,低声道:“朕还决定,等到朕百年之后,由代王继承朕的皇位!”

  白异张了张嘴,万分吃惊,低声问道:“圣上,那……那太子……!”

  皇帝摆摆手,道:“你不用多问。朕告诉你这件事情,事有一件大事托付于你!”

  “圣上请吩咐!”

  “从现在开始,你便一心视代王为朕的储君。”皇帝神情严峻:“朕要你保证,无论朝中出现何样的变故,你都要全力保护代王,不惜一切代价扶助代王!”

  皇帝的语之中,让白异隐隐听出托孤韵味,心惊胆战,颤声道:“圣上……!”

  皇帝已经厉声道:“你先答应朕!”

  白异立刻正色道:“圣上放心,只要臣有一口气在,便誓死保护代王殿下!”

  皇帝点点头,伸手拍了拍白异肩头,温道:“白异,你是朕最信任的大将,朕将代王托付于你,相信你不会让朕失望。”他从袖中取出一份密函,递到白异手中,一字一句道:“第三件事情,写在了这份密函之中。时机未到之前,你绝不能打开!”

  白异忙道:“是!”随即问道:“臣冒昧问一句,什么时候……才能打开?”

  “朕归天之际!”皇帝平静道:“朕若死了,你就可以打开了!”</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