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721章军报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这一声叫出口,韩漠就知道要出大事了,一时间手足无措,脸色苍白,韩将军的额头,竟然在这瞬间便冒出冷汗来。

  他是在无法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何样的事情。

  碧姨娘正在自自语,猛听得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这一惊非同小可,俏脸瞬间煞白,整个人条件反射般没入水中,两手横挡在胸前,美丽的眼眸子此时变的惊恐无比,惊声道:“是……是谁?谁在那里?”她清晰听到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心中的惊恐,那也是到了无以复加地步。

  韩漠亦是紧张无比,一时间却没有说话。

  碧姨娘缓缓往岸边靠过去,声音颤抖:“是谁,快出来,再不出来,我……我可喊人了!”

  韩漠吃了一惊,这里虽然不许擅入,但是在这宁静之夜,碧姨娘喊一声,那些护卫必然听到动静,更会一窝蜂涌过来。

  若是让他们看到自己和碧姨娘在这温泉之中,自己倒也罢了,碧姨娘却是名节受损。

  碧姨娘虽然是个聪慧女子,但是惊恐之下,脑子难免糊涂,搞不好真要喊叫出声。

  韩漠额头冒冷汗,但知道不能再躲下去,却是从假山之后转了出去,望向碧姨娘,只见碧姨娘此时只露出煞白惊恐的面庞,身体没在水中,正往岸边靠过去。

  韩漠出来,碧姨娘顿时见到,一时呆住,身体停住不动。

  两人四目相对,时间与空间便似凝固一般,一切都已经静止,只有那氤氲雾气依旧在缭绕飘荡。

  碧姨娘一时只感觉全身麻木,竟是连一根手指头也无法动弹,脑中一片空白,她虽聪慧,但是面对如此特殊情况,实在不知道如何去处理。

  若是其他人,她自然是第一时间喊起人来,但是此时在她眼前的,却是韩漠,她脑中还有一丝清明,只有一个念头,绝不能叫出声,更不能让人知道。

  韩漠见碧姨娘脸色煞白,与平日里的白中透红大不相同,知道这妇人受惊不小,他一时竟是急中生智,故作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问道:“是谁?谁在那里?”

  姨娘一时怔住。

  韩漠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依然迷迷糊糊道:“实在太困了,竟是在这温泉里睡着了,唔,刚才做了一个噩梦,真是可怕……咦,我眼睛有些模糊,是谁在那边啊?”

  碧姨娘听他这样说,顿时脸色微微和缓,不敢留下,往岸边迅速过去。

  韩漠叹道:“这只怕还在梦中,哎……没有人嘛,唔,继续睡吧!”他装模作样,但是样子却很为逼真,碧姨娘虽然心中忐忑,却还是隐隐有些庆幸,看来漠儿并没有看出是自己。

  她只怕等一下韩漠认出来,双方会更加尴尬,很快便到了岸边,但是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只见韩漠此时却已经做到一张石凳子上,靠着假山,正打着呼噜,幽静之夜,那呼噜声竟是听的很为清晰。

  碧姨娘心中极是庆幸,却又是有些担忧,只怕韩漠这般在水中露天而眠,对身体不好,在池边犹豫了一下,终是轻叹一口气,上到岸上,急匆匆地将衣裙穿上,远远望着靠在假山一动不动的韩漠,神情却是极其复杂,那脸儿的苍白尽去,心中却依旧忐忑。

  那呼噜声却是愈加响亮,只是韩将军自以为这般会让碧姨娘更加相信自己是真睡着。

  碧姨娘却是何等聪明,若是韩漠呼噜声匀称,她倒有七八分相信韩漠是真的睡着,但是这呼噜声太过响亮,反而显得有些猫腻了。

  碧姨娘静静站在岸边,她先前一时惊慌,此时脑子冷静下来,很快就明白过来,韩漠这般做,恐怕是故意而为之,就是害怕二人出现更大的尴尬。

  她暗暗自责,四周看了看,这一次终是借着淡淡的月光,看到了院子角落那假山挂着的衣物,顿时只埋怨自己方才太是粗心。

  一阵风吹来,她里面的衣物湿透,被夜风一吹,身体竟是有些发冷,又是看了韩漠一眼,幽幽一叹,不敢再留在这里,迅速离去。

  等碧姨娘离开,韩漠微眯着的眼睛才睁开,长舒一口气,此时才感觉,自己的额头已是冷汗如雨。

  他静静靠在假山上,又闭上眼睛,想着碧姨娘方才的话语,只觉得心情很是怪异,原来这美妇人心中一直在感念着自己对她的情意。

  夜深人静,碧姨娘到这里来,或许便是要在月光下将自己心中积压已久的东西轻声诉说出来。

  韩漠苦笑着摇头。

  有些事情,永远只能是那般的朦胧,他虽清楚碧姨娘心中的悲伤和痛苦,但是自己又能如何?

  碧姨娘回到自己的屋中,关上房门,立刻背靠在门上,一只手贴在胸口,只感觉自己的心儿竟是比先前跳得更厉害。

  她一路上如同被猎人追逐的猎物一般,飞一般回来,脑子越清明,心跳得也就越厉害。

  她已经清楚,韩漠那是在故意装睡,她甚至确定,自己在月下诉说的话语,恐怕都被韩漠听了去。

  那些话儿都是发自真心,但是一个美妇人在月色之下孤身一人,那般轻柔地说着心里话,总是有着几分暧昧的感觉,对于碧姨娘来说,这些话儿被韩漠清清楚楚听到,就等于自己心里最深处的心思完全暴漏给韩漠知道,这自然让她又是害怕又是羞愧。

  想到自己那句与韩漠一同共赴黄泉的话语被韩漠听见,她只觉得自己的脸灼热无比,红扑扑的,粉红妩媚,心跳得更厉害。

  她心性保守,乃是谨守妇道的女人,那样的话语,对她来说已经是石破天惊不能为人知的话,她不知道韩漠听到那番话,会如何看自己。

  她现在不担心二人在泉中相遇的尴尬,更多的是担心韩漠对自己的看法。

  一直以来,韩漠对她甚是关照,而且为了她,竟然去风国涉险,在任何女人的心中,有一个男人为了自己挺身而出,那都是梦寐以求的事情,而任何一个女人对这样的男人,都会有着深深的感激,感激至深,甚至会出现一种不能为人道的异样感觉。

  碧姨娘最担心的,便是今夜的话听在韩漠的耳中,会让韩漠对自己生出轻视来,她害怕自己在韩漠的眼中,会是一个有损妇道的女人。

  有些机械地换上衣裳,躺在床上,她却依然难以入眠。

  许久之后,她才感觉自己的眼角有些冰凉,不知不觉中,她的眼中却是轻轻滑落珍珠般的清泪,闭上眼眸。

  在虎突山庄歇了两日,除了在山庄转悠,韩漠更是带着几人在山庄四周的野地漫步,享受深秋的气息和景色。

  碧姨娘那夜之后,显然是在心里与韩漠有了隔阂,一开始甚至不愿意出门,韩沁以为她是身体舒服,便要陪在身边,碧姨娘想到此番出来,就是韩漠为了让大家透气,若是因为自己让大家牵挂,那反而不好,只能随着大家一起,但是从头至尾,却是不敢再去看韩漠。

  韩漠心中哪里会明白碧姨娘的心思,还以为碧姨娘是在责怪自己当夜的失礼,心中也是很有些尴尬,几次想解释,但是实在没有什么好机会,而且那样的事情,越解释反倒越麻烦,只能闭口不提,尽量一切表现的自然。

  偶尔与碧姨娘接触到目光,便立刻露出笑脸,碧姨娘却是脸上泛热,只能低头。

  只是二人都是极聪慧之人,虽然心中各有心思,但是却没有让其他几人看出端倪。

  两日后,天气更冷,一行人终是离开虎突山庄,返回了京里。

  韩漠那夜与庄渊一番长谈,已经清楚了花厅内鬼背后的主子,但是他却依然没有打草惊蛇,因为他十分清楚,这个时候处理内鬼,反倒会引起太子那边的不快,甚至会让太子将自己当成敌人。

  这个时候得罪那位阴气很重的太子,自然没有什么好处。

  最为重要的是,他倒是真想看看,太子安插在西花厅的这颗钉子,究竟是太子所谋计划中的哪一环,静观其变,不动如山。

  孙子兵法中便有云:“疾如风,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而萧怀玉的兵书之中,对于这四字真,却是很为敬慕,视为军道箴。

  韩漠体会其中意境,也渐有所悟,静观其变,是为“徐如林“,是为“不动如山”,但是韩漠却随时准备着“疾如风”,准备着“侵略如火”。

  入冬之前,韩漠在豹突营主持了又一次军演,在其中又是提拔了数名低级将领,这一次军演持续了五日,那是整个营的大规模军演了。

  到军演最后一日,韩漠却是接到了一个让他颇有些吃惊的消息。

  消息时骑兵队护军参领肖木报来,那是魏庆交战的战报。

  韩漠做在营中,看着手中战报,眉头紧皱。

  “兹十月十八,魏军大规模进攻隆山,隆山突发大火,绵延近百里!”这是军报的前半段,韩漠看见,已经是吃惊不小,因为魏军的计划,竟真的被庄渊所猜中。

  但是让他更为惊讶的却是此战的结果。

  “此役,魏军遇袭,大败!”

  隆山被火攻,该是庆军损失惨重,这军报上却写着魏军遇袭大败,这让韩漠震惊之余,大惑不解,抬头望着案前的肖木,皱眉道:“军报……不会有误吧?”</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