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805章末路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苏观崖得知内阁官员被救出的消息,一直显得极其平静的脸,终于变得苍白起来,而身边的将领们更是显出绝望之色。

  大家心中其实都明白,内阁官员实际上就是自己手中最后的王牌,如今最重要的王牌却被人夺走,那么此战的成败,已经注定。

  唐鸣梧脸色最为难看,盯着苏雨亭,声音极是不满:“苏指挥使,东城是你的人在守着,内阁官员也是在你凤翔营的手里,如今他们却从你的部下手中走脱,你如何解释?”

  苏雨亭一直以来都是很少说话,神色自始至终也显得很是凝重,此时见唐鸣梧一脸怒气地向自己质问,冷然一笑,淡淡道:“你的火山营,似乎也没有守住南康门!”

  唐鸣梧一愣,却无话可说。

  凤翔营的职责是控制东城的官员,而火山营的职责则是固守九门。

  凤翔营固然让内阁官员突出重围,可是火山营也照样丢失了南康门。

  “内阁官员逃脱,西北军攻破南康门,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一名官员脸色苍白,声音都有些发颤。

  唐鸣梧看着苏观崖,终于道:“苏尚书,事到如今,已经不可死战,我们立刻打开西平门,从西平门撤出去……!”他指着城头城下的御林官兵道:“咱们手里还有两千兵力,只能从西平门撤出京城了!”

  苏观崖瞥了他一眼,淡淡一笑,道:“莫非你觉得韩漠会如此愚蠢,给我们留下一条路?”

  唐鸣梧快步走到外城垛,望向远处,只见城外那密密麻麻的火光一直未曾消失,隐隐见得远处来回走动的战马武士。

  唐鸣梧紧闭双唇,他心中此时却也明白,韩漠进攻南康门,并不等于对西平门置之不顾。

  韩漠自然不可能不防止苏家父子从西平门撤出燕京城,所以在西平门之外,必定埋下了军队,只等着叛军从西平门撤退,从而出击拦截。

  唐鸣梧心中现在却是极其的悔恨,如果早些从其他各门暗中出城,只怕很有可能躲避这场灾难,但是此时西北军已经从各条街道涌向西平门,进退无路,只能在此坐以待毙了。

  他固然愤怒于九门兵的暴动导致整个局势陷入危局,但更愤怒的,却是内阁官员从凤翔营的手中走脱。

  若是内阁官员在手中,那就等于手中还留有最后的王牌,至少可以用这张王牌与韩漠进行谈判,保住性命只怕是不成问题。

  可是如今这种王牌不在手中,而且如今是进退维谷,这让唐鸣梧既是愤怒又是绝望。

  苏观崖此时面色看起来恢复了淡定,但是他的心中却是低落到谷底。

  王牌一失,苏家现在是真正地走到了悬崖边上,甚至一直脚已经往悬崖踏了出去,他的目光情不自禁地往皇宫方向望过去。

  苏观崖不是傻子,他内心深处十分清楚,皇宫之中的那位一直没有动作,正是因为内阁官员在自己的手中。

  那位皇帝想看一场鹤蚌相争的好戏,等到这场戏落幕的时候,皇帝才会露面出来。

  但是内阁官员既然从凤翔营的手中走脱,也就等于这场鹤蚌相争的好戏已经唱到了尽头,在这种时候,那个阴险的帝王必然不会继续沉默下去。

  雪中送炭少有人为,但是落井下石却是许多人愿意做的。

  皇宫方向,显然是有所异动,那皇城城墙之上的火光更亮了,驻扎在皇城右侧的狼甲营营地,自一开始,便一直没有动静,但是此时此刻,那座营地却已经亮起了火光,火光跳动,不问可知,那是狼甲营开始有所动作了。

  南康门告破,西北军通过各条街道往西平门纷涌而至,而其他两门守军已然失去了镇守的作用,也迅速往西平门方向集结。

  只不过这两路军队,还未抵达西平门,早就被西北军分兵在大街小巷阻挡住。

  西平门下,火山营和抽调过来的小部分凤翔营军队,加起来两千人左右的兵力,列阵数道,刀枪在手,寒光闪耀,眼看着西北军骑兵从城内的各条街道奔驰过来,在自己的阵前不远勒马停住,列成强悍的骑兵阵型。

  西北军并没有对西平门下的叛军立刻发动攻击,而是密密麻麻地集结在叛军军阵对面,呈半弧形,超过五千勤王骑兵就如同一块弧形铁盖子自内将西平门扣住,而那两千名御林军,就像是被扣在盘中的肉,随时都有可能被吞噬。

  望着城内云集过来的西北军,苏观崖脸上带着冷漠的笑容,而火山营护军参领唐鸣梧此时却是脸色铁青,眼眸子深处,显露出绝望之色。

  当几日前韩漠率领大军击破苏家世家军,唐鸣梧就知道是事态严峻,只是他却没有想到,末日来得这样快,一夜之间,西北大军便已经破城而入,叛军已经陷入绝路。

  城下西北军刀枪如林,寒气霜甲,黑压压的如同乌云压阵,看着令人确实十分心悸。

  人潮人海中,西北军阵中缓缓分开一条道路来,数骑从那军阵之中缓缓出来,当先一将银甲铜棍,座下是那追风赶月的绝影神驹,正是此番勤王主帅韩漠,在他身侧,则是窦善、肖木、秦洛等将领,这些将领的甲胄上全都沾染着血迹,那是同袍之血。

  一夜血战,城内各处尸体横堆,天已经蒙蒙亮起来,黎明也是近在眼前。

  望着城头的叛军将领,看着苏观崖一身戎装儒雅风范站在城头之上,韩漠的神情异常的冷漠,此番兵变主角之一燕太子已经死在天涯峰上,而剩下的几名主角,此时便在城头。

  无数将士的鲜血染红京城,罪魁祸首,便是这些野心勃勃之人。

  苏观崖平静无比,面对着城下密密麻麻的军队,缓缓开口,对着城下的西北军高声喊道:“你等都是燕国勇士,怎敢助韩漠这个乱臣贼子?”

  双方近万将士肃然一片,除了战马偶尔嘶鸣,便只有寒风呼啸,但是苏观崖这一声叫喊,却是劲气十足,远远传开。

  韩漠冷淡一笑,沉声高喝道:“苏观崖,事到如今……降了吧!”

  降了吧!

  这三字清清楚楚,没有丝毫废话,但是此时的韩漠,却有足够的资本说出这句话。

  苏观崖平静一笑,抚须道:“韩漠,本官确实小看你了。只是……你也未免太小看本官了,输赢未分,本官凭什么降了?”

  韩漠寒声道:“你自己也该明白,此时不降,便不会再有机会。难道你想你们苏家真的……断子绝孙?”

  断子绝孙!

  何其狠辣的话语,又是何等让人毛骨悚然的威胁。

  “你若此时降了,我保证给你们父子留一个全尸!”韩漠手握血铜棍,紧紧盯着城头的苏观崖,“如果你们还要负隅顽抗,我敢保证,你们的尸体最后连狗也不愿意看一眼。”

  城头的叛军将领都是微微色变。

  韩漠的威胁,直白无情,那冰冷的语气加上狠辣的话语,确实让人身上流动着一股子寒意。

  苏观崖大笑起来,高声道:“或许我苏家真的会满门被杀,但是我苏观崖做事素来公平!”他悠然抬起手臂,指向东城方向:“那里会有许多人为我陪葬,后来的史书,固然会将我苏氏一族写得一钱不值,但是却无法改变,那些人的死,你韩漠也是难辞其咎!”

  韩漠面不改色,冷淡道:“古往今来,凡诛杀大奸大恶之贼,总难免牺牲!”

  “大奸大恶之贼?”苏观崖叹了口气,道:“韩漠,世间的善恶,不是几句话就能说清楚,这天下间,本就没有绝对的善与恶。你今日风光一时,或许会荣耀无比,但是只要我这边讯号一发,东城刀光乍起,你的荣耀,将会失去很多人来欣赏。”

  韩漠脸色冷峻,却没有说话。

  就在此时,却听得西北军军阵之中有分开一条道路来,十多骑已经从人群中奔驰过来,韩漠转过头,却见到当先一骑白须白发,却是萧太师,在他身后,则是其他数名世家官员,自己的父亲韩玄昌正在其中。

  看到父亲安然无恙,韩漠知道西花厅和风骑的突围和接应计划成功,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萧太师一行人飞马上前来,韩漠翻身下马,上前去,显得很是谦恭,向着萧太师等人拱手行礼,而韩漠身边的诸将也都下马来,向内阁官员们行礼参见。

  萧太师看着一身银装的韩漠,这个年轻人的甲胄上满是血污,冷峻的面孔之上,带着一丝丝疲惫,于是微微点头。

  众世家官员从凤翔营手中逃脱出来,那是西花厅和风骑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换来,特别是西花厅,折损了几乎近一半人员,伤亡惨重。

  而这两支势力,都是韩漠所掌控,换句话说,众人能脱险,韩漠居功首位。

  也正因如此,众人都是对韩漠投来了赞许的目光。

  韩漠看向韩玄昌,只见韩玄昌衣衫喽烂,身上依然血迹斑斑,显然也是经过一场血腥厮杀才突围出来,而韩玄昌此时正含着欣慰的笑意,温和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但是父子二人都清楚,此时并不是说话之时,所以双方只是互相看了一眼,看到对方无事,心中俱都宽慰,韩漠便重新翻身上马,目光再一次投到城头之上。

  苏观崖看着城下内阁官员齐至,冷然一笑,背负双手,缓缓道:“让她们都过来吧……!”</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