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831章赐婚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萧太师恭敬道:“这是老臣最后的愿望,还请圣上成全!”

  朝臣们听皇帝说“赐婚”二字,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萧太师的孙子萧明堂,谁都知道萧明堂虽然已经养了不少妾室,却并无明媒正娶的正妻,这老太师临别之前,看来是要将自己孙子的婚事定下来。

  知识却不知道会让皇帝将哪家闺女赐给萧明堂。

  除了知道内情的韩玄昌兄弟二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亲事与萧明堂有关。

  皇帝沉吟着,此时此刻,看过折子上的意思,他最终确定,萧家是真正地向韩家俯首了,而萧太师的辞官隐退,也是在向韩家表明萧家妥协的心迹。

  要将萧灵芷许配给韩沧,这明显是一种联姻结盟的手段,送出自己家姑娘,自然更是一种俯首的态度。

  这门婚事,让自己赐婚,无非是一个形势,即使自己不愿意,萧韩两家这门亲事也是无人可以阻拦,最终必成事实。

  他的心中充满了怨恼,但是却知道情势已经无法挽回,淡然一笑,看向韩玄道,问道:“韩爱卿,太师欲将萧灵芷许配给你们韩家,你意下如何啊?”

  韩漠神色一变,眼中划过一道光。

  萧灵芷许配给韩家?

  难道是萧灵芷恳请太师做主,要嫁给自己,所以萧太师才在临别之前,请皇帝将这门婚事赐下?

  韩漠嘴角泛起不为人察觉的笑意,自己正愁与萧灵芷因为门户的对立而难以走到一起,想不到事情竟然有这样美妙的转机,萧家竟然主动提出了这门婚事。

  “老家伙辞官之前,终究还是做了一件好事。”韩漠心中暗道。

  一直保持着平静的韩玄道走出朝列,恭敬道:“太师如此厚意,臣自是感激。萧姑娘贤良淑德,蕙质兰心,臣家门若能迎娶萧姑娘入门,实乃万幸。”

  皇帝不动声色点点头,淡淡一笑,道:“既然如此,太师这道折子,朕自然是准了。”他声音一提,高声道:“传朕旨意,萧灵芷赐予韩沧为妻,朕就做一回媒人!”

  皇帝话声落后,众臣便齐声道:“恭喜太师,恭喜韩大人!”

  韩漠听到“萧灵芷赐予韩沧为妻”一句,顿时如同五雷轰顶,脑中一片空白,抬起头,望着金銮殿上的皇帝,张了张嘴,面庞泛白。

  怎么可能?

  怎么会是韩沧?

  皇帝是不是说错了?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韩沧此时却也是有些发怔。

  萧灵芷的名字,他自然是听过的,而且也知道萧灵芷乃是京中一等一的美人儿,不但相貌出众,而且智慧过人。

  虽然萧灵芷并非真正的萧家血脉,但是朝廷的官员们却是知道的很清楚,那萧灵芷在几年前就已经被纳入了萧家的家仆,名分上是萧家的小姐。

  萧灵芷才貌出众,名分已正,这些年来,也不知道有多少官宦子弟想求之而不得。

  韩沧对于女人虽然看的不重,可是这样一个才貌双全的美人儿砸到自己的头上,他又怎能不吃惊,发怔之间,他身畔一名官员已经低声提醒道:“韩指挥使,还不快去谢恩!”

  韩沧立时缓过神来,除了朝列,上前跪倒在地,高声道:“臣叩谢皇上隆恩!”

  韩漠被韩沧的谢恩之声惊过神来,他双拳顿时握起,热血上涌,几乎要冲上去阻止这门亲事,但是在这热血上涌之时,他的脑子还保持了一丝清明。

  就像以往遇到所有的险情一样,韩漠在最为关键的时刻,总是能够保持住头脑的冷静。

  他以什么样的理由阻止?难道要当朝对所有人说自己与萧灵芷已经私定终身?这样一说,自己的名誉不要紧,可是萧灵芷的清白可就在瞬间毁了。

  这个时代,不比自己那个道德尽失的前世,这还是一个道德观念极强的时代,女儿家的清白更是极其的重要。有情男女在花前月下私定终生的事情在这个时代自然不是没有发生,但是这样的事情却是绝不能摆在台面之上。

  一个没有出阁的世家小姐,却与人暗中私定终身,此事一旦传扬开去,萧灵芷必将陷入道德的深潭之中。

  而且这门亲事,萧太师亲自求皇帝做主,韩玄道亲口答应,而且韩沧甚至都已经谢恩,已成板上定订的事实,自己有什么能耐去阻止这门亲事?

  韩漠身上已经泛起一阵寒意。

  皇帝抬手让跪在朝上的几名臣子起身,韩漠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回到朝列之中,接下来的朝议,他一句也没有听进耳中,直到那太监尖利的嗓子喊起“散朝”二字,他才回过神来,与众臣恭送皇帝离朝之后,朝臣们便很有秩序地退出了太平殿。

  这场惊心动魄的朝会,也暂时告一段落,而朝上那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也让大臣们退朝之后,依然没有散去脸上的惊愕。

  今日朝会上,韩家是大获丰收,而且朝臣们更是知道了,连一向强势的萧家也已经向韩家妥协,萧家第一顶梁柱萧太师甚至做出了辞官归隐的决定。

  毫无疑问,这一次朝会,让燕国的政治形势出现了新的序幕,韩家经过这次朝会,已经取代了萧家,正式成为大燕国第一世家。

  许多朝臣们只觉得不可思议,这两年来发生的事情太过惊奇,就如同一个满身毒疮的患者,在某一天身上的毒疮突然间全部崩裂。

  倾轧了近百年的九大世家,在这两年之内,连续陨落数家,最后虽然还有四大世家依然存活在朝堂,可是当初的世家争雄已经成为往事。

  在燕国近百年的历史之中,虽然有数家在不同阶段具有第一世家的实力,但是其他世家却依然能够掣肘第一世家,能够以结盟的方式制约着,平衡着朝上的势力均衡。

  但是今日韩家登上第一世家之位,却似乎已经没有真正可以制约它的世家势力,如今唯一可以能够与韩家抗衡的,反倒成了皇族本身。

  太平殿外长长地汉白玉道路上,官员们不同往日那般寂静了,有的纷纷向韩家道喜,有的则是在感慨挽留着萧太师。

  韩沧虽然被封为了忠义营指挥使,更是当朝被赐婚,但是他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定,只不过若有官员过来道喜,这位向来心高气傲的韩沧却也是拱手还礼,从此处却也可以看出在他的内心深处实在是极其高兴的。

  如果从朝中出来的韩家官员个个都是兴高采烈,却也不尽然,至少韩漠此时的心情已经低落到极点。

  虽然兵符暂时保住,但是萧灵芷与韩沧的婚事,却如同一块千斤重石,狠狠地压在他的心头。

  不知不觉中,他竟是走到了韩沧的身边,韩沧似乎是有意,故意挡在了他的身前。

  韩漠抬起头,看着眼前那张棱角分明面无表情的脸,他可以从韩沧那一双闪烁的眼睛里看出韩沧此时心情的愉快。

  “大哥,恭喜了!”韩漠淡淡道,只是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恭喜之色。

  韩沧以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着韩漠,并没有说话,很快就冷哼一声,转身便走。

  不远处的萧太师瞧见这一幕,嘴角边划过一丝诡异的微笑。

  韩玄龄被册封为骠骑将,此时身边正围着不少官员,纷纷道喜。

  “韩总督,圣上恩眷,如今除了大将军,韩总督的武爵便是当朝第二,可喜可贺啊。”

  “是啊,韩总督镇守东海,东海群盗噤若寒蝉,报我东海一方平静,此等功劳,圣上册封为骠骑将,那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韩总督,既然来了,就在京中多待几日,寒舍欲要设宴相聚,还请总督大人不要推辞啊!”

  “正是,韩总督,得知总督大人喜欢饮酒,鄙府可是珍藏了几坛好酒,回头总大人一定要赏脸,光临鄙府尝一尝!”

  韩玄龄亦是一个性情豁达豪爽之人,含笑一一答复,与众人相处极为融洽。

  正在此时,一名太监匆匆跟上来,笑道:“韩总督,圣上传下旨意,如今淑妃娘娘有孕在身,若是韩总督方便,可以前往探望一番。淑妃娘娘知道韩总督来京,一直盼着能见见总督大人哩。”

  韩玄龄急忙道:“臣是想觐见娘娘,只是担心唐突冒昧,既然圣上有旨,臣现在便想去探望娘娘!”

  淑妃娘娘乃是韩玄龄的亲生女儿,进宫多年,与家人难得一见,上一次父女相见,那还是四年前的事情,如今淑妃又有孕在身,韩玄龄岂会不想相见。

  他现在恨不得两步就到女儿的身边,好好看一看自己的女儿。

  太监含笑道:“圣上说过,韩总督可以随时探视淑妃娘娘,既如此,总督大人请随杂家入宫!”

  韩玄龄拱了拱手,眼中显出激动之色,又向身边众官员拱手拜别,这才随着太监往宫里去。

  父女相见,天经地义,众官员自然是不以为意。</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