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634章勒索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故作惊讶道:“为何不可?国舅,云大人声称他们警备营善于审讯,这……难道有假?若是他们真的善于审讯,能从秦思口中审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倒也不是不可以将人交给他们。”他故意将“有价值的东西”几字咬的很重。

  国舅听到这几字,眉头果然跳了跳。

  其实国舅心中很清楚,秦思落在商钟离一派人的手中,未必能对庆后本身有什么打击,但是秦思隶属于护军部,军方必定要以此秦思为突破口,大肆整治护军部,他知道商钟离的风雷手段,若真是有把柄落在商钟离的手中用来整治护军部,护军部就算不被裁撤,也会伤筋动骨,最终受打击的还是后党。

  国舅很快就堆起笑脸,轻声道:“韩将军,你对我坦诚,我也不能瞒你。其实这警备营,还真是不擅长审讯逼供,将人交给他们,绝不会有结果,最后他们反而会随便找一个替死鬼.交代了事。”

  韩漠皱眉道:“不会吧?云大人说话的时候,可是自信满满。”

  国舅叹道:“韩将军,云大人虽是我庆国官员,但是我与韩将军投缘,有些事情还是要告诉韩将军。这云沧澜要将秦思带走,那是另有居心!”

  韩漠故意惊讶道:“此话怎讲?”

  “行刺公主,那是死罪。”国舅神情严肃地道:“秦思隶属护军部,乃是军方的人,这是要追究起来,军方害怕责任会落到他们的身上。云沧澜是军方的人,那是想从韩将军手中将秦思带走,如此一来,就等于是将一个对军方有威胁的人证从韩将军手中抢了过去。”压低声音道:“韩将军,我敢保证,秦思落到他们手里,不出一日,便会因为莫名其妙的缘故死去!”

  韩漠心中冷笑,这国舅爷还真是颠倒黑白,大不惭了,秦思明明是后党的人,却被他生生说成是军方的人,这家伙也太能忽悠了,还真当我是三岁小孩了。

  只不过韩漠却掩饰的极其逼真,甚至流露出吃惊之色:“国舅,真的……真的会这样?”

  国舅点头叹道:“我这是将韩将军当自己人,莫被云沧澜那伙人所骗。”

  “如此看来,这人还真是不能交出去了。”韩漠握着拳头道:“只是侯爷那边,似乎不想留下这个麻烦。而且……!”他故意左右看了看,才凑近道:“国舅有所不知,云沧澜似乎……嘿嘿,拿出了不少条件来,愿意将秦思换过去,他们的出手……可不差啊!”

  国舅皱起眉头,微微点头,“韩将军为人真诚,只不过……秦思确实不可落入云沧澜他们手里……!”

  韩漠呵呵一笑,摆手道:“他们真是要将秦思换回去杀了,我们也管不着了,那是他们军方的事,我们燕国不好过问。”

  国舅亦是左右看了看,终于道:“韩将军,若是你信得过,不如将秦思交给我如何?”

  韩漠一怔,盯着国舅,奇道:“国舅也想要带走秦思?”

  “韩将军莫误会。”国舅急忙摆手道:“其实我只是想帮一帮韩将军而已。不瞒韩将军,我的部下之中,还真有一些审讯的高手。公主遇刺,如此大事,若是不审出幕后真凶,不但韩将军不好交代,我庆国也不好向贵国交代的!”

  韩漠眨了眨眼睛,笑道:“国舅是礼部尚书,又不管刑部……手底下会有审讯高手?”

  国舅呵呵一笑,高声道:“来人啊!”

  他话声落后,便从门外进来一人,手中抱着礼盒,放在国舅身旁的桌子上,国舅向那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侍从立刻明白意思,退下之时,顺手将大门带上。

  “韩将军,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还请笑纳!”国舅将礼盒往韩漠这边推了推,更是不动声色地微微打开礼盒的盖子,露出一丝缝隙来,韩漠便觉得那缝隙处霞光耀眼,耀出温和的光芒,一眼过处,却是看得清楚,在这礼盒之中,竟然放着一颗夜明珠。

  当今天下,贵重物品自然繁多,但是真正的难求之物,就是这样的夜明珠,除了真正的豪富贵族,民间几乎没有这样的夜明珠流传,价值之昂贵,那也是一个令人恐怖的数字。

  一颗夜明珠,万两银子只高不低。

  当初庆国人为了谋求两国结盟,西河王爷就曾送过韩家数颗夜明珠,那是以国之名义送出,私人送夜明珠,那是极其罕见的,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出手。

  韩漠立刻敛容道:“国舅,你这是……!”

  “与韩将军投缘,心中一直想着送份礼物。”国舅笑道:“权当是与韩将军的见面礼,韩将军万不可推辞,还请笑纳!”

  韩漠一脸正色,将礼盒推过去,摇头道:“国舅,无功不受禄,这礼物太贵重,韩漠不敢收。”

  国舅故意拉下脸来,不悦道:“韩将军,你这是瞧不起我!”

  韩漠摇头道:“国舅莫误会,韩漠对国舅尊敬无比,但是这礼物太重,我是坚决不能收的!”

  “既如此,那我就冒昧提个要求。”国舅一脸笑意,和蔼的很:“韩将军说无功不受禄,那就抬一抬手,将秦思交给我,我必会尽快查处幕后真凶,如此一来,韩将军也就等于为查找真凶立了功,这总是有功该受八!”说笑间,又将那礼盒推过来。

  韩漠却还是没有收下的意思,靠坐在椅子上,摸着下颚,悠然道:“国舅,将人交给你,侯爷那边……不好交代啊!”

  国舅皱起眉头,见韩漠如此,一时还猜不透他心思。

  却见到韩漠似有若无地瞟了礼盒一样,国舅终于明白了什么,低声笑道:“瞧我这记性……韩将军,回头我再送一颗过来……!”

  韩漠叹道:“国舅,你误会了。韩漠并非贪财之人,只不过……这秦思在我的手中,又是行刺公主的凶手,尚未审出真凶,就这样交给国舅,只怕底下的将士们不服。归国之后,我主问起,韩漠也不好交代啊!”说话间,还是不动声色地斜眼看了礼盒两眼,似乎是怕国舅看见,又似乎是故意要让国舅看见,火候和表情那是掌握的极好。

  国舅心中微有些错愕,看韩漠的样子,难不成这小子还嫌礼物不够“厚重”。

  两颗夜明珠,价值已经是将近三万两银子,这已经不是小数目。

  试想买个漂亮的小丫头,稍微贵一点的也不过二十两银子,两颗夜明珠那是足以换来上千个丫头,以这样的价格去换一个秦思,难道还不足够?

  国舅瞥了韩漠一眼,见他一本正经,甚至端起桌上的茶杯饮茶,心中终于明白,今天是碰上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小狐狸了。

  这小狐狸的胃口,比自己相像的要大。

  凭心而论,秦思本人实在不值钱,但是一落入云沧澜的手里,那就大大值钱了,若是军方以秦思对护军部开刀,那么后党的损失,将不是以金钱来衡量了,若是事情闹的厉害,后党在军中掺杂的“沙子”,很有可能面临一场巨大的危机。

  庆国军方,从来不缺乏实力,他们若是能找到后党的把柄,也从来不会手软。

  沉寂了片刻,国舅终于道:“韩将军,所谓礼送双份,回头我再送两颗过来,一颗由韩将军呈给侯爷,剩下的两颗,就当做双份礼,韩将军自己收下,你看可好?”

  韩漠依然用杯盖拨弄茶面,也不看国舅,只是平静道:“国舅,你……哎,你真的误会我的意思了。将人交给你,回头若是云大人过来问起,我们也不好交代。云大人先提出要人,我们没给,国舅来要人,我们给了,到时候云大人会怎么看?”

  国舅眼中划过冷峻之色,脸上却依然带着温和的笑容,低声道:“韩将军,若不然,你自己说个数?我做事向来痛快,既然决定要送将军见面礼,就要做得圆满!”

  韩漠转头看了国舅一眼,终于将手中的茶杯轻轻放下,很干脆地道:“十颗夜明珠,人我就交给你了!”

  饶是国舅富贵无比,听到韩漠说出这句话来,还是大吃一惊,面色变了变。

  这个年轻人,胃口真够大,胆子也真不小,竟然动辄开出这么大的价码。

  “韩将军的胃口……是不是太大了?”韩漠既然将牌面摊开,国舅也就不再故弄玄虚,而是淡淡一笑,脸上显出不满之色。

  韩漠平静道:“国舅,不瞒你说,云大人出的价钱,也不比这个低多少。你可知我为何迟迟不肯将人交给他?”

  国舅冷冷一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才淡淡道:“那倒是要请教韩将军!”

  韩漠道:“正如国舅所说,那秦思是军方的人,我先前倒是不担心军方的人会杀死秦思,只是觉得若是将秦思交出去,既然都是军方的人,只怕云沧澜会包庇秦思,那就是不可能查出幕后真凶了。”瞥了国舅一眼,平静道:“只是国舅若要秦思,我倒是乐意送上的,但是……将刺杀公主的凶犯交出去,我承担的压力太大,事后少不得各方打点,所以……哎,国舅,韩漠真的不是贪财之人!”

  国舅似笑非笑:“我明白,韩将军确实不贪财!”

  “国舅若是不想要人,那么云沧澜肯定会要。”韩漠提醒道:“云沧澜答应侯爷的条件,也很厚重,所以……韩漠不敢保证云沧澜下一次过来要人的时候,侯爷是否会下令将秦思交给云沧澜……!”

  国舅沉吟许久,一咬牙,终是淡淡笑道:“韩将军果然是英雄少年,十颗夜明珠,回头送上!”

  “痛快!”韩漠笑道:“国舅晚上来提人,到时候我恭候大驾!”

  国舅虽然富贵无比,背后有着庞大的经济产业,但是为了保住护军部,咬牙送出十颗夜明珠,却也是有些肉疼,心中对于这个敲诈勒索的年轻人怨恨不已,但是面上却还是保持着淡定,起身来,拱了拱手,眼眸子闪着阴沉之色,就此离去。

  韩漠等国舅离开,这才打开礼盒,从里面小心翼翼取出夜明珠,捧在掌心,看着那温和的光芒,轻叹道:“真是好东西!”</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