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681章活色生香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屋内的灯火闪烁着,在这幽静的房间内,庆后一身道袍,还真有些青灯古道的意思,只不过这位道姑的心里和身体,都已经是春意浓浓,这股子春意,也弥漫在整个的房间内。

  对于许多人来说,给庆国的皇后洗脚,那实在是大大的美差,只怕天下间有无数的男人排着队想做这个事儿,但是真能碰上庆后这一对玉足的,可是凤毛麟角。

  换作其他男人,估计是受宠若惊,求之不得。

  只是韩漠心中却是颇有些不愿意,这倒也不是韩漠心中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只是一个堂堂的燕国使臣,却要为异国的皇后洗脚,说起来很有些诡异,而且七尺男儿,为一个女子浴足,韩漠心中还是颇有些不满意的,但是想着这个女人待会儿还要为自己洗脚,心中稍微平衡一些,更是下定决心,等会儿皇后给自己洗脚的时候,少不得要好好摆一摆男人的架子。

  这里只有自己和皇后,而且这个女人成心勾引自己,自己若是做的稍微过分一些,想必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干系。

  木桶摆在庆后的面前,庆后那水汪汪的眼儿只是瞅着韩漠,咬着红唇,娇艳欲滴,并不说话,只是微微掀起了道袍的下摆来。

  韩漠仔细一看,这才发现,庆后里面却也不是没有穿衣裳,只是若说她穿了衣裳,却也有些不准确。

  道袍掀开,露出了两条白的耀眼的玉腿儿来,晶莹丰润,不粗也不细,匀称无比,那腿儿弧线极美,虽然颇有些肉感,但是根本不显粗壮,反倒是结实修长,只这两条腿儿,已是让人怦然心动。

  只有仔细看,才能看出,在这浑圆玉腿外面,竟是穿着一条薄若蝉翼的白色纱裤,这种白纱贴在玉腿之上,如果不细看,根本看不出它的存在。

  但是出身贵族的韩漠,却是非常清楚,这种白纱,那是昂贵无比,一两这种白纱,那便是数斤黄金的价格,且不说在中原大地,便是在盛产丝绸的庆国,这种白纱那也是产量极为稀少,一年不过近百匹的产粮,而且这种白纱的产出归为官造,所产出的成品,一半以上都要送进宫中。

  云纱!

  韩漠还记得这种白纱的名字,据说穿上这种白纱,清凉无比,而且轻盈如云,多少达官贵人想求却求不到。

  看着那薄薄的丝儿,庆后一双玉腿本就美极,此时被云纱裹在里面,更显出一种梦幻般的秀美,增添了无尽的风情。

  灰色的道袍,更显出云纱和美腿的雪白。

  韩漠故作镇定,只是看着那美丽的腿儿,还真想伸手摸一摸。

  虽然韩漠故作镇定,但是庆后何等的精明她本就懂的媚术,为了在庆帝面前受宠,曾经更是苦心学习过床第之术,对于男女之间的事儿当真是了若指掌,那一双媚眼儿看着韩漠的眼睛,已是从韩漠那一对清澈的眼眸子里捕捉到了蕴藏其中的一丝兴奋,唇边顿时显出媚笑,轻轻抬起左腿来,动作优雅,手儿轻轻将那云纱裤腿儿往上卷,一边卷着裤腿儿,一边咬着香唇,那媚眼儿春意荡漾地盯着韩漠的眼睛,媚态十足,勾魂摄魄,韩漠也算是个有脸皮的人,但此时被那庆后媚眼儿盯着,竟是觉得脸上一阵发烧,心儿狂跳,暗暗感叹:“能够让庆帝听计从,这女人果真是绝世尤物……!”

  庆后将云纱裤腿卷到膝盖处,又抬起另一条圆润白嫩的腿儿,也是将云纱褪到膝盖处,一时间便将两条白生生的玉腿儿露出大半来。

  灯火之下,两条玉腿晶莹剔透,白嫩可人,直让人恨不得在上面咬一口。

  “皇后,这里面是不是还要加些冷水?”韩漠见木桶里的水腾腾冒热气,轻声问道。

  庆后眼波流动,娇声道:“你可瞧见里面的石头?”

  韩漠微微点头。

  “再烫的水,碰到这些石头,瞬间便能够凉下去。”庆后轻笑道:“莫看热气腾腾,这水已经不烫。”说到这里,她双手捏着道袍下摆,防止滑落下去,两条腿却已经放进了木桶之中。

  韩漠此时才明白,这种势头的功效,或许与泗罗石一样,有降温的作用。

  白生生的腿儿放进木桶之中,庆后身子顿时靠在椅子上,鼻中发出一声舒服的轻吟,那销魂的呻吟,春意浓浓。

  “好人,快给人家洗一洗……!”庆后靠在椅子上,盯着韩漠的眼睛,竟然带着一丝乞求之色。

  韩漠站在旁边,犹豫了一下,事到如今,已经没什么避讳的,他终是蹲下身子,又看了庆后一眼,只见她正咬着红唇看着自己,脸上充满着期待的神色,韩漠只好卷起衣袖,伸出手,探进水中,轻轻碰上了庆后的一只小脚。

  女人的脚,大多数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瑕疵,有的大了些,有的小了些,有的干瘦了些,有的肥胖了些,有的五根脚趾长短不匀称个,有的则是弧度深了或者浅了些,但是庆后的小脚,却是匀称精致到极致,没有一丝瑕疵,无论形状肥瘦大小,都是恰到好处,当真是极品中的极品。

  韩漠握在手中,只觉得握住的是一件艺术品,温润滑手。

  他的手碰上庆后的小脚,小脚顿时咯咯娇笑起来,风情万种,见到庆后如此模样,韩漠想到自己堂堂男子竟然要为她洗脚,她竟这般浪笑,顿时心中一恼,用力抓住了庆后的小脚,在她的脚心狠狠挠了一下。

  “哎哟……!”庆后轻叫一声:“坏东西,你做什么……故意欺负人家吗?”

  韩漠嘿嘿一笑,道:“皇后,韩漠力气向来就大,用力不匀,不要怪责……!”

  “看你斯文的很,本以为你是个怜香惜玉的男人……不成想却这般没轻没重……!”庆后恨恨地看着韩漠,“你轻些儿,别弄疼人家……!”

  韩漠轻轻地揉捏着精致的小脚儿,力道均匀,这娘们既然要玩偷情,韩将军自然是舍命陪君子。

  虽说庆后媚术惊人,但是韩将军两世为人,前生与苍老师交情不浅,很有心得,今世从五岁开始就观赏着经典的春.宫画册,前世今生也有过认真的实践,所以能力未必差过庆后,他一只手在庆后的小腿肚子上似有若无地挠着,另一只手则是很轻柔地揉捏着庆后小脚的软组织,只片刻间,庆后白皙的脸上已经泛起潮红来,那诱人勾魂的鼻音也开始急促起来。

  “还真他娘的敏感。”看到略施手段,庆后便有极大的反应,韩将军心中顿时产生鄙视之心。

  庆后似乎感觉到自己示弱,睁开眼,看到韩漠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顿时显出娇羞之态,白了韩漠一眼,银牙咬起,似乎有些气恼。

  “皇后这小脚……真是娇小玲珑。”韩漠轻声调笑道:“人说小脚的女人……心却大,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庆后闻,柳眉竖起,“你说本宫心大……是何意思?”

  韩漠淡然一笑,道:“也就是……胃口大!”

  “你说清楚,不要不明不白。”庆后脸上虽然还是一副媚态,但是那眼眸子深处,却藏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厉色,“本宫胃口又如何大了?”

  庆后语气的小小变化,韩漠自然是听得出来,淡定自若,笑了一笑,看了庆后一眼,依然轻柔地揉捏着庆后的小脚,缓缓道:“外臣说出来,皇后可莫怪罪!”

  “你说!”

  韩漠身体微微前倾,道:“皇后,倒也不是外臣胡乱语,外臣只是看过一本书,书上说过,向皇后这般的小脚丫,圆润精致,那方面的胃口有些大。”

  庆后柳眉微蹙,但是很快就明白过来,咬着红唇,美目里又溢出水来,恨声道:“原来韩将军喜欢看那些不正经的书……!”

  “食色性也!”韩将军正色道,抬起手,指了指挂在墙上的老子画像,“恐怕这位老先生也免不了这人间俗事吧!”

  韩漠是有意要说这番话。

  自己若是清纯斯文,反倒有一种被这个女人调戏的感觉,当初就被艳雪姬逆推,这一次面对一位皇后,韩漠坚决不允许自己在被动地被一个女人调戏占便宜,男人---就该主动些,充满着一颗征服之心,征服庆国最高贵最有权势的女人。

  听韩漠指着老子说话,庆后立刻肃容道:“不可胡说……!”随即捂着嘴唇,“噗嗤”一笑,千娇百媚。

  一笑过后,庆后竟是从水桶内拿出一只小脚,玉贝般,光滑晶莹,灯火昏暗,但是那微弱的灯光照耀在玉腿之上,却依然是白皙耀眼。

  庆后的腿儿不但浑圆弹性,也很是有力,抬起来,弧度优美,随即伸直,轻轻点在韩漠的胸口,那腿儿上下移动着,竟是以脚儿轻轻抚摸着韩漠的胸口,美眸滴水,声音酥腻:“胃口大不大……你也没有试过,怎会知道?”

  她抬起腿儿,顿时两腿.之间的空隙便显露出来,韩将军目光锐利,不动声色往那处看去,惊心动魄,只见里面果然没有穿其他衣裳,依然是云纱遮体,只是惊鸿一瞥,灯光终究是昏暗了些,也没看到什么好东西。

  韩漠咳嗽一声,故作镇定地盯着庆后的脸孔,轻轻一笑,“那皇后想让韩漠知道吗?”

  “可没那般容易。”庆后吃吃一笑,收回脚,将两只脚都从水桶中拿出来,更是赤着脚从椅子上站起来,媚笑道:“我的韩大将军,你伺候本宫很是尽心,本宫现在也礼尚往来,为你浴足……只是,你要记着,不是庆国的皇后为你浴足,而是……一名道姑而已……!”

  “自欺欺人!”韩漠心中暗道:“都这般样子,还在这里装正经……皇后便不能为我洗脚吗?”他脸上却是一片春风,正要享受一国之后的伺候,还没坐下,却被庆后拉了过去,随即这位美艳的妇人很温柔地将韩漠的外衣解开,脱下,更是小心翼翼地放在一旁,韩漠只剩下亵衣裤,庆后才让韩漠坐下。

  庆庆国最有权势的女人,跪在木桶边,如同一个温顺的妻子,小心翼翼为韩漠将裤腿卷上去,随后更是亲手捧着韩漠的腿,放在了木桶之中。

  韩漠一语不发,任由妇人动作,等到放入水中,庆后才轻柔地为韩漠揉捏小腿,螓首抬起,媚眼儿看着韩漠

  韩漠坐在椅子上,往下看去,只见那宽大的道袍领口,已经往下坠了不少,露出老大一片空隙,空隙里面,白花花的一片,那两团山峰形成的深邃沟儿,竟是清晰无比。

  韩漠只觉得喉咙有些发干。

  他尚未回过神,艳妇却已经用双手捧起他的一只脚,搭在木桶的边缘,媚眼儿娇艳欲滴,随即便见这妇人低下螓首,伸出丁香舌儿,轻轻舔在韩漠的脚趾上。

  韩漠只觉得脚趾温润一片,全身的神经在这一瞬间竟是舒服的绷紧,两只手不由自主地握成了拳头。

  妖媚入骨,真是要了人命!

  这艳妇小心翼翼地为韩漠舔着一根又一根脚趾头,那媚眼儿一如既往地往上瞧,盯着韩漠的眼睛,媚眼儿里的春意已经是浓郁无比。

  外面依然是暴雨倾盆,虽然关着门窗,但是那雨点打在窗户上的声音,还是清晰可闻。

  艳妇此时已经不再用香舌儿舔.弄,而是用那整齐如同玉贝一样的牙齿用力咬着韩漠,韩漠只觉得脚趾有一丝疼痛,但是在这疼痛之中,更多的是让人心潮起伏的刺激。

  庆国的皇后,如同一条发.春的母狼,趴在地上伺候着他,这样的事实,让他兀自觉得如同身在梦幻之中,觉得很不真实。

  庆后咬着韩漠脚趾,却是腾出两只手,轻描淡写中,便将身上的道袍褪了下去,韩漠此时终于看清,这个女人,里面竟真的是从上到下都穿着云纱衣裳,薄若蝉翼的衣裳穿在身上,就如同根本没有穿衣服,那曼妙丰腴的白嫩娇躯,顿时完全呈现在韩漠的眼前。

  庆后褪下衣裳,这才咬着嘴唇,缓缓站起身来,将自己丰满雪白已经熟透了的身子,毫无保留地呈献在韩漠的眼前。

  如同韩漠之前估测,这尤物皇后的胸浑圆而挺拔,白嫩无比,樱桃儿粉红一片,如同少女一般,没有丝毫的下坠,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坚挺丰满,不必挤压,那沟儿亦是深邃无比。

  她的小腹平坦光滑,腰肢纤细如同蛇一般,两条美腿修长圆润,身材凹凸有致,成熟丰满,惹火至极,身为皇后,身体的保养,果然是非同寻常。

  只是韩漠看着这具曼妙丰满的身体,却感觉有些地方不对劲。

  此时庆后亦是扭动着腰肢,转过身,将背部朝向了韩漠,那光滑白皙的玉背顿时呈献在韩漠眼前,更惊心动魄的,却是那又挺又翘又圆的肥.臀,圆滚滚的,没脱衣服之时,就能感受到美.臀那惊人的挺拔弧度,此时裸露相见,如同磨盘似的雪白肥.臀便一目了然,惊心动魄。

  庆后从旁拿过一只木瓢,在韩漠的注视下,回到木桶边,从木桶中舀出一瓢水,妩媚一笑,一只手横在胸前,似乎是要遮挡住那两团挺拔雪白的山峰,另一只手却是将木瓢里的清水往自己的胸口倒下去,清水洒溅在她胸口,然后顺着她的衣裳往下流,等到她将手臂拿开,韩漠便瞧见那云裳衣裳已经被清水淋湿,紧紧贴在身上,两团硕.乳被淋湿的云纱包裹着,丰盈肉感,韩漠甚至能够看清那雪白山峰显露出来的青筋。

  湿透的云纱贴着她的胸,更是贴着她平坦的小腹,还有那双腿间的神秘幽处,韩漠从上往下看,在那神秘幽处停住,终是想起,刚才感觉到不对劲,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那小腹下面,光滑白皙,娇嫩异常,却是没有一丝芳草,韩将军脑海此时迅速闪过一个疑问:“庆后难道是白虎?”</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