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888章会盟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燕历平光十年二月初三,距离古历大年尚有五日。

  燕国西北临阳关外,燕庆国界相连处,本来空旷的很,除了两边建造的简陋前哨塔,便无其他建筑,但是今日在这交界处,却已经拉起了一处极大的帐篷,这处帐篷比之韩漠的大帅营帐,那还是要大出一倍。

  营帐南北五六里处,却都有一支数百人的骑兵,相比起北面庆国骑兵,处在南边的燕国骑兵却是更为精神抖擞。

  虽然庆军奉旨,没有对南阳关发动进攻,但是魏军在南阳关稳住之后,便开始一次又一次地对庆军阵地发起了攻击。

  庆军主将林诚飞,深得防守之道,庆军错过攻占南阳关的机会之后,他就猜知魏军稳住阵脚之后必定会反扑,所以昼夜修筑防御工事,时间仓促,无非是挖些陷坑,然后运来大批的圆木横亘在骑兵冲击的空旷原野上,用以阻止魏军骑兵冲锋,虽然工程不大,但也确实给魏军带来了极大的麻烦,而庆军在林诚飞的带领下,连续奋战,挫败了魏军的一次又一次进攻。

  但是庆军的损失极其惨重,而且林诚飞十分清楚,如此下去,庆军上下迟早要崩溃,他自己甚至都不知道能够支撑多久。

  但是就在两天前,竟是发生了一件极其诡异的事情。

  上京城竟然以飞鸽传旨,令前线监军以及大将林诚飞与燕国西北军大将协商军事联盟事宜。

  且不说与燕国军事联盟的事情,单说飞信传旨便是极其罕见之事,圣旨对于任何国家来说,都是极其神圣的命令,都会安排专人传旨,以显示其神圣性。仅以信鸽飞传圣旨,世所少见,但是林诚飞从中却也感觉到另一个信息,那便是庆国朝廷对此议十分的急切,希望军事联盟早日结成,若是让钦差传旨,自然要耽搁许多的时间。

  林诚飞对于庆国的形势,自然是十分了解的,王延平所部奉旨撤军,东北两郡三县割让给北蛮人,这让林诚飞悲愤无比,而且自己所镇守的西南战线形势也是岌岌可危,即使是他这样意志坚韧的前方大将,也对庆国的前途充满了黯然之心。

  他率军与魏军苦战之余,心中一直在担心着燕军的动静,如今庆军独自面对魏军和北蛮的夹击,形势危急,他实在不知道,东方的燕国是否会趁机打劫。

  虽然双方刚刚结成了姻亲,名义上成了盟国,但是林诚飞从来不相信姻亲是两国同盟牢固的基础,他更清楚,当有极大的利益出现之时,任何的盟约只是一张废纸而已。

  所以虽然在西南一线顶着巨大的军事压力,但是自从韩漠从燕京城平乱回到西北之后,他便不敢轻易调动镇南边军的一兵一卒。

  魏人固然可怕,但是燕人同样恐怖。

  当看到上京城那道旨意明要与燕国结成军事同盟后,林诚飞存着怀疑的态度,但是心中的却也颇有一丝兴奋,如果燕国人真的愿意出兵相助,那对庆国来说,当真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他长于军事,却也不是政治白痴,心中隐隐觉得,燕国人出兵,或许是因为不想看到西魏真的击败庆国,从而破坏了中原大陆的力量均衡吧?

  韩漠骑着绝影,身后跟着十多名骑兵护卫,俱都是从神弓营骑士,神弓营指挥使凌云亲自率领护卫。在韩漠的左右,一位是临阳关新任总兵铁奎,而另一位,则是脸色颇有些难看的钦差大臣姜思源。

  姜思源的伤势刚刚痊愈,自从他到达西北之后,虽然名以上要协助韩漠处理西北军务,但是实际上却被韩漠彻彻底底地以粗暴的手段架空,根本无权对西北军做出任何决策。

  但是这一次与庆国会谈,韩漠却一改常态,很隆重地将这位姜大人请出来,而且在大营之中,更是十分谦虚地表明,他自己只是一介武夫,对于谈判实在不内行,而姜大人乃是燕国御史,口才出众,此番谈判,必须要由姜大人亲自出马,辞恳切,极是恭敬。

  姜思源虽然感觉韩漠如此安排定是另有蹊跷,但是从燕京城飞信过来的兵部命令,也确实是让韩漠与姜思源一同与庆国人就出兵事宜进行商谈,所以韩漠如此安排,姜思源却也只能服从,不过在他内心深处却也觉得,自己如果能够在这次谈判中为燕国牟取尽可能大的利益,时候应该也会成为有功之臣。

  一行人靠近到大帐篷处,遥见从对面也驰来一队人马,当先一人一身漆黑甲胄,但是如同事先双方约定,主将的身上都并无佩戴武器。

  韩漠一下子就猜出来,那名黑甲将军,必然是庆国如今的前线大将林诚飞了。

  在林诚飞左右,也各有一人,左边亦是一名武将,而又面则是一名身着文官服侍的中年人,离大帐篷尚有一段距离,韩漠高抬手,身后凌云和神弓营骑兵便勒住了马,并没有继续跟着前行,而林诚飞那边的骑兵护卫们也停了下来,双方各有三人驰马到了大帐篷之前,相距三四步之遥,都齐齐勒马停住,一时间都没有说话,只是互相打量了一番,林诚飞拱手率先道:“这位便是韩将军吧?”

  韩漠见林诚飞不到四十岁,相貌方正,国字脸,按照一般人的说法那是面相正义,但是这张脸此时看起来有着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疲惫感,只不过那种疲惫之感,却掩盖不了他的铁血之威。

  “正是韩漠!”韩漠拱手含笑道:“韩漠早就得闻林将军大名,世人皆称虎霹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真有猛虎之威!”

  林诚飞哈哈笑道:“韩将军说笑了。韩将军年纪轻轻,就能担当此任,却是让本将佩服!”

  双方又各自将身边之人介绍,庆国那名文臣却是监军于海,那名武将乃是林诚飞手下的副将邓国忠。

  于海对韩漠却是极其热情,连连拱手,一番溢美之词连绵不绝,这让韩漠甚至怀疑这位监军大人是否临来之前就背好了这番辞。

  双方下马来,一起进入了大帐之中,帐内早已经备好了桌椅,虽然条件艰苦,但是这里还是备有酒食。

  这处大帐是由两国派人共同搭建,为了安全起见,双方见面之前,更是派人在这里面细细检查了一遍,必将这次是双方主将的会面,不得不小心。

  落座之后,微一沉寂,林诚飞率先道:“吾皇传来旨意,贵国行道义之举,欲出兵相助,贵我两国兄弟之盟,如此正义之举,本将在此向贵国表达最高的敬意!”

  韩漠笑道:“鄙国公主如今身为贵国皇后,贵国就等于是鄙国,本家有难,遭逢强敌,自然是要出兵驱逐,林将军不必谢!”

  林诚飞闻,顿时微微皱眉。

  于海却已经急切问道:“韩将军,却不知贵国准备何时出兵?如今魏人兵强马壮,我庆军损失惨重,只怕坚持不了……!”

  他话未说完,林诚飞已经咳嗽起来,瞥了于海一眼。

  谈判之时,最忌表现己方的急切和困难,真正的谈判高手,不但不会暴漏自己的弱点,反而会极尽可能去掩饰本方的迫切与弱点,以作谈判的筹码。

  于海出口急切,更是直庆军难以支持,非但没有掩饰本方的困难,反而自曝其短,这是犯了谈判的大忌,林诚飞自然是立刻以咳嗽之声打断他的话。

  于海显然也反应过来,知道自己犯了错误,脸上表情顿时颇有些尴尬。

  韩漠却已经故作惊讶之色道:“怎么,贵国遇到了大麻烦?本将还以为贵国能够支撑大半年呢……这……这实在是没有想到!”

  林诚飞淡然一笑,道:“韩将军,你我两国是兄弟之盟,咱们也算是同盟兄弟,本将也就实话对你说,我庆军的压力确实很大,连番遭受魏军强攻,损失却也不小,韩将军说我们还能支撑半年,那是夸奖了,但是三四个月,倒也能支撑下去。而且魏军目前的攻势受阻,士气低迷,本将并不准备一直防守下去,如果可能,本将将在近期发动一起大规模的攻势,反守为攻,打魏国人一个措手不及,本将对于这次反攻,那还是十分有信心的!”

  于海闻,禁不住看了看林诚飞。

  往日里只觉得这林诚飞正气凛然,是个沙场上的猛将,却实在想不到这家伙说起大话来,却是如此的中气十足。

  以庆军现在的实力,兵力远弱于魏军,战斗力更是低了一个档次,就算从镇南边军调兵来补充也未必能对魏军发起所谓的大规模攻击,更别说以现在手头上可怜的几万兵力了。

  庆军如今能够抵挡住魏军,一来确实是林诚飞擅长防守之战,二来也是因为魏军没有了司马擎天,进攻能力大大减低,还有一个原因,则是庆军本身并不知道商钟离已死,林诚飞一度以隆山上飘扬的“商”字旗,激励着庆军将士浴血苦战。

  韩漠脸色松下来,笑道:“原来如此,林将军,你这样一说,本将便放心了。如果你们现在就支撑不住,那后果实在不堪设想啊。”

  林诚飞镇定笑道:“韩将军放心,我庆军有足够的能力殊死一战。如今贵国出兵,你我两国合并攻魏,那必定是胜券在握了!”

  “这个……!”韩漠神情肃然起来,道:“林将军,我大燕出兵相助贵国,那是必然的了,而且本将甚至希望明日就能出兵相助贵国,将魏人赶回去,只不过……我大燕在这这一两个月之内还出不了兵。”也不等对方说话,已经笑道:“好在贵国还能支撑三四个月,倒也来得及!”

  林诚飞微微变色。

  支撑三四个月?

  支撑个屁。

  按照现在的形势,魏军只要继续保持攻势,用不了一个月,庆军必定要全线撤退,所谓三四个月,那是夸下大海口而已。

  但是他没有想到,燕国这位年轻的统帅,竟是瞬间抓住了这个话头,卖起架子来。

  于海已经急道:“韩将军,贵国一两个月还不能出兵?那……那是为何?”

  韩漠闻,脸上显出愁色,道:“这事儿,本将……哎,姜大人,你切将我军的困难向林将军和于监军说明一下!”</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