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911章运筹帷幄,只手掌天下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天正帝微抬起头,看了庆后一眼,又低下头,道:“只是皇儿听不少大臣说,如果此时不摆脱燕国人,那么灭亡魏国之日,也就是我大庆与燕国开战之时……!”

  “他们倒也知道这个道理!”庆后淡然道:“如果与燕国联兵攻魏,拿下魏国之后,或许真的要与燕国人开战,但是皇帝有没有想过,如果此时便要撇下燕国人,那么不必等到灭亡魏国,我们现在就要准备与燕国人开战!”

  天正帝眉头一紧,道:“燕国人……要与我们开战?”

  “并无什么奇怪。”庆后平静道:“难道你觉得燕国人与我们联手打过魏人,他们就是我们的同盟?又或者说……!”她美眸看着皇帝,淡淡道:“又或者说,我们庆国的皇后是燕国人,所以皇帝就认为燕国人不会对我们发动进攻?”

  庆国的皇后,自然就是燕国的那位紫儿。

  天正帝一时间不敢说话。

  “且不说燕国其他人,只是那位燕军的主将韩漠,似乎就不是什么善类吧?”庆后嘴角划过一丝浅笑:“讹诈我们不少钱粮装备,坐山观虎故意消耗我们庆军的实力,如此狡猾之人,你觉得到了这个份上,他会就此罢手?”

  天正帝微皱眉头。

  “到了如今这个份上,若是按本宫的看法,已经没有必要纠结于是否与燕人联兵了。”庆后轻轻抬起玉臂,撩起额边一绺秀丝,风情万种,“与燕人联兵,势在必行,没有必要再犹豫。”

  “母后说的是!”

  庆后微一沉吟,才道:“燕使到来,我们不需要在这件事情上纠缠,以目前的形势,并非是燕国人有求于我们,所以如果有人想借此机会对燕国人提出各种条件,想要从燕国人的身上获取利益,几乎是没有可能的。”她扭动了一下丰腴的身子,又是沉吟片刻,才道:“燕国派人前来,其心也定然不是为了劝说与我们联兵,他们十分清楚,当前的形势,我们只能与他们联兵。他们过来,无非是要商谈接下来应该如何更好的合作而已,两国出兵进攻魏国本土,不比这次抵挡魏兵,许多事情需要事先商定好,否则一旦在进攻之时出现矛盾,对燕国和我庆国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情,甚至有可能被魏国人所利用……!”

  年轻的天正帝站立在庆后面前,十分恭顺地聆听着,等庆后说完这番话,才抬头小心翼翼问道:“原来母后早已经成竹在胸了。”

  庆后神情淡定,凝视天正帝问道:“皇帝,与燕国联手,依你之见,我们最应该做的是什么?”

  天正帝忙道:“是不与燕国人发生冲突,合力攻灭魏国?”

  庆后轻叹道:“灭魏自然是首要任务,但是最紧要的,却是在灭魏之时,尽最大能力与燕国人争夺土地。”她身子微微前倾,红唇轻启:“你刚才也说,灭魏之后,不出意外,我大庆与燕国必将有一战,所以我们在这场战争中,必须尽可能多地占领土地,每拿下一座城池,也就等于我们手中的物资人力多了一分,这些都是日后与燕国人开战的本钱。”

  天正帝急忙道:“母后说的是!”微一沉吟,又问道:“依母后之见,我们该当如何去做?”

  “西北军团袁幕所部,在我庆国遭受北蛮和魏国两面夹击之时,都不曾动用,你可知道缘由?”庆后轻声问道。

  天正帝小心翼翼道:“是否因为乌沐河对岸的两万魏军?”

  “那自然也是一个原因。”庆后微微点头道:“但是西北兵团兵力将近五万人,如果仅仅是为了保护乌沐河,也就用不着如此兵力,从那边抽调出两万人,无论是补充到东北,还是补充到南阳关,那都是有极大的作用!”

  “皇儿也是如此认为。”天正帝微微点头道:“所以皇儿有些不明白,为何西北军团迟迟未动,在北蛮人攻势凶猛的时候,亦不从西北军团调一兵一卒?”

  庆后淡淡笑道:“这是先帝的睿智和远见了!”

  天正帝一愣,不明所以。

  “先帝从没有想过魏国人会跨过隆山。”庆后娇躯慵懒地重新靠在椅子上,缓缓道:“先帝一直相信,魏人终究会败退,目前的局势,都是在先帝的预料之中!”

  天正帝低着头,眼中却划过怀疑之色,他虽然看起来懦弱,却并不等于没有脑子,更何况知子莫若父,崇仁帝有多少能耐,他是一清二楚的,若是崇仁帝能够预见到事态发展是现在这个局面,那还真是神了。

  “父皇……知道北蛮会被稳住?”天正帝微一沉吟,终是问道。

  庆后闻,美艳的脸上顿时显出无奈之色,幽幽叹道:“与北蛮割地议和,不少人都以为是本宫的主意,本宫一个妇道人家,只怕已经被人骂了无数遍……哎,可是那些愚民又如何知晓,这都是先帝的权宜之策,本宫只是遵照先帝的遗愿而已……!”说到此处,这个娇艳成熟美妇的俏脸上,竟然显出无辜无奈之色,楚楚可怜,我见犹怜。

  天正帝急忙道:“母后不必理会外面那些疯疯语!”

  “哎……!”庆后轻叹一声,才道:“先帝当初对本宫说过,北蛮气势汹汹,魏人虎狼之师,这两国夹击我大庆帝国,以我一国之力抵挡两面夹攻,凶多吉少。而先帝对此却也是心有良策,要想破解此法,就要从蛮人那边下手。北蛮人不是贪婪吗?好,我们就给他几个郡,让他们先去慢慢折腾,只不过想要真正控制住我们割让的土地,绝非三五个月便能够完成……我庆国地大物博,北蛮区区几万人,就如同在沙漠中迷路的一群迷失者,他们根本无力迅速接管那么大一片土地。北蛮人四万骑兵杀过来,就如同一群野兽,打起仗来,固然犀利无比,但是割让将近三郡之地,十四个县,那么大一片土地,他四万人如何去守?要想完全占领,就必须从极北之地将他们的族人迁徙过来,在此之前,他四万大军要控制割让土地,就只能在各地分兵……!”

  天正帝听到“分兵”二字,身体一震。

  他隐隐约约明白了,庆国向北蛮割地,似乎并不象表面这般简单,虽说听起来是极其耻辱之事,也会造成将许多百姓置于北蛮人的铁骑之下,但是从某一方面说,却又是一个极其高明的策略。

  割地之后,北蛮人在短时期内,应该是没有兴趣继续往庆国腹地进攻,在战略上就等于是稳住了北蛮的攻势,让北蛮那股锐气开始进入衰弱状态,此外正如庆后所说,如此辽阔的土地,北蛮人的人力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消化,想要完全控制住割让的三郡,北蛮人就只能从极北之地将族群迁徙过来,而一个族群的大规模迁徙,涉及到方方面面,路途遥远,事情复杂,绝非短时间内能完成,即使要靠这几万北蛮骑兵大致控制割让土地的局势,那就必须让他们的骑兵兵团分兵据守,数万北蛮骑兵集结在一起,那是一只恐怖的攻击力量,但是一旦分兵,威胁性将大大降低。

  丢出割地诱饵,战略上让北蛮停止进攻,战术让北蛮人不得不分兵,轻描淡写之中,北方蛮人的威胁已经降至了最低。

  天正帝十分清楚,庆后声称这些事崇仁帝所设想,那是绝无可能,只不过是披着先帝的口号而已,这些主意,只怕都是眼前这个成熟美艳的妇人所设计出来。

  想到此处,天正帝心中没有欢喜,反倒是感到一阵寒意。

  这个美妇不光有着绝世的容颜,更是有着狡诈的心机,实乃一等一的人物。

  庆后轻轻笑道:“北蛮稳住,就可一心对付魏国。实际上先帝早就料到,燕国人最终肯定会按捺不住,要跳出来掺和,而且先帝更是料到,燕国人首选的策略,肯定是要与我庆国结盟,共同对付魏国人。”

  天正帝稳了稳心神,恭敬道:“原来父皇早都想到了。”

  “正是因为想到有今天,所以西北袁幕所部一直没有调动,也就是等着今日形势的出现。”庆后平静道:“时至今日,魏国大败,元气大伤,联合燕人攻入魏国本土,势在必行,但是攻击魏国本土之时,我们就要做好拿下魏国之后与燕国开战的打算,所以我们就要和燕国人比拼,看看谁得到的土地和物资更多,到时候谁的底牌更硬。”她轻抬手,向身边的宫女道:“取出地图来!”

  那宫女立刻下去,片刻之后,领着两名太监过来,两名太监抬着一张大型卷轴,庆后示意打开,两名太监一左一右缓缓将大地图打开,天正帝仔细一看,只见这张地图纸上,却是将中原四国的地貌完全勾勒出来。

  庆后从椅子上起身来,身形袅袅,贵气而典雅地走到大地图之前,那地图亦有一人多高,两名太监拉起,比之庆后还要高出一大截子来。

  凝视着这张地图,庆后瞥了天正帝一眼,问道:“皇帝,你看这幅地图,可看出什么没有?”

  天正帝看了一阵,垂首肃立庆后身边,脸上一片茫然:“还请……还请母后指教!”

  “看着魏国的疆域。”庆后淡淡道:“你要从这地图之上,看出我们需要什么!”

  天正帝又看了一阵,还是一片茫然。

  庆后轻叹道:“皇帝,魏国最强的是什么?”

  天正帝一怔,想了一下,这一次倒也聪明,脱口道:“骑兵!”

  “不错。”庆后微点螓首:“提到魏国,世人所想,便是他们有着天下最强的骑兵。”顿了顿,缓缓道:“骑兵何来?自然是因为他们有着最强的战马,有着丰富的矿山……!”她那嫩嫩的玉手伸出一根凤指来,指着魏国西北部道:“这是魏国最西部的安西郡,世人皆知,魏国的大雪山便是在安西郡西北部,终年积雪,千年不化……但是大雪山山脚下,却是一片广阔的草原,而魏国的马场,就是在这片草原之上,天下闻名的大雪山纯种魏马,俱都出自于此。”

  天正帝喃喃道:“安西郡!”

  “安西郡除了大雪山下的大片马场,还有着至少三十座大型矿山,有着大量的铁矿……!”庆后斜视天正帝,声音轻柔:“如果我们庆国能得到安西郡,那么大雪山下的无数纯种魏马,还有那些可以锻造武器盔甲的矿产,俱都归属我大庆所有……得到此郡,就有了击败燕国人的最大底牌……皇帝,你可明白本宫的意思?”

  天正帝看着地图,终于看出来,相比起从南阳关出兵攻魏地,庆国从乌沐河出兵攻魏,距离安西郡近得多,只要庆国西北军团渡过乌沐河,进军顺利,绝对可以在燕国人打到安西郡之前便率先拿下这资源最丰富的一郡。

  从乌沐河出兵,固然会在魏国山北郡要面临一场恶战,可是只要击败乌沐河西岸的魏国守军,庆军便可以顺着魏国北部一线直接向前突进到魏国最西面的安西郡。

  而南阳郡的联军要想攻到安西郡,却必须要经过燕国首都京都城所在的魏郡,如果不能拿下京都城,就难以继续向西进兵。可是作为魏国的首都,京都城的防务定然是非同一般的坚固,燕国人想要拿下京都城之后赶在庆军之前占领安西郡的可能性那是微乎其微。

  想通此点,天正帝更是觉得自己身边这名高贵的美妇实在是深不可测。

  这个女人,面对一幅地图,却似乎已经有着一手掌控天下的气势。

  天正帝低下头,眼中却是闪着怪异的光芒。

  庆国有如此厉害的太后,却不知道是庆国的幸事,还是倾国的不幸?

  “若是一切顺利,真的能够击败燕国,那么北蛮人又算得了什么?”庆后淡淡笑着,她玉臂抬起,手掌在割让出去的三郡之上都是轻轻压了压,轻描淡写道:“蛮夷便是蛮夷,如此大好山河,其实那些蛮夷所能享受?吞进去的东西,迟早我们会让他们全部吐出来,而且会让他们明白,谁才是这天下的主人!”

  这一刻,这位美艳的妇人,竟然有一种傲视天下的气魄。</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