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765章最后一人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太子是真的绝望了。

  他本以为这次计划是完美的,他本以为自己的志愿很快就会实现,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整个棋局,就因为韩漠这颗棋子,完全改变了整局棋的进度。

  太子实际上对韩漠也是颇有顾忌,在这次计划之中,他本就担心韩漠会给他带来一些麻烦,所以精心设下了陷阱,利用豹突营的校尉尹图为诱饵,要置韩漠于死地。

  但是太子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狐狸般的年轻人,不但逃过了尹图的那一刀,竟然不可思议地来到天涯峰巅。

  太多的想不到,却成为了现实,而这个现实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自己这些年苦苦经营的谋划,将因为韩漠这颗棋子的出现,而付诸东流。

  太子此时愤怒之下,更是充满了无尽的后悔。

  当初为了让计划更为完美,为了让把握更大,太子甚至想将韩漠拉拢过来。在他看来,韩漠年纪轻轻,又是世家子弟,只需要给予他丰厚的承诺,是很有把握将他纳入自己的计划之中。

  但是韩漠最终没有登上他这条船,反而成为凿沉这条船的锋利铁钻。

  他被韩漠绑在树上,看着韩漠从怀里掏出紫色的瓷瓶子,这一刻反而没有恐惧,只是后悔自己没有早早地除掉眼前这个人。

  早知今日,就该不计一切代价将这个年轻人除掉,可是,一切都太迟了。

  “本宫乃大燕太子,你乃大燕臣子。”太子这个时候,反倒显出身为太子的荣耀,仰着脖子,冷笑道:“韩漠,你这是弑君……千古罪臣!”

  在他看来,韩漠手中瓷瓶子里,装的必然是毒药。韩漠这是想要毒死自己。

  韩漠晃着手中的瓷瓶子,淡淡道:“我这人,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喜欢讲一个公平。你安排因尹图杀我,我为何不能杀你?老子是不讲什么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我讲的是……谁要我死,我便要他死。怎么,太子殿下,你这是害怕了?”

  太子冷然笑道:“果然是世家猖狂。本宫最遗憾的,是有生之年,未能将你们这些世家豪族剿灭!”

  韩漠淡然笑道:“你没这个本事。”他只是轻轻晃着手中的紫色瓷瓶子,缓缓道:“你似乎已经病入膏肓,就算今日不死,也活不了多久。其实我很奇怪,你已活不了多久,为何要如此折腾?你要为母亲报仇,冤有头债有主,你去找萧妃报仇就是。江湖上的道义,也明白一个祸不及家人,你为何要对大将军下手?”说到这里,他回头看了躺在雪地上的萧怀玉一眼,萧怀玉就如同睡着了一般,身上覆盖了一层白白的积雪,就如同盖着一件洁白的毯子。

  太子脸色苍白,惨然道:“我大燕自建国至今,世家盘踞朝野,大行其事,在百姓们的眼中,甚至只有世家豪族,而没有皇帝。”说到此处,他冷笑一声,道:“世家相争,谋得不就是最终能够控制燕国,控制我皇族?你们世家的争斗,让我大燕内耗丛生,若非如此,我大燕上下团结一心,早便统一了天下。先帝何其英明,知道你们世家为害,极力想要铲除你们,只可惜……!”说到此处,他眸子里充满了遗憾,随即眼中又露出轻蔑之意:“可是我那英明神武的父皇,继承皇位,却是对你们世家处处忍让,任由你们践踏着皇族的尊严……本宫不甘心,本宫要在走前,将你们世家铲除干净,留给大燕一个太平的天下。”他也望向萧怀玉,冷笑道:“无论是为母妃报仇,还是除去世家,萧怀玉……都必须死!”说到这里,他又是一阵急剧的咳嗽,嘴角那暗红色的鲜血直往外溢出。

  “本宫十年前,察觉到那贱人对母妃下毒之时,却已无力回天。”太子恨声道:“从那天开始,本宫便开始下定决心,有生之年,第一个便要将萧家诛族。本宫知道萧怀玉不倒,萧家就灭不了,而萧怀玉在那个时候,便已经是天下间罕见的巅峰武者,所以……本宫必须练成绝顶武技,才能除掉萧怀玉。”

  韩漠淡淡地看着太子,并没有阻扰他说下去。

  他只是轻轻摇晃着瓶子。

  他并不介意这位太子在饮下瓶中的药剂之前,将心中的话儿说出来。

  “只可惜本宫过于求成,太过求急,被劲气反噬。”太子冷冷笑道:“四年前那一道劲气关卡如果能闯过去,本宫也不会花费如此心思,更不会在今日被你所辱!”

  韩漠听到这里,神情依然平淡。

  但是他却已经明白,这位太子的身体为何会如此衰弱,为何会时常吐血。

  用韩漠最熟悉的话说,这位太子那是练功练的走火入魔了,他想练就绝顶武技去对付萧怀玉,想来是急于求成,反被劲气所伤,功夫没练成,却是将身体弄垮了。

  被劲气反噬至今,这位太子撑了四年,足见其意志也是颇为坚定的。

  只是最终没有练成绝顶的武技,不能与萧怀玉正面对决,这位太子只能改变策略,开始策划阴谋,走阴谋之道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人算不如天算,他苦心的经营,最终却因为韩漠的存在,功亏一篑。

  韩漠抬起手,将瓷瓶子托在手中,缓缓道:“你知道这是什么?”

  太子冷冷一笑,眼中满是不屑。

  到了这个地步,他到已经不怕死,他只是遗憾,自己的计划竟然就这样被破坏。

  “这叫忘情水。”韩漠平静道:“我也不妨告诉你,这瓶忘情水,是当初我从宜春郡得到,它的药效很奇特,只要服用下去,便会忘记所有的事情,连自己是谁也记不得。”

  太子一怔,他却是从未听见过这种药物。

  韩漠凝视太子道:“你十分清楚,就算我真的能够助你下山,却也不会让你下山。我本可以一刀杀死你,但是……大将军说过不要杀你,我不能违背了大将军的意思,而且一刀杀死你,那样反而失去了很多的乐趣。我本想将你绑在这里,让你经受寒冷和饥饿的折磨,慢慢死去,那样我也不算违背大将军的意思,但是我又担心出现意外,如果我运气太差,你运气太好,回头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让你下山,那只能是坏了我的事情。所以,这一瓶昂贵的忘情水,我只能送给你……你应该感谢我,因为饮下它,你会忘记许许多多的事情,包括你的不甘心……!”

  说到这里,韩漠再不犹豫,打开瓶塞,上前去,两指掐住太子的下颚,问道:“你还有什么要说?”

  太子惨然一笑,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人算……不如天算!”说完,他便缓缓闭上眼睛。

  韩漠两指用力,打开了太子的嘴巴,将忘情水全部倒进了太子的口中,那紫色的药汁,经过太子的喉腔,流入了肠胃之中。

  韩漠这才放开手,将药瓶子扔下悬崖。

  他不再去看太子,只是缓缓走到萧怀玉的尸身边,恭敬一礼,缓缓道:“大将军,我现在不能带你下山,等我大事完成,定会来此带你回去!”连鞠三躬,韩漠又走到司马擎天的尸身前,也是三躬,最后才走到商钟离的尸身前。

  “你的手段并不光明正大。”韩漠凝视这面前这个看起来极是安详的老人,“但是我能理解你的用心。”他对着商钟离的尸身也鞠了三个躬。

  三大名将,俱都在天涯孤峰离去,这天下风云,自此要变了。

  韩漠知道还有许多的事情需要自己去做,所以他不能再在天涯峰耽搁。

  他收拾一番,终于看了看太子最后一眼。

  毫无疑问,忘情水的药效实在是太过惊人,此时那位太子的双眼睁开,一双眼眸子,早已没有了光彩,茫然一片,他望见司马擎天那血糊糊的尸身,竟是尖叫一声,脸上惊恐无比,竟是吓得闭上眼睛。

  韩漠叹了口气,这才走到悬崖边,身体一翻,扒住悬崖,就此下山去。

  一个时辰之后,太子的身体已经坚硬,他的身体颤抖着,气息也开始微弱起来,在这孤峰绝寒之地,以太子现在的体质,根本无法继续坚持下去,他的四肢和身体已经被冻僵。

  就在这时,茫然四顾的太子却瞧见一道身影从悬崖边飞冲而上,然后轻盈地落到孤峰之上。

  这人脚下踏着皮靴子,头上缠着白巾,一身白色的棉袍,在这孤峰之上,如那白色的积雪连成一体,看起来极是淡定。

  他扫视了孤峰上的场景。长叹一声,也不去看太子,只是盘膝坐下,从腰间取下一支乐器,那是中原并不常见的葫芦笙。

  一阵苍凉空灵的乐音在这孤峰之上飘渺响起,音中俱悲凉。

  一曲了了,这人才缓缓站起,走到司马擎天身前,一礼,走到萧怀玉旁边,一礼,走到商钟离的旁边,才静静站住,凝视着这位老者。

  “某这一生,只失信一次!”此人声音平静:“你莫怪我。某来此,不是为了对你的承诺,而是……因为某对另一人有承诺。”

  “某终有一日,也会在地下与你相会,到时……定会向你赔罪!”

  “如你一样,某不是一个人,某的身后,还有一个国家!”

  “某……只能失信于你!”

  他对着商钟离的尸身,深深一礼,竟是看也没看太子,而是如同白云一般,轻飘飘地而去。

  如风来,如云去!</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