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84章合作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关少河先是一愣,随即露出迷茫之色,但很快,他的脸上就泛起狂喜,这个一向温文儒雅的商人,此时竟显得有些激动,用力点头道:“收,为何不收,有何不敢?五少爷,你有多少,我收多少!”

  他不是傻子,他当然也能够看出来,韩漠带来的这些物事,那显然不是中原之物,很有可能是外邦蛮夷过来的。

  韩漠既然这样说,那很有可能出现了关少河不敢想的局面---海上贸易路线被打通。

  庆国有无数的富豪大商想走这条海上线,他们有着商人中杰出的人才,有着敏锐地嗅觉,早就知道一旦打开海上贸易线,那么产生的利益将是无法估量的。

  可是庆国受限于地域问题,陆上有庞大的燕国阻挡,从海上过,非但要打通吴郡海域和东海郡海域两道关口,最为重要的是,海上零散却有势力的海匪乃是最大的障碍。

  很多年前,庆国商人也赌了一次,聘请了不少护卫,花银子打通吴郡和东海郡的海岸,带着几大船的货物想通过大东海去南洋诸国贸易,直走到一半,便被海匪们联手打劫,货被抢,人被杀,自那以后,再也无人敢走这条海路。

  大家都明白一个道理,在这个时代,有能力打通这条海路的,只有坐镇东海郡的韩家,但是韩家忌于各种压力,是不会轻易去做的。

  不说其他压力,单就贵族从商来说,韩家是绝对不会拉下这个面子的。

  商人的身份在这个时代虽然不是最卑贱的,但是也绝对是上不了台面的阶层,堂堂燕国九大世家之一的韩族,绝不会拉下身段去开发海路。

  在每一个拥有远大志向的商人眼里,能够开通海上贸易,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事业,只是势不容人,大家也只能在心中想想而已。

  今日韩漠拿来这些外邦货物,而且话中意思,那明显是要打开海上商路的迹象,作为一个有志向的商人,关少河如何能不激动。

  不过他在瞬间便冷静下来,韩漠年纪轻轻,真有能力打开海上商路?韩家那些老古董能允许?

  韩漠也看到关少河脸上忽喜忽忧的表情,笑眯眯地道:“关兄,今日来此,就是讨你这句话,你既然敢收,韩漠也就放心了。”

  关少河微一沉吟,才小心翼翼问道:“五少爷,你说有成千上万这样的货物,那么……这些货可是到了东海?”

  “没有。”韩漠很干脆地道:“我手上就只有这几件货。”

  关少河“哦”了一声,继续问道:“却不知那些货几时能到?”

  “也许两个月后,也许三个月后,也许……永远也到不了。”韩漠再次端起酒盏抿了一口,一脸的享受模样。

  那边,韩青一盏酒已经喝光,兀自在啧吧着舌头感受其中的味道。

  关少河似乎没有听懂韩漠的意思,试探问道:“五少爷,您的意思是,货船还在海上?”

  韩漠也不卖关子,直接道:“货船还没有聚集。关兄,我今日来,一是让你看看这些货,让我心里有个底,第二也是和你通声气,我正在筹备这件事情,一旦成功,那就需要从中原收集大量的特产,经由货船前往南洋诸国交易,到时候,这些收集中原特产的事儿,可就要拜托您了。”

  关少河敛容站起,恭敬一礼道:“五少爷心系海路,这是万民致富,亦是我辈商贾之夙愿,少河不才,愿代天下商贾谢过五少爷。至于收集中原特产,但教五少爷一声令下,少河敢不从命!”

  韩漠起身还以一礼,随即问道:“依关兄之见,这要是真要贸易起来,我们这边大概要备多少货物?”

  关少河想了许久,才道:“中土之物,种类繁多,若要交易,除了奢侈品,一些生活品和特产也是要的。例如丝锦,茶叶,瓷器,字画,花草,玉器等等,都可以运去交易。咱们尽量让类别齐全,去到那头,看看哪一类货物卖得好,利润大,到第二批咱们再置备易售的货物,这一批货,咱们宁可利润少,求的是探知那边的商贸环境。”

  短短一番话,顿时让韩漠大为敬服,说到底,自己在商业上可是嫩手,比不得关少河浸淫商场多年,他这一番话,等于是将第一次海上贸易的主旨定了基调,更是为了长远考虑,看得极远,只此一点,就可看出关少河眼光不同凡响,当真不是普通的商人。

  “大概需要备齐多少银子的货物?”韩漠问道。

  关少河伸出三根手指,肃然道:“依少河之见,三万两银子的货物是不能少的。”

  “三万两?”韩漠皱起眉头。

  关少河立刻道:“五少爷,这种买卖,毕竟是头一次,那是有极大风险的,我们对南洋诸国的地理风俗完全不懂,到了那边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咱们也是不清楚的,可以说是一次赌博。五少爷看得起少河,少河感激不尽,这三万两银子,少河愿出一万两为五少爷采购货物,还望五少爷不要推辞。”

  韩漠笑了笑,心中却是一片烦躁。

  做这种买卖,实际上也确实有风险,谁敢保证南洋诸国不会有奸人从中作梗,硬是抢夺货物去,虽说那甚至会导致韩家发兵,但是这批财物显然是要亏空了,关少河能拿出一万两银子出来赌,也算是很有气魄了。

  商人逐利,关氏贸易行不可能总揽下三万两银子的货物,将风险全部担去,毕竟这事儿庄家是韩漠,韩漠不拿出银子来,想空手吃贸易差,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三万两银子,换算成人民币,那可是六七百万人民币,当真不是小数目。

  关少河主动提出拿出一万两,一来是表示诚意,最主要的也是希望这件事情真能办成,若是换做奸诈刻薄的商家,那是决不会拿出这么多银子的。

  他们甚至可以高价坐等海外货物到来,也不愿意拿出银子去赌这未知的生意。

  海上贸易从未有人做过,就连一个人都有三灾两难的可能,更何况这么大的一笔生意。

  韩漠脑中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剩下两万两银子要从何而来?自己能否说服韩族的那些老古董,从公库中拿出两万两银子来?

  韩族虽然家大业大,但是两万两银子真不是小数目,没有大宗主和长老们的允许,自己不可能拿到一两银子。

  他当然也明白,关少河拿出一万两,已算是仁至义尽,也远远尽了他的责任,这是自己在冒险,不是关少河。

  若是霸道的世家子弟,或许会厚着脸皮甚至是逼迫关少河干脆再掏两万两,将风险全部交由关氏贸易行承担,自己空手套白狼。

  但是韩漠不会。

  关少河以诚待他,他自然也会以诚待人。

  韩漠一直喜欢将自己比作镜子,因为从他的眼中如果照出对方是敌人,他会比对方还狠十倍,但如果对方是朋友,他也会尽到朋友的真诚。

  自己如果想和关少河长期贸易下去,就需要双方都以诚相待。

  如今关少河表现出足够的诚意,他也会反馈以诚意,就像如果以后哪天发现关少河是在和他玩狡诈,他会十倍偿还给关少河以狠毒。

  关少河见韩漠一直沉默,小心翼翼问道:“五少爷,是不是……很为难?”

  韩漠站起身来,抱拳道:“关兄,今日可多谢你了。你放心,这事儿这几日我就会给你消息,如果顺利,我会带着两万两银子上门的。”

  “如此甚好!”关少河松了口气,抱拳道:“那便祝愿五少爷一切顺利。”

  韩漠微微一笑,道:“如此我便先告辞了。”

  关少河忙道:“五少爷,今晚若无他事,不如一起去八珍阁痛饮一番?又或是去青衣坊听听曲子?”

  韩漠摇头道:“改日会有机会,今日事忙,先告辞了。”

  关少河也不强留,亲自送韩漠出了关氏贸易行,见他走远,才深深松了口气。

  老掌柜走过来,望着韩漠远去的背影,轻声道:“这位五公子倒是仁义的很。”

  “他狠起来,你可没看见。那日在八珍阁,他可是将萧景打得几日起不来床。”关少河缓缓道:“不过此人魄力不小,海上贸易若真是成了,他倒真是做了一件大大的好事。”

  “这事能成吗?”

  “不好说。”关少河皱眉道:“韩漠看起来有几分把握,只是他族中的那些长老,未必会冒这么大的风险。老孙,你和路上打声招呼,让他们开始准备收购中原物品特产,一有吩咐,立刻采购,我倒是相信此事能成!”

  老掌柜恭敬道:“是,东家!”

  “上京来人尚在三楼,你找机会安排他出门,嘱咐他小心一些。”关少河附耳低声道。

  “老奴明白!”老掌柜恭敬退了下去。

  关少河瞧见韩漠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街口,才喃喃自语:“韩漠啊韩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