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717章似是无情却有情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庄渊这句话一出口,韩漠几乎在一瞬间想到了花厅中的某人。

  上次李固被地下黑市所抓,西花厅与蛇王发生冲突一事,就让韩漠怀疑到花厅中必定有内鬼,否则李固在地下黑市打探消息那么久后,不可能再被地下黑市的人知道那件事。

  李固行踪隐秘,却落在地下黑市之手,那就说明李固的行踪被地下黑市的人掌握。

  西花厅吏员行事隐秘,除非被内鬼出卖,否则以李固的能耐,地下黑市那帮人绝不可能找到李固,更不可能抓住李固。

  当时发生那件事情,本来潜伏在外的不少暗黑吏员竟然聚集到雾水湖,这就让韩漠当时很为惊讶和愤怒。

  李固被抓,本就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但是某人却召集了吏员过来,名义上是要救回李固,与地下黑市开战,实际上却是要让厅里的吏员们都知道此事,看看韩漠将会如何处理此事。

  韩漠心中十分清楚,幸亏最终带回了李固,若是自己前往地下黑市,却是铩羽而归,带不回李固,那么自己在西花厅的威望必然会一溃千里。

  当时雾水湖西花厅有着大批暗黑吏员在等待,就是等着事情的结果,自己一旦失败,那么此后在西花厅将再无威望。

  威望堕落,再想掌控西花厅,让西花厅的人心悦诚服地服从自己的管束,那只能是不可实现的奢望。

  在这一刻,韩漠也终于想明白,当夜为何蛇王会遇刺。

  当时只有自己与蛇王二人在屋内,蛇王一旦被刺,那么地下黑市的人必定会将责任放在自己的身上,面对刺杀蛇王之人,哪怕韩漠是西花厅厅长,地下黑市的人也绝不可能交出李固。

  李固带不回,自己便告救人失败,无法向厅中吏员交代。

  韩漠握起拳头来,目中显出冷厉之色,原来那一次的阴谋,最终的目的,却是要让自己在厅中威望俱失,丧失部众之心。

  步步惊心,缓缓相套。

  幸亏韩漠没有失败。

  当时韩漠仅带两名部下,深入地下黑市的地盘,救了奢望,更是带回了李固。

  某人聚集吏员在花厅,本就是要让这些人看到韩漠的失败,或许在某人的心中,韩漠不可能成功,但是事与愿违,这一众黑暗吏员目睹着几乎是孤身深入地下黑市的韩漠带回李固,这就不但没能达到让韩漠威望俱失的目的,反而让韩漠在西花厅中更有威望,而被韩漠救出的李固,看着韩漠为了救回自己,孤身进入地下黑市,内心深处自然是生出些许感激的。

  架空权力!

  庄渊说的不错,或许那人真的是要这样做。

  而韩漠在那个时候,就知道内鬼的存在,但是他一直按兵不动,目的很简单,他想顺藤摸瓜,揪出内鬼背后的主子究竟是谁。

  今日,一语惊醒梦中人!

  韩漠终于知道,内鬼背后的那位主子,竟然是燕太子!

  “你是世家子弟,你们那位太子敢犯险拉拢你,所谋之事必然是非比寻常。”庄渊平静道:“也就是说,在他的所谋之中,你手中的两处势力,必须成为他的棋子……至少不能成为他的阻碍。他肯定也会考虑你如果拒绝,那会如何做?最好的法子,自然是在这两个地方安插人手,架空你的权力……!”

  韩漠对庄渊已经是无比钦佩,也不好将西花厅已经出现内鬼的事情说出来,只是诚恳道:“老师放心,学生知道如何做!”

  他主动起来,拿起酒坛子,正要喂庄渊饮酒,正在此时,却听得窗户的木板“咚咚咚”发出三声响动,韩漠立时放下酒坛,手已经按在了腰间的匕首处。

  也就在这时,房门推开,施连云动作矫捷,迅速到得窗边,抬起手,在窗板上也轻轻敲了三下。

  韩漠皱起眉头。

  这处隐秘无比,还能有谁知道?

  庄渊却是微微一笑,道:“是你师妹过来了!”

  韩漠一怔,但是立刻醒悟,自己的师妹,那是萧灵芷了。

  他将手从腰间收回,坐了下去,神情有些古怪,自从宜春郡回来后,那已经是数月不曾见到那个冷傲的美人军师了。

  庄园在这里隐居,知道此处的,除了自己,也只有萧灵芷了。

  施连云在外面对上暗号,打开门,一袭黑色长裙的萧灵芷便从门外进来,身上还披着黑色的大氅,如今已是深秋,夜里寒气重,穿的自然厚实一些,只是再厚实的衣服,也无法遮掩她那窈窕曼妙的美好身段。

  萧灵芷手中拎着一只看起来蛮重的大包裹,在她身后,贴身侍女小君也是跟着进来,小丫头更是拎着两只大包裹。

  进入房中,萧灵芷抬头,正看到了坐在桌边的韩漠。

  韩漠那一双如星辰般漆黑的眼睛,此时也正看着萧灵芷。

  数月不见,萧灵芷依然是那般的冷秀清美,冰肌雪肤,丽质天生,华贵的大氅披在身上,看起来贵气,却又娇柔,只是那张美丽的脸庞,似乎消瘦不少。

  四目相对,一时间相视无语。

  小君在旁见到韩漠,显出惊喜之色,但是见萧灵芷不说话,也不好上去打招呼。

  只是对视片刻,萧灵芷神情冷淡,微低下头。

  屋内气氛很是怪异,死一般寂静。

  庄渊看了看萧灵芷,又看了看韩漠,摇了摇头,笑道:“灵芷,这天太冷,日后不用这般勤来。这里离京城有百里之路,不要太辛苦。”

  韩漠终是反应过来,快步过来,正要接过萧灵芷的包裹,萧灵芷却是十分冷淡躲开,径自将包裹拿到床边,放在床上,转身对跟进来的施连云道:“施大哥,这里面是几套冬装,天冷下来,你们好换上。”指着小君放在床上的两大包裹,道:“这里是一些食物和糕点,天冷,不容易坏,可以多吃几日。还有两坛好酒,你和老师一人一坛……我们两人带不了太多,等十日之后过来,我再多带些过来……里面还有上次带来的补品,施大哥熬制时,量不要太多,师傅的身体只能慢补,不可求急!”

  施连云显然和萧灵芷很熟识,拱手道:“辛苦萧姑娘了,姑娘的话,我都记住了。”

  萧灵芷神情淡然,只是声音稍微柔和一些,道:“你照顾老师,该是你辛苦才是。”她解下黑色大氅,从小君手中接过一只木盒子,走到桌边,依然看也不看韩漠,只是向庄渊道:“老师,该梳理胡须和发髻了!”

  庄渊温和地看着萧灵芷,温道:“回头让连云来做吧……!”

  “施大哥终究是男人,心儿粗一些。”萧灵芷拿起一只木梳,走到庄渊身后,神情淡定,开始解开庄渊的发髻,“我既然过来,自然是我来动手!”

  庄渊凌乱的发髻盘下去,萧灵芷便小心翼翼理开,然后拿起木梳,轻柔小心地为庄渊梳理起头发来,就如同一个女儿在此后自己的父亲一般,自然无比。

  韩漠坐在旁边,萧灵芷根本不搭理,这让韩将军好生尴尬。

  沉默一阵,韩漠才露出一个尽量好看的微笑,柔声问道:“军师……这一向可好?”

  萧灵芷也不看韩漠,只是淡淡“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庄渊叹了口气,道:“灵芷,你心中有什么话,不要憋着,你师兄如今就在这里,想骂就骂,他不敢还嘴。他若是欺负你,我虽然残废,却依然会为你做主。”

  萧灵芷咬着嘴唇,并没有立刻说话,只是轻柔地为他梳着发髻,片刻之后,才淡淡道:“老师不要多心。他是师兄,灵芷会敬着他,至于说话……灵芷没有话和他说!”

  这话一说,韩漠愈加尴尬。

  韩漠本来是个聪慧之人,但是面对这个情景,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半晌才有话没话道:“军师……军师梳发果然好手艺……!”

  萧灵芷冷冷一笑,道:“我本就不是什么真正的贵族,也从未将自己当成贵族小姐看……我这样的人,这些下人干的事情自然也是会的。”

  韩漠闻,心惊肉跳,这妮子的话里带着十足的火药味啊。

  “军师……不,师妹啊,你这话……哎,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韩漠苦笑道。

  萧灵芷淡淡道:“我也不管你是何意思……只要不扯上我,你做什么说什么与我何干?”她放下木梳,开始拢起庄渊发髻,为他盘起来。

  庄渊本想说话,但是他虽然有经天纬地之才,却对这种小女儿之事毫无手段,也就故意闭上眼睛,不多说一句。

  小君更是在一旁候着,看着韩漠那尴尬无奈的样子,想笑却又不敢笑,只能低着头,拼命憋住。

  至若施连云,见到形势不对,早就出了房,到外面躲自在去。

  韩漠两只手挫折,这种怪异的气氛,让他感觉实在有些不自在,想站起来,却始终没动身子,半晌才干笑道:“那个……老师这边,还真多亏你照应。我事情多,来的少……师妹辛苦了……!”

  萧灵芷并不理会,盘好发髻,然后用一条丝巾扎起,用一根簪子稳住,这才到得庄渊旁边,用木梳为庄渊梳好胡须,一切办妥,才轻声道:“老师,那包裹里,除了冬装,还有换洗的内衫,回头让施大哥给你换上。我天亮之前还要赶回去,十日之后再来看你,你自己保重!”

  庄渊睁开眼睛,温道:“你路上小心……夜黑风高,也要保重。”

  “我晓得。”萧灵芷收起梳妆盒,递给小君,到此时也不看韩漠一眼,只是吩咐道:“小君,咱们走!”并不多,过去推开门,便出了去。</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