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751章恩断义绝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裴英侯依然是背负双手,淡然笑道:“我疯了?公输,你错了,我没有疯,是你们这些人没了当初的信念。韩漠让你们过上安稳日子,你们便不思进取。我与你们不同,我也不会放过让西花厅重新崛起的机会!”

  公输全厉声道:“裴英侯,你有何野心,我公输全不愿意去理会。但是你若想以西花厅兄弟们的性命去为你个人野心牺牲,我公输全绝不答应。”

  裴英侯眼中寒芒闪烁,道:“公输,你这话的意思,是不是不愿意助我?”

  公输全冷笑道:“裴英侯,你一再违背公颜老立下的二十一条,已经不配成为西花厅的人。上令下行你违背了,这同室不得操戈,你自然也不放在心上。”他冷冷地扫了两边的暗黑吏员一眼,淡淡道:“这些人,恐怕是你一直培养出来的心腹吧?”

  裴英侯沉吟片刻,终于道:“公输,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可愿意助我?”

  公输全右手一动,一把匕首豁然出现在手中,裴英侯皱起眉头,四周的暗黑吏员俱都是上前一步,便要对公输全动手,裴英侯摆摆手,数名暗黑吏员这才站定,都是冷视公输全。

  公输全撩起衣襟,凝视着裴英侯,缓缓道:“裴主事,我公输全曾在一处待过多年,你是我的上峰。在那个时候,你没少对我教诲,而且对我也十分照顾,你对我的恩情,我公输全从未忘记。”说到此处,他的神色很是黯然,摇头叹道:“但是我公输全亦是受过公颜老的大恩,他老人家立下的条例,我公输全更不会忘,今日你与公颜老的条规背道而驰,更是为了个人之心,要陷我西花厅于险境……!”他手一动,刀光闪过,撩起的那片衣襟便被割下来。

  公输全并不知道裴英侯要用西花厅的弟兄们做什么事情,但是他却十分肯定,裴英侯苦心积虑,花费大心思调走大批花厅精锐,那么如今被他掌控的西花厅,必然会因为他个人的心思而进行一场极为险峻的变故。

  他握着割下来的衣襟,对着裴英侯道:“裴英侯,现在起,你我之间再无瓜葛,恩断义绝!”

  裴英侯脸色很是难看。

  一直以来,公输全待人都是和和气气,而且真么多年来,公输全对自己可说是尊敬有加,几乎没有与自己发生过任何争执。

  也正因如此,裴英侯一直以为公输全是可以拉拢过来的。

  但是今日公输全的表现,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这个平日里的和善人,今日表现出的态度竟然是如此决绝,甚至做出了割袍断义的举动。

  和善人表现出来的决绝,反会让人更为吃惊。

  就在此时,又一道人影从外游入,语速甚快:“裴主事,东城出现火箭!”

  裴英侯闻,再不犹豫,看着公输全,厉声道:“既然如此,公输,你我既无恩义,便不要怪我!”一挥手,沉声道:“拿下了!”

  数名暗黑吏员在裴英侯挥手的一刹那,同时出手,自四周一齐攻向了公输全。

  公输全知道这几名暗黑吏员既然被安排来对付自己,那一定是花厅里一流的好手。

  他的身体迅速往左突去,在电光火石之间,只见他的手在身上的某处按了一下,就听“喀嚓”一声响,他胸口的衣襟竟然瞬间破碎,从里面竟然探出一只拇指粗细的小竹筒,小竹筒从衣襟里探出来的一刹那,从那竹筒里面,豁然喷出一道火焰来。

  那火焰就如同突然窜出的火蛇一般,出现的极其突然,他身前攻过来的暗黑吏员蓦然发现眼前一团火焰,竟是大惊失色,身体迅速闪躲开去。

  而公输全不愧是西花厅的老吏员,速度奇快,以火焰打开一条口子,立时便往前冲,前面便是关闭的窗户,他现在便是要冲出窗户,跑到院子里去。

  那里有花厅的所有暗黑吏员,更有自己二处的六十多名部下,在众目睽睽之下,裴英侯必然有所顾忌,不敢动手。

  他是公输家的后人,公输家的机关术,那是神奇无比,而他在自己的身上,自然少不了设计一些机关,到万不得已之时便可用上。

  这“火管术”便是他精通的机关术之一,在今日危急时刻,竟是凭借这一令人意想不到的机关术,在包围圈中突破了一点。

  他的身形如豹,并不顾及身边已经有两名暗黑吏员的拳头击在了他的身上。

  虽然身前的暗黑吏员被火焰逼退,但是暗黑吏员的心理素养那是超一流的强悍,两边攻来的暗黑吏员并没有丝毫的停顿,他们也都知道公输全乃是厅内一等一的好手,所以展现出十足的爆发力,在公输全逼退那名暗黑吏员的一瞬间,左右两名暗黑吏员的拳头已经重重击打在公输全的身上。

  这两名暗黑吏员,一人击在公输全的腰眼处,一人击在公输全的肩头,那都是用了全力,务求在瞬间便将公输全击倒。

  只是在击上公输全身体的一刹那,这二人都感觉自己的拳头如同烈火灼烧一般,甚至有一阵被撕裂的感觉。

  毫无疑问,公输全的身体上,还另有机关。

  公输全被击在身上,浑然无事,去势未减,他的武功在西花厅未必是最高的,但是他的机关术却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强悍,一个精通机关术的宗师级人物,自然不会忘记在自己的身上设置各样机关,用来保护自己的安全。

  他两步之间,便已经冲到窗边,右手成拳,便要击破窗棂窜出去,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他感觉到一阵劲风袭至脑后。

  这劲风来的速度犹若闪电,公输全来不及吃惊,就感觉到脑后一凉,似乎有一只冰冷的东西击入自己的脑后,整个身体瞬间无力,拳头虽然击到窗棂上,但是在击到的一瞬间,拳上的力量全消,就如同只是轻轻抚摸了窗棂一下,随即他的整个身体一软,瘫倒下去,脑子也在一瞬间失去了知觉。

  这脑后被袭,却是裴英侯击出的暗器。

  他与公输全相处许多年,对于公输全身上的弱点是了如指掌,而且裴英侯虽然武技不高,但是却练有一手极强悍的暗器功夫。

  他知道公输全全身上下或许都防遍了,但是这脑后勺却是一处极大的弱点,所以毫不犹豫地打出了暗器,击中了公输全的后脑勺。

  这枚暗器之上,自然少不得药剂。

  看着毫无知觉躺在地上的公输全,裴英侯的表情复杂,沉吟片刻,目光终于坚定起来,沉声道:“留两个人,将他绑起来,看住他!”

  西花厅的院子里,两百多名暗黑吏员依然是静静地站着,悄无声息。

  每一名花厅吏员进入西花厅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学习“二十一条”,而二十一条的第一条,便是上令下行。

  所以对于西花厅吏员来说,他们只是执行上峰的命令,而不会去询问为什么要那样做。

  一个恐怖的暗黑机制体系,就是这样从头到脚的一致性运转。

  韩漠的话,在西花厅固然是最高命令,但是当韩漠不在的时候,裴英侯便是西花厅的头脑,这一点,谁也不会怀疑。

  裴英侯的思想和命令,也就是现在西花厅的头脑。

  他发出的指令,在这一段时期,也就相当于是韩漠的指令,西花厅的吏员们,自然是无条件地去服从。

  裴英侯从屋内出来之时,众西花厅暗黑吏员的眼睛都看向了他,虽然谁也不会多说什么,但是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今夜很诡异地将所有西花厅吏员召集回来,必定有着极大的行动。

  跟在裴英侯身边的,亦是一名蒙面的暗黑吏员,手中端着一只铁盘子,铁盘子上面,放着四支令箭,这四支令箭,俱都是铁制,豁然便是地下密室中的铁制令牌。

  这种令牌,乃是西花厅极其重要的令符,除了西花厅厅长的黑铁令牌,这铁制令牌完全可以调动西花厅的所有力量。

  裴英侯向东面看了一看,心中知道,自己的同盟势力,在这个时候应该都开始行动了。

  而西花厅,也该迅速配合其他同盟势力的行动。

  并没有沉吟太长时间,裴英侯已经沉声道:“夜蝙蝠!”

  从队伍中立刻出来一人,躬着身子。

  “你领三十人,在天亮之前,控制燕京府。”裴英侯简洁明了地道:“你们必须做到,若无我吩咐,燕京府所属衙差不可有丝毫异动!”

  说完,他从铁盘子里取出一枚铁制令牌,掷向那名代号唤作“夜蝙蝠”的暗黑吏员,夜蝙蝠伸手接过,恭敬道:“是!”

  “墨蛇!”

  “属下在!”又出来一名暗黑吏员。

  “你率四十名人,控制大理寺,无我吩咐,大理寺所属官差不得有任何异动!”

  又丢出一面令牌,墨蛇接过。

  “蓝蜥蜴!”

  “属下在!”

  “你率四十人,控制刑部衙门!”

  连续派出三枚令牌之后,裴英侯拿起最后一枚令牌,沉声道:“白蜈蚣!”

  “属下在!”

  “你率一百人,监控东花厅!”裴英侯缓缓道:“潜伏在他们衙门四周,他们但有异动,杀无赦!”

  “卑职领命!”

  虽然所有人对于裴英侯发出的指令都感到震惊无比,但是却都十分顺从地接受了命令。

  东花厅如今的编制是四百人,但是一大半都被派往京城之外,有的潜伏在他国,有的潜伏在各州郡,如今身处京城的东花厅吏员,数量不过几十人而已,西花厅派出一百人用来监控东花厅,数量上是完全足够的。

  转眼间,便已经安排了两百一十名暗黑吏员的任务。

  裴英侯继续道:“余下的人,固守西花厅,随时听候吩咐!”

  便在此时,却听一个极冷漠的声音高声问道:“裴主事,这一切是圣上的旨意,还是韩厅长的吩咐?”

  寂静的大院子,这一句话石破天惊,裴英侯听到,已是豁然变色。</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