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77章海上风波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海匪们都拿出弓箭,更有人已经爬上桅杆遥望,韩漠跟在杜冰月身后奔到船舷边,发现萧同光也正胆战心惊地眺望着,他可不愿意刚出狼窝又入虎穴。

  果然,远方的海面上,出现两个巨大的黑影,一瞧那两艘船,比这海匪的这条船那是要大上不少。

  杜冰月柳眉微蹙,望着来船,侧头向韩漠道:“小五哥,我们这艘船在海上人的船只中算是极大的,倒也没有哪拨人手比咱们的船大,而且对方有两条船,那更是少有了,我估摸着那不是海上人的船只。”

  韩漠凝视来船片刻,嘴角露出微笑,道:“月儿,你猜得不错,那不是海上人的船只,那是我们镇抚军的战船!”

  镇抚军战船。

  韩源沉着脸,坐在船头甲板出,一脸的担忧。

  那夜突然见到海匪敌船,他却觉得有些奇怪,毕竟这海上还没有哪知人马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来挑衅镇抚军的战船,他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但是镇抚军统领成胥见到敌船,求功心切,大叫是海匪夜袭,下令两船追击。

  两船追出去后,在夜幕之色,机动性没有小船敏捷,竟然很快跟丢了敌船,只得怏怏而归。

  孰知接着就传来采渔船那边遭袭的情况,成胥这才知道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悔之晚矣,只能向昌德候请罪。

  而韩源得知韩漠被抓,惊骇之下,一片担忧,立时请命调集镇抚军战船在海上搜找。

  昌德候也是担心韩漠下落,自然是赞同,韩源立刻驾小船回营地,向韩玄龄说明状况,韩玄龄得知韩漠被抓,又闻昌德候下令派船搜找,也不犹豫,当即拨了两只中型战船,由黄静单统领协助韩源在海上搜寻韩漠和萧同光的下落。

  韩源心急如焚,黄静单也知他心意,在海上游弋了三日,韩源几乎没合眼,在海上倒是找到几处小岛,有一岛恰好有匪,见到镇抚军战船到达,唬的岛主领着全岛三十多人跪在海滩上,战战兢兢。

  海上碰到的几把匪船,见到打着镇抚军旗帜的战船,吓得当即全员静立船头,等候镇抚军检查,镇抚军四处搜找,却是始终没有韩漠和萧同光的下落,而不少匪船远远瞄见镇抚军船只,仓皇逃离,连面都不敢碰一下。

  韩源一肚子怒火,堂堂韩家五公子,这帮海匪竟然下手,他心内当真是怒不可遏。

  黄静单走过来,叹了口气,温道:“四少爷,不必担心,五少爷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那帮海匪不敢对五少爷动手。”

  “可是见不到小五,我心里就不安。”韩源握着拳头道:“这帮该死的海匪,我韩家对他们心存善念,他们却如此不识好歹,小五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定然带着镇抚军将这干海匪杀个干干净净。”

  黄静单心中暗想这都是孩子话,韩家的策略是以盗养兵,没了海盗,镇抚军那是要大肆裁减的,韩家不可能真的因为韩漠的原因而完全诛灭海盗。

  不过韩漠若真的有事情,东海海匪只怕要面临一场有史以来最强烈的打击,虽不至于全灭,但是灭去十之六七,那是大有可能的。

  “四少爷,你都两天两夜没睡了,先回舱歇息,一有情况,我马上告诉你。”黄静单拍了拍韩源肩膀,温劝道。

  他内心倒也极为钦佩韩氏兄弟之间的骨肉感情,韩漠和韩源堂兄弟之间相处的极为融洽,自幼就感情深厚,算是兄弟团结的楷模了。

  韩家只要有这股子凝聚力,就一定稳如泰山。

  韩源的眼中布满血丝,苦笑着摇头道:“黄叔,找不到小五,我哪里能睡的着。”

  忽听船头传来声音叫道:“统领大人,前方有船只!”

  在海上已经连续碰到不少船只,每一次都是扫兴得很,所以此时听到前方有船,韩源也不如何振奋,跟着黄静单走到船舷边。

  韩源眺望远方,虽然是阳光明媚,却也不是看的极为清楚。

  这个时候,望远镜还没有出现,因为缺乏玻璃,即使望远镜的制作原理不是很困难,韩漠也因为原料的缺乏而没有制造出来。

  这个时候的海船,桅杆上设有瞭望台,瞭望台上通常都会安排一名眼力极佳的兵士进行海上观察工作。

  通常而,瞭望兵的选拔很是严格,必须眼力奇佳,民间许多普通子弟若是拥有极佳的眼力,即使身体素质不够硬,镇抚军也会破格录取,进入船上做瞭望兵。

  每艘船都会安排四五个这样的人,设两座瞭望台,轮流值岗,注意海上的情况,一般而,这一类兵士的待遇比起普通士兵还要好一些。

  瞭望兵已经从上面传来信息:“禀统领大人,那条船看起来是海匪船只。”

  黄静单立刻道:“打出旗号,让他们停下来受检!”

  瞭望兵立刻打出旗号,命令远处的船只不许再动,接受检查。

  果然,那边的船只见到韩家打出旗语,便停住不动,两艘镇抚军战船一左一右,加速驶向了海匪船只旁边。

  韩源站在船头,握着拳头,等到战船渐近,也瞧到那艘船上有不少人正站在船舷边向这边眺望,其中一人身影很是熟悉,心情激动起来,高叫道:“小五,小五,是你吗?我是四哥,小五!”

  黄静单也望到那艘船上有一人像极了韩漠,心中大喜,但还以为是海匪控制住韩漠,沉声吩咐道:“都准备了,拿上兵器,那边是海匪。”

  只听那边传来一个声音道:“四哥,小五在这里,哈哈,你真是厉害,找到这里来了。”声音中也充满欢喜,不是韩漠又是谁。

  战船很快就驶到匪船旁边,一左一右夹住,黄静单高声对匪船喝道:“你等听好了,谁也不许轻举妄动,接受我镇抚军检查。”

  兵士已经放上船板,搭在两船之间,两边镇抚军将士立刻拔刀持枪,纷纷涌向匪船,将船上的人都围了起来。

  杜冰月柳眉倒竖,紧握匕首,四周的海匪们也有些慌乱,但是都护在杜冰月身边,持刀戒备。

  韩漠皱起眉头,大声道:“都放下兵器,都是自己人,不要误会。”

  韩源迅速冲到匪船,手中握着一把海刀,激动地看了韩漠一眼,随即神情冷峻地扫视杜冰月等人,喝道:“是你们绑了我弟弟?”

  海匪们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若说事实,这帮人中真有大部分参与了那夜的偷袭。

  韩漠忙到:“四哥,都是误会,是他们救了我,都是自己人,不要误会。”说话间,已经迎着韩源走了过去。

  韩源一听韩漠这样说,先是一愣,随即笑道:“原来是自己人,弟兄们都收起兵器吧。”走上前去,一把抱住韩漠,激动道:“臭小子,四哥还以为你出事了,可吓死我了。”

  韩漠听他声音真诚,而且见到他一脸疲态,知道他一直在担忧自己,心中很是感动,也紧紧抱着韩源,呵呵笑道:“四哥,小五可没那么容易死。”

  镇抚军将士听韩源吩咐,纷纷收起了刀,杜冰月也令海匪们收起刀,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轻松下来。

  韩源明明见到这帮人显然是海匪,韩漠却说是救命恩人,一时也弄不清其中缘由,松开韩漠,对着杜冰月等人一抱拳,大声道:“我是韩家老四,谢谢诸位出手相助。”

  韩家人和海匪有千丝万缕的关联,所以韩源即知对方不是敌人,也就按照海上的规矩来。

  众匪有些尴尬,也都纷纷抱拳,恭敬道:“四少爷客气了!”

  黄静单走到韩漠身边,笑道:“五少爷,没事就好,总督大人和三老爷也都十分担心,如今平安无事,那可是太好了。”

  他说的“三老爷”,自然是指韩玄昌。

  正在此时,却听一个声音恨恨道:“你们……你们快将这帮海匪抓起来,是他们绑架了本官,这是一帮叛匪!”

  众人循声看去,却是萧同光已经悄无声息地钻到镇抚军人群中,一脸阴冷,指着杜冰月一干人厉声道:“他们差点害死本官,都给我将他们杀了。”

  杜冰月众海匪都是一惊,想不到萧同光来这么一手,顿时都将手握住兵器。

  韩漠皱起眉头,黄静单已经沉声道:“萧大人,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们是海匪。”萧同光冷声道:“绑架了本官,你们镇抚军若是徇私枉法,放过他们,那就是与海匪勾结,本官回京之后,一定要参你们一本。”

  黄静单先是和韩源对视一眼,一脸疑惑,而韩漠眯着眼,两个步子走到萧同光身边,忽地抢过一名镇抚军士兵手中的大刀,却见刀光一闪,刀锋眨眼间就贴在了萧同光的咽喉处,在场众人全都是惊骇万分。</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