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907章朝上诡事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燕国早朝,皇帝或许是因为燕军取得的胜利,脸色倒是很好看,而朝中大臣们的脸上,特别是韩派官员脸上,都带着得意的笑容。

  这一阵子,燕国朝堂并不平静。

  短短不到半个月,萧太师先被刺杀,还没等查出所谓的凶手,萧明堂就在大年夜出手刺杀韩族家人,而韩家也迅速地做出了无情的反击,最终连萧怀金也被卷入进去,父子两人竟是一同被送上了绞刑架。

  相比起此前覆灭的家族,萧怀金父子还保住了一个全尸。

  萧怀金父子被杀之后,韩家为首的几大世家便已经对萧家全面动手,以大理寺为主要利器,掀起了对萧派官员的彻查。

  短短几日,许多萧派官员被挖出了无数的陈年旧事,例如欺男霸女,例如剥夺产业,例如贪赃枉法,例如假公济私,无数的罪名排山倒海向萧派官员的头上压下去,没有了保护伞的萧派官员,一个接一个地被带到大理寺审讯。

  而且对于萧家的官员,大理寺使用分化手段,先苦审那些萧派普通官员,威逼利诱,让他们亲自指证那些萧派高层官员。

  实际上到了这个份上,萧派官员已经意识到大难临头,不少官员三两下就交代一切,而且无情地咬出自己同族官员。

  只不过短短几天,无数萧派官员落马,萧家却毫无还手之力,最强的主心骨萧万长也根本无力应对,而且自身难保。

  萧万长从头至尾都保持着沉默,看着族中官员落马,他冷眼旁观,他十分清楚,没有了萧太师,没有了萧怀玉,萧家面临如此强悍的打压,没有任何保护伞,根本对抗不了。

  西北的军情传过来,而且兵部收到韩漠的折子,请示朝廷接下来该如何处置,而今日早朝,自然就是要商议下一步的对策。

  在大多数官员的心中,魏军主力既然被击溃,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自然是继续进兵,就算不能灭了魏国,起码也要占领大片土地才是。

  但是内阁方面对此却不敢草率。

  首要问题,自然还是兵力问题,韩漠出兵六万,动用了一半的西北军,但是要攻入魏国本土,面积巨大,城池众多,六万兵力那是远远不够,而且魏军主力虽然损失惨重,但是并不等于魏国就完全丧失了战斗力,这样一个尚武国度,若是进入其本土作战,必定是困难重重,没有足够强大的兵团,想要席卷魏国,自然不是容易的事情。

  其次,自然是后勤问题,虽说韩漠从庆国人的手中弄到了二十五万石粮食,更是出人意料地得到了大批重甲和虎面盾,但是要进入魏国本土作战,这些物资当然是远远不够,或许攻城略地之后,能够缴获道大批物资,但是兵家胜败难以预料,在此之前,燕国本身却要提供大量的粮草辎重。

  实际上韩玄道的户部一直都在有条不紊地从燕国各郡调集粮草,工部虽然没有萧怀金,但是打造武器的工程一直没有停下来。

  除此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和庆国的沟通了。

  在魏国尚未被打垮之前,燕国自然是不愿意与庆国在这个时候发生纷争,实际上燕国人心中也很清楚,庆国人此时的心情必定也很复杂。

  他们既需要燕国的帮助,但是对燕国却又十分忌惮,这种矛盾的心理,在接下来的军事进攻中必然存在着很多的麻烦。

  双方如果联兵攻魏,必定会尽可能地保存自己的实力而去消耗对方的实力,若是这样,对魏国反倒不能形成有力的打击。

  实际上这也是联军最大的弊端。

  朝堂之上议论纷纷,大部分臣子都是提出继续进军,魏人大败之际,全国恐慌,正应该趁此良机继续进军,若是再行耽搁,等到魏国重新部署之后再发动进攻,只怕会在其后的进攻之中会出现更大的伤亡。

  老成持重的却是上禀不可轻易出动,在进入魏国之前,必须要好好谋划一番才是,而且要考虑到燕国若是进攻受创该如何应对。

  激进派和老成派在朝堂上争论不休。

  这已经是国之大事,分不了家族,一时出现韩派官员互相争执,范派官员互相争吵的局面。

  皇帝神情淡定,坐在龙椅之上,看着朝中群臣激情无比地争论着,终是看向范云傲问道:“范爱卿,依你之见,接下来我大军是该立刻挺进,还是暂缓行之?”

  范云傲出了臣列,微一沉吟,才道:“圣上,携胜势之威,继续挺进,或能取得不小的战绩,但是进攻魏国本土,若不计划周密,准备充分,若是出现变故,却也是大事不妙。”顿了顿,正色道:“最为紧要的,还是与庆国的联盟,如果不能与庆国事先商议好,日后一旦在进攻中与庆国出现矛盾,对我们来说,绝非好事。”

  燕帝冷冷一笑,道:“庆国人……回头也要收拾的!”

  “但是如今却不能!”范云傲肃然道:“如果庆国不出兵,我们万万不能独自进攻……!”

  燕帝点头道:“范爱卿是担心我燕军独自攻入魏地,庆国人会对我们不利?”

  范云傲立刻道:“正是。圣上,庆军虽然消耗巨大,但是还有主力尚在,如果我军贸然挺进,无论胜败,庆国人都有可能在背后攻击我们。若胜,庆国人自然不想看到我军势大,若败,庆国人更会落井下石,此不可不防!”

  燕帝微微点头,看向韩玄道,问道:“韩爱卿,对此你有何见解?”

  韩玄道出列,沉稳道:“启奏圣上,范尚书所极是。我军大声,士气虽旺,但是这些年来不曾大战,今初战大捷,未免会生出轻敌之心,骄兵出师,也未必是好事。而且范尚书所虑甚是,庆人之心,难以防备,如果我与他们商谈好,便有后患之虑啊!”

  “那该如何办?”皇帝摸着颔下胡须问道。

  韩玄道立刻道:“立刻派使臣与上京城商议,确定好入魏之后的作战计划。此外,集结征召兵员,往前线补充兵力!”

  韩漠微微点头,问道:“依韩爱卿之见,该派何人前往庆国商谈?”

  “回禀圣上,前番昌德候出使庆国,十分顺利,而且对庆国颇为熟悉,臣以为,昌德候可担此任!”韩玄道拱手肃然道。

  皇帝皱起眉头,沉思片刻,终于道:“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人选?”

  韩玄道正色道:“入魏之战,不可避免,内阁自是要进行准备筹划,各有其职在身。但是此次出使,乃是大事,需派重员前往,所以臣以为,若论人选,还是昌德候最为合适。”

  范云傲也道:“圣上,侯爷乃是皇室中人,身份尊贵,而且有过出使经历,由他前往商谈,最是合适!”

  皇帝沉吟半晌,终于道:“既如此,就由昌德候前往庆国,商谈两国攻魏之事。”

  群臣立时齐声道:“圣上英明!”

  皇帝又道:“此次韩漠率军大捷,朕心甚慰。不过入魏作战,非同小可,朕思虑再三,此战只能胜不能败,所以朕决定,再派一员猛将前往西北,协助韩漠攻魏!”

  群臣顿时将目光都投在皇帝的身上。

  不少人已经敏感地觉得,皇帝派将前往,该不是为了掣肘韩漠吧?

  只不过韩漠如今在西北军中风头正劲,想要找一员武将去掣肘他,那可是难上加难,韩漠也必不会轻易分权于他人。

  韩玄道神色平静,只是眼中划过一道不为人察觉的寒光。

  皇帝目光似有若无从韩玄道身上划过,缓缓道:“朕观遍满朝,若论起统军,东海镇抚军总督韩玄龄却是一位能征善战之将。当初他以弱胜强,大破庆国水师,如此将才,不用实则可惜,朕决定暂调韩玄龄前往前线协助韩漠,准备入魏战事,诸位爱卿所见如何?”

  不少臣子都微有些惊讶。

  “圣上,韩总督一直统领的都是水军……!”范云傲微皱眉头,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皇帝就已经笑道:“善于统领水军,未必等于不善于统领陆军。韩漠固然用兵不凡,但是年纪终究是轻了些,做事总要冲动些,而韩玄龄老成持重,有他在旁协助,对我燕军当有大益!”

  朝堂上一时间寂然无声。

  就在朝上一片宁静之时,猛听得一个声音有些吃惊道:“圣上,你……!”

  众人一怔,却见失声而出的乃是一名执礼太监,只见那太监正看着皇帝,脸上神色很是惊恐,群臣俱都顺他目光看去,只见坐在金銮宝座上的大燕皇帝,那鼻中竟然向外流血,两道殷红的血迹从他鼻孔中流下,而皇帝神色淡定,竟然还在轻抚着颔下胡须,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的鼻孔流出血迹来。

  臣子们顿时大惊失色。

  皇帝当朝鼻中流血,却浑然不自觉,这一幕当真是诡异无比。</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