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737章欲杀人者,死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天空中的飘雪已经停止,天地间白皑皑一片,随着天空中的光芒洒射到大地,覆盖在大地各个地方的白雪竟是异常的刺眼。

  韩漠与校尉尹图两匹骏马一前一后向南飞驰,尹图在前领路,韩漠则是紧随其后。

  自大营出来,行了半个时辰,尹图渐渐放慢马速,四下里看了看,指向不远处的一处小山坡,大声道:“大人,卑职记得清楚,昨夜便是被那人带到了这里,大人若要赴约,便在那里等候!”

  韩漠翻身下马来,向那山坡望去,并不高,只是在大地上微微隆起,山坡上稀稀落落几棵光秃秃的树干,显得很是凋零苍寂。

  尹图也下了马,走到韩漠旁边,低声道:“大人,那人昨夜说过,今日一天都会在此等候,可是……还没瞧见他的人影!”

  韩漠淡淡笑道:“他若真想谈判,或者真想要在这里去我性命,总会出现的!”

  尹图拔出佩刀,提醒道:“大人,他们定然是不怀好意,咱们一定要留心。”

  韩漠嘿嘿笑道:“不必担心,想要杀咱们,也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吩咐道:“尹图,牵上马,若是有不对劲,咱们立刻骑马撤离!”

  “是!”尹图恭敬道,从韩漠手中接过缰绳,前者两匹骏马,跟在韩漠的身后,缓缓向那山坡靠近过去。

  韩漠行了十来步,忽地停住步子,望着那山坡道:“尹图,这里的积雪还真是厚啊!”

  尹图一时间不明白韩漠话中意思,只是点头应了一声“是”。

  韩漠并没有靠近山坡,只是背负双手,静静等候,过了小片刻,远远望见山坡后面缓缓出来一人,走到山坡之上。

  那人一身白色的衣裳,头缠白布,面上竟然以白巾蒙面,只露出一双眼睛来,他全身上下洁白如雪,站在那里,几乎与白皑皑的天地融合在一起,若不细看,甚至很难发现他的存在。

  “来了!”尹图手一紧,握紧大刀,眼中显露杀机:“大人,就是那人!”

  韩漠嘴角浮起一丝冷笑,微微点头,站在当地,并不动作。

  那白衣人也是远远瞧着韩漠,一时间双方都没有动,片刻之后,那白衣人才从山坡山缓缓下来,站在山坡下,远远看着韩漠,大声道:“韩将军为何不敢过来?”

  韩漠悠然笑道:“你为何又不到这边来?”

  白衣人叹道:“韩将军似乎没有诚意!”

  “我只是担心在那山坡之上,有阁下设下的埋伏!”韩漠平静道:“我孤身前来,自然要小心一些。你若是有诚意,大可过来商谈!”

  “埋伏?”白衣人哈哈大笑道:“韩将军未免太过谨慎了。这山坡之上,只有稀稀落落几棵大树,哪里会有埋伏?”

  “积雪太厚。”韩漠叹道:“雪中藏一些人,似乎并不困难!”

  韩漠此一出,身后的尹图脸显吃惊之色,他此时才明白,刚才韩漠说这里积雪太厚,那是话中大有深意。

  白衣人蒙着面,也看不清他表情,只见他摇摇头,叹道:“韩将军还真是小心谨慎。”

  “废话少说,太子在哪里?”韩漠神色一冷,声音冰冷起来。

  白衣人缓步往这边过来,嘿嘿笑着,道:“自然是在我们手中。韩将军,你们的太子乃是千金之体,想要赎回你们的太子,这价钱可不能少!”

  他缓缓靠近过来,踩在积雪之上,发着“嘎嘎嘎”之声。

  韩漠不动声色,但是瞧他行步之时踩踏出的声音,心中顿时清楚,此人虽然步伐间颇有套路,看似有些身手,但绝不是一流角色。

  踏雪无声,那才是真正的高手。

  距离韩漠五六步远地方,那白衣人停住步子,打量着韩漠。

  韩漠问道:“你们想要什么?”

  白衣人抬起一只手,衣袖颇为宽阔,道:“敢涉险擒住你们的太子,我们所要的东西自然非同一般,韩将军真想知道吗?”

  韩漠冷然道:“你且说来听听!”

  白衣人四周看了看,确定无人,才低声道:“我们想要……!”说到这里,此人目中寒光陡现,沉声道:“动手!”

  他的手腕子在这瞬间,轻轻一抖,袖中顿时便滑出一直雪亮的匕首来,匕首从他的袖中滑出,到得他握住匕首往韩漠胸口刺来,一气呵成,眨眼间的事情,又快又急。

  几乎在这同一时间,韩漠身后的尹图已经抬起手,手中的大刀斜劈下来,目标不是白衣人,却是对着韩漠的脖子劈下来。

  这一刀也是又恨又急,那显然是要置韩漠与死地。

  如果说白衣人出手,一般人能够预料到,那么之前表现的极其忠诚的尹图豁然从后面下手,却是很难想象到得。

  若是韩漠只将注意力放在白衣人的身上,那么身后这突如其来的犀利一刀,定然能够取他的性命。

  就在这一电光火石生死攸关的一瞬间,韩漠的背后就像长了眼睛一眼,他那恐怖的爆发力在这一瞬间展现的淋漓尽致。

  他的左腿就如同老虎的尾巴一样,一个高难度的反撩腿,狠狠地甩出去,于此同时,他的身体前倾,迎着白衣人刺过来的匕首,带着异金属手套的右手竟是生生迎上拿匕首的锋刃。

  韩家的《长生经》,让韩家的子弟都具备着恐怖的力量,这一势反撩腿,韩漠那是使了十成力,身后尹图的大刀就要劈在韩漠脖子的一瞬间,反撩腿重重甩在他的肩头,尹图整个身体就像一发炮弹一样,被这一腿直接踢飞了出去。

  尹图的身体飞在半空中之时,白衣人的匕首已经刺在韩漠的异金属手套之上,发出“刺啦”的一声响,匕首与手套接触点,泛起火星,只是那锋利的匕首根本无法穿透异金属手套。

  而韩漠亦是修习过《气经》,不但五官感觉超出常人,更有着普通人难以企及的恐怖速度,手套与匕首接触的一刹那,挡住了匕首的攻势,他的右手顺势下滑,已经扣住白衣人的手腕。

  白衣人那一双眼睛显出惊恐之色,而韩漠根本没有丝毫的留情。

  韩漠素来信奉一个原则。

  正如“风林火山”四字真。

  不动如山!

  他身处乱世,处处阴谋诡计,处处勾心斗角,如果王八之气四处散发,必定会留下许多的破绽,立下更多的敌人,那么自己也将处于更为危险的境地。

  所以在这种环境,他已经很是老成地忍耐,静观其变,甚至在某些时候可以退让一些,因为他十分清楚,这个时代,狡猾如狐的人物实在太多,自己不动如山,静观其变,收缩拳头,那不过是在等着更好的时机,将缩回的拳头以更有力的方式打出去。

  但是一旦真要动手,真要击出拳头的时候,他从来不会手软。

  侵略如火!

  像一团火焰一样,以最强悍的攻击力将敌手烧成灰烬。

  一直以来,他都是以此为原则,深处这乱世之中。

  今日遇刺,敌手在眼前,他便是毫不犹豫地下死手,绝不会有丝毫的手下留情。

  白衣人惊恐之间,韩漠已经握住了他的手,丢转方向,竟是在白衣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之时,那匕首反向回刺。

  白衣人只觉得自己的整条右臂根本不由自己控制,当他看到自己紧握的匕首反向刺回自己的咽喉时,惊恐之间,想要松开手,可是根本来不及。

  在他还没有松手之前,自己握住的那把匕首,已经刺入了自己的咽喉之中。

  血花飞舞。

  白衣人的眼珠子如同死鱼的眼睛一眼,在这一瞬间暴突出来。

  他那突出的瞳孔,充满着惊恐,更是充满着不可思议。

  这是必杀之局,韩漠本该必死无疑,可是为何在这眨眼之间,死的却是自己?他甚至能够听到自己喉咙里发出的那种极压抑的“咯咯咯”声,在临死前的一瞬间,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每一个毛细孔在这一瞬间收缩起来,冰冷无比,而眼前那个年轻人那一双冷酷的眼睛,是他此生看到的最后景色。

  在匕首刺入白衣人咽喉的时候,如同炮弹一样飞出去的尹图,重重落在积雪之上,他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在这个时候似乎都已经破碎,而且被韩漠踢中的肩头,似乎肌肉被撕碎了,那是一种难以用语描述出来的痛苦。

  他的身体重重砸在地上,挣扎着想起来,可是整个身体已经撕心裂肺般痛疼,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落在白雪之上,殷红可怖。

  他只动弹两下,便即全身无力,躺在雪地上,口中往外直冒血。

  尹图此时才感到惊恐,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年轻的将军,竟然有如此的恐怖武技,他到现在都想不通韩漠是怎么知道自己会在后面袭击。

  他更想不通,韩漠是以什么招式击中了自己。

  刚才那一击,到现在他都没反应出来是怎么回事,他根本没有看清韩漠的招式,在他的大刀就要砍下韩漠脑袋的一刹那,他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被洪荒巨兽重重撞击了一下,然后他就飞了出去。

  韩漠反撩腿踢飞尹图,以手套抵住匕首,顺势借力反杀白衣人,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在瞬间发生。

  韩漠抓住白衣人手腕子的右手轻轻放开,白衣人那一双瞳孔依然是不可思议地看着韩漠,随即身体慢慢萎顿下去,终是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韩漠并没有看白衣人的尸体,也没有去看奄奄一息的尹图。

  他望着远处的山坡。

  山坡的积雪中,如同所料,雪下埋伏着一群杀手,显然察觉到这边的异动,那些杀手就如同地下幽灵一样,一个个从雪地下面冒出来,浑身积雪,清一色都是穿着白色的衣裳,十多名白衣杀手,手握寒刀,如同雪狼一般,疯狂地向韩漠冲过来。

  韩漠慢条斯理地转过身,翻身上马,一抖马缰,顺着自己前来的方向,拍马往回返。

  身后那十多名白衣杀手速度甚快,虽然韩漠骑马,但是他们显然并没有放弃追击,争先恐后,雪狼般在后面追赶。

  韩漠并没有催马飞驰,跑得并不快,行出不多远,只见前方不远,一队人数并不多的骑兵正飞驰而来,那些骑兵见到韩漠,却都没有拔刀,而是取下身上的长弓,弯弓搭箭,向韩漠冲过来。</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