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670章禁忌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喉咙发干,右手抓着雪嫩的乳儿,一只手根本容纳不下,黑暗中,庆后的呼吸急促,荡着勾魂夺魄的鼻音。

  韩将军很激动。

  他现在抓住的,不是一般女人的酥胸,而是堂堂庆后皇后的丰乳,这天下间,有多少的人畏惧这位权势滔天的皇后,有多少人看她一眼就感到心惊胆战,但是这个令无数人敬畏的皇后,却被自己抓住了那丰盈饱满的雪乳,此情此景,怎能不让人激动万分。

  韩漠想不到,自己头一次偷情,头一次与有妇之夫发生纠葛,竟是与庆国的皇后。

  韩漠不敢相像,如果庆国的子民知道燕国的使臣与他们的皇后在庆宫的聚宝阁内发生如此香艳的一幕,将会作何感想。

  雪乳滑腻,坚挺弹手,韩漠也开始呼吸急促,他的手,不由轻轻抓了一抓,丰腻润手,这位庆后正直少妇年纪,身体丰腴,那是熟透了,而且贵为一国皇后,本就是艳美无比,再加上有专门的保养法门,那可不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法子,所以那肌肤更是细腻润手。

  庆后的身体,自然不会保养肌肤,从上到下,从头到下,身体的每一部分都是经过专业的保养法门和上等的保养物品保养起来,这一对雪乳儿,自然也是保养的重点,形状完美至极,柔软中带着弹性,此时情动之下,更是充血起来。

  韩漠轻轻一抓之下,这艳妇鼻腔中“嗯”了一声,香香软软的身体已经靠过来,靠在了韩漠的胸口,韩漠的金指在抹胸之下,屋内连这最后的金光也没有,漆黑一片,看不清艳妇的表情,只是听到这艳妇酥软媚骨的声音道:“好人,你……你快抱着本宫……!”

  她让韩漠抱着自己,韩漠尚未动手,她却已经环手搂住了韩漠的脖子,韩漠惊讶之下,感觉嘴上一热,庆后那温润的香唇已经贴上来。

  艳妇精通媚术,四唇相碰,那丁香蛇儿就像一条灵活的小蛇一般,探进了韩漠的口中,极是主动,她的口中带有兰花之香,芬芳一片,韩漠便是再有防备心,此时此刻,却也是被这艳妇所化,情不自禁地将手从酥胸上抽出来,环手抱住了庆后的纤细腰肢儿,随即一只手儿往下滑,摸到了庆后被丝裙紧紧包裹的丰满臀.瓣,果然是挺翘肉感,不由用手轻轻一抓,浑圆丰润,弹手无比。

  韩漠这轻轻的一抓,艳妇鼻中“唔”了一声,身体更是紧紧地贴着韩漠,那美.臀儿不知是为了迎合韩漠在上面揉捏还是因为她情动太深,轻轻晃动着,腰肢儿亦是扭动,胸口两团丰盈,则是在韩漠的胸口磨动着,销魂蚀骨。

  “莫太久……!”庆后终是从热烈的亲吻中醒过来:“时间不多,好人,你……你要了本宫……!”

  这个时候,她还自称“本宫”只让韩漠觉得极是刺激。

  但是韩漠此时虽然血液沸腾,心中却也还是有一丝清明,异国使臣与庆国皇后在聚宝阁内这般,说好听一点,乃是露水姻缘一夕之欢,说的不好听,那可是“通奸”,是奸夫淫妇。

  这事儿要是走漏哪怕一丝丝风儿,后果便不堪设想。

  只是这个时候,艳妇在怀,韩漠既不愿意也不知道如何去拒绝这样一个高贵的女人对自己投怀送抱,虽然心中依然疑惑这个女人为何要与自己发生着露水姻缘,但是到了这个时候,一切已经显示出来,这位艳妇并没有埋伏什么人来陷害自己,看她所所行,是真要与自己发生关系了。

  理由是诡异的,但是诱惑却是现实的。

  “皇后,这里……不大方便吧……!”韩漠终于将自己心中顾虑说出来。

  这里是宝库,除了装有宝物的宝柜,并无合适的地方。

  “抱本宫到桌子上……!”庆后呓语道,两只玉臂环着韩漠的脖子,并没有放开。

  韩漠一怔。桌子上?

  堂堂庆后,要在桌子上与自己行鱼水之欢?

  匪夷所思。

  干柴烈火,熊熊燃烧,韩漠托着庆后的丰.臀,将她抱起,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虽然屋内一片漆黑,但是桌子在哪处,韩漠还是记得很清楚。

  庆后被放在桌子上,两条修长的玉腿便夹着韩漠的腰,媚声道:“好人,莫脱衣服,就……就这般进来……本宫……本宫已经湿了……!”

  韩漠的鼻息也粗重起来,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正在这惊心动魄之时,却听得一声粗犷的高叫:“皇上驾到!”这声音粗重高旷,打破了寂静的氛围,却是从聚宝阁的门前传来,虽然身处三楼,但是那声音却清晰地传到了楼上。

  激情如火的韩漠和庆后顿时都是大吃一惊,那炽热的欲.焰,顿时就像一盆冷水从头上淋下来,将二人的欲火完全熄灭。

  韩漠身法如电,已经松开庆后,将手套戴上,尔后迅速地去将墙壁上盖着夜明珠的黑巾取下来,他身法轻盈,速度如电,只是片刻间,那十颗夜明珠上的黑巾便被韩漠取下,夜明珠恢复了光泽,屋内顿时也亮起来。

  韩漠取下黑巾之时,庆后却也是在瞬间便恢复淡定,动作优雅地将油灯点上,随即便在桌边将凌乱的衣裳整理了一番,抬起头,看到韩漠也恢复了平静之色,咬着红唇,幽怨地瞪了韩漠一眼,随即取出一副那副《桃花图》,拿在手中,看了韩漠一眼,淡淡道:“你随本宫来!”莲步轻移,身形袅袅,便要往楼下去。

  韩漠心中暗自赞叹这个女人的心理素质,一分钟前还是春.情荡漾,情.欲似火,短短时间内,却又恢复那种雍容华贵凛然不可侵犯之姿。

  就在此时,却已经听到楼下响起脚步声,又听到那庆帝的声音传过来:“昌德候,朕……朕今日便让你瞧一瞧……瞧一瞧顾恺之……顾恺之的《洛神赋图》……!”

  庆帝的声音迷迷糊糊,显然是喝醉了酒。

  庆后拿着手中的画卷,韩漠跟在庆后身后,二人到得楼梯处,便见到两名宫女正扶着醉眼朦胧的庆帝往楼上来,身后则是跟着昌德候曹殷和国舅鲁尚德。

  庆后立刻盈盈一礼,韩漠也在身后躬身抱拳。

  那庆帝见到庆后,呵呵笑道:“皇后,韩……韩将军今日……今日作了几首词?可要……可要让他多做几首……!”

  庆后将手中画轴递给身边的韩漠,上前去,自己扶住庆帝,柔声道:“圣上,韩将军已是作出两首绝妙佳作,在唐淑虎的画上题了词,这两幅画,已是价值连城了。”

  “才两首?”庆帝摇头道:“不成不成,韩将军,朕令你再做几首。”

  庆后温柔一笑,柔声道:“圣上,你当这佳词像星星那样繁多吗?若佳作那般容易得到,反倒是不怎么稀奇,也不怎么珍贵了。韩将军今夜已经作出两首,都是十年一遇的绝妙佳作,实属不易!”

  她此时软声细语,看上去柔情似水,却像一个体贴贤惠的妻子,哪里还有刚才半点放浪风骚的影子,若不是韩漠确定刚才发生过那些事情,还真以为刚才只是一场梦境。

  这个女人,果然是一流的演技,那般的自然,不着行迹。

  韩漠现在反而有一种感觉,方才庆后那般放浪风骚,是不是也在演戏?

  此时的柔情似水,和方才的放浪风骚,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庆后?或者两者兼而有之,又或者……这都不是庆后,只是她善于演出的两种性格而已?

  她真正的秉性如何?

  韩漠心思如电,面上却平静无比,只是想到被庆帝几人打断了好事,心中有三分失望,却有七分庆幸。

  若真与这位艳后发生某种关系,这后果实在是难以预料。

  他微抬头,看见昌德候已经上了楼来,正看着自己,目光中充满了关切之意。

  “皇后……!”庆帝摇摇晃晃,显然喝了不少酒,在庆后的搀扶下,在桌边的雕花楠木大椅子上坐下,含糊不清地道:“席上谈起……谈起聚宝阁收藏之宝,昌德候知……知朕有一副……一副顾恺之的《洛神赋图》,快拿……拿出来给昌德候看一看……!”说到此处,庆帝便躺在椅子上,闭上眼睛,已是睡了过去。

  韩漠闻,立刻知道,昌德候定然是觉得庆后有诈,恐怕庆后伤害到自己,所以才借口看画,乃是要过来看看自己是否无碍,心中顿时颇有些感动,抬头看向曹殷,却见到曹殷也正望着自己,那漂亮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显然是看到自己平安无事,放下心来。

  只是庆帝身边温柔无比的庆后,却在不动声色中,不为人察觉地瞥了曹殷一眼,美眸里带着怨恨的光芒,随即瞥了韩漠一眼,眼中的光芒,却是带着一丝幽怨。

  今夜宴会,本就是庆后说服庆帝所设,为的就是召来韩漠,找到时机,将韩漠带到聚宝阁,她自信凭着自己的媚术,定能够勾引上韩漠,从而夺得韩漠的精血。

  事情都如她事先所想,一切顺利,若说先前只是想着夺取韩漠的精血,为日后服下长生不老金丹做好金身之血的准备,此后看到韩漠轻描淡写间题出两首堪称绝世的佳作来,这位艳后对于韩漠还是有几分赞赏之心的。

  谁知道情浓正炽的时候,竟然被曹殷破坏,心中自然对曹殷很是恼恨。

  她瞧见韩漠神色平静,站在那里,气质优雅,清秀俊朗,心中幽怨无比。</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