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87章失与得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银子!”韩天赐终于说出了大家最担心的问题,他神色肃然,半眯着眼,两手搭在小腹处,缓缓道:“五少爷需要从公中支取两万两银子,可知这两万两银子是何等的概念?”

  其实说到底,这才是涉及到根本的问题。

  公中银子,那是所有人的共同财产,说句不好听的,是世家直系旁系无数人的生活费,这些长老内心最担心的,也就是这两万两银子。

  韩漠心中冷笑,他当然明白,先前那些罗里啰嗦的话,只是为这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做铺垫。

  “还请长老指教。”韩漠恭敬道。

  韩天赐和众长老对了一个眼神,才语重心长地道:“五少爷,两万两银子,那可不是小数目。您的每月例钱是五两,普通旁系子弟却只有一两,高的也就二两银子,这都是有定制的,也就是说,两万两银子,足够一百名旁系子弟十年的例钱,五少爷,你说这是小数目吗?”

  韩漠正色道:“我从未说两万两银子是小数目。两万两银子固然是很大的一笔数目,但是要做大事,自然是离不开银子的。如果各位长老能让我从公中支取两万两银子,小五可以保证,日后会十倍地为家族创造利益。”

  众人都是一阵沉默,大宗主似乎睡着了一般,眯着眼,靠在大椅子上,不发一。

  气氛诡异。

  良久,一声长叹,韩天赐才缓缓道:“五少爷,我等先前担心的事情,你看似都有解决之道,但也都是纸上谈兵而已。这样大的事情,也算是我韩家几十年来难遇的大事,我等不得不慎重,五少爷也不得不三思。”顿了顿,咳嗽一声,继续道:“我韩家这些年来,其实过得并不是十分富足,银子的来处也不多,每一分银子都有其可用之处,五少爷欲支两万两去做那等极有风险之事,我们这些老头子看在眼里,心中却也是担忧的紧啊。”

  众长老纷纷点头,又一名长老道:“正是如此啊。如今公中的银子也不多,各家也都过的紧巴巴的,为了省几个银子,我现在连暖香都熏得少了。”

  他这一开口,其它长老纷纷说起话来,无非是大家过的很辛苦,公中的银子不能胡乱折腾,那可是韩族的救命银子。

  更有长老道:“五少爷,这挣钱倒是好事,可是万一真的出了岔子,赔下几万两,大伙儿该如何过生计?”

  “是啊,五少爷,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那些南洋诸国的宵小,谁知道他们是什么心思,咱们可不能像赌徒一样去赌啊。”

  本来很沉寂的书房,顿时响声一片,长老们似乎很统一,都在劝说韩漠不要冒险,那话中的另一层意思,自然是不要支取银子。

  韩漠皱起眉头,这种结果他也想过,但是眼见自己的愿望就要破灭,他的心沉了下去。

  他忽然觉得这些看似肃穆的老顽固,竟然是那样的可恶,可恶的让他攥起了拳头。

  都说韩家团结,现在看来,一旦涉及到真正的利益问题,也不是那般稳如磐石了,这帮老家伙都在为自己的利益考虑,目光短浅,毫不为韩家的长远利益打算。

  如同一群嗡嗡的苍蝇在耳边盘旋。

  但是这些人的身份摆在那里,即使是韩漠,也是不敢表现出不恭敬的姿态。

  内心的失望和愤怒被他掩饰的很好,他的脸依旧平静,甚至带着一丝笑,抬头看了众人一眼,忽然问道:“诸位长老,如果小五.不从公中支取银子,日后若真的开起商贸行,那么商贸行的利润是不是也不会和公中有关系?”

  众长老一愣,不明白韩漠为什么忽然这样说。

  只是在这些长老眼中,韩漠这次的事儿,就像是一个纨绔公子找到了一个好玩的新花样,一时的乐趣而已,若非韩漠直系子弟的身份,这个族会也是不会聚起来的。

  一来是大家一致以为这件事儿不会有什么真正的进展,五少爷也不可能真正弄出什么名堂来,二来也是为了自身的利益考虑,所以大家已经表露出不支持的态度。

  “五少爷若是不从公中支取银子,自己挣取的利润,自然不会强要五少爷缴纳公中。”韩天赐感觉韩漠还真有几分孩子气,这孩子能给公中带来多大利润?只是抚须笑着。

  这帮老家伙才不会相信韩漠真的能挣出银子来。

  韩漠微微点头,嘴角泛起一丝难以察觉的冷笑,恭敬对大宗主道:“大宗主,现在看来,小五已经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其实大家伙儿也听出韩漠语气中多少带有一丝失望和恼怒,但是都不在意,小孩子受了挫折,有这种情绪是正常的,不这样才怪呢。

  大宗主微一沉吟,才挥手道:“小五,你且在外等候。”

  韩漠微微一躬,还以为大宗主是要和众长老继续商议,但也知道既然长老们一致反对,大宗主就算有心帮自己,只怕也是没有法子。

  他退出门,顺手关上门,走到旁边的小厅等着。

  这里也点了一盏灯,但是四周都是书架子,堆的满满的,显得昏暗而压抑。

  韩漠攥着拳头,眼中泛起怪异之色,嘴中轻轻嘟囔着:“一群鼠目寸光的老家伙。”那些老家伙不可能理解韩漠的心情。

  韩漠作为一个穿越者,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斗志很强的他,绝对不允许自己碌碌无为。

  他了解打开海路对韩家的价值,也知道海路打开之后,整个中原也将受益,这是一个造福后世的大事,他希望能做成这件事情,让自己这一世的生命活得更有价值。

  可是自己目前的梦想,却被这帮老古董无情的粉碎,他心中充满了失望。

  他缺的是两万两银子,如果手头有银子,他才不愿意看这些老古董的脸色,只是这些银子,从哪里去弄呢?

  他差点就想暗地里去动用苇明湖底的银子,但是一向谨慎的他只是动了一个念头,立刻就否决了。

  那笔银子是祸根,如果韩家没有应对那种后果的坚实能力,他是绝对不会动的。

  向谁要?找关少河?韩漠的性格注定他不会如此,既然答应关少河,要做此事自己会带两万两银子去,他就不会食,除非这笔生意泡汤。

  正当他寻思如何解决银子这个极大的难题时,就听书房的门“咯吱”打开,他急忙起身,昏暗的灯火中,只见几名长老鱼贯而出,都是对韩漠微微点头,并不多,便前后离开。

  韩漠皱起眉头,就听书房传来大宗主低沉的声音叫道:“小五,你进来!”

  韩漠见几位长老离开书院,淡淡一笑,这才快步进了书房,顺手再次关上门,行了一礼,恭敬道:“大爷爷!”

  大宗主靠坐在椅子上,沉吟着,片刻之后才叹了口气,平静地道:“心里是不是很难过很失望?”

  韩漠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想了想才道:“失望,但不难过,如果真说难过,我只为几位长老难过!”

  “哦!”大宗主缓缓道:“为什么?”

  “几位长老见多识广,却看不到海上贸易给我们家族带来的利益,我很难过。”韩漠很坦白。

  大宗主沉声道:“不要胡乱语,那都是族里的长辈,你这可是目无尊长。”

  韩漠苦笑道:“小五.不敢。”

  大宗主嘴角泛起一丝笑意,道:“小五,如果大爷爷也不赞同你的想法,你是不是也在想大爷爷没有见识,会为大爷爷难过?”

  韩漠忙道:“小五.不敢!”

  “是不敢,还是不会?”

  “不敢,也不会!”韩漠答道。

  大宗主站起身,摇头道:“小小年纪,说话倒是冲的很。年轻气盛是好的,但是做事却还要有分寸的。”顿了顿,才道:“几位长老的意思,你想必也明白,他们是不同意从公中支取银子的,但若是你自己能够做起这件事情,公中也不会要你一分银子。”

  韩漠这才彻底失望,知道连大宗主恐怕也没能说服那些人,只能黯然道:“小五知道。”

  大宗主走到韩漠身边,一正一反并肩而立,背负双手,微一沉吟,才肃然道:“做这个生意,你有几成把握?”

  韩漠一愣,随即心中升起一丝希望,很有自信地道:“至少七成!”

  “有五成就足可一试。”大宗主平静地道:“小五,你还年轻,路还长,日后的道路,还会有比这更多的挫折,我希望你遇到挫折,不要放弃,要敢于面对挫折,迎难而上,记着,韩家的男人,没有过不去的坎!”

  “是!”韩漠方才那股失望顿时被兴奋代替。

  “庆商是谁?”大宗主突然问,声音很为肃然。

  “一个叫关少河的。”

  “你确定可靠?”

  “至少我和他可以做成这笔生意。”

  “恩!”大宗主点了点头,转身走回案后,重新坐下,他打开案子的夹层,取出几件东西来,放在桌子上,道:“小五,这些你先拿去!”

  韩漠一愣,不知道是何物,走上前去,只见共是三件东西,他一看仔细,不由张大了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