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853章自作孽,不可活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庆后扭动着,俏脸红扑扑的,更是美艳绝伦,云鬓散开,乌发流动,妖娆性感,撩人无比,那股成熟美艳之感,就如同销魂毒药,让任何男人明知是毒药,却也愿意饮下去。

  她双手被二皇子按着,二皇子骑在她的身上,她一脸惊恐,娇躯颤抖着,声音更是发颤:“我们不能对不起你父皇,你快松手,不要胡闹。你若是想女人,母后现在便唤宫女进来,她们年轻美丽……!”

  “我只要母后。”二皇子低下头,就要往庆后的红唇上吻去。

  庆后娇.喘连连,甚至冒出香汗来,低声哀求道:“母后知道你是一时糊涂,你不能再错下去,否则……否则要出大事的!”

  二皇子鼻息更为急促,他贪婪地在庆后天鹅般修长美丽的玉颈亲吻着,牛喘般道:“这里没有人,能出什么大事?母后,你芳华正茂,正是需要男人的时候,那个老东西病怏怏的,能够满足你吗?只怕他已经许久没有滋润你了。儿臣今日就代他好好疼你,只要你听话,儿臣定会让你欲仙欲死……儿臣不相信,父皇多日不碰你,你这身子熬得住?”他松开一只手,便要去抓庆后硕.乳,庆后却也抽回手挡住,低声娇叱道:“你混蛋……我是你的母后,你这般做,有违伦常……!”

  “去他妈的伦常。”二皇子龇牙笑道:“你这样的美人儿,便是亲生母亲,老子也要尝一尝,更何况你我没有血缘,如何弄不得。”他舌头在庆后的脖子上舔.弄,又凑近庆后耳朵道:“母后,你若从了我,等我登上皇位,照样可以让你做我的皇后……是了,我让你做我的皇后,这庆国天下便是我们的,到时候你想怎样,我都依你……!”

  他再不犹豫,两手探出,直往庆后胸部抓过去,庆后娇.喘连连,看似柔软无力,眼见二皇子的手便要抓在雪峰上,庆后忽然娇躯一扭,随即一只手推在二皇子的肩头,二皇子猝不及防,竟是一下子从庆后的身上被推了下去,滚倒在地上。

  二皇子性情横蛮,被庆后推下来,恼怒无比,也顾不得庆后的身份,翻身爬起,便要喝骂,但是看到庆后那张娇媚的俏脸,却将粗语生生咽在喉中。

  此时的庆后,粉面潮红,云鬓散乱,妩媚而风情万千,那一双迷人的眼眸子闪动着,娇.喘急促,一只手将胸口的衣襟抓住,声音酥软:“你……你若用强,本宫……本宫便死在你面前……!”

  二皇子一时间终是清醒过来,扑通跪下,有些惊慌,“母后,儿臣……儿臣一时糊涂……!”

  他话没说完,就见庆后美眸流转,咬着红唇,媚眼儿都要滴出水来,轻声道:“你……你当真要尝尝……尝尝母后的味道?”

  她声音微颤,但是这种味儿,却更是诱人。

  二皇子一听此,顿时信息,跪在地上爬过去,低声道:“母后,儿臣……儿臣绝不骗你,只要……只要母后让儿臣尝一尝你胯下美味,儿臣登基之后,一定会娶你为正宫皇后……!”

  “本宫是你母后,怎能嫁你,这岂不让天下人耻笑?”庆后幽幽叹道。

  二皇子立刻阴狠道:“谁敢说,儿臣就杀谁。看看是他们的嘴厉害,还是我的刀厉害!”

  庆后伸出一只手玉手,轻轻抚摸二皇子的脸,二皇子一时激动,双手握住那滑腻白皙的小手儿,便要上去,却被庆后伸出一条玉腿顶住他胸口,美腿修长圆润,白腻如雪,弧线优美,令人心荡,她的声音更是魅惑颤抖:“你……你若真想,母后给你就是。但是现在不成,这里人多,你我在这里时间长了,她们一定怀疑,这个事传扬出去,对你我都不好……!”

  二皇子放开庆后的手,又捧住她那美丽白皙的脚踝,喉结蠕动:“母后,那……那何时才成?”

  庆后轻声道:“你今夜偷偷去幽泉宫,我自会令人接应,母后自然……自然让你尝到我……我胯下美味……!”说到这里,她脸上飞红,娇艳动人。

  二皇子虽然欲火焚身,但是听庆后这般说,却也知道这事儿不能急在一时,若真是被人知道,皇帝尚未死,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一想到今夜就能将这美艳妇人偷到手,想着这丰腴美妇在自己胯下承欢,婉转娇.啼,顿时心中激动,低下头,在庆后脚踝上亲了一口,低声道:“母后可不能反悔!”

  庆后妩媚一笑,一根玉指在二皇子额头轻轻一点,“你这胆大包天的东西,你是未来的皇帝,我一个妇道人家,日后还要仰仗你照顾,怎敢反悔。”

  二皇子神魂皆醉,连连点头道:“那好,儿臣不求一时,今晚……今晚去幽泉宫与母后相会!”

  庆后“嗯”了一声,道:“你先去吧,有什么事请,晚上再说。到时候时间有的是,你想做什么……母后都由你!”

  二皇子心花怒放,又在庆后玉腿上亲了几下,这才松开手,起身道:“那儿臣先去了!”

  庆后点点头,妩媚笑着。

  二皇子这才转身,脚步却很慢,走一步,回头一步,依依不舍,庆后轻抬玉臂,道:“去吧,今晚……母后便是你的人……!”

  二皇子嘿嘿一笑,这才激动无比离去。

  望着二皇子离开的背影,庆后俏脸上那风情万种的妩媚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无情的冷笑,喃喃自语:“天作孽,犹可恕哦,自作孽,不可活……!”

  她方才被二皇子一番折腾,身上火热,而旁边香炉里散发出来的迷情春药香味,亦是让她浑身有些燥热。

  她一只手情不自禁地滑到两.腿之间,她是白虎之身,那处寸草不生,却光滑.润手,如同瓷器一般光滑,又如白玉一样温润,已经有些湿润,不知为何,这高贵艳妇的脑海中,在这一瞬间竟然想起与韩漠在一起的那个荒唐雨夜,想着韩漠在自己雪白丰腴身子上纵横驰骋的场景,想着那个男人变换花样姿势亵玩自己,脸上一阵发烧,咬着红唇,探指深入那条细密温软的缝隙之处,手指头一点点送入进去,伴随着诱人销魂的低声轻.吟,娇躯轻颤着,那里潮湿一片,轻轻扣动,她的腰肢随着手指的扣动扭动着,带动美.臀摆动,美眸紧闭,轻声娇.吟,脑中幻想着韩漠的样子,樱唇呓语般轻叫道:“韩漠……韩漠……用力弄我……别逗我,弄死我吧,弄死你的淫妇儿……!”樱口轻启,娇.喘连连,丰腴的娇躯扭动着,手指也极其灵活地挑弄着自己,幻想着韩漠正骑在自己身上恣意玩弄。

  韩漠那夜根本不顾忌她的身份,只是将她当成一个女人亵玩,这反而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和刺激,也正因如此,虽然只是露水一宿,却也让她难以忘记,每当夜深人静之时,她会在脑海中幻想着那个男人的模样,那粗狂的动作,眷恋不已。

  一股热潮流出,庆后的娇躯一阵痉挛,两条修长的美腿无力地在春榻上蹬了数下,白嫩纤细的脚趾痉挛中抖动着,脸上闪着一丝恍惚的媚态,呓语般道:“臭小子……我要死了……!”就似乎那个男人就在自己身边一般。

  当她激情平复下来,躺在春榻上轻轻喘息时,已有宫女轻步过来,小心翼翼禀道:“皇后娘娘,国师求见!”

  庆后拉过毛毯,盖住自己的腰间,脸上那勾人的红潮渐渐消散,美艳的脸上也渐渐平静下来,沾满春液的手指在衣裙内擦干净,才淡淡道:“让他过来吧!”

  纯阳国师来到竹林之中,距离庆后数步之遥,恭敬站立,屈身道:“贫道参见皇后娘娘!”

  庆后瞥了纯阳国师一眼,问道:“云沧澜死了?”

  “没有!”纯阳国师一片淡定:“他被人救走了!”

  “救走了?”庆后柳眉蹙起,凝视着纯阳国师,淡然一笑:“能从国师将人救走,本宫实在想不出这天下还有几个人能做到!”

  纯阳国师抬起一只手,轻轻打开,两处手掌中的两颗念珠,向身边的宫女示意,那宫女立刻过来,从纯阳国师手中小心翼翼接过念珠,这才将念珠呈到庆后面前。

  庆后两根玉指捻起一颗念珠,放在眼前,眯着眼睛看了许久,才抬起头,望向纯阳国师。

  “娘娘应该不会忘记。”纯阳国师平静道:“五年前,他便杳无音讯,但是今天,他却突然回来了!”

  庆后闭上美眸,沉吟片刻,才道:“本宫很想知道,他与云沧澜又有何关系?一个向来不问世事的人,为何这次却有如此的雅兴,要来掺和这样的事情?”

  纯阳国师缓缓道:“贫道可以肯定,两者之间,毫无瓜葛。”

  庆后脸上显出疑惑之色,轻叹道:“毫无瓜葛,却又出手相救,这就耐人寻味了。”

  “老和尚突然钻出来,事情恐怕不简单。”纯阳国师缓缓道:“五年不曾露面,一露面就是救走谋逆之贼,老和尚恐怕是别有所图!”

  庆后淡淡一笑,美艳动人,“圣上的旨意已经颁下去,而且大街小巷也是连夜张贴通缉令,云沧澜已经是过街老鼠,他手上即使有兵符,也已经无法调动军队了,他似乎也没有地方可逃了。京中戒严,四下里搜索,能将云沧澜的人头交出来,赏金千两……!”顿了顿,淡淡道:“老和尚不会太过猖狂的,他应该知道,一旦真的惹怒本宫,吃亏的不会是本宫,只会是他。他若想自己的徒子徒孙还能过些安生日子,就该老老实实地念经诵佛!”</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