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642章舫中趣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被人制住,在武力上已经没有办法脱身,韩漠只能从心理上试试看,只要能与对方搭上话,或许还有一丝脱身的希望。

  只是对方静静地站在那里,毫无声息,房内一时间竟是极其诡异的安静。

  “原来你是哑巴!”韩漠轻轻叹了口气。

  “噗嗤”!

  一声妩媚的轻笑响起,带着几分耳熟,似娇似媚,仿佛雨露恩泽着大地,春风拂过心头,空气中顿时飘散着一股子摄人心魄的味道。

  那熟悉妩媚的声音,带着吃吃娇笑,如春风般温柔多情,“谁说我是哑巴?”

  声音之中,灯火亮起,韩漠愣了一下,灯光亮起的一刹那,他终于看到了眼前这个刺客的真容,那是一个美的让人窒息的女子,点绛唇,芙蓉面,嫩滑的肌肤白里透红,杏眼柳眉,蜂腰隆臀,黑色衣裳下的身躯成熟丰满,凹凸有致,在黑衣包裹之下,便如一道玲珑的曲线。

  她那一双秋水般妩媚的眼眸子盯在韩漠身上,上下打量着,似笑非笑,玉手轻轻撩起耳边的秀发,动作轻柔曼妙,举手投足间,显露出娇慵散懒的风姿,仿佛一个幽怨而高贵的艳妇,妩媚之极,诱惑无边。

  韩漠呆呆地看着,张了张嘴:“你……我……!”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女子嘴角含笑,扭动腰肢,莲步轻移,春波流转,顾盼生姿,吃吃娇笑着,缓步走到床边,看着韩漠那张吃惊的清俊脸庞,,妩媚地白了他一眼,“你什么你?我什么我?你不是说我是哑巴吗?怎么自己却成了哑巴?”

  说话间,她却已经到了床边坐下,然后就在床上侧躺下去,一只手撑着螓首,面对韩漠,似笑非笑,身上那股子让人如痴如醉的幽香顿时轻轻弥散,飘入韩漠的鼻中。

  她这姿势,更是将她那起伏的曲线展露的淋漓尽致,美眸轻轻转动,嘴角含笑,就这般与韩漠近在咫尺。

  韩漠身体不能动弹,但是头部却能动弹,转过头,看着近在眼前的那张倾世玉颜,心中又是激动,又是恼怒。

  这个女人,什么话不好玩,玩起刺杀来。

  他身体内的春药药性还没有散去,此时这女子美丽的容颜就在眼前,更添上那惹火至极的娇躯,竟是让韩漠体内的血液更加沸腾起来。

  这个女子,自然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艳雪姬。

  宜春一别,已经有很久没有见到,想不到却在庆国的这一艘画舫中重逢,更想不到这个古怪的女子竟然以这样一个恶作剧的方式来相见。

  可恶的女人,甚至伸出小丁香舌,轻轻舔.动着红润的下唇,这让韩漠更是受不了,只能闭上眼睛。

  “我不好看吗?”艳雪姬吹了一口气,香气扑鼻,一只手却是轻轻碰到韩漠的脸庞,在他那清俊的脸上画着圈圈,吃吃笑道:“你为何要闭着眼睛?”

  韩漠苦笑道:“你可知道,你这样做,让一个男人很没面子。我承认你本事比我高,可是……你这样做,那是侮辱一个男人的尊严,所谓‘妻为夫纲’,你如此戏弄自己的男人,那是有违妇道的!”

  艳雪姬吃吃一笑,胸前波涛汹涌,凑近过来,伸出小丁香舌,先是在韩漠的耳垂轻轻舔了舔,随即轻轻咬着韩漠的耳朵,咬出了牙印来,才恨恨道:“在这里花天酒地,还要和其他女人一起唱曲子,嘻嘻,韩将军,你可真是舒服得很啊……你既然不守‘男道’,我又为何要守‘妇道’?”

  韩漠叹道:“所以你就这样对我?”

  “有错吗?”艳雪姬撅起红润的香唇,“你现在动都不能动,又能将我怎样?”吃吃笑道:“难不成你又想打我屁股?”

  韩漠体内欲火炽热,最害怕的就是这些词汇,艳雪姬这样一说,韩漠脑中就清晰地印记着这女子那丰满滚圆的香.臀,咬牙狠狠道:“你放心,你跑也跑不了!”

  艳雪姬嘻嘻笑起来,宛若小姑娘一般,娇躯一扭,如同一只狐狸般,狗.爬在床上,这床极大,足够她在床上轻轻爬动,细腰隆臀,被黑衣包裹的丰美香.臀,在爬行中轻轻摆动,腰肢的纤细,更是衬托出她美.臀的丰润挺翘,那一对本就挺拔的酥胸,因为这样的姿势,更加山峦起伏,荡人心魄。

  这样的动作,就是一般的女子做出来,那也是香艳无比,更何况是艳雪姬这样的绝色尤物做出来,更是有着让人难以压抑的冲动。

  这个妩媚的女子,脸上带着妩媚的笑容,爬动间,更是轻舔红唇,香艳无边。

  该死的狐狸,也不知道哪里学来这么多花样!

  韩漠心中气愤不已,明知道自己正在经受欲火的煎熬,这个狐狸精竟然没有一丝同情,还要摆出如此火辣的造型动作。

  若不是自己身体不能动弹,韩漠甚至想上去一口将这个尤物吞进肚子里,但是在春药和艳雪姬的双重诱惑下,韩将军的底部已经搭起了雄伟的帐篷。

  韩将军尴尬无比,可是手脚不能动,只能任由小将军昂首挺立。

  艳雪姬目光毒辣,早已瞧见,咬着红唇,白了韩漠一眼,随即咯咯娇笑起来,扭动娇躯爬到韩漠身边,红唇凑近韩漠的耳边,低声道:“韩将军……你先前在楼下与一大帮子文人墨客谈书论琴,风度翩翩,文雅的很,怎么现在却成这个样子了?”

  韩漠眼睛一翻,正色道:“食色性也,人之常情,这又不丢人……反正你又不是没有见过!”

  艳雪姬俏脸微微泛红,眼波流动,又是在韩漠的耳朵上轻轻咬了一下。

  韩漠闻着她身上那幽香,春药刺激下,忍不住转过头,凑近她那湿润的红唇,便要亲上去,可是这狐狸似乎是要故意整治韩漠,吃吃一笑,竟然躲闪开去,让韩漠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刚和其他女子谈情说爱,又要来碰我,那可不成!”艳雪姬咯咯娇笑着,眼波流动,媚态横生。

  韩漠叹道:“什么时候谈情说爱了,你这醋坛子可大发了!”

  “我才不吃醋。”艳雪姬坐起来,伸出一条腿,竟是轻轻搭在韩漠的小腹处,那被黑色裤子包裹的修长浑圆美腿,竟是挑逗地往那小将军身边碰了碰,随即立刻收回,而后又去碰一碰,几次三番,韩漠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爆炸开来。

  “那药……该不会是你下的吧?”韩漠呼吸微有些急促,恨恨地看着这个调戏他的美丽女流氓。

  艳雪姬却是点头道:“你知道就好。仙云本就是我的人,我让她在茶水中放上一点东西,她自然不敢拒绝的!”

  韩漠一愣,想不到这孔雀湖的头牌竟然是艳雪姬的人。

  这个狐狸精果然是神通广大。

  艳雪姬的玉腿儿在韩漠的小腹轻轻摩挲,更是时不时地去触碰韩将军的小将军,“我想看看我们韩将军的定力如何!”

  韩漠恨声道:“那你为何不坚持?再坚持片刻,药性发作,岂不有好戏看?”

  艳雪姬咯咯媚笑道:“只是我后来想了想,还是不愿意看着我的男人在我的面前与别的女人勾勾搭搭……我担心你真要控制不住,与那个女子发生纠葛,我也会控制不住杀死你!”

  “你是母蝎子吗?”韩漠瞥了她一眼,这个狐狸精竟是一刻不停地挑逗自己,那腿儿就像猫戏老鼠一样戏弄自己的小将军,这让韩漠大是不满:“你该不会就这样看着吧?还不给我解毒!”

  艳雪姬媚笑道:“解毒?怎样解毒?”

  “你下的药,解药自然在你身上。”韩漠咬牙切齿:“臭婆娘,你若再是戏弄我,回头有你好受的!”

  艳雪姬故作害怕道:“你这样说,我更不敢为你解毒了,人家为你解毒,你还要教训人家……我害怕哦!”说完,又吃吃娇笑起来。

  韩漠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和这个狐狸精说话,只能越说越气,虽然久别重逢,韩漠心中颇有些喜悦,但是这个古怪女子这般调戏自己,还是让韩漠有些恼怒。

  都是自己的女人了,就该老老实实服侍自己吗,眼见自己的男人被春药折磨,更改主动来缓解这种折磨嘛!

  可是瞧这女人,干些什么事儿,不主动上来,反倒是肆意挑逗,让韩将军兽血沸腾,欲火焚身。

  见韩漠闭眼不语,艳雪姬猛一翻身,竟是跨.坐在韩漠的腰间,身体趴在韩漠的胸口,那两团丰盈的地方,顿时便贴在韩漠的胸口,让韩漠充分感受到了那两团丰盈的弹性和热度。

  更要命的是,那圆润且弹性十足的美.臀,正在韩漠的小将军处,韩漠甚至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小将军滑进了一个深邃的沟渠,虽然隔着衣物,但是能够清晰地判断,那是艳雪姬的臀.沟。

  艳雪姬上身紧紧与韩漠贴合,吐气如兰,美丽的面庞就在韩漠面前,那双眼眸子春水欲滴,娇躯微微扭动,“小混蛋,解毒只有一种法子!”

  韩漠感觉自己心跳得厉害,脸上也因为药性有些发红,呼吸微促:“什么……法子?”

  艳雪姬的手轻轻滑下去,猛地抓住了那一柱擎天的小将军,被艳雪姬抓住的一瞬间,韩漠只觉得自己身体一种酥麻,舒服的都要喊出来。

  艳雪姬手儿有些颤抖,握着那里,微微上下套.弄,银牙咬着韩漠的鼻子,随后贝齿轻咬红唇,满目春.情,那握住小将军的手微一用力,恨恨道:“小混蛋,你在装傻吗?你敢说……你不知道解毒方法?”

  韩漠看着眼前那绝美无比魅惑无边的面庞,咽了一下口水,“宝贝……给我解毒吧!”</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