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878章皇子?公主?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也不知过了多久,老者才从门外进来,恭敬道:“老爷,该说的都对他说清楚了。而且老奴也警告过,只要我们愿意,他孔府一门在顷刻间就会鸡犬不剩。”

  韩玄道放下书,点点头,道:“像他这种人,年纪越大,反倒是越怕死,你派两个人盯着,偶尔露面,故意让他知道我们有派人盯着他就是。”

  这老者,乃是户部尚书府的老管家韩隐,亦是京中韩家影子卫的首领,乃是韩玄道的心腹助手。

  “老奴明白。”

  韩玄道沉吟片刻,才问道:“曹秀那边,是否真的没有动静?”

  韩隐道:“秀公主确实是在紫藤谷中的紫藤别院休养,只是老奴怕惊动她,所以只是让人远远观望,并无靠近,秀公主在别院做什么,老奴并不知道,但是最近一阵时间,她极少出谷,偶尔出谷,也只是在紫藤谷外的流香湖畔静坐。”

  韩玄道颔首道:“你做得对,切莫让人惊动她。”顿了顿,问道:“西北那边可有消息传来?”

  “五少爷已经换将,本来还有些麻烦,但是当年上谷城之战的纪风年突然出现,让事情一下子顺利许多。”韩隐弓着身子,平静道:“五少爷随即又将纪风年提拔为临阳关总兵,照目前形势来看,临阳关已经是在五少爷的掌握之中,临照关的杜威,涢水关的朱子澄,这两人当年是纪风年的部下,而且同生共死,感情非比寻常,如今纪风年跟在五少爷身边,这两人应该也不会违抗五少爷的军令。”

  韩玄道神情淡然,道:“小五做事,倒是神不知鬼不觉。他收纳纪风年,便是连我这个做大伯的也是毫不知情!”

  韩隐想了想,小心翼翼道:“老爷,只怕是五少爷之前也不知道纪风年的身份,所以未向老爷您禀报……!”

  韩玄道淡淡一笑,道:“咱们韩家这位五少爷,倒是聪明的很,也很有手段,本是我韩族之幸。只是……性子终究是无法无天了些,有时候竟是连我这个大伯也不放在眼里的。他敢将萧灵芷偷偷带走,却没有一句话对我这个大伯说……实在不知道他日后还要闯下多大的祸事来,我这个做大伯的,似乎也管不住他了!”

  韩隐微一沉吟,道:“老爷,五少爷性子顽劣,但是还是晓事理的,等年纪大些,自然会稳重一些的。”

  韩玄道微笑道:“你这话倒也不错,大一些,性子自是要收敛一些了。”神情忽然严峻起来,轻声道:“老狐狸年前似乎便要返回老家了!”

  韩隐神色也是一冷,道:“老奴明白!”

  燕历平光十年一月十七,太医院。

  已是夜深十分,孔院判却是留守在太医院之中,这两日淑妃娘娘随时要产下麟儿,他这位主要负责人,自然要在院里候着,随时准备入宫。

  太医院就在皇宫之外,平常一日十二个时辰都会有人执勤,宫中只要有传唤,随时都会派人入宫。

  按照孔院判的计算,如果不出意外,今夜产子的可能性非常大,越是临近产期,孔院判就越是心惊胆战,他干枯的手笼在毛茸茸的衣袖里,却禁不住微微颤抖。

  刚入子时时分,一名御医端着热腾腾的夜宵进了来,躬身道:“院判大人,吃点东西吧!”恭恭敬敬将夜宵摆在桌子上。

  孔院判深吸一口气,起身来,那御医急忙上前扶住,恭敬无比。

  孔院判瞥了这御医一眼,不知为何,虽然这名御医身份远低于自己,但是他却感觉这名御医反比自己幸福的多。

  到得桌边坐下,看着用药膳制作的夜宵,确实是营养美味,但是他却没有胃口,御医用小碗为他盛了半碗热腾腾的参汤,恭敬道:“院判大人,你老趁热喝一点……!”

  孔院判想到宫里随时可能过来传,自己还是要填饱肚子才成,点点头,接过汤碗,尚未喝一口,外面已经有人急匆匆过来叫道:“院判大人,宫里……宫里传话了,速速进宫……!”

  孔院判一惊,手中的汤碗落在桌子上,一碗参汤全部泼洒出来,也来不及多想,起身道:“快……快进宫!”

  一切都是做好准备的,两名御医带上药箱和工具,跟着孔院判急匆匆出了院子,上车往宫里去。

  车行辚辚,一路上畅通无阻,轻车熟路来到了长春.宫,孔院判下车时,早有一名药膳司的太监在宫外等着,见到孔院判过来,急忙迎上来:“孔太医,娘娘只怕是要生了,快些进去看看……!”

  孔太医擦了擦额头冷汗,道:“公公带路!”

  他其实对长春.宫的道路已经很熟悉,但是宫里的规矩,太医入宫为妃嫔诊治,必须要有药膳司的太监带领。

  孔太医虽然年迈,但是此时不敢耽搁,与药膳司太监齐步前行,身后则是两名御医跟着,抱着药箱。

  行走之间,孔太医禁不住转头看了看身边的药膳司太监,而药膳司太监此时也恰巧看着他,两人四目相接,都是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古怪神色,也看到了眼眸子深处中隐隐显出的一丝惊恐。

  一眼过后,两人心中顿时都明白,对方和自己一样,是这次行动中的一员。

  匆匆来到一栋房屋外,孔院判便瞧见门外一名俏丽的宫女焦急地来回走动,认识这宫女是淑妃娘娘身边的心腹,叫做灵燕儿。

  灵燕儿瞧见孔太医过来,迎上来,急道:“孔太医,娘娘疼得厉害,你快进去看看……!”最近孔太医几乎是每日都要进宫一次,灵燕儿早已经熟悉。

  孔院判急忙跟进屋内,往深处去,就看到了那张香幔遮掩的玉榻,一个身着红锦的男人正坐在床边握着淑妃的手,正是燕帝。

  见到太医过来,燕帝起身来,道:“快来看看,是否要生了?”

  孔院判来不及行跪拜之礼,只能站着恭敬行了一礼,急忙上前,只见淑妃脸上都是汗珠子,看起来神情颇有些痛苦,忙道:“娘娘请伸一只手臂!”

  淑妃伸出一只羊脂玉般白皙的手臂,搭在床沿边,孔院判早已经在手脉处盖上轻纱,然后探出一指,小心翼翼地搭在手脉处。

  片刻后,孔院判收回手,回头向燕帝道:“启禀圣上,娘娘确实要生了!”

  燕帝眼中显出几分兴奋之色,道:“那……那该怎么办?”

  孔院判向药膳司太监问道:“公公,稳婆是否到了?”

  “就在外面等候!”

  “拉绸!”孔院判当机立断道:“这里人不要多,都出去吧!”他鼓起勇气向燕帝恭敬道:“圣上请在外面稍事歇息,这里交给我们就是!”

  燕帝点点头,上前去,轻轻握住淑妃的手,柔声道:“爱妃受苦了,朕就在外面!”

  药膳司太监已经出去将两名稳婆带进来,又有几名宫女在房中按照药膳司太监的吩咐,迅速拉开一条黑色的幔帐,又有两名太监抬着一只不大的木箱子进来,这是稳婆所用的接生箱。

  “破了羊水了。”一名稳婆凑到床边,翻开锦被看了看,叫起来:“都出去!”

  灵燕儿焦急道:“是否要奴婢留下来帮衬?”

  “不必,都快出去。”另一名稳婆挥手道,将屋内的人都叫了出去,随即便有人将房门带上,药膳司太监立刻上前将门闩从里面闩上,手儿微微颤抖。

  黑色幔帐里面,两名接生婆接生,而这边,药膳司太监和孔院判则是心惊肉跳地等着。

  淑妃的声音很快就传出来。

  孔院判额头全都是冷汗,惊魂不定地看了看身边的药膳司太监,那太监亦是神色恍惚,二人面面相觑,听着从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却都是在心中祈祷着。

  只要淑妃顺利诞下皇子,那么一切都不必进行,大家相安无事。

  但是,如果淑妃产下的是一位公主,这几人就不得不冒着天大的风险,来一出“皇子换公主”的惊天阴谋了。

  孔院判恍恍惚惚之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听到幔帐里面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声,这一声啼哭,将孔院判和药膳司太监惊醒过来,二人的脸上,同时显出极度紧张之色。

  此时此刻,在外面的燕帝和灵燕儿听到里面的啼哭声,都是显出惊喜之色,所有的宫女太监们都是跪倒在地,齐声道:“恭喜圣上,贺喜圣上!”

  燕帝脸上显出激动之色,往房门这边走过来,门外两名御医忙道:“圣上稍等,龙子尚需沐浴!”

  房间之内,孔院判和药膳司太监急切地等着稳婆过来,很快,幔帐掀开,老稳婆那张脸显露出来,脸上显出一丝慌张。

  毕竟经过无数的事情,此时此刻,孔院判反倒是冷静下来,低声道:“是公主还是皇子?”

  老稳婆左右看了看,确定屋内只有四人,这才以极低的声音道:“不……不好,是……是一位公主……!”

  孔院判和药膳司太监同时变色。</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