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818章反击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沧也不多,见到韩漠握紧铜棍,挺枪便刺了过去。

  枪尖生寒,如同毒蛇一般,速度更是快极,韩漠却也知道自己这位大哥决不是泛泛之辈,在武技之上倒也不敢轻视,手一紧,往上一提,铜棍“咻”地探出,“枪”的一声,枪棍顿时便撞在了一起,溅出一阵火星来。

  虽然韩漠素来与韩沧不对眼,但是韩沧终究是大哥,他却也没有全力进攻,只是尽力防守而已。

  自幼时起,他就时常受到家训,要族中上下团结,特别是兄弟之间,更要和和气气。

  其实韩漠心中也十分清楚,韩家能够走到今天,与家族上下的团结一气是有着极大的关系,所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这样的道理他还是很为明白的。

  他也无心真的与韩沧翻脸,今日与韩沧过招,也只是想让韩沧明白自己并不是任人欺辱之人,而最重要的原因,还是要杀一杀韩沧的傲慢之气。

  韩沧的进攻却是犀利非常,枪如游龙,韩漠没有全力相搏,被逼的连连后退,心中却也对韩沧的枪法颇为钦佩。

  韩沧的性情虽然孤僻傲慢,但是不可否认,他的武功却是很为了得。

  枪风阵阵,棍影重重,只是片刻间,二人已经交手五六十会合,虽然韩漠处于守势,但是他灵活的身法,却足以抵挡住韩沧强势的攻击。

  而韩沧非但没有丝毫收手之意,反而越攻越猛,脸色一时阴冷可怕。

  又是二十多个回合过去,韩沧显然不满于韩漠的被动防守,怒喝道:“我已说过,今日若不能胜我,你便出不了这扇门,还不出手!”

  韩漠看在兄弟情分上,本来忍让着,希望韩沧见好就收,但是他却想不到韩沧咄咄逼人,心中却也是腾起一阵怒火来。

  他也是个火性之人,素来不让人的,对韩沧的忍让已经到了极点,沉声应道:“大哥,还要打下去吗?”

  韩沧枪尖刺来,冷声道:“除非你想倒在地上!”

  “好!”韩漠手一紧,脸色一沉,再不犹豫,呼呼地一棍扫出去,那是以力见长的虎部棍术。

  这一棍气势如雷,韩沧微显惊讶之色,也不敢怠慢,长枪游动。

  韩漠一反击,二人的相斗便更加激烈起来。

  韩漠的反击,也更加激发了韩沧的争斗之心,竟是连出杀招,带着浓郁的杀气,而韩漠连续躲过几招,心中更是愤怒无比。

  他虽然出手,却没有想过要伤韩沧,只是想给韩沧一些震慑而已,但是他却想不到韩沧竟是如此气窄,更是如此凶狠,经对自己下起死手来。

  在韩漠看来,二人之间再有嫌隙,那也是同族兄弟,斗气并无不可,但是这斗命,那就太过分了。

  相斗之中,本就是热血上涌之时,韩沧的杀招,一时间更是将韩漠激怒,韩沧不顾兄弟情谊对自己连出杀招,韩漠的性子自然也不可逆来顺受,牙关一咬,亦是作出反击。

  八部棍法,韩漠得到其中五步棍法,这一年多来,他只要有空闲,除了修习内气,便是苦练这套棍法。

  这八部棍法变化多端,诡异莫测,若是心思一本正经的武者来习练,进度未必很快,但是韩漠本就是一个有花心思的人,这些诡异多端的招数正对了他的心思。

  蛇、虎、蛙、蝠、犬五部棍术,虽然侧重点不同,但是若练的精熟,五部棍术却能够相融相通。

  蛇的“巧”、虎的“猛”、蛙的“活”、蝠的“隐”、犬的“烈”,若是融成一体,那当真是恐怖骇人,只是要想将这五部棍术完全融合,自然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

  这一年多来,韩漠勤奋修习,倒是将最前面的“蛇”部棍法和“虎”部棍法掌握的极是纯熟,而且掌握其中精华,将蛇的“巧”和虎的“猛”很完美地融合在了棍术之中,而且与苏雨亭对战之时,他正是凭着这两部棍术的融合,与苏雨亭打了个不相上下。

  他心中一直在期待,如果有朝一日,五部棍术完全融合,那么自己的棍术将会达到一个怎样的恐怖境界。

  偶尔在习练棍术之时,他却时常遗憾,只可惜八部棍术只残留五部,后面最精妙的三部棍术却是不能得见,若是整个八部棍术融会贯通,那么自己完全可以凭借这一套棍术纵横天下了。

  上天虽然很宠爱自己,但是却有总给自己留下遗憾。

  强大的八部棍术,少了三部。另一个诡异的太极步,自己更只是学会了其中的三卦,自己固然有幸得到这两门奇妙厉害的武技,但同时却又都有残缺,实在遗憾的很。

  而韩漠越是惊讶于八部棍术中的精妙,就越是对那位素未蒙面的轩辕无名产生无比的敬意,如此出神入化的棍法出自他手,那么轩辕无名的武技,可见其恐怖骇人。

  虽然八部棍术不全,而且韩漠暂时只是将前两部融会贯通,但是这却足以应对韩沧。

  韩沧的枪法虽然很是犀利,但是比起苏雨亭,却是大有不如,而苏雨亭面对韩漠的棍法,也不过只是打个平手,韩沧自然是不可能占得韩漠的便宜。

  棍上的力道势大力沉,刚猛无比,但是其中的招术却偏偏灵巧诡异,让人意想不到,韩漠尽力攻出二十多招,韩沧已经有些招架不住,连连后退,显得颇有些狼狈。

  他使用最强的乃是刀法,只不过因为不服韩漠能击败苏雨亭,所以才取枪相斗,如果是以刀来应对韩漠,或许还能拼上一拼,可是以枪相敌,他的份量显然还不够。

  韩漠将他逼退至石台边上,猛地一声喝,手腕子轻抖,铜棍如同散花般探出,韩沧在这一瞬间,竟似看到那棍端分成三点击过来。他的脸色大变,但是却果断地以长枪去抵挡当胸的一点。

  棍端三点,他赌中点,但终究是赌错了。

  而韩漠似乎早就猜到他会格挡中间一点,因为中间一点看起来确实是最有威胁的,一般人下意识都会选择这一点为真招。

  韩沧打了个空,而最下面一点却是骤然往上一挑,劲力卸去了许多,扣在韩沧的手腕子上,虽然没有击碎韩沧的腕骨,但是却还是将长枪从韩沧的手中击飞。

  而棍势未减,毒蛇般,直击韩沧心口,韩沧的身体已是靠在石台壁上,退无可退。

  距离胸口尚有几寸,韩漠终是停住手,几乎就在这一刻,便听得院外传来叫声:“都给我住手!”韩曹氏已是急匆匆进了院子来。

  那些武师们不敢劝说,出了院子,早有人去禀报韩曹氏,韩曹氏自是急匆匆而来阻止。

  韩漠与韩沧四目相对,韩沧双目赤红,充满着愤怒之色,韩漠皱起眉头,缓缓将铜棍收回,丢在一旁,拱手淡淡道:“小弟失礼,大哥莫见怪!”

  他转过身,走到韩曹氏身边,拱手微笑道:“大伯母,小五只是和大哥切磋武艺,不必担心!”

  韩曹氏这才松了口气,道:“日后切磋,莫用真兵器,若是伤到哪里,那可怎么办?”

  “大伯母说的是,小五记下了。”韩漠呵呵笑着,也不回头看韩沧,只是道:“大伯母,小五还有事在身,先告退了!”抬步便走。

  “韩漠!”身后传来韩沧冰冷的声音:“你记住,迟早你总会败在我的手中!”

  韩漠步子停了一下,终究是什么也没有说,缓步而去。

  而韩沧盯着韩漠的背影,眼眸子之中,除了愤怒羞恼,更带着一丝杀意。

  院子里扫的很干净,积雪都已经被收拾出去,这座院子一如既往的安静,而院子里那颗高大的古树,此时也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叶。

  院子之内安静,但是屋子里却传出一阵阵笑声。

  韩漠背负双手,在院子里看着那颗高大的古树,沉默片刻,终是往屋里走过去,安安静静,悄无声息,直走到门前,屋内才有小丫头看见,急忙起身行礼:“五少爷!”回头便道:“小姐,五少爷过来了!”

  韩漠脸上顿时显出温和的笑容来,随即便看见韩沁从内屋跑出来,后面跟着刚刚伤愈的红袖。

  “哥哥!”韩沁上前来,嗔怪道:“方才就说你昨儿回来了,我还在说,你怎地不过来看我们?”

  韩漠含笑道:“这不是已经来了吗?”看向红袖,红袖此时也上前来,虽然比起在西花厅时那冷漠的表情要温和一些,但是也不见太多笑容,只是轻声叫道:“哥哥!”

  此时红袖身着狐裘,虽然没了做暗黑吏员冷厉之气,去多了几分大家闺秀的内敛气息。

  “都在做什么呢?”韩漠背负双手,向红袖柔声问道:“伤势是不是好多了?”

  红袖点了点头,韩沁在旁已经笑道:“哥哥,你可不知道,姐姐的手真巧,娘教她刺绣没多久,她就知道如何刺绣了!”

  “哦?”韩漠有些惊讶,不由看了看红袖的手,这双曾经只拿刀子暗器的手,如今竟然拿起了绣花针,真是匪夷所思。

  进到内屋,韩漠便看到了坐在桌边的碧姨娘。</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