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644章一个故事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孔雀湖上的各大画舫,除了氤氲舫已经宁静下来,其他各舫依然是歌舞升平,这种热闹,那是要持续到黎明时分方能结束。

  氤氲舫上的人都知道,头牌姑娘云仙正在四楼与韩公子谈论音律,所以谁也不敢上来打扰,自然没有人知道四楼发生的一切。

  云收雨散,艳雪姬如同八爪鱼一般,紧紧贴在韩漠身上,手脚更是缠着韩漠,螓首贴在韩漠的胸口,这个美丽的女子,经过长时间的疯狂,已经是全身瘫软,没了气力,那张令人心动的美丽容颜上,带着满足后的甜蜜,竟是在韩漠的怀中睡着。

  韩漠只能抱着她,不敢动弹,生怕惊醒了她。

  两人此时都是赤条条的,韩漠的古铜色健康肌肤,更显出艳雪姬肌肤的白皙,灯光之下,这个女子的肌肤白得耀眼,嫩的却又能滴出水来,只是此时的肌肤之上,带着一层潮红,这是艳雪姬身体的异相,每次房事过后,身上的肌肤便会泛起这样的潮红,很长时间才能消退,这亦是被韩漠称为奇事。

  也不知过了多久,从外面隐隐传来的婉转歌声小了许多,艳雪姬那长长的睫毛才微微动了动,随即睁开了眼睛,微微抬头,却是见到韩漠正一脸温柔地看着自己,不由咬着红唇,妩媚一笑,道:“好看吗?”

  韩漠点点头,“好看,天下没有你这样好看的人儿。”

  艳雪姬吃吃一笑,用牙齿在韩漠胸口轻轻咬了一口,才道:“说起好听的话来,天下也没几个人能比得上你吧?”

  “我是说真的。”韩漠轻柔地将艳雪姬额头便的一绺秀发撩起,神情柔和地看着怀中的女子。

  艳雪姬嫣然一笑,百媚横生,满足过后的女人,自然有着一种慵懒却又诱人至极的风情,更何况是艳雪姬这样美艳的妙人儿,这一笑,顿时又让韩漠呆了一呆。

  忽然间,韩漠似乎想起什么,轻声问道:“外面那一位……?”

  艳雪姬嘻嘻一笑,道:“莫非你害怕她听见?”

  “你都不怕,我又怕什么!”韩漠苦笑道:“只是,她怎地会是你的部下?”

  艳雪姬柔声道:“这有何奇怪,当初我对她有恩惠,她要报恩,自然就成了我的眼线。”

  韩漠叹道:“你真是神通广大。”顿了一顿,才轻声问道:“你……是庆国人?”

  艳雪姬眨了眨眼睛,妩媚笑道:“很奇怪吗?又或者……不希望我是庆国人?”

  “只是想不到而已。”韩漠轻声道,虽然与艳雪姬早就有了夫妻之实,但是这个对于这个神秘女子的背景,韩漠却是知之甚少。

  只是到这个女子有一帮子很忠诚的部下,而艳雪姬自己,亦是身负绝世武功。

  艳雪姬的小手在韩漠的胸口轻轻划着圈儿,轻声道:“你这没良心的,人家早就将身子教给你,你一回燕京,就娶了媳妇,将人家忘的一干二净,到现在,我心里都不痛快。”

  韩漠一怔,随即苦笑道:“你既知我大婚,就该知道我为何大婚……!”

  艳雪姬轻叹道:“我总以为你与众不同,到头来,还不是受制于人,被当成工具般……只不过,你媳妇倒也漂亮的紧,却也是能配的上你!”

  韩漠有些吃惊,问道:“你……见过她?”

  艳雪姬吃吃笑道:“新婚之夜,你那媳妇四处找起……找起马桶来……你这没良心的还跟着一起找,这样的事儿,哪天我心情不好,便会传扬出去!”

  韩漠心中还真是吃惊,这件事情当时可没几个人知道,艳雪姬怎会知道?

  “你……都看到了?”

  “你自然不希望我见到的。”艳雪姬白了他一眼,却依然那小手儿在他胸口画着圈儿:“你既然大婚,我总要去看一看,是什么样的女子会成为你的妻子。若是一个奇丑无比的女人,我自然要帮你解决,免你为难!”

  韩漠额头冒冷汗,艳雪姬这样说,那就说明当时这个尤物还确实就在自己的身边。

  “不过你现在不必担心,那女人对你很好,长得也漂亮,连我都舍不得动手。”艳雪姬吃吃笑道:“韩将军,你真是好福气啊!”

  韩漠忽然握住她的手,平静道:“这一次,你就跟我回去吧!”

  “回去?”艳雪姬似笑非笑:“回到哪里?”

  “韩府!”韩漠眼神坚定:“我娶你!”

  艳雪姬眼眸内光芒一闪,随即轻笑道:“人家都已经是老太婆了,过几年就人老珠黄,你愿意娶一个老太婆?”

  韩漠紧握着她的手,柔声道:“我愿意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艳雪姬凝视着韩漠,似乎有些感动,随即笑道:“你都娶了媳妇,我才不愿意做小。你要真想娶我,回家休了那位,我倒可以考虑一下,否则……想都别想!”

  韩漠抱着这美丽的女子,柔声道:“在我心中,没有什么大和小,只有爱与不爱。我娶了她,自然要好好待她,我喜欢你,自然要娶你过门,也会好好待你!”

  艳雪姬轻声道:“不分大小?你说的轻松,可是没那么容易。他她是你正妻,我真要嫁给你,便要比她低一头,我这人性子不好,她若是给我脸色看,我心情不好,那是要杀人的。”

  韩漠忍不住伸手在她肉感挺翘的屁股蛋.子上用力捏了一下,故意恼怒道:“女人家的,不要动不动喊打喊杀!”

  艳雪姬亦是用力在韩漠的腰间扭了一下,柳眉微竖:“我还没有答应入你家门,你就这样欺负我,若真是入门,岂不要被你欺负死?”随即幽幽一叹,一时间并不说话,似乎在想着什么。

  韩漠轻轻抚摸她圆润香肩,低声问道:“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有时候一个男人既然喜欢上一个女人,又娶了她入门,事后为何反而不知道珍惜呢?”艳雪姬声音有些发苦:“既然不好好待她,就不要娶她……既然娶她,就好好待她,一个七尺男人,这点事情都做不到吗?为何只是将她当成玩物……任意轻辱践踏……!”

  艳雪姬这莫名其妙之语,顿是让韩漠有些疑惑,问道:“好姐姐,你……你在说什么?”

  艳雪姬看了韩漠一眼,只是淡淡一笑,幽幽一叹,道:“我自己胡乱语,你就当没听见好了!”

  “可是我听见了。”韩漠凑近艳雪姬面庞,二人脸庞一指距离,靠的极近,韩漠能够清晰闻到艳雪姬口中的兰香之味,“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你告诉我,或许……能帮你!”

  艳雪姬神情微有黯然,静静地凝视着眼前这个清俊的男人,那是一张很纯净的脸,肌肤是古铜色,拥有大海一般的深邃气息,那一双明亮的眼睛却如同挂在天幕中的星辰,清澈灵动。

  艳雪姬抬起手,轻轻抚摸着韩漠的脸庞,摩挲着,本来妩媚的面孔,此时却变的异常柔和,柔声问道:“有一个故事,你愿不愿意听?”

  韩漠点头道:“愿意,我喜欢听你说话!”

  艳雪姬妩媚一笑,沉吟了一下,才轻声问道:“你知不知道,孔雀湖上游画舫,那是三十多年前就开始了?”

  韩漠摇摇头,这孔雀湖他还是第一次来,并不知道这里的情况。

  “孔雀湖是人工挖掘出来的湖。”艳雪姬缓缓道:“当年宫里有位贵人喜欢游船,找不到好的池子,便在这里人工挖掘出了十里孔雀湖……只是后来腻了,这孔雀湖便被一些商家所利用,开始在湖上经营画舫,利用女子的青春年华,为那些狡诈的奸商们争取大笔的雪花银……!”

  韩漠看着艳雪姬,静静聆听着。

  “整整三十年前,孔雀湖上忽然出现了一位奇女子,她的声音就像云雀一样,婉转动听……任何听过她歌声的人,都永远忘不了。那一年,她才十六岁,大家只知道她叫云姬,就像孔雀湖上大多数的歌女舞姬一样,没有人想知道她从哪里来,只知道花银子就能够听到她唱歌。”

  “没有人知道,她要依靠唱曲分的的一点点银子,去养活双目失明的母亲和瘫痪在床的父亲。一个十六岁的姑娘,要撑起一个家!”

  “那些一个个人模狗样的男人,都在打她的主意,可是这个女子倔强地守住自己的清白,只卖艺不卖身……!”艳雪姬的声音平静,诉说着很久以前的一个故事。

  “直到有一天,一个身份显赫的男人想要强将她带回府中,这个女子坚决不从,要跳湖以保住清白之时,她宿命中的那个男人出现,救下了她。”

  “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那个男人每隔一阵子,都会来到孔雀湖听她唱曲,每一次都会很大方地给女子一些赏钱。在那个女子的心中,那个男人是她生命中再也分割不开的一部分……当有一天那个男人喝的醉醺醺的,来到画舫听着女子的声音,等他醒来时,才发现那个女子已在她的怀中甜甜地睡着……!”

  “这个男人后来才知道,自己是在酒醉之下,将这个女人占为己有……!”艳雪姬的身躯似乎在轻轻颤抖,韩漠忍不住一只手抱紧她,另一只温热的手则是握着她的小手。

  “所以一个月之后,云姬就被男人带回家,成了他的……小妾!”</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