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898章战前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前来求见的二人,自然是庆国大皇子墨十二郎和云沧澜。

  墨十二郎固然还是带着那张诡异的面具,而云沧澜这回也是带上了面具,二人入帐之后,韩漠已经笑咪咪地拱手道:“贵客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请坐!”

  墨十二郎并不客气在椅子上坐下,云沧澜却已经十分直接地问道:“韩将军,我想问一句,庆国已经答应了你们的要求,而且大批物资已经送达,为何你们还不进攻?”

  韩漠坐在椅子上,笑呵呵地道:“云大人这话很奇怪,阁下如今遭受庆国人通缉,被视为叛国之贼,怎地还如此为庆国忧心?”

  云沧澜淡淡道:“云某只是觉得做人要而有信!”

  韩漠神情肃然起来,道:“本将如何做事,还轮不到云大人来指教。更何况本将并未说过不进攻,本将已经信守承诺,率兵出了临阳关!”

  “你如今是在我庆国的土地上。”云沧澜沉声道:“我庆军与魏人苦战,你燕军却在我大庆的土地上按兵不动,是何道理?”

  “别以这样的口气与本将说话。”韩漠皱起眉头,看了墨十二郎一眼,问道:“两位今日至此,有何贵干?”

  墨十二郎缓缓道:“韩将军,可记得那夜我对你说过的话?”

  韩漠摸着下巴道:“阁下那晚说的话很多,却不知是指哪一句?”

  “帮我除掉那个贱人!”墨十二郎冷冷地道。

  韩漠点头道:“这话我记得,但是我似乎也说过,要让我帮你,你必须拿出足以说服我的理由,又或者,你有足够的本钱来和我谈这件事情!”

  墨十二郎道:“如果你真的可以帮我,我可以向你提供大批的银两,而且我与沧澜可以为你提供军事上的援助……!”

  “多少人马?”韩漠直接问道:“多少银子?”

  “只要你答应,初期我们将有将近两万兵力配合你,一旦深入,兵力将会越来越多,至于银子,绝对可以满足你的胃口。”墨十二郎一字一句十分严肃地道。

  韩漠顿时哈哈笑起来,道:“我说兄弟啊,你可知道,我韩漠的胃口一向很大,想要满足我的胃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墨十二郎冷笑道:“韩漠,做人还是知足的好!”

  韩漠嘿嘿笑道:“阁下这次的口气比上次似乎要有底气的多,看来确实已经联络了一些人。”顿了顿,终于道:“墨十二郎,你的条件,我想我记住了,但是暂时我并不能给你一个肯定的答复。本将现在只想着如何击破魏军,其他的事情,只能先放一放。”

  云沧澜面具下面的眼眸子很是复杂,此时终于道:“韩将军准备何时对魏人发起攻击?”在云沧澜的心中,击破魏人显然比对付后党要重要的多。

  “云大人对此看来十分感兴趣。”韩漠笑道:“莫非云大人也想上阵杀敌?”

  云沧澜微一沉吟,终于道:“云沧澜虽然被后党污蔑,但从未忘记过自己是庆人。”顿了顿,起身道:“若是韩将军允许的话,沧澜愿意协同韩将军,共同杀敌!”

  韩漠呵呵笑道:“云沧澜,你知道本将最佩服你的一点是什么吗?”

  云沧澜淡淡道:“原来沧澜身上还有值得韩将军钦佩的地方!”

  “自然。”韩漠点头道:“你先前好歹也是庆国数一数二的青年才俊,庆国的栋梁之才,无非是庆国自毁长城,不好好善待你而已。本将最佩服的,就是你能屈能伸,不忘自己是谁。如此时候,你竟甘愿在本将麾下,上阵杀敌,本将很是欣赏。”

  云沧澜淡然笑道:“韩将军莫误会,沧澜并非是要投在你的麾下,只是想拿着一把刀,随军上阵,无论生死,听天由命!”

  墨十二郎转过头,看了云沧澜一眼,眼眸子里的神色很是奇怪,但是终究什么也没有说。

  韩漠想了想,才道:“云大人既然有此抱负,我韩漠自会成人之美。”他看向墨十二郎,还没问,墨十二郎已经淡淡道:“云沧澜愿意跟着你打魏人,本太子却没有这样的兴趣。”他站起身来,道:“韩漠,我等着你的答复!”看了云沧澜一眼,也不多说,径自出帐离去。

  云沧澜伸出手,似乎要喊住墨十二郎,但终究是缓缓放下手臂,站在帐中,闭上眼睛,他戴着面具,韩漠无非看清他的表情,但是韩漠却完全能够理解他的心情。

  虽然云沧澜如今和墨十二郎走在一起,但是毫无疑问,这两个人的思想发生了极其严重的矛盾。

  对于墨十二郎来说,庆国在他眼中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恋,换句话说,墨十二郎对庆国这片江山并不感兴趣,他最终的目的,就是要借助各种力量,将庆国的后党一举铲除,其最主要的目标,乃是庆后本人,为了杀死庆后,他可以不计一切后果。

  可以说,墨十二郎的复仇之心,已经让他变得有些疯狂。

  但是云沧澜却不同。

  云沧澜虽然被后党打为国之大贼,但是这个年轻人的心中却时刻没有忘记庆国,虽然与墨十二郎一样,两人心中都想除掉后党,但是他们的目的性却是大不相同。

  墨十二郎是为私怨,要报自己的仇恨,而云沧澜则是要除掉庆国的毒瘤。

  庆军攻势终究是再一次停了下来,燕军按兵不动,魏军与庆军都有极大的损失,但是魏军的铁马骑实在是太过凶悍,总会在战局最为胶着的时候,突然出现,冲垮庆国人的阵型,而魏军轻骑兵则在重整阵型之后,等到庆军阵型散乱,便再一次冲上来。

  沙场之上,尸体堆积如山。

  庆军后撤之后,魏军却并不敢继续追击,毕竟庆国人调集镇南边军补充兵力之后,实力有了极大的提升,最重要的是,燕国军队已经参与到战争之中,而且在隆山外的平原之上,与庆国军队南北相对,形成掎角之势,魏国人若真是贸然冲过来,很有可能将陷入燕庆两军的夹击之中,所以他们只能紧守南阳关要塞,只要燕庆联军无法突破这天下第一要塞,就无法进入魏国土地,更无法对魏国本土形成威胁。

  或许在这场战争之前,三个国家都没有想到,这场战争竟然在南阳关这道要塞坚持了近半年之久。

  燕军的按兵不动,让庆国人大为恼火,却又无可奈何,他们只能加紧调集重甲和虎面盾,尽早将答应燕国人的物资交付,让燕国人履行承诺对魏军发起进攻。

  接下来的五日,庆国人将二十五万石粮食全部交付,三千五百面虎面盾也终于悉数交付,仅仅还差两百副重甲没有交付。

  韩漠心中也十分清楚,庆国人的实力也已经消耗差不多,没有燕国的帮助,南阳关被魏军死守,庆军是绝不可能攻破。

  在这其间,燕军虽然按兵不动,但却没有间歇训练,而且其中一些军团更是训练的极其辛苦。

  燕历平光十年二月二十九,庆国承诺的所有物资完全交付,于海再一次前来请求出兵,韩漠这一次很是痛快地答应,随即便召集众将领,召开了一次时间极长的军事会议。

  会议过后,韩漠令人前往庆军营地知会庆军,将于次日凌晨时分,两军同时向南阳关发动攻击,而且韩漠声,此战,必要一举拿下南阳关,不胜则不退。

  韩漠十分清楚,如果两军合力,面对残破不堪的南阳关以及那些经过长期厮杀魏军将士,如果不能一举拿下,定将对联军的士气产生极大的影响。

  这一夜,庆军与燕军军营磨刀赫赫,而魏军显然也感觉到了一股阴云正在向南阳关笼罩过来,全营也是肃然,整个战场的天空之上,一股杀气弥散开来。

  这一夜,魏国黑旗甚至派了一支暗黑吏员,想要焚烧燕军的粮草,但是韩漠早已经知道魏国黑旗必然在这一时期有所行动,所以他不但在后勤辎重营安排重兵守卫,更是在粮草之中,安排了数十名此番带过来的西花厅暗黑吏员,更是故意放出口子,让魏国黑旗找到破绽进入粮草营地,一等他们进入,口子立时被峰起,守卫重兵与埋伏在营里的西花厅暗黑吏员内外夹击,将意图纵火烧粮的魏国黑旗一网打尽。

  这一夜,韩漠立于大帐之外,遥望着前方插满火把的南阳关,神情凝重。

  他十分清楚,这一战,他不能败。

  他如今虽然已经凭借手中的令牌,拥有着西北大将军的指挥权,但是没有任何军功的他,在西北大营的权势实在是很不稳固。

  他需要一场胜利,来向西北军证明他是一个合格的指挥者。

  将近黎明,燕军各营的将领们已经披甲待命,各营的将士们,也都紧握刀枪。

  萧怀玉坐镇西北,这些年来罕有大战,但是今天,他们即将面临一场血战。

  他们很快就会听到利箭穿透胸膛的声音,听到刀锋砍在骨头上的声音,大战未至,但是将士们的血液却已经快速流动,燃烧起来。</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