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779章冲锋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刚入寅时时分,自西北军营地的北面方向,两支人马已经气势汹汹地向大营冲过来,这些世家军防具装备未必很好,但是他们的手中兵器,却是锋利的很。

  苏家乃是燕国百年世家,虽然朝廷禁止各地百姓拥有兵器,但是像这样的大家族,自然是有暗中储存兵器的地方。

  虽然世家军用起来的机会很少,但是一直以来,各大世家从没有停顿过自身战斗力的提升。

  大批的甲胄盔甲,那需要大量的金钱,而且物资量巨大,很容易就会出问题,但是兵器相比起甲胄护具,自然是容易收藏的多。

  一有战事,各长老出动,传令麾下那些大小豪族,一层层地集结人手,很快就会聚集大批的人手,尔后迅速发放武器,一支军队便可以迅速组建成功。

  虽然是乌合之众,却也并非完全没有战斗力。

  此时的苏族世家军,虽然知道他们要攻击的是西北军,但是他们更知道,如今的西北骑兵都是经过长途跋涉而来,那都是病老虎,不堪一击,更加上上面已经许下了重金,所以命令一下,分出来的两支世家军队,每个人真的如同下山猛虎一般,往西北骑兵大营疯狂地冲过去。

  苏如水手下世家军,一分为三,其中两支已经如同两头猛虎般扑下去,而他率领的一千骑兵和三千步兵,则是立于数里之外,遥望着西北骑兵大营。

  等两支军队冲出,苏如水立刻下令对空射出火箭,通知另一支从吴郡敢来的军队发起攻击。

  西北骑兵果然是毫无戒备,而且要面对三倍的对手,更要经受两面夹击的处境,饶是苏如水往日里小心谨慎,此时眼眸子中还是掩饰不住显出兴奋之色。

  此战对于苏家来说,那是性命攸关的一战。

  若败,苏家几乎已经坠入悬崖,若胜,那么苏家必能挺过这次大难。

  苏如水握着拳头,只待出击的近两万兵力能够将疲惫的西北骑兵都拖住,自己便率领手下的最后军队,全力突进捉拿韩漠。

  此战,必须要胜。

  此时,燕京城头,叛军的几位主将也是静立城头之上,遥望着远方的大地。

  黑夜之中,站立在高高的城头之上,二十里外的西北大营火光依然是依稀可以看见,苏观崖、苏雨亭和唐鸣梧并立在城垛之后。

  除此之外,身后更有数名火山营的将领,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那片闪烁火光的营地。

  苏观崖神色平静。

  皇帝置身事外,那是想要坐山观虎斗,甚至于皇帝心中所想的目的,苏观崖都是一清二楚。

  他知道,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其他路可走。

  只能借这次机会击败韩漠。

  成败,在此一举。

  很快,他们就听到了风中带过来的喊杀声,几个人都清楚,关乎存亡的城外之战已经开始,唐鸣梧更是忍不住握起拳头,手背上的青筋都凸起。

  “苏尚书,援兵已到,对韩漠发动了攻击!”唐鸣梧耳边响着喊杀声,沉声道:“如果此时我们抽调几千人手出战,是否把握会更大?”

  虽然唐鸣梧盼到了援军的到来,但是他毕竟是一名颇有见识的将领,十分清楚世家军的作战能力。

  毫无疑问,各大世家属地都能够集结出一支庞大军力的世家军,但是世家军并非正规军,士兵都是临时举起的百姓,比起正规军,世家军的战斗力实在是弱出不少。

  虽然苏观崖向他保证过,这次世家军的兵力远高出西北军,但是他却始终有些担心。

  正如人们所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西北骑兵确实是人困马乏,但是他们的作战经验,远非世家军所能比。

  而御林军的战斗力,那是强悍骁勇,如果此时能够调出几千人马出城攻击,那么胜利的把握将会大出不少。

  苏雨亭神色凝重,也是看向苏观崖,道:“父亲,唐将军之,不无道理。如果此刻我们调出几千人马,想来对战事大有益处。”

  苏观崖扶着胡须,脸上依然是一片淡定,沉吟着,许久之后,才摇头道:“我们的兵力,已经十分吃紧,若是向外调兵……!”说到此处,他感觉自己的背心有些发寒。

  身后,燕京城正中那浩大的皇城,如芒在背,让苏观崖身上很不自在。

  那个隐忍的皇帝,苏观崖一直未曾轻视过。

  一个隐忍近十年的帝王,那绝对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帝王。

  十年来,皇帝对世家处处忍让,虽然谁都能看出皇帝对世家的不满,但是这十年来,面对世家强悍的实力,皇族一直都在隐忍着,皇帝更是没有做出任何针对世家的大规模动作。

  忍字头上一把刀!

  这样一个皇帝,很难看穿他心中的真正所想。

  正因为看不穿,所以才恐怖,正因为恐怖,苏观崖才不敢轻易派出城中的一兵一卒。

  城中只有两营兵力,用来控制京城,兵力已经有些捉襟见肘,如果此时再派兵出城,让城中的兵力进一步削弱,苏观崖不知道那个皇帝会不会在背后放一枪。

  皇帝的手中,有着白异的龙骧营和曹殷的狼甲营,那两营随时听候着皇帝的调动。

  苏观崖对于那个摸不透的皇帝,必须有所防备。

  这种时刻,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想法,让人重新去衡量利益得失。

  皇城虽然紧闭宫门,但是苏观崖却要随时提防皇宫宫门打开。

  正因如此,他不敢轻易削弱城中的叛军兵力。

  而且,对于世家军能够击败疲惫不堪的西北骑兵,苏观崖还是充满了信心,虽然苏观崖善于玩弄政治,虽然他对于军事并不精通,但他却认定韩漠走了一步臭气。

  年轻人的冲动,总是要付出代价。

  韩漠已经冲动过,所以苏观崖相信世家军一定能够让韩漠付出代价。

  世家军本以为他们要对付的是一头已经受伤而且沉睡的狮子,所以他们一个个争先恐后,朝着西北骑兵大营疯狂地冲过去。

  他们本以为如此有气势的冲击,定然会让困倦中的骑兵们慌乱不堪。

  声音撼天,四野震颤,每一名世家军都倾力怒吼着,及时为了给敌人以震慑,也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子。

  毕竟面对的是身经百战的骑兵,世家军的内心深处,终究还是存着恐惧之心。

  世家军中,甚至响起了冲锋的号角声。

  排山倒海的世家军渐渐靠近大营,这是在冲锋之时,他们却没有看到骑兵大营应该出现的骚动景象,只是那些战马却是发出长嘶之声。

  豁然间,冲在前面的世家兵士发现,从那黑压压的马群之中,陡然间射出密密麻麻的箭矢,就如同飞蝗一样,简直是铺天盖地。

  箭矢如雨,冲在前面的世家军只听得空中“嗡嗡”之声大作,那漫天箭雨瞬间变成夺命阎罗,射入世家军的身体,前面的士兵成排成排地倒下。

  世家军虽然人多势众,看起来声势壮大,但是他们根本不懂的军队阵列,更不懂得如何进行兵种的搭配,大多数都是刀手、长枪兵,便是连弓箭兵也很少配备。

  而被他们视为不堪一击的西北骑兵大营,在那黑压压的马群之中,神弓营的一千名骑兵首列前阵,更有许多善于射箭的骑兵竟然有序地排列着,他们面对着数量庞大的敌军冲锋,毫无惧色,很整齐地取箭,弯弓搭箭,拉弓,射箭,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前面的世家军倒在血泊中,后面的冲锋立时为之一顿。

  本以为像一群狼扑向一头奄奄一息的雄狮,谁知道这头狮子显出来的战斗力,远超出他们之前所估计的。

  寒风怒号不休,想要鼓舞世家军的士气,亦或是吹散战场上弥漫出来的血型。

  寒夜不带丝毫暖意,似乎已经见惯了这种冷血的杀戮,麻木不仁。

  世家军的将领们怒吼着,鼓舞着士气,挥动着战刀,高声喊叫着:“杀过去,杀过去,弓箭是他们最后的依赖,冲过去,他们就不堪一击!”

  于是号角声更有力地吹起来,世家军终是鼓起勇气,疯狂往前冲锋。

  冲过去!

  靠近上去,他们便不堪一击。

  脚下的积雪被践踏着,积雪尽去,冰屑纷飞,天上地下,寒冷一片,而战士们的血液却燃烧起来,在战场上,无论是因为兴奋还是因为恐怖,都会让人的血液异乎寻常地沸腾。

  远处的苏如水望着前方的战况,进皱起眉头。

  很快,他的眉头编辑便即展开。

  不错,西北军终究是有着丰富作战经验的边军,如果一击便溃,那反倒是不正常了,这弓箭或许就是西北军最后的王牌。

  冲过去,靠近过去,西北军必将抵挡不住。

  骑兵中,善于射箭的不会多,而且他们的箭矢也不会太多,只要全力以赴,很快就能靠近过去。

  苏如水大叫着:“吹号角,让大家鼓起勇气,冲过去!”

  他身边的号角手们,拼了命地鼓起腮帮子,号角声响彻云霄,这些号角手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就似乎号角声吹得有力,便能够取得此战的胜利一样。</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