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866章林中追杀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抱着艳雪姬丰润的娇躯,苦笑道:“雪姬,这……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我……我被你们弄糊涂了。白夜郎怎地成了这个样子,他……!”

  艳雪姬黯然道:“他快要死了!”

  “什么?”韩漠吃了一惊,“怎么可能?他的武功那样高,谁能够伤他?”

  “庆宫高手!”艳雪姬幽幽叹道:“六年了,他清醒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入宫行刺……!”

  韩漠扶住艳雪姬润滑的双肩,看着她俏脸,惊讶道:“入宫行刺?行刺谁?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时之间,韩漠心头涌上无数疑问。

  白夜郎是商钟离的大徒弟,从白夜郎的谈之中,也可看出他对商钟离的无比尊敬,而商钟离是铁杆保皇派,对皇室忠心耿耿,按照道理,白夜郎自然也要对皇室有着无比的敬畏心,怎可能会入宫行刺?

  艳雪姬看到韩漠清俊脸上的错愕,幽幽叹道:“此事说来话长……!”

  见艳雪姬身体微颤,只是穿着黑色紧身衣,韩漠心中暗叫惭愧,已是解下了自己身上的黑色大氅,披在了艳雪姬的身上。

  艳雪姬先是一怔,随即柔柔一笑,道:“小混蛋已经学会关心人了。”

  韩漠呵呵一笑,握住艳雪姬两只手,放在自己的嘴边呵了几口热气,才道:“你是我媳妇儿,自然要关心你……是了,白夜郎方才说了一句,他认识我的时候并不是真的他,这话……我实在听不懂,究竟是怎么回事?”

  艳雪姬轻叹道:“六年以来,白大哥一直是疯疯癫癫……直到风国一行,在那边与布速甘打了一场,才陡然醒来!”

  韩漠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艳雪姬叹道:“是不是很奇怪?”

  韩漠苦笑道:“最近我总是碰到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他六年前便疯癫了?是……练功走火入魔?”

  艳雪姬摇摇头,忽地伸手轻轻抚摸着韩漠的脸,轻声问道:“漠,如果你我地位悬殊,我是富家小姐,你只是一个贫家小子,你还敢喜欢我吗?又或者你是富家公子,我只是普通的贫家女子,你又愿意真心待我吗?”

  韩漠不知道他为何突然这般问,但还是十分坚定地点头道:“在我眼中,男女之间两情相悦,没有任何可以阻隔!”

  艳雪姬妩媚一笑,随即轻叹道:“那我再问你,如果我是有夫之妇,你还敢喜欢我,还愿意喜欢我吗?”

  此一出,韩漠豁然变色。

  艳雪姬是将黄花处子之身交给他,他已是将艳雪姬内定为自己的女人,此时陡听艳雪姬说这话,怎能不惊。

  艳雪姬妩媚一笑,白了他一眼,道:“你莫吓住了。我若真是有夫之妇,也不会这般没廉耻与你……与你纠缠在一起了。”

  韩漠那可紧张的心松下来,笑道:“怎地说这样的胡话。”

  “并非胡话。“艳雪姬轻叹道:”我只是看看你是怎样一个态度……如此看来,白大哥倒真是少见的男子了。“

  “雪姬,你这话,我还是听不懂!”韩漠皱眉道:“你不会告诉我说,白……白师兄喜欢上了有夫之妇吧?”

  艳雪姬苦笑道:“我一直都觉得白大哥是世间最守礼数的男人,可是他要认真起来,却又将世间的礼教抛到九霄云外去……哎,我也不知该如何说他。”

  韩漠听她话中意思,竟似乎是承认白夜郎爱上了有夫之妇。

  就在此时,艳雪姬忽地从他怀中挣开,柳眉蹙起,美丽的眸子望向北边,韩漠疑惑间,艳雪姬已经轻声道:“有动静!”

  韩漠脸色一紧,侧耳倾听,可是除了一阵阵寒风,竟是没有听到其他的动静。

  艳雪姬低声道:“我去看看发生何事……好像是厮杀声……!”便要过去,韩漠早拉住她手,道:“我与你一起!”

  艳雪姬嫣然一笑,韩漠握紧她手,二人一同往北边过去。

  韩漠习练《气经》之后,身轻如燕,动作轻盈,而且徒步速度比之普通人要快出数倍,但是跟在艳雪姬身边,却感觉艳雪姬的本事比他高出太多,自己拼尽全力,而艳雪姬却是轻描淡写,恐怕也只使出了五六成的力气。

  韩漠心中暗暗惊骇,他知道艳雪姬武功高强,但是如此强悍,却是令他赶到吃惊不小,心中却也寻思,艳雪姬十七岁便杀死大太太离开了钟府,即使之前有商钟离亲自传授,也不可能有如此强悍的功夫,这身功夫,只怕是离开钟府之后另有奇遇了。

  这片林子极是茂密,如今深冬,树叶皆无,无数根桑树如同长枪般光秃秃挺立,这林中的地面倒是积了厚厚的雪,不过二人脚步轻盈,说不上踏雪疾飞,但是奔跑之间,脚下踩踏积雪的声音极小,而艳雪姬踩踏积雪的时候,几乎没有声音。

  奔行片刻,韩漠终于听到,从前方果然传来阵阵厮杀之声,此时更是钦佩艳雪姬的听力,自己习练《气经》,听觉已经是极其敏锐,但是方才并没有听到任何动静,而艳雪姬却早便发现。

  又往前行了一阵,昏暗之中,果然见到前面的林中,有一群人正在厮杀,只是夜色深沉,只看到无数的影子闪闪绰绰,却无法看清究竟发生何事。

  距离那边尚有一段距离,艳雪姬手上微一用力,将韩漠扯到一棵大树树干后面,艳雪姬靠在树干上,韩漠则是面朝着她,贴着她身子,只听艳雪姬低声道:“只需看看,我们不必轻易插手!”

  韩漠点点头,瞧着艳雪姬花容月貌妩媚风情,顿时情不自禁双手抱着她柳腰,身体紧紧贴住,只觉得艳雪姬紧身衣下的火辣娇躯丰满诱人,那一对饱满酥胸在自己胸前挤压,说不出的舒服,艳雪姬媚眼儿白了他一眼,低声啐道:“改不了你那轻薄性子,这会儿还要欺负人家。”

  韩漠委屈道:“雪姬姐姐,可是你将我拉到这里的。”

  “我拉你,可让你抱着我?”艳雪姬撇嘴道。

  韩漠轻声道:“姐姐不喜欢,那我松开就是……!”他作势要松,艳雪姬已经伸手在他的胳膊上轻轻掐了一下,道:“都抱了,还松什么?”

  韩漠此时也不管那边打斗,只是每次和艳雪姬在一起,总会让他生出调笑之心,所以凑近艳雪姬耳边,轻声道:“那你喜欢我抱着你?”

  “不要油嘴滑舌。”艳雪姬脸儿微微泛红:“你莫动就是!”

  韩漠呵呵一笑,微探头从树后往那边望去,只见那边厮斗颇为激烈,时不时传出惨叫之声,微皱起眉头,低声问道:“姐姐,我看不清那边情况,你瞧那是些什么人?”

  艳雪姬从树后转头去看,过了一阵子,才低声道:“以多欺少,少的一方有四个人,多的一方有二十多人……!”

  韩漠惊道:“你这眼睛太厉害了吧?”

  艳雪姬轻轻一笑,道:“你学了白大哥的《气经》,只要勤快,修炼三五年,也能有这样的目力。”随即脸上有些发烧,轻啐道:“你……你离开一些!”

  韩漠一怔,奇道:“离开?去哪里?”

  艳雪姬咬着红唇道:“你……顶到我了!”

  韩漠一愣,随即明白什么,情不自禁往下看了看,顿时有些尴尬,道:“这个……怪不得我,只能……只能怪你!”

  他抱着艳雪姬,二人身体紧贴,这火热性感娇躯在怀中,那体香扑鼻而来,虽然是在此种情况下,韩漠下面还是情不自禁地起了一些反应,如同石头般,顶在艳雪姬软绵绵的小腹处。

  艳雪姬早与他有过房事,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只是被顶着小腹处,只觉得颇有些燥热,身体甚至有些酥软,只能出声提醒。

  就在此时,却见那一群人竟是边打边往这边靠近过来,艳雪姬忽地反抱住韩漠的腰,身体一动,一只手轻扣在树干上,猛一用力,两个人的身体竟然同时往上冲过去,只转眼间,艳雪姬竟是将韩漠一起带到了树干顶部,踩在树杈之上,底下若不往上细看,断难发现这上面还有人在。

  “小心他们的弩箭!”听得有人沉声叫道:“弩箭上有毒!”

  韩漠一听那声音,眉头皱起,这声音竟是十分的熟悉。

  一群身着青色紧身衣却戴着斗笠的杀手,此时正围追着四人,这些杀手大都拿着宽形大刀,却也几人手中拿着很奇怪的武器,韩漠在树梢之上,一时之间却也难以看清。

  前面四人边斗边退,忽听一声惨叫,其中一人忽然一头栽倒在地,其他三人身形一滞,便听先前那沉稳的声音又道:“他们手中的弩箭厉害,我们快退!”

  韩漠皱起眉头,却听艳雪姬在他耳边低声道:“戴斗笠的,好像是……紫衣卫的人!”</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