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909章亲家话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入夜之后,一辆马车停在礼部尚书府门前,兵部尚书范云傲从马车上下来,几名护卫便立在府前,而两名家仆抱着大批礼物,跟在范云傲身后。

  礼部尚书府的门房守卫自然都认识范云傲,早有人飞快去禀报,等到韩玄昌匆匆迎出时,范云傲已经到了正厅前。

  “亲家,你过来怎地也不提前知会一声。”韩玄昌上去一把抓住范云傲的衣袖,哈哈笑道:“来来来,咱们赶紧喝两杯,我正愁无人陪我饮酒呢。”

  范云傲瞪了他一眼,道:“你这老东西,当我是来陪你喝酒?我是来看我宝贝女儿的,你先给我到一边去,我看了女儿再说。我可告诉你,我女儿少一根头发,有一丝委屈,我范云傲就跟你没完!”

  韩玄昌呵呵笑着,见范云傲身后两人提着大包小包,不由笑道:“亲家真是客气了,都是自家人,上府里还要拿什么礼物!”

  范云傲道:“你还真是老不羞,这都是我带给我女儿补身子用的,你当时给带的礼物?”

  韩玄昌笑道:“如此说来,亲家上门,一定礼物也没有给我带?”

  “没有没有!”范云傲摆手道:“你刚不是说咱们是自家人,还需要带礼物吗?”

  韩玄昌哈哈大笑起来,他自己也不好往儿媳妇院里去,叫了一名丫头,领这范云傲过去,自己则是令人准备酒食,等范云傲看过女儿,再过来喝两杯。

  范云傲一路来到院内,早有人报进去,尚未进门,慧娘和云茜已经扶着筱倩出门迎候,范云傲急忙上前,一脸爱怜之色,责怪道:“谁让你出来迎的,好好在屋里歇着就是。”自己牵着女儿的手,进了屋去,两名家仆跟在后面,将礼物都拿了进来。

  筱倩已经怀孕八个月,小腹已经高高隆起,与她娇小的身子很不协调,再有两个月,也就可以产下孩子。

  范云傲疼爱地扶着筱倩进了屋内,扶她坐下,慧娘乖巧地端来椅子,范云傲就在椅子上坐下,柔声道:“你母亲本也要过来,只是她身体略有不适,也就没让她过来……身子如何?上次受惊,如今可好些了?”

  范筱倩点头微笑道:“已经不妨事了。是了,父亲,老太君可好?”

  “老太君这几日身子倒是健朗的很,能吃能睡,只不过总是念叨着你。”范云傲温道:“只是怕她担心,你受惊的事儿,倒是没有告诉她老人家。”

  筱倩忙点头道:“父亲千万不要告诉老太君!”

  范云傲笑道:“为父明白。”随即指着拿进来的礼物道:“这都是一些珍稀补药,你一定要注意保重身子。韩漠那臭小子不在府中,凡事就让慧娘和云茜多辛苦一些。”

  筱倩嘻嘻笑道:“知道了,父亲,你真是啰嗦。”顿了顿,圆溜溜的美眸闪动,轻声问道:“父亲,相公……相公他好吗?”

  “他没有给你写信?”范云傲脸沉下来。

  筱倩急忙道:“写了!”从枕边拿出几分家书,道:“这都是相公写来的家信。”

  范云傲闻,神色这才好看些,道:“写了家书回来,一切自然都是好的,你就不必担心。”

  筱倩幽幽道:“他在信里告诉我他都好,让我不必担心,叫我自己保重身子,可是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真的很好。我听说他现在这在打仗,那是不是很危险?”

  范云傲抚须笑道:“你不必忧心,韩漠这小子贼得很,会保护好自己。他若连自己都无法保护,又如何保护你?为父当初就是看他有能耐保护你,所以才将你许配于他。”顿了顿,脸色又难看起来,道:“只是上次让你受了惊吓,韩玄昌这老东西罪不可赦。做儿子的没在家好好照顾,做老子的也没能保护我的女儿,为父回头就要过去好好将那老东西骂一顿。”

  筱倩撅起嘴,道:“父亲,你要是和公公为难,女儿便再也不理你了。那天夜里,是女儿自己要出去看花灯,与公公无关!”

  范云傲故意道:“哟,你这是为了你公公,责怪你父亲?你到底是谁生谁养的?”说完,故作生气,撇过头去。

  筱倩伸出手,握着范云傲手,嘻嘻笑道:“父亲真的生气了?”

  范云傲道:“自然生起。”

  筱倩咯咯笑起来,道:“那我向父亲赔罪就是。只是此事确实与公公无关,父亲莫错怪他!”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范云傲摇了摇头,叹道:“早知如此,当初就该将你多留在身边几年,如今嫁了出来,便成了他家之人。”

  筱倩笑道:“父亲又胡说,女儿永远是你的女儿,这个又变不了。”

  范云傲哈哈一笑,站起身来,转头见到慧娘和云茜就在一旁,笑道:“慧娘,云茜,你们跟着小姐过来,就是要让你们好生照顾小姐,不可有疏忽。”

  慧娘和云茜急忙道:“老爷,奴婢知道,定会好好伺候小姐!”

  范云傲点点头,道:“你二人只要照顾好小姐,就不必担心自己的未来。韩家不管,我范云傲也是要管的。过上几年,云茜丫头年纪大了,若是韩漠那小子没收房,我自会给你许配人家,带上一份厚礼,足够你度完后半辈子。”

  云茜闻,脸一红,低下头,羞涩道:“云茜……云茜谢谢老爷!”

  范云傲含笑道:“慧娘,不管你日后是否还要婚嫁,这后半生,我还是会让你过得很好!”

  慧娘行礼道:“谢老爷,慧娘跟在小姐身边伺候,已经心满意足了。”

  范云傲微微颔首,向筱倩道:“你自己要多保重身子,遇到什么委屈,尽管说出来,我范云傲的女儿可不容别人欺负。”上去轻轻摸了摸筱倩的额头,柔声道:“好好歇息,为父还有事与你公公商议,等有空闲,自会来看你!”

  筱倩起身要送,却被范云傲阻止,又交待嘱咐两句,这才离开院子,早有韩家家仆在外等候,领着范云傲到了一处偏厅,早已经准备好丰盛的酒食,韩玄昌正在等候,见到范云傲进来,韩玄昌起身将他拉过去坐下,笑道:“亲家,你这大忙人,难得过来一次,我自要好好陪你喝上几杯。你可瞧见了,这是从南洋过来的葡萄酒,这是风国的虫草酒,这是我珍藏了好几年的古城烧,你想喝哪一种?”

  “这种葡萄酒我喝不惯,也莫饮烈酒,饮几杯虫草酒就是。”范云傲拿过一坛虫草酒,也不客气,拍开封泥,给自己斟上,看了韩玄昌一眼,见他笑呵呵的,终是也伸手为韩玄昌斟了酒,二人都是端起酒盏,互相敬了敬,便都一饮而尽。

  放下酒盏,韩玄昌抢过酒坛子,为范云傲斟上,笑呵呵道:“亲家,前番让令嫒受惊,是我韩玄昌的不是,我这边向你赔罪,莫怪莫怪!”端起酒盏,起身来,躬了躬身子,自己将酒盏中的酒一饮而尽。

  范云傲摇了摇头,道:“本来是要骂你一顿,可是你这般做,我还真是开不了口。”

  “开不了口就不要骂了。”韩玄昌坐下来,笑道:“喝酒就是!”

  范云傲左右看了看,见四下无人,终于道:“亲家,我范云傲是个直率人,有话不喜欢憋在肚子里,所以有些话,还想和你说道说道!”

  “亲家有话但说无妨!”

  范云傲微一沉吟,终于道:“你也知道,自从我范云傲将女儿嫁给你韩家之后,实际上我范家官员处处都是与你韩家配合,再无生出不快。我范云傲在朝堂之上,有能帮助你韩家的地方,也从没有含糊过,都是挺身而出!”

  韩玄昌点头道:“玄昌明白!”

  “我们范家这样做,没有其他原因。”范云傲平静道:“许多人都在传,说是你韩家势大,我范家怕了你们,不敢与你们韩家作对,但是你韩玄昌是了解我范云傲的性子,这天下,还没有我范云傲害怕的事情!”

  “谁要敢说你范云傲怕事,我韩玄昌第一个掌他的嘴。”韩玄昌立刻道。

  范云傲淡然一笑,道:“说白了,我范家与你们韩家合作,没有其他原因,就是看在那一对小夫妻的面子上。我的女儿,你的儿子,便是我范韩两家交好的原因。说得更直接些,你们韩家三兄弟,我范家是看在你韩玄昌的面子上,是因为你这房的缘由,才会竭力相助。”

  韩玄昌神情肃然起来,并没有立刻说话。

  “韩漠在西北干的好,是我范云傲乐意看到的。”范云傲正色道:“韩漠能够掌握住西北兵权,更是我范云傲希望见到的,至少这个做女婿的,总不会有一天会对他的老丈人下手!”

  韩玄昌微皱眉头,道:“亲家,你……你喝多了!”

  “胡说八道。”范云傲指了指自己的脸,道:“你看我这个样子,像喝多了吗?你乐不乐意听,那是你的事,可是要不要说,却是我的事。”

  韩玄昌苦笑摇头,没有多说。

  “可是这次圣上却要将韩玄龄派去前线,那又是要干什么?”范云傲目光犀利,声音微微压低:“他难道想让韩玄龄去分兵权?”</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