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680章窗外大雨窗内春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左手拿着斗笠,庆后突然问出这句话,他却显得很平静,故意睁大眼睛,反问道:“皇后所说的袁道灵……又是何人?韩漠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又怎会杀他?”

  庆后似笑非笑,问道:“你当真不认识他?”

  韩漠很肯定地摇头:“外臣不认识。”

  庆后眼波流动,随即妩媚一笑,道:“还穿那一身累赘做什么?还不进来说话?”

  韩漠将斗笠放在旁边,心中却是有些忐忑前两天在聚宝阁的事儿他还是记得一清二楚,今日这女人将自己骗到这里来,不会是再续那未尽之缘吧?

  一身湿淋淋的蓑衣,穿在身上也确实不怎么舒服,韩漠解下蓑衣,放在一旁,这才站正身子,一时却也没有立刻进那间房间。

  庆后上下打量韩漠一番,终是道:“进来说话吧,外面雨大,雷声大,声音轻了,你又听不见,本宫身体又乏,声音说不大!”

  韩漠犹豫了一下,终是缓步进了那间屋子。

  这间屋子正是当日刺杀袁道灵的房间,不过与当日相比,这里面却已经大不相同,收拾的干干净净,当日的用具,今日却一件不见,看起来少了不少的东西,只是那墙上挂着一幅老子骑牛图,图下则是一张颇为宽大的香案,案上熏着檀香,在案桌两侧,各摆着一张椅子,除此之外,最引人注意的,便是屋角处生了炉子,炉子上放着大水壶,炉子旁边,更是放着一只木桶。

  屋内颇为昏暗,韩漠进到屋内,庆后便吩咐道:“你且将灯火点上吧!”

  韩漠微皱眉头,终是上前,将案桌上的油灯点上。

  “这里的血腥味还没有散去。”庆后缓缓转身,面对着墙上的老子骑牛图,缓缓道:“袁道灵死了,本宫也不想多做追究……!”

  韩漠站在旁边,微低着头,看似恭敬,但是他那一对眼睛,却是情不自禁地落到了庆后被道袍包裹的丰腴娇躯上。

  特别是那一对挺硕壮观的大.乳,灯火之下,胸口的衣襟高高隆起,那两点凸起更是极其的清晰显眼,韩漠看在眼里,心中却是着实吃惊,以他的经验判断,这道袍之下,似乎还真的没有穿其他的衣裳,这念头一起,韩将军的小心肝不由怦怦跳了两下。

  韩将军不是柳下惠,庆后如此制服诱惑,他是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心中自然是荡起了涟漪,而且一想到那日尚未完成的偷情之事,这就让韩将军更觉得有些刺激了。

  灯火之色,庆后看着那老子骑牛图,而韩漠则是不动声色地欣赏着庆后丰满的身体,道袍将她曼妙迷人的娇躯掩饰,但是宽大的道袍,却并不能掩盖全部。

  那挺硕的山峰自然是令人砰然心跳,而那丰满的香.臀,亦是将道袍撑起,圆滚挺翘,形成一个美妙的弧度,勾魂摄魄,性感无比。

  熟透了的美妇,有着熟透的成熟风情。

  庆后斜眼看了韩漠一眼,却见到韩漠一本正经,神情镇定,那一对眼睛似乎是盯在自己胸口,又似乎不是,不由更是微微挺起胸,轻声道:“虽然本宫不再追究此事,但是……本宫却不能让你将本宫当成傻瓜,以为本宫不知道此事。”

  韩漠沉吟了一下,终于问道:“虽然外臣不知道袁道灵是谁,但是韩漠却想知道,皇后为何会怀疑是韩漠杀了袁道灵?若是袁道灵如此重要,皇后又有外臣杀死他的证据,又为何不追究?”

  庆后白了韩漠一眼,恨恨道:“你非要如此逼本宫吗?”

  韩漠一怔,苦笑道:“皇后,你说外臣杀了人,反倒说是外臣逼你……这……外臣实在是听不明白……!”

  “若是别人,本宫自然是要追究到底。”庆后缓缓走到韩漠面前,身上的幽香直往韩漠鼻中钻过去,她那挺硕的胸部,更是近在韩漠眼前,山峦起伏,惹人眼球,那声音更是娇媚无比:“可是这事情是你做下的,本宫……本宫还怎么追究?”

  韩漠叹了口气,道:“皇后既然如此肯定是韩漠所为,韩漠也不再辩驳……但是韩漠杀他,总要有个理由吧,韩漠与他无仇无怨,为何要杀他?”

  庆后咬着嘴唇,恨声道:“到了现在,你还装傻……罢了,本宫也不想多说,反正人是你杀的,你难道不承认……!”

  韩漠见她恼恨中带着娇嗔,无奈道:“既然如此,那皇后就当是外臣所杀吧。”

  庆后凑近韩漠,吹气如兰,那挺硕的胸几乎要顶在韩漠的胸口,媚声道:“你这下子可算承认了。你杀了我庆国的护法天师,你说该怎么办?”

  “哎……!”韩漠长叹一声,以此掩饰自己的春心荡漾,不管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想勾引他,只要没有太大的危险,韩漠还是愿意上钩的,毕竟他是血肉之躯,更是正常男人,面对一国国母勾引自己这样的刺激事情,若是没有动心,那显然是不正常。

  鼻中闻着皇后身体散发出的诱惑体香,那体香与檀香结合在一起,一是女性的诱惑,一是宁静怡人的檀香,两者结合,竟是有一种极为矛盾的禁忌诱惑,在堂堂的老子画像面前如此暧昧,也不知这位老人家介不介意

  “本宫要罚你!”庆后眼眸内春波流动:“你杀了护法天师,本宫……不得不罚!”

  韩漠凝视着庆后那一双泛着春光的眼眸子,轻声问道:“不知皇后……要如何罚外臣?”

  庆后的眼睛瞥向了屋角正烧得很旺的炉子,又看了看炉子边的木桶,咬着香唇,眼眸子里都要滴出水来,“本宫要你……伺候本宫浴足……!”

  韩漠一时没听明白,疑惑道:“什么?”

  庆后伸出一根玉指,在韩漠的额头轻轻一点,恨声道:“你当真听不懂?本宫……要你给我洗脚……!”

  韩漠一怔,实在想不到,庆后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了。

  洗脚?惩罚?

  这个女人也正是够有想法的。

  但是堂堂七尺男儿,给一个女人洗脚,哪怕这个女人是皇后,韩漠亦是接受不了的,正色道:“皇后,本将乃是堂堂燕国副使……你这个要求,实在是……!”他话声还没说完,庆后的一只玉指便探过来,按在韩漠的嘴唇上,媚声道:“人家不许你拒绝,人家就是要你给我浴足……!”她身体贴上来,那挺硕的两处山峰顿时压在韩漠的胸口,软软的,暖暖的,却又是结实有弹性,附在韩漠的耳边,声音酥媚入骨:“你先为本宫浴足,本宫……等一下也为你浴足……!”

  感受到庆后那丰满的两团在自己的胸前挤压,韩漠虽然不会神魂皆飞,却也是感觉异常的舒服,身体的每一个毛细孔,在这一刻都是极其的舒畅。

  屋外,又是一声惊雷轰隆而起。

  水壶里的水已经烧得很热,韩漠走近看那木桶,才看出那木桶外面虽然都是黑色的古木,但是内层却嵌着一层灰色的石头,也不知是何石料,在那木桶之中,更是有一层花瓣铺在里面,滚烫的开水倒进那木桶之中,花瓣立刻被开水泡开,绽放起来,那股子花香也在瞬间弥漫于屋内。

  就在韩漠往木桶中倒开水的时候,庆后却已经关上了门窗,在一张椅子上坐下,虽然身着道袍,但是坐姿却极其的优雅,还是那股子皇后的范儿,勾魂的媚眼儿看着韩漠,就像一头发情的母狼,在看着自己的猎物一般。

  韩漠将木桶中倒了小半桶水,回过头,看到庆后那一双春.情荡漾的眼眸子,心中暗叹:“古往今来,女人偷汉子,都是这般模样吗?”

  只不过他却知道,花费心思,在道观中打扮成道姑模样偷汉子的皇后,或许只有眼前这一位了。

  其实到现在他还有些纳闷,这位皇后费尽苦心,几次三番勾引自己,更要创造这样的机会与自己偷情,难道真的只是看上了自己?

  有没有其他的目的?

  他自然不知道,庆后要与他偷情,一开始只不过是要取他精血,为长生不老仙丹做个底子,只是那夜过后,庆后对于这个能在瞬间作出两首绝妙诗词的年轻才俊,还是在内心深处生出了一丝喜爱和欣赏。

  那夜事情没成,皇后自然是不甘心的,这个女人,那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女子,燕国使团即将返程,在这之前,她是必定要完成自己的心愿,好好偷一偷韩漠这位燕国的年轻使臣。</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