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920章失心散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杜无风本来脸上一片平静,但是韩漠此一出,杜无风的眼眸子深处,立刻划过阴寒的杀意,他握着弓箭的手,也禁不住动了动。

  实际上韩漠此行而来,也是几经衡量的。

  不可否认,在他的心中,萧灵芷的性命重要无比,如果能救回萧灵芷,他可以不惜豁出一切,但是这并不表明他就脑袋发热,作出飞蛾扑火之事来。

  他既然决定来,那便是最低有六成的把握能够取到解药回去,如果他自己连一成把握也没有,明知白白送死,也就不会愚蠢的轻敌冒险。

  他的冲动,是建立在自信的基础上,没有一丝把握的冲动,那就等于愚蠢。

  搭上自己的性命,却救不活萧灵芷,更是让韩家丧失西北军权,这样沉重的后果,韩漠不可能不考虑。

  而他的自信,就建立在萧怀玉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杜无风被萧怀玉击伤逃跑之后,萧怀玉曾经亲口对自己说过,杜无风的臂骨已碎,此生再也不能射箭。

  杜无风身受重创,而且最强的武技箭术也已经无法施展,就凭这两点,韩漠才生出击倒杜无风的信心来,。一直以来,他从未间断过自身武技的修炼,比之从前,武技已经有了大大的提升,虽然与名将的巅峰武技还差上不少,但是他自认为与朱小联手,两人共同对付一个受了重伤的杜无风,还是能够勉强一搏。

  韩漠进入塔内之后,脸上保持着淡淡的笑意,但是眼睛却是极其谨慎地注视着杜无风的手。

  萧怀玉虽然说过杜无风无法用箭,韩漠却还是小心注意,等到自己一句话说完,杜无风的手弹了弹,韩漠心中顿时就清楚,这杜无风只怕是真的不能射箭了。

  朱小虽然看出杜无风的脸色不好,苍白无血,但是他并不知道杜无风受了重伤,更不知道杜无风的臂骨已经碎裂。

  听韩漠一句话,朱小脸色一动,握拳的手更是紧了紧。

  杜无风上下打量韩漠一番,忽地露出古怪的笑容:“韩漠,你本不该来!”他握着弓箭的手又恢复了镇定稳健:“将你拿下,燕军应该不攻自破吧?”

  韩漠哈哈笑起来,道:“杜前辈说笑了。如果韩漠有失就能让燕军陷入混乱,那么韩漠也就不会冒险前来了。杜前辈放心,即使韩漠真的技不如人,不是杜前辈的敌手,我燕军也定然不会有丝毫的慌乱,韩漠临行之前,一切军务都已经交代下去,所以杜前辈指望拿下我导致燕军混乱,恐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杜无风叹道:“如此说来,我精心在此设伏,那都是白花心思了!”

  韩漠哈哈笑道:“杜前辈又在说笑了。”

  “哦?”杜无风嘴角泛起怪异的笑容:“我又如何说笑了?”

  韩漠微笑道:“杜前辈自称是精心设伏,听你的语气,似乎早就料到我们今天会来偷袭于你……可是韩漠却觉得杜前辈这是和晚辈说笑了。”

  杜无风淡然道:“莫非你觉得自己今日还能离开这里?”

  韩漠淡定道:“能否离开这里,现在也不好说。但是韩漠却觉得,至少杜前辈现在已经没有能够制服我二人的把握。你声称是精心设伏,不过是故弄玄虚而已,如果我没有料错,今日我和小朱来到你的面前,实出你的意料之外!”

  杜无风眉头跳了跳。

  “杜前辈身为暗黑之王,自然明白先下手为强的道理。”韩漠含笑道:“杜前辈既然早就发觉我们出现,却为何一直没有动手?难道当真是想和我们聊聊天?又或者是……杜前辈根本没有自信出手,一直在等待时机?”

  朱小眼中寒光犀利,盯在杜无风的脸上。

  杜无风冷然一笑,道:“看来你对自己十分自信!”

  韩漠淡然一笑,目光却没有从杜无风的手上离开,却已经向朱小道:“小朱,你可知道他为何要和你说那样一番话?你是否觉得他真在与你叙旧?”

  朱小神色冷峻,哪知握着匕首的手,青筋暴突,随时都有可能对杜无风发出拼死一击。

  “杜前辈身为暗黑之王,不但箭术惊人,而且还有一个很厉害的本事。”韩漠微笑道:“我似乎记得你说过,黑旗之中,有一类幻术者,他们最大的本事,就是能够控制别人的神智?”

  朱小淡淡道:“不错!”

  韩漠此一出,杜无风的眉角禁不住跳了跳。

  “杜前辈手下有那样的人才,他自身自然也不会不知道心理攻击的作用。”韩漠平静道:“其实在我看来,杜前辈在这里安排一名替身,或许真的是在提防你有一日突然前来行刺。但是我却想,他未必知道今日我们突然过来,而且我觉得,杜前辈似乎并没有做好应付我们前来的准备。”

  杜无风冷然一笑,他的喉头一动,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吐出来,脸上的肌肉微微一颤,但是他的手微一用力紧了紧,瞬间便恢复常态。

  “小朱你袭杀了替身,杜前辈这才显身,若是他还能射箭的话,在楼梯处早就一箭可以射杀你。”韩漠缓缓道:“即使不想射杀你,他也完全可以射中你其他位置,让你暂时失去攻击能力。他没有那样做,只是因为他已经无法射箭,而且身受重伤,连用手脚偷袭你的能耐也没有了……而且咱们的杜前辈确实很有智慧,他的警觉性也确实无愧于暗黑之王的称号,在你袭杀替身之时,他就已经知道,前来偷袭的除了小朱你之外,在窗外还有另一人……!”他带着几分笑意凝视着杜无风,“只不过杜前辈并不知道躲在窗外的究竟是谁,以他目前的状态,他根本没有把握能够以一敌二对付两个人,所以杜前辈瞬间做出了一个决定,他需要进行心理攻势……他花了这么长时间引导你回忆起从前的往事,未必是因为他念旧,而是因为他需要你的心出现波动……!”

  朱小皱起眉头来。

  杜无风发出嘶哑的笑声,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只是那眼眸子深处的杀意更浓。

  “杜前辈,我这些话,却不知道说的对不对,还请前辈多指教?”韩漠笑眯眯地看着杜无风,声音淡定无比。

  杜无风叹道:“年轻人最大的毛病,便是自视甚高了。你即说我已经没有攻击能力,那么就算他的心乱了,我又能如何?”

  “自然是对你大有用处。”韩漠笑道:“我方才说过,黑旗有幻术者,能够控制人的心智,晚辈总觉得,这门功夫,杜前辈应该也擅长吧?”

  杜无风眉头又是一跳。

  “小朱对我说过,幻术者想要施术,必定是对手的意志薄弱涣散,如果遇上意志坚定着,非但不能施术成功,幻术者自身甚至有可能反受其害。”韩漠将目光终于转在杜无风那张苍白的脸上:“所以幻术者施术之前,总会让对方中毒,就是那种被称作失心散的毒药,可以让人神智涣散,易于幻术者施术。”他的手臂自始至终都是抬起,袖箭对准杜无风,只待杜无风稍有动作,变射出袖中弩箭。

  巅峰之时的杜无风,自然可以轻巧无比地避过这袖箭,但是对于已经受了重创的暗黑之王来说,却未必能够轻松闪躲了。

  “看来你对幻术也是颇有了解啊。”杜无风嘴角泛起冷笑:“除此之外,你还知道一些什么?”

  韩漠微笑道:“你没有办法让小朱服下毒药,可是你对小朱的为人又很了解,知道小朱的性情十分坚毅,意志极强,如果冒然施展幻术,小朱未必能被你控制,而你自己很有可能被幻术反噬,自食恶果。也正因如此,你才用一番话扰乱小朱的心神,让小朱的心中不宁,充满着极大的怨怒……一个人的心理无论是太过兴奋还是太过激动,都会影响心智,换句话说,小朱的心理出现波动,你便有很大的机会施术成功……杜前辈,晚辈一番胡,却不知对是不对?”

  杜无风忽然嘿嘿笑起来,阴森可怖,缓缓点头道:“韩漠,很多人都说你不好对付,是个狡猾如狐一般的家伙,今日看来,果然不虚。”

  “多谢杜前辈夸赞!”

  杜无风摇头叹道:“但是我方才说过,年轻人最大的毛病,便是自视甚高。韩漠,你固然很有心计,但是终究是太年轻了一些!”

  “还请前辈赐教!”

  “我来问你,你可知道失心散是何模样?”

  韩漠摇头道:“不瞒杜前辈,韩漠还真的未曾见过失心散!”

  杜无风瞥了朱小一眼,平静道:“古往今来,为师者传授徒弟本事,绝不会真的将所有能耐完全传授。我的好徒儿,你对黑旗了若指掌,洞悉其中许多隐秘事,但是这并不表明你了解黑旗的一切。至少这个失心散,便不是你完全了解的。不错,你确实知道有失心散的存在,甚至曾经见过失心散的药丸,但是你并不知道,失心散的下毒方式并非仅仅是服用而已……!”

  朱小的眼皮子跳动,似乎有种不祥的预感。

  韩漠也眯起眼睛来。

  杜无风缓缓道:“失心散固然可以服用,但是却并不拘泥于药丸一途。它可以制成水状,混在茶水之中,无色无味难以看破,亦可以制成香料模样,轻火熏香,弥散在空中,无色无味,从鼻子之中吸进去,照样可以让敌人中毒……!”他瞥了角落里的一张黒木小桌子,那上面此时正熏着檀香,轻烟袅袅,飘散不定。</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