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740章与肖木议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时间缓缓流逝,两名太医都已是从刀手体内取出血液,随即盛入专门的器皿之中,更是以当时最为先进的验血工具开始验血。

  帐内寂然无声,一片死寂。

  肖木在一旁看着,虽然他不通药理,两位太医所作的程序他也是茫然不解,但是他却能看到,两名太医验完血液之后,他们之间互相看了看,脸上都显出十分古怪的神色。

  “年兄那边可是有异?”一名太医问道。

  那年太医点点头,皱眉道:“付兄似乎也出了问题?”

  “怪哉怪哉!”那付太医如年太医一样,眼中充满疑惑之色,二人此时显然是被血液的异样所吸引,竟是没有向韩漠那立刻禀报,为了慎重起见,那年太医轻声道:“付兄,你我换一换,看看两人血液的异样是否相同!”

  那付太医点头道:“正有此意!”

  二人当下互相换了一名刀手,重新对血样进行研究。

  韩漠靠坐在椅子上,如同睡着了一样,静静等候。

  这一次花费的时间却是少很多,很快,两名太医互相看了看,都是微微点头,显然确认了两名刀手血液中的异样是一模一样。

  肖木皱着眉头,茫然不解。

  两名太医上前去,齐齐拱手,年太医已经恭敬道:“韩将军,这二人的血液之中,别有蹊跷!”

  韩漠眉头跳了跳,睁开眼睛,凝视年太医,淡淡笑道:“有何蹊跷?”

  “此二人的血液之中,似乎含有毒素。”年太医肃然道。

  “毒素?”韩漠轻轻摸着下巴,问道:“两位可判断出什么毒素?”

  两名太医互相看了看,脸上都微显惭愧之色,那年太医沉默一下,才道:“回将军话,惭愧之至,我等虽然验出这血液之中含有药物毒素,与常人不同,但是……但是我等所见药材无数,却实在无法看出这血液之中混杂的是何药物。”

  韩漠神情淡定,若有所思,并没有说话。

  付太医终是拱手道:“韩将军,虽然无法辨识此药,但是……此药的药性,对身体有极大的破坏,将军亦可看到,这两人的眼珠子暗红,便是因为体内药性所致。以我愚见,这二人体内的毒素已经深入膏肓,绝非近期才中毒,这种毒素,至少在他体内存了半年以上……而且以目前的状况来看,若是血液中的毒素无法排出,那么这二人活不过十天!”

  韩漠神色平静,毫无惊讶之色,似乎心里早已清楚,向年太医问道:“年太医也是这般认为?”

  年太医忙拱手道:“付太医所极是。这二人体内的毒素沉积许久,深入体内的每一处血管之中,甚至于体内五脏六腑也已经被毒素感染许久。付太医说体内毒素无法排出,便只能存活十日,我觉得付太医已经颇有些保守,莫说十日,只怕连五日都未必撑下去,而且以我之能,是万万不能将他们体内的毒素清除出来!”

  年太医还以为韩漠将自己二人唤过来,最终的目的是想要清除这两名刀手体内的毒素,所以此时先将话放出来,直接说明两名刀手体内毒素无法清除。

  这话先说开,若是韩漠真的要二人医治,到时候就算医治不成,那也是有在先。

  付太医那也是精明之人,年太医这话一说,心领神会,急忙道:“正是如此。韩将军,能活十日,那已是极致。而且他们体内的毒素,这天底之下,难有人医治!”

  韩漠微微点头,笑道:“有劳二位了,下去歇着吧!”

  两名太医一愣,但是能丢开麻烦事,那自然是好的,忙拱了拱手,拿起药箱退下。

  茫然不解的肖木这才上前,奇道:“大人,你……你知道这两名刀手体内有毒?”

  韩漠点头道:“肖木,你可还记得当初与我一同前往宜春送粮?”

  肖木自然是记得的。

  自从韩漠进入豹突营之后,一直是对肖木器重有加,往宜春,出使庆国,前来边关,肖木都是深刻感觉到韩漠对自己的信任和器重。

  对于韩漠的信任和器重,肖木内心深处也是极为感激的。

  “那你应该记得,前往宜春送粮的途中,我们在古水镇歇过一夜。”韩漠平静道。

  肖木眉头微皱,旋即展开,吃惊道:“大人是说那夜意图放火烧粮的那帮刺客……!”他看向躺在地上的两名刀手,“这两个人和那帮刺客是一伙的?”

  韩漠点头道:“在古水镇,咱们擒住了一名刺客,后来密送回京,交由花厅审讯……从他的口中,我们得到了一些很奇怪的情报。”

  肖木知道那是花厅的秘密情报,不好直接问,只是仔细聆听。

  韩漠瞥了那两名刀手一眼,肖木领会,令人进来将他们抬下去,等到刀手被抬走,韩漠才示意肖木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下,道:“据那名刺客所称,他本来是死囚,但是被人所救,后来被安排一处封闭的庄园,自那以后,便开始有人把教授他们杀人之技!”

  肖木豁然变色。

  “像他那样的人,有很多,而且都被迫服下了一种药剂,那种药剂可以让他们的身体陡然间强大起来,处于兴奋之中,充满着精力,可以连续训练而不会疲累。”韩漠缓缓道:“他们精力大量透支,连续不断地接受杀人的训练,普通人需要三年才能达到的成就,他们甚至不需要一年,就可以达到……!”

  肖木终于道:“大人是说,他们血液中的毒素,便是……那种药剂?”

  韩漠肃然点头道:“不错,就是那种药剂。这种药剂在服下之后,会让人长时间处于亢奋状态,达到一定的剂量,就会让人的体能和精力大量透支……他们训练一年抵得上普通人三年,但是他们一年所消耗的体能和精力,却能抵得上别人十年二十年。而幕后操控这群杀手的人却很清楚,这些杀手到得一定的时间,身体的各部位就会因为长时间的剧烈消耗而崩溃,不死也会变成一无所知的废人……!”

  肖木握起拳头,眼眸子显出震惊之色,怒声道:“这……实在太过狠毒!”

  韩漠叹道:“所以当杀手的身体在崩溃前夕,幕后主使就会将这批人派出去执行任务……方才那两名刀手,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他们既然出来执行了任务,那么他们的大限肯定是将至!”

  肖木豁然起身道:“大人,是谁那样狠毒,竟以如此卑劣手段训练杀手?”

  韩漠平静道:“在这之前,我一直也是不清楚。但是很早之前,我就知道这群杀手背后的主子必定不简单。能够收纳死囚,而且能够得到这样歹毒的药剂,更能有财力支持如此隐秘的杀手训练,种种迹象表明,他们的主子一定是个很有实力的人。”

  肖木皱起眉头,看着韩漠,问道:“大人……如今清楚了?”

  韩漠微微颔首。

  “是谁?”

  韩漠淡淡笑道:“肖大哥,你我共事不到一年,但是也算是生死之交,有些事情,我是不忌讳向你说得!”

  肖木立刻拱手道:“大人,你对肖木的信任和栽培,肖木都是记在心中。肖木一介武人,不会说话,但是大人若有任何差遣,肖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韩漠微微一笑,轻声道:“昨日太子失踪,杨永辉留下来,今日这一群杀手便化装想浑水摸鱼接走杨永辉,更是想设局杀死我……你觉得这是巧合吗?”

  肖木立刻道:“这群杀手,必是杨永辉的同党。”

  韩漠点头道:“是同党,这绝无疑问。但是杨永辉绝不会使他们的主子。杨永辉如今是豹突营护军参领,几个月前还只是一名护军尉,他没有能力暗中训练这群杀手,所以我认为,杨永辉与那群杀手一样,只是别人握在手里的工具而已!”

  肖木点头,他虽然感觉太子失踪与杨永辉脱不了干系,但是他却从不认为杨永辉会是主谋,微一思索,低声问道:“大人觉得谁会是那帮杀手背后的主子!”

  韩漠沉吟片刻,摇摇头,莫测高深一笑。

  肖木见韩漠不说话,也沉默了片刻,终于靠近韩漠身边,低声道:“大人,恕末将失,你莫非觉得这群杀手……与太子有关?”

  韩漠眯起眼睛。

  “你为何会有如此疑问?”

  肖木低声肃然道:“只是……感觉如此!”

  韩漠轻轻拍了拍肖木手臂,低声道:“我与你说这些,只是因为我总感觉有些事情要发生……我甚至觉得此事会危及到豹突营的安危!”

  肖木一咬牙,握紧拳头道:“大人,你有什么事情要吩咐我,尽管说来,肖木绝不会有二话!”

  韩漠道:“肖大哥,有人想杀我,绝不只是因为与我有私人恩怨,我觉得,有人想借机夺得豹突营的兵权!”他看着肖木,缓缓道:“所以我想让你助我,无论是谁在背后谋划,豹突营的兵权,绝不能落到他人手里!”

  肖木立刻道:“大人,圣上将豹突营交给你,我们就只认你是豹突营的指挥使,我肖木也只认你的军令,谁要是想对豹突营不利,我肖木第一个不答应!”

  “好。”韩漠眼中寒芒闪动:“对方既然有谋划,那么绝不会一直这样平静下去。敌不动,咱们就不动,他们若是有所行动,我们……毫不手软!”

  他心中已是动了杀机。

  如果背后真是太子策划,那么对方既然已经设局要杀自己,自己也不会管对方是谁了。

  即使真是那位太子,韩漠事到临头,也不会坐以待毙,更不会手软。

  他清楚,太子大费周章弄这么一出,总是有所目的,许多的事情,总会慢慢浮出水面,他现在不需要做太多,因为对方迟早要露出行迹来。

  越是这个时刻,自己便要越沉得住气,不能乱了方寸。

  太子拖着病体演出失踪假象,也就代表着他所谋只是不能拖下去,所以韩漠很清楚,对方的阴谋,也会在很快就到来。</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