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918章吾师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阳光早已升起,整座山都已经沐浴在阳光之下,那宝剑一般的黑塔亦是被阳光照耀的神圣无比,只是这天下却没有几人知道,这看似神圣的宝塔,却是燕国暗黑机构的总司衙门。

  通常而,暗黑吏员都喜欢在夜间行动,那样更能发挥自身的优势。

  但是如今却是燕国的西花厅对阵魏国的黑旗,双方都是暗黑吏员,从某种角度来说,因为自身的身份使然,这一类人夜间的警惕性反而比白天要高出许多。

  也正因如此,几人最终商议直接在白天发动偷袭。

  赤鼠三人从宝塔内部往上去,但是其目的却并不是为了杀到四层,恰恰相反,三人的目的,乃是将塔内的黑旗俱都引下来,拖住他们,给韩漠和朱小创造偷袭杜无风的机会。

  在天涯峰之时,杜无风被萧怀玉击成重伤,韩漠虽然不清楚杜无风究竟伤有多重,但是肯定已经不处于最巅峰的状态。

  也正因如此,韩漠才有几分自信能从杜无风手中夺得解药。

  杜无风受伤的消息,他暂时并没有告诉朱小,一来其中涉及的事情太过复杂,最重要的是,韩漠觉得如果将此消息告诉了朱小,朱小或许会不自觉地放松许多,而面对杜无风这样的顶尖高手,却绝不能有丝毫的放松,哪怕是他受了伤,却也要对他发动全力的攻击。

  众人约定好出手的时机,朱小便带着韩漠从一处密道出了宝塔,等韩漠呼吸到新鲜空气之时,两人已经在宝塔之下,而他们所处的地方,正是黑塔的正东面。

  朱小抬头望着黑塔上面,手却从身上取出了一对手套出来,那手套极其特殊,似乎是以极厚的皮革制成,但是在手套的掌面,却有着密密麻麻的铁制钉子。

  “这是鳄鱼皮!”朱小低声解释道。

  韩漠也已经从身上取出了铁钩指佩戴在手上,无论是鳄鱼手套还是铁钩指,都是用来攀爬的工具。

  韩漠的铁钩指,每一次行动之时,都会装备在身上,只是朱小此次带着鳄鱼手套过来,显然是早就准备攀爬上黑塔了。

  确定准备妥当,朱小和韩漠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中。

  他率先上去,如同壁虎一样,已经贴在了黑塔的塔壁之上,然后灵活地向上攀爬,而韩漠也已经跟在其后,两人一上一下,在阳光照射下,还真的如同两条顺着墙壁往上攀爬的壁虎。

  这种攀爬,除了要有实用的工具,对人的体力和力量要求是非常严格的,整个人的体重就等于是以两手支撑,只要力量和体力跟不上,后果那是不堪设想的。

  韩漠最大的优势,便是力量的强大,萧怀玉传授的《清平咒》,却能让他的气息始终保持着流畅的运转,能以消耗最少的体力得到最大的效果。

  朱小显然在力量和体力之上也是极其强悍,韩漠拥有《长生经》和《清平咒》作为修炼法宝,攀爬很是轻松,而朱小并无习练这些功夫,攀爬起来也不显得吃力。

  眼见便要到得第四层塔楼,两人的动作便放缓了下来,等着塔内率先行动。

  只有塔内赤鼠三人将里面的注意力吸引过去,韩漠二人才能达到袭击的突然性。

  两人的身体紧贴在塔壁上,暂不动弹,很快,二人便听到塔内传出响动来,更听到有人沉声喝道:“有刺客!”

  朱小和韩漠心中清楚,赤鼠三人已经在塔内动手了。

  二人再不犹豫,迅速向上攀爬,很快就看到了四层塔楼那面窗口,两人一左一右,爬到窗口两侧,朱小神色冷峻,极其谨慎地探过头,向里面望过去。

  只见那窗口之内,安静无比,朱小已经看到一人正背对窗口,盘膝坐在一面蒲团之上,如同一尊石像般一动不动。

  看着那道身影,朱小眼眸子深处已经显出深深的怨毒之色,他的脸上,更是冷若寒冰。

  他看向对面的韩漠,微微点了点头,整个身体忽地如同灵猴一般,瞬间便窜入了窗口之内,在这一刻,朱小似乎已经穷极了自己最大的潜能,他的速度奇快无比,甚至难以看到他的身形,只看到一道影子闪电般扑向了那盘膝坐于塔内的身影。

  盘膝而坐的身影似乎也察觉到了有人偷袭,他刚想动作,但是朱小却已经贴近他身体,而且右手多出来的匕首已经毫不犹豫地刺进了那人的身体之内。

  朱小甚至能够清晰地听到匕首寒锋刺穿肌肤摩擦骨头的声音。

  韩漠本来已经做好第二击的准备,他的手甚至已经扣住了袖驽的机关,只待朱小创造出机会,便出手射杀杜无风。

  他临行之前,甚至已经在袖箭之上沾上了毒药,其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射中杜无风,导致杜无风也中剧毒,如此一来,便可以胁迫杜无风交出解药。

  在朱小出手的一刹那,韩漠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紧绷起来,准备做出雷霆一击,准备面临着一场生死大战。

  但是现在的情形,却让大吃一惊。

  朱小竟然一击而中。

  韩漠虽然知道杜无风已经受了伤,但是却从无任何轻敌之心,在他看来,杜无风能够进入十方名将行列,那便是有着非同寻常之处,哪怕是受伤,也绝不好对付。

  朱小能够一击而中,确实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非但是韩漠,便是朱小本人,也想不到竟然这般顺利,他的匕首深深刺入此人的后背部,朱小十分肯定,这一匕首已经刺破了此人的心脏。

  心脏被刺破,必死无疑。

  在匕首刺入这人身体的一刹那,朱小整个人泛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就似乎压在自己身上的一座大山忽然消失,只是他尚未感到轻松之时,却似虎有另一座大山重新压在他的身上。

  他的表情看起来极其古怪,眼眸子里的神色也极其复杂,被刺之人此时已经软软地倒下去,在地上抽搐着,一时之间还没有死透。

  韩漠贴在塔外的墙壁上,想要进入塔内,迅速找寻解药,但是不知为何,他心中却在这一刻升起巨大的不安感。

  事情太顺利,反而透着古怪。

  他无法相信,那位暗黑之王,被称为西地苍狼的杜无风就这样被轻松杀死。

  也正是因为这种不安,他并没有立刻行动,而是依旧贴在塔壁之上,全身上下依然是保持着紧绷感,神经更是极其谨慎地感觉着里面的动静。

  很快,他那敏锐地听觉,隐隐听到了脚步声。

  朱小手一用力,将匕首从那人的身体之中拔出来,他脸上那种复杂的神色已经消失,又恢复了那种极其冷峻的表情。

  他竟是连看也没看那人一眼,而是缓缓地站起身来。

  在他身后,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那声音低沉而阴冷,就像是响尾蛇的吐息声:“原来你竟是这般想杀死我,毫无犹豫!”

  朱小已经转过身来,望向了楼梯口。

  从塔楼四层至五层是木制的楼梯,此时此刻,在那楼梯之处,却站着一名全身黑衣的中年人,他长发披散,脸色有些苍白,但是左手却极其稳定地拿着一张长弓,而他的身后,却背着一只箭盒,箭盒里面,放着三支箭。

  朱小眼角跳动,死死盯着黑衣人,眼眸子深处显出无比怨毒之色。

  半晌,朱小才平静道:“吾师,两年未见,一向可好?”

  这名全身黑衣手拿弓箭的中年人,自然就是那位暗黑之王杜无风。

  朱小一击而杀的,仅仅是一个替身。

  “能够躲过重重陷阱机关,悄无声息地到达这里,这天下间恐怕也只有你能做到。”杜无风淡淡道:“你对我的仇恨,竟然到了如此地步?你的心中,就如此想杀死我?”

  朱小声音冰冷:“你应该清楚,从那天开始,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就不会放弃杀死你的念头。”

  杜无风微微点头,道:“我也一直在等着你回来,自从那日开始,我便再也没有在第四层塔楼待过,而是选了这样一个人代替我。我很清楚,只要你觉得时机成熟,迟早便会来到这里,而我……一直等着这一天。”他凝视着朱小,平静道:“我问你,刚才你将他当成了我,你的匕首刺入他的身体一刹那,你是什么样的心情?你是否觉得很愉快?你觉得这样复仇之后,会让你的心变得很平静?又或者说……杀死自己的老师之后,非但没有让你感觉舒服,反而更加的难受?”

  “胡说!”朱小厉声道:“杀了你,是我最痛快的事情,我为何要感到难过?杜无风,你我的恩怨,今日便在此做个了断,要么我死在你手中,要么……你死在我的手里!”

  窗外的韩漠此时却已经是震惊无比。

  杜无风没有死,并不让他感到十分震惊,像这样的人物,本来就不会容易死去,让他感到震惊的,却是朱小与杜无风之间的关系。

  两人之间的对话,却已经表明,这杜无风竟然是朱小的师傅,而朱小,乃是西地苍狼杜无风的弟子。</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