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666章桃花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庆国自称是中原四国最富庶的国度,这一点未必是真,但是若说庆国的皇室是最富有的皇族,这句话倒未必是假。

  很多人都知道,庆国的皇帝,有两样的爱好,一样是美女,另一样,则是收集天下宝物,无论是珠宝玉器还是古董字画,只要是宝物,只要值钱,这位皇帝便都喜欢。

  深知内情的人甚至知道,庆国紫衣卫衙门,不但是负责暗黑事务,更有一个重要的职责,便是为皇帝搜寻天下各种的宝物。

  从某种角度来说,或许正是因为拥有这样的使命,从而导致了紫衣卫专业能力欠缺,三国暗黑机构,紫衣卫居于最末。

  但是庆帝确实收藏了无数的宝物,种类繁多,数量庞大,为此在皇宫之中,还专门建了一处收藏宝物的处所,称为聚宝阁。

  聚宝阁可说是皇宫之中守卫最森严的处所,除了皇帝的寝宫,或许这里的守卫是最为严密的。

  五层高阁,金碧辉煌,整个阁身蟠龙飞凤,都是以大玉石为壁,龙凤之图就雕刻在玉壁之上,更是以金漆表在图身,虽是在夜间,但是在柔和的月光之下,白玉与金漆相映成辉,炫目无比。

  韩漠跟在庆后身边,最前面是两名宫女挑着灯笼,身后也是几名宫女提着灯笼跟随,到得聚宝阁前,果然见到聚宝阁前都是威猛健壮的宫中卫,一个个虎背熊腰,别说手底下的武功,就是这老虎一样的身板子,那也是让人生怵。

  开了锁,进了阁内,宽阔巨大,庆后瞥了韩漠一眼,妩媚一笑:“贵国可有这样的宝阁?”

  韩漠神色平静,道:“倒也有宝阁,不过宝阁里面珍藏的宝物,那都是我燕国历代先皇猛将的铠甲和兵器,在我燕国人的心中,殊死为国的先祖们留下的遗物,才是最为宝贵的东西。”

  庆后咯咯娇笑起来,花枝招展,美目流转:“好一个会说话的人儿。”

  聚宝阁宝物众多,按照玉器、字画、古董、瓷器等都是分门别类,各藏于一层楼,字画珍宝,则是藏于聚宝阁二楼。

  聚宝阁乃是重地,所以宫女随从是不得进入的,庆后只是亲自领着韩漠到了三楼,韩漠便见到三楼之中有着十几只大柜子,封存起来,里面想必都是世间难得的字画珍宝。

  庆后看了韩漠一眼,声音柔和:“韩将军,能否帮本宫宽衣?”

  韩漠一怔,看着娇颜如花的庆后,眼中显出奇怪之色。

  庆后妩媚一笑,道:“这里的字画都是珍洁之物,这身金装贵气太冲,怕冲了字画的素雅之气。”

  韩漠犹豫了一下,不管怎样,对方毕竟是一国皇后,自己也不能太过怠慢,走到皇后身边,庆后却已经开始将拉开大凤袍的衣带,韩漠只能从后面接住,帮助庆后脱下了那华贵的大凤袍。

  大凤袍虽然贵气,但是却太过累赘奢华,掩饰了庆后那成熟丰腴的美好身段,这大凤袍褪下之后,里面便显出一身白色的长裙来,一条粉带系在腰间,宛若轻柔的白云披在身上,将庆后那玲珑起伏熟美至极的风流身段儿完全勾勒出来。

  她的身材修长,却略显丰腴,该瘦的地方却绝不会胖,该丰满的地方,也绝不会让人失望,只看庆后背影,玉背挺直,香肩圆润,纤腰如蜂,浑圆的玉.臀被白色的长裙包裹,形状极美,宛若熟透的桃儿一般,在蜂腰的映衬下,愈发显得圆润挺翘,令人心神荡漾。

  此时这宝阁内只有庆后与韩漠,寂静无声,看到如此美妙的背影,韩漠一时倒也忘记面前这个女人是庆国最有权势的女人,等到庆后回过神,韩漠豁然惊觉,这个女人可是心机深沉,今日却带着自己孤身来到宝阁,说不准其中另有阴谋,自己不可不防。

  韩漠不动声色将大凤袍挂在旁边的架子上,这才转身看着庆后,只见这位庆国最有权势的女子,果然是明媚妖娆,皎若秋月。

  这个女人不但有着绝美的容貌,更有着一般美女难以拥有的富贵气质,那是一种高高在上俯瞰天下的贵气,若不是身居高位,久经熏陶,很难拥有这股子高贵气质。

  酥胸丰满挺拔,玉面似笑非笑,那双有些狐媚的眼眸子里带着让韩漠有些猜不透的神采,看着这个高贵的女子,韩漠终是明白什么叫做“六宫粉黛尽无颜”,美貌与气质的结合,形成了一种令人难以匹敌的美艳。

  庆帝能对她迷恋无比,听计从,倒也不是没有理由。

  这样一个百媚横生的美人儿,一般的男人,恐怕都会拜伏在她的裙下。

  韩漠并没有让自己的视线留在庆后的身上,惊鸿一瞥,便如同标枪一样站直,微低着头,拱手道:“皇后,不知唐淑虎的画作在哪里?”

  庆后妩媚一笑,走到墙壁处,也不知她按了什么,墙壁便有一处深陷下去,庆后伸手从里面取出了一把金色的钥匙,回头看着韩漠,妩媚笑道:“韩将军,我大庆的宝阁秘密,你可是知道了,千万莫泄露出去哦!”

  韩漠看她笑容,只觉得这个女子果然是非同凡响,她一颦一笑甚至是一句话,虽然并没有故作出狐媚样子,但是那种魅惑气息,却不悠然地从她的骨子里散发出来,与这样的女人单独相处,便是韩漠也有些心跳加速,但他知道自己所处环境,绝不可掉以轻心,运起《长生经》,稳住心神,含笑道:“皇后不必担心,这聚宝阁重兵守护,便是连苍蝇也飞不进来,外臣就算知道这个秘密,那也是毫无用处的。”

  庆后眼波流动,柔柔一笑:“本宫倒是有些不信。本宫一直都觉得,韩将军本领高强,文武双全,这天下可没有地方难得住你。”她袅袅走到一只柜子旁边,继续道:“当初你们燕国渤州郡叛乱,大雪封山,谁都以为积雪封山的黎谷山脉乃是天然屏障,连神仙也飞不过去,可是韩将军不照样领着近千骑翻过了黎谷山脉,获得了一场漂亮的胜利吗?连黎谷山脉都无法阻挡韩将军,这些宝阁啊,道观啊,更不可能阻挡得住韩将军……!”她回过头来,妩媚一笑,软语问道:“韩将军,你说本宫说的对不对?”

  韩漠听她说到“道观”,心中一跳,面上却是平静如水,只是微笑道:“皇后娘娘过奖了!”

  庆后也不多说,弯着身子,用钥匙打开柜子,便在里面取画。

  她身体挽着,玉.臀拱起,白色的裙子紧紧裹住那圆滚滚的臀儿,线条清晰,浑圆无比,韩漠瞥了一眼,急忙收回目光。

  他心中却颇有些好奇,这宝阁就算再重要,阁内也该有专人办差,例如这种开锁的事儿,总该安排人来做,这些事儿总不会每次都是庆帝或者皇后亲力而为吧?

  庆后从里面取出四份卷轴,都是以黄色的金锦包好,放到阁楼中间那张楠木金丝边大桌子上,笑道:“韩将军,这几幅都是唐淑虎的画作,乃是我庆国瑰宝。”

  韩漠上前,庆后已经打开其中一幅画,平铺在大桌子上。

  韩漠背负双手,走到桌边仔细看了看,只见这幅画上,分为上下两个区域,上面乃是一座山,山上却是种满了桃树,画中的桃树已经开满了桃花,满上遍野,桃花盛开,竟是占据了整幅画的三分之二。

  这幅画的下方,却是画着一条小河,河边放着一张小桌子,两名白发老者多面而坐,一名老者举着手中的酒杯,似乎正在向另一名老者请酒。

  整幅画意境脱俗,充满着一种对魏晋古风的敬意,飘逸之气跃然纸上。

  韩漠心中暗暗赞叹,唐淑虎终不愧是庆国第一才子,这一幅画不但画工达到级高的境界,便是那意境也展现出来,画与意相合,不愧是画中妙品,称之为宝物,绝对当得起。

  画作的左下方,盖着唐淑虎的拓印,更是提了“桃花”二字,倒是空出一大片的地方,足够题上一首词。

  “韩将军,可想出什么好词?”庆后抬起头,软软笑道:“你的词题上去,这幅画便不是价值千金,而是价值连城了!”

  看到这幅画,韩漠心中已有计较,这书桌上倒是有笔墨砚台,韩漠拱手道:“皇后,那外臣便献丑了!”

  庆后缓步走到一旁,将中间的位置竟是让给了韩漠,抬手道:“韩将军请!”

  韩漠也不客气,上前去,挽起了衣袖,便要磨墨,庆后却是抢过来,柔声道:“本宫帮你磨墨!”

  韩漠一怔,忙道:“岂敢!”

  “能一睹韩将军大才,本宫为将军磨墨,又有何不可?”庆后轻笑道:“本宫倒是想看看,韩将军对这幅画,能做出何样的诗词来?”

  韩漠提起笔,见庆后将墨磨好,这才以笔蘸墨,微一沉吟,再不犹豫,提笔便在画上书写起来。

  庆后缓缓靠近到得韩漠身边,看着韩漠题词。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

  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