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8章唯财不破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关少河起身为韩漠斟满酒,亦为自己斟上,才微笑道:“五少爷,你可知少河经营的贸易行,经营的是何种货物?”

  “你告诉我,我就知道了。”

  关少河笑道:“少河开的贸易行,在东海城应是最大的,经营的货物不是鱼物海鲜,而是珍珠珊瑚玳瑁甲等贵重海宝。”

  韩漠“哦”了一声,道:“原来关掌柜还是一位巨商。这些东西,若不是家资富贵,那可是经营不起的。你们庆国商人在东海城多得是渔行,这海宝行可没几家。”

  “三家!”关少河伸出三根手指头:“东海城共有庆商贸易行四十六家,经营海宝的,连上我关氏贸易行,一共只有三家。”

  “那银子可不少挣。”韩漠嘻嘻笑道。

  “庆国的达官贵族们喜好这类海宝,那些夫人小姐们甚至是娘娘诰命夫人们,也都喜欢研磨珍珠粉饮下以保青春美丽,所以这些东西在庆国是不愁销路,而且价钱也卖得很好。”关少河缓缓道:“但是东海郡毗邻大东海,资源丰富,采珠人却是极少,而且大部分采珠人都是你们韩家部下,采上来的珍珠珊瑚也都大部分敬献给了燕国朝廷,市面上的货物却是极少。我们海宝行说起来显赫,但是挣得银子,却未必比那些渔行多。”

  “那你让小五开家贸易行,货物难道就会多起来?”韩漠嘻嘻笑道:“我又不是神仙,变不出海宝的。”

  “你是神仙!”关少河正色道:“五少爷若是尽心而做,货物自然是不愁的。”

  “哦!”韩漠倒是有些稀奇:“你说说看,货物从何而来?”

  “五少爷,据我所知,韩家目前的采珠人也不过二十余人,每年下海十三四次,采出来的珍珠珊瑚极为稀少。而民间是不允许采珠的,这样一来,自然是没有货源。”关少河耐心地道:“可是大东海万里之阔,虽说下面的海宝不是取之不尽,但是却也比普通人想像的要多得多。五少爷只需劝说韩家宗主,增加采珠人的数目,增加采珠的次数,这样一来,货物应该是极其充足的。而除了献给燕国朝廷的海宝外,其他的海宝,五少爷可收入你的贸易行,尔后高价卖给在下,这样一来,你我都能挣取大笔的银子了。”

  “那我的贸易行岂不是一个摆设,直接让韩家将采出来的海宝都交给你不就成了。”韩漠笑眯眯地道:“关掌柜,你这可是太过狡猾了。”

  关少河摇头正色道:“五少爷之差矣。韩家的海宝若都交给在下,五少爷在中间可就没有银子了。但是五少爷收购韩家的海宝再转手给少河,那就有利可图了。至于收购海宝的银钱,五少爷不必担心,少河可以预先支付,五少爷可以凭借预先支付的银子去收购。”

  韩漠叹了口气,道:“关掌柜,你说的倒是极好,可是只怕很难实现了。韩家便是我家,哪有我自己去收购自家的东西。而且你要知道,我韩家宗主心里也明白,增加采珠人数,增多采珠次数会给我们韩家带来巨大的利润收益,他们却为何这么多年来一直未曾实施?中间自然有我们不知道的顾忌。我一个宗族小辈,岂能凭借三两语便可说动他们?关掌柜,这事儿只怕是不成了。”

  关少河急忙道:“五少爷,你先别急。”起身走到门边,打开了门向外看了看,只见韩源那一桌人正饮的不亦说乎,更有几人说着醉话,并无人注意这边,才关上门,回到座中,轻声道:“五少爷,韩家一直没有做,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买家。虽然燕国朝廷下过旨意,韩家不得擅自采珠,但是这东海郡是你们韩家的,大东海更是你们韩家的,只要你们暗地里采珠,谁也发现不了,就算被发现,其实燕国朝廷也是无可奈何的。归根结底,这么多年来,韩家一直隐忍不动,不是不想要那些利润,实在是因为没有找到买家。”

  “啊!”韩漠摸着下巴道:“市面上贸易行多得是,怎会没有买主?”

  关少河微笑道:“五少爷这是不清楚了。别看贸易行甚多,但是这天下能做这种生意的,却实在不多。而韩家要挑选的合作者,可不是普通的贸易行就可以。一来需要贸易行有巨大的财力,二来也需要贸易行守口如瓶,最重要的是,贸易行必须要有一条安全畅通的贸易线路,这样才不至于贸易行中途出事,泄露了货物而连累韩家,这三点缺一不可。少河敢打赌,这么多年来,韩家其实也想找一家这样能够合作的贸易行,而且是他国的贸易行,可惜能达到韩家要求的贸易行一直没有出现。”顿了顿,很自信地道:“但是我敢保证,我们关氏贸易行,正是韩家需要的贸易行!”

  韩漠竖起大拇指,笑眯眯地道:“关掌柜,你很自信,我欣赏你。”随即问道:“不过你又怎知我韩家一直在找寻贸易行?这事儿连我这个韩家子弟也是一无所知的。”

  “此事越隐秘越好,五少爷不知,也是情理之中。”关少河笑着轻声道:“至于韩家为何要找贸易行,还是那句话,韩家需要银子,需要大量的银子。”

  “关掌柜,你这句话我又不明白了。”韩漠眨了眨眼睛:“我韩家是东海郡第一世家,家资殷盛,可不缺银子。”

  关少河更是压低声音:“韩家若是想独善其身,守着东海一郡,自然不缺银子。可是韩家若是想雄霸燕国,掌握燕国六郡,那可就需要大量的银子了。”

  韩漠霍然站起,指着关少河沉声道:“好你个关少河,竟敢说这种大逆不道的反话。我韩家忠君爱国,天下皆知,你这样说,难道是要诬蔑我韩家要造反?我现在只要一句话,便能将你送到大狱里,你信不信?”

  关少河却是镇定自若,淡淡笑道:“五少爷自然是有那个能耐的,可是少河自信,五少爷不会那样做。”

  韩漠冷笑道:“有时候太过自信不是好事。”

  “可是若没有自信,那就更不是什么好事。”关少河平静地道:“要做大事,就得有气魄。五少爷,你方才怒打小阎王,那是有胆识的人,少河敢打赌,五少爷日后必成大器。”

  “哈哈……!”韩漠笑了起来:“关少河,别以为拍本少爷两句马屁,本少爷就不和你计较。今日看在你请我喝酒的份上,这事我就不放在心上,日后若是提及,可别怪我韩漠不留情面。”一甩衣袖,迈着步子走到门前,打开门,看也不看关少河,径自出去。

  关少河见到韩漠离去,嘴角反而露出笑意,喃喃道:“若是无心,为何又不追究?五少爷,你年纪轻轻,倒是很深的心机。嘿嘿,我就在贸易行等着你的到来。”坐回位子,伸出指头沾着酒水,在桌子上写下“唯财不破”四字,旋即呵呵一笑,拂袖擦去。

  韩漠出了门,见到一桌人已经醉了十之七八,就连韩源也是醉话连连,当下上前叫停众人,叫过酒楼掌柜,让他派几名伙计将醉酒的人送回府去,自己背了韩源径自回府。

  韩漠的吩咐,在酒楼自然是如同圣旨一样,当下吩咐伙计将各家公子送回府,好在这些人都是常客,也都知道各人身份,伙计一一送回。

  韩源醉酒,自然不能送回东府,韩漠只得将他偷偷背回自家花园中,服侍他睡下,又派韩青过去东府通知,就说四少爷在西府睡下了。

  次日一早,韩漠尚在梦中,就听韩青焦急的声音道:“五少爷,五少爷,老爷唤你去哩。”

  韩漠醉眼朦胧,瞧见韩源尚在一旁沉睡,起身问道:“知道老爹为何叫我不?”

  韩青苦着脸,点头道:“黑阎王上府里来了!”</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