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660章探望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马车行到国舅府所在的街道,尚未抵达国舅府,就听到街道上熙熙攘攘,车声阵阵,韩漠掀开窗帘向外看了看,只见街道上马车如龙般,一辆辆地往前行,不少马车甚至是飞驰过去,遥望国舅府门前,只见到那里人山人海,几十辆马车汇集在一起,蔚为壮观,幸好国舅府前的空地极是宽阔,若是换做一般的府邸,还真是容纳不小这么多的马车。

  道路拥挤,马车好不容易靠近国舅府,距离尚有百米之遥,便再也挤不进去,曹殷和韩漠只能下车,在几名御林护卫的保护下,来到了国舅府前。

  国舅府前门庭若市,拥挤不堪,无数身着官服的庆国官员这一簇那一簇地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燕国使臣一到,早就聚集在国舅府前的庆国官员纷纷将目光投过来,几乎每一位庆国官员都显出厌恶之色。

  国舅遇刺,自然是众多官员大献殷勤的时候,这里聚集这么多官员,倒也是韩漠意料之中的事情。

  门前人数众多,一时间竟是靠近不过去。

  片刻后,却从里面出来一名黑衣中年人,咳嗽一声,众官员的目光顿时都从燕国众人的身上投向了那名家丁,更有官员上前拱手问道:“付管事,国舅可曾传唤下官?”

  一时间,众官员纷纷挤上前去询问。

  那付管事仰着头,挺着胸,一双手更是背负在身后,他本一介奴仆,但是在这无数的庆国官员面前,倒像是一个主子。

  宰相门前三品官,庆国的官场,宰相门前的奴仆可是比不过国舅府。

  付管事装模作样一番,才咳嗽道:“国舅传下话来,诸位大人的心情,国舅老爷明白,诸位的心意,老爷也是心领了。老爷如今身体尚有不适,还在歇息,让我传话诸位,都早些回去办差,不要因此耽误了公事。”

  “付管事,国舅连下官也不见?”

  “付管事,容你再通禀一声,下官今日有急事求见!”

  众人哄杂一片,那付管事举起手,高声道:“诸位,老爷既然发下话来,那便是谁也不见了。诸位大人,都请回吧!”

  众官员唉声叹气。

  韩漠向身边的一名御林军示意,那御林军立刻从人群中挤上去,他身材健壮魁梧,很轻松地便挤到门前,几名庆国官员被他挤开,顿时大声呵斥。

  那御林军到得家丁面前,拱手道:“燕国使臣来见国舅,速去通禀!”

  那付管事看也不看,挥手道:“说过了,谁也不见!”转身便要回府,那御林军一把拉住,沉声道:“侯爷要见国舅,速去通禀!”

  付管事被拉住,顿时急了,他在国舅府是个管事,虽然是奴才,但是京中的官员,哪一个不给自己这个管事一些面子,都是客客气气,这区区一个燕国兵士竟然拉扯自己,付管事气恼无比,一挥手,想要挣脱,那御林军岂是一般人,付管事虽然用力,一下子却是没有挣脱开,手臂依然被御林军牢牢抓住。

  “我管你是猴子还是野猫,老爷说过不见就不见!”付管事气急败坏,终是挣脱开。

  四周的庆国官员俱都冷笑,更有人已经冷声道:“果然是一帮蛮夷,教化不方,敢在国舅府前放肆!”

  更有人道:“不通礼仪,野蛮至极,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粗蛮至极,有辱斯文!”一个响亮的声音猛地响起,中气十足,在嘈杂的人群中,竟是异常的响亮,声音四周众官员循声看去,却见到喊出这句话的警示燕国副使韩漠。

  众官员顿时都是一愣,这是斥责燕国人的话,韩漠怎地反倒比谁都喊得响。

  惊奇间,却见到韩漠几个步子就到了大门前,抬手对着那付管事就是一个嘴巴子,“啪”的一声,打得极是响亮。

  包括付管事在内,所有人都是震惊无比。

  在国舅府掌掴府中管事,整个庆国,那也是没有几个人敢做的,这个年纪轻轻的燕国副使,却当众掌掴付管事,当真是令人吃惊之事。

  不少人顿时都觉得燕国人实在是太过猖狂,其中已经有人叫道:“好大的胆子,敢打付管事……!”

  国舅府门前的几名佩刀守卫,手按在刀柄上,便要上前来。

  韩漠大声道:“国舅的雅致,我是见过的,只是没想到这位管事却是如此的粗俗不堪,有辱斯文。出不逊,这便是诸位自诩的礼仪上邦吗?”

  那付管事一时间被打蒙了,捂着嘴,只是呆呆看着韩漠。

  众官员议论纷纷,韩漠冷然一笑,沉声道:“大燕昌德候来见国舅,还不速去通禀!”他的眼眸子直盯着一名门卫,浑身上下散发着冷峻之气,那门卫竟是不敢与韩漠那一对冰冷的眼眸子对视,低下头,随即又看向付管事。

  韩漠盯着付管事,面色冷峻,冷声一哼,不知为何,那付管事竟是鬼使神差地挥手,“快……快去禀报老爷!”

  那门卫这才小跑而去。

  众官员顿时都有些愤愤不平,中间立刻有人冷哼道:“猫哭耗子假慈悲!”

  “黄鼠狼给鸡拜年,定不安好心。”旁边一人立刻附和。

  韩漠转过头来,淡淡一笑,上前去,拱了拱手,“未请教二位是何官职?”

  那两人见到韩漠过来,先是不由自主后退了两步,随即觉得在众目睽睽之下有些失态,其中一人故作镇定,冷笑道:“咱们,难道你还敢对我们动手?”

  韩漠淡然一笑,道:“两位大人,你们说本将是猫,是黄鼠狼,本官只会以为你们缺乏教养,不与你们一般见识。只不过……两位将国舅说成是耗子和鸡,却不知国舅会不会怪罪二位?我总要问明白二位的身份,回头若是见着国舅,也好将这事儿向国舅说一声。”

  那两位官员闻,豁然变色,竟是不敢说话。

  韩漠看着一大群忿忿不平的官员,心中却是生出怜悯之心,看来庆国人的风骨实在成问题,他到真希望自己掌掴付管事之后,出来一两名强硬的官员与自己理论,只可惜放眼望去,斥责之声虽然不绝于耳,但是真敢上前来理论的,却是一个不见。

  不过细细一想,韩漠倒也释然,这一群人前来国舅府,无非是为了巴结国舅,尽是一帮子趋炎附势之徒,真正有风骨的人,只怕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曹殷和韩漠终是在庆国官员们怨怒的目光中,进了国舅府,此时细雨已止,在家奴的带领下,二人来到了国舅府的一处大院内。

  曹殷在前,韩漠则是拿着探望的礼品跟在身边,进了院内,鲁尚德却是在一名丫鬟的搀扶下迎上前来,头上包着白色的绵巾,拱手笑道:“侯爷,未能出门远迎,恕罪恕罪!”

  曹殷上前去,拱手还礼,“侯爷,身体无碍吧?听说国舅遇刺,本侯便离开与韩将军赶来。”

  “有劳侯爷挂念,并无大碍!”鲁尚德叹了口气:“这也是命大,实在想不到竟然有人敢行刺本官。”

  曹殷从韩漠手中接过礼物,递给鲁尚德道:“这里都是一些上等的药材,倒也珍稀,还请国舅笑纳。”

  国舅忙道:“侯爷实在是太客气了。”示意身边的丫鬟收下了礼品,这才请了二人入厅,分宾主坐下,国舅才看向韩漠,笑道:“韩将军,家奴多有得罪,本官在这里向你赔罪。都是没有见识的奴才,你可莫放在心上!”

  上次被韩漠敲诈了十颗夜明珠,国舅心中是肉疼得紧,对这个狐狸般的年轻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感,但是面上却还是表现的极为热情。

  韩漠拱手笑道:“不敢。只是贵府的奴才出口亵渎侯爷,韩漠气不过,打了一个嘴巴,还请侯爷不要见怪才是!”

  国舅哈哈一笑,摆手道:“自然是不会的。没规矩的奴才,就该教训。”

  韩漠只是微微一笑,他已经将国舅上下打量了一番,看来倒也并无大碍,只是如此一来,对方自导自演被人行刺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换句话说,这位国舅爷只怕是真的被人行刺。

  下人上茶来,曹殷才柔声问道:“国舅,可抓到凶手?是谁这样无法无天,竟敢行刺国舅大人?”

  国舅摇头道:“这帮刺客行动迅速,一击不中,便即退下,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线索……。”他看向韩漠,叹道:“韩将军前脚刚刚被刺,刑部和警备营还未找出行刺韩将军的凶手,本官却连着被刺,以我之见,恐怕这两次的刺客是同一伙人,十有八九是魏国人在上京城兴风作浪了!”

  曹殷与韩漠对视一眼,才颔首道:“国舅所想,倒是与我们不谋而合了。我们也是觉得行刺之人十有八九是魏国人,他们这是要故意破坏贵我两国的关系。”叹道:“幸好两次行刺,刺客都没能得手,若是韩将军和国舅被刺客所伤,后果还真是不堪设想。”

  国舅点头道:“正是。”顿了顿,叹道:“不瞒侯爷,这一次行刺,若不是有正义之士挺身而出,本官只怕真要丧身在刺客的剑下了。”</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