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705章朝上怪事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若说皇帝宣布立韩淑妃为皇后让朝中大臣们大吃一惊,韩玄昌第一个出来反对,那更是让所有人震惊,没有人会想到,第一个出来反对立韩淑为后的,竟然是韩玄昌,便是连韩玄道也是皱起眉头。

  皇帝显然也是很为吃惊,皱眉道:“韩爱卿,朕……方才说过,朕意已决,不是与你们商量!”

  韩玄昌上前去,跪倒在地,恭敬道:“圣上,臣虽知有罪,却还是要向圣上谏,圣上立后乃是国之大事,然则……淑妃实在不适合立为皇后。”

  皇帝冷声道:“朕倒要听听,淑妃有何不适合?”

  韩玄昌直挺挺地跪在朝堂之上,朗声道:“淑妃有德,却并无统御后宫之才能,而且淑妃入宫甚晚,资历太浅,无才干无资历,实非皇后最佳人选!”

  朝臣哗然。

  谁也想不到,韩玄昌竟然当朝职责自己侄女无才,一时间窃窃私语,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韩玄昌的脑子是不是出了问题。

  朝中反对立淑妃为后的大有人,怎么着也轮不上你韩玄昌出来反对啊,立韩淑为后,韩家上下该当是欣喜万分才是啊。

  韩玄昌这样一弄,不但将韩派许多敌对之臣弄得目瞪口呆,便是韩派自己人,那也是糊涂不已。

  范云傲和胡雪辛都是望着韩玄昌,眼眸子充满疑惑。

  韩漠在朝列之中,看到韩玄昌第一个出来,与所有人一样,也是吃惊不小,但是他对父亲极其了解,知道父亲做事,向来都是极为谨慎,今日出列反对韩淑为后,定然有其深意,只是一时间却是想不通父亲究竟是如何想的。

  “有德无才?”皇帝冷冷一笑,身体微微前倾,“韩玄昌,你莫忘记,淑妃可是你的侄女……你这做叔叔的,就这样评价自己的侄女?而且……淑妃乃是朕的爱妃,你这样评价,那可是犯了大不敬之罪!”

  韩玄昌正色道:“臣不敢亵渎淑妃,只是圣上立后,乃是国之大事,关乎我大燕国运。臣身为圣上臣子,承蒙圣上隆恩,明知不敬,却也要斗胆直!”

  便在此时,一名御史已是上前跪倒,大声道:“圣上,臣御史台侍御史张慎附议韩大人所。立后乃是国之大事,不可轻率!”

  “张慎,你大胆!”皇帝怒道:“朕立后,难道是轻率之举吗?”

  这张慎乃是萧党中人,韩漠对于这个人,还是很有印象,当初第一次上朝之时,第一个出列奏事的便是这个家伙。

  他既然是萧派在朝堂上的代人,底气是有的,那嘴皮子更是有的,皇帝一动问,张慎便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道:“圣上,微臣不敢,只是古往今来,历朝历代,后宫立后,都是重大无比的国事,皇后之选,更是要贤良淑德,有统御后宫之才,如此方可稳定后宫,母仪天下,国泰民安。正如韩大人所,淑妃淑德出众,性情谦和,然则并无统御后宫之才,实非皇后最佳人选!”

  皇帝眼中显出愤怒之色,瞥了萧太师一眼,随即向张慎冷笑道:“张慎,你当朕不会杀人吗?”

  张慎却是挺着脖子道:“臣一心为国,犯上直谏,不畏生死。圣上便是砍了微臣的脑袋,微臣也要直上谏,臣不畏生死,只是尽职谏!”

  他话声刚落,从两列又哗啦出来十多人,一起跪在朝上,纷纷道:“臣等愿死谏圣上。”

  更有一人道:“萧贵妃统领后宫多年,更是很早入宫服侍圣上,如今后宫安宁,萧贵妃功不可没,无论资历才干,萧贵妃远胜韩淑妃!”

  皇帝握着龙椅的金把手,青筋暴起,似乎是要将那金把手捏碎,厉声道:“朕若非要立淑妃为后,那又如何?”

  那张慎还真不愧是干御史的料,慷慨激扬道:“臣为大燕国,愿死谏!”竟是在金銮殿上连连叩头,四周一片寂静,那头皮与大理石板直接撞击发出的声音竟是极其响亮,只是片刻间,这家伙的额头竟然冒出血来,那样子,似乎皇帝若真要立韩淑妃为后,他便要撞死在金銮殿上。

  张慎这是下足了本钱,心中清楚,自己越是卖力,出的血越多,背后必定会得到太师的大加器重,金银财物,那是滚滚而来。

  所以他演戏逼真,那是强忍痛楚,也要多冒一些血出来。

  张慎一动作,后面的一些官员互相看了看,也开始在朝上叩起头来,一时间,朝堂上响起“砰砰砰”的头皮与大理石板撞击之声。

  皇帝恼恨无比。

  立韩淑为后,当然不是他真的一时冲动,一个忍性十足的皇帝,绝不会因为一时的冲动做出有坏整体大局的决策来。

  他有自己的考虑。

  今日当朝宣布立韩淑为妃,更先明不须商议,那也是他要做出一个试探,看看自己这个皇帝是否能够决定某些大事。

  但是结果令他很失望。

  这一年来,皇权日重,在朝堂内外都发展了不少忠于皇族的势力,而世家在争斗中大有消耗。

  但是皇帝终于还是明白,世家依然强盛,皇权依然没有强大到能够左右朝局,朝堂上那“砰砰砰”的叩头之声,就如同正在锤击皇权的铁锤一样,敲打着依旧没有稳固强大起来的皇权。

  跪在朝堂上的大臣,除了韩玄昌,一个个大义凛然,似乎要以死阻止皇帝立后。

  就在这十几名大臣头破血流,鲜血染红大理石板,几乎要坚持不住的时候,萧太师终于颤巍巍地起身,躬着身子道:“启奏圣上,老臣有事要奏!”

  众人心中都知道,那些萧派官员前.戏做足,萧太师该出来定论了。

  “太师有何话要说?”皇帝尽量压住自己心中的怒火,但是神色却很不好看,连声音也显得很是冷淡。

  萧太师并没有立刻说话,只是有意无意地看了那些叩头如蒜的臣子一眼。

  皇帝冷哼一声,沉声道:“要死谏,都给朕都殿前去跪着,莫死在这殿上,让朕担起一个逼死臣子的罪名!”

  这些大臣正等着皇帝的话下台阶,听皇帝如此说,急忙都停下,齐声道:“臣不敢!”只是一个个额头冒血,委实难看。

  萧太师这才慢悠悠道:“圣上,老臣以为,韩大人与诸位大人所,颇有不妥!”

  “太师的意思是?”

  “老臣以为,这淑妃娘娘淑德贤惠,非但后宫,便是我大燕上下,那也是尽人皆知的。”萧太师平静而缓慢地道:“后宫之主,母仪天下,以德行为首,所谓德成信乃立,淑妃德行出众,这威信自然是足以立于后宫。至若淑妃无统管后宫之才,老臣实不敢苟同。淑妃从未统领过后宫,谁又能断定她无统领之才?更何况熟能生巧,有些事情办的多了,也就只能如何去做,而淑妃有德行,许多事情做起来,反倒会十分顺利,老臣相信,淑妃若是能为后宫之主,实乃我大燕幸事……至若贵妃娘娘,恕老臣,性子冲动,颇为任性,实非皇后之才……!”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又都集中到萧太师的身上。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立淑妃为后,出来反对的却是淑妃本族的人,而出来支持的,却是身为敌对的萧太师。

  韩玄昌声淑妃有德无才,不可立为皇后。

  而萧太师却是大萧贵妃任性冲动,支持淑妃为后。

  这让朝中许多官员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实在不知道这两位世家重量级的人物究竟在搞什么鬼。

  韩玄道等世家重臣,眼中神色闪烁,各有心思。

  皇帝听萧太师如此说,显出惊讶之色,半晌才问道:“太师是赞成立淑妃为后?”

  萧太师躬身道:“圣上选立淑妃,圣明无比,老臣以为,皇后之选,淑妃当之无愧!”

  “太师果然是深明大义!”皇帝叹道:“既如此,此事就此定下。”望向韩玄昌,沉声道:“韩爱卿,你乃礼部尚书,朕令你选择吉日,举行册封大典!”

  韩玄昌神色凝重,拱手道:“圣上,淑妃……!”

  “不要再说了!”皇帝厉声道:“朕意已决,立淑妃为后,若再有妄议者……斩!”

  韩玄昌一脸无奈,望向韩玄道,却见韩玄道半闭着眼睛,并无动作,只能叹口气,恭敬道:“臣领旨!”

  ……

  退朝过后,韩漠刚出大殿,早有太监过来附耳几句,韩漠微微颔首,回首看了看颇有些落寞无奈的韩玄昌,一时间还是不明白他心中深意,那太监却已经道:“韩将军,淑妃娘娘还在等着,咱们这便去吧!”

  韩漠见父亲心情不好,自己心情也黯然下来,点点头,随着太监往长春宫过去。</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