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630章庆宫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自然是无心在文道上称霸,昨夜在宴会上抛词砸众,无非是要压一压庆国人的嚣张气焰,让他们不要太过放肆,只是他却没有想到,那一首《明月几时有》,却是将唐淑虎给震慑住。

  也正因如此,反倒让韩漠生出一些别的心思来。

  庆国文坛上的文人地位崇高,才子名士受人追捧,如果真的能够在庆国抛出一些诗词取得文坛上的声望,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毕竟在这个时代,声望绝对是一个人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自己穿越之前,从小到大,耳边多的是流传千古脍炙人口的唐诗宋词,能够流传几百上千年,那都是了不起的绝世大作。

  有这样的资源不去利用,那反倒不是韩漠的风格了。

  俗话说的好,擒贼先擒王,恰逢机缘,如今想要在文坛占有一席之地,反倒是变的简单,只要征服了文人之首的唐淑虎,那完全可以在文人之中扬名。

  昨夜一首词已经让唐淑虎大为震惊,他趁热打铁,今日有事砸出一首《念奴娇》来,就是想要凭这两首词震慑住唐淑虎,也好在文坛扬名。

  只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仅仅砸出这两首词,却是让唐淑虎生出了拜师之念,这在韩漠看来,反倒有些荒谬,反倒有些不可思议了。

  唐淑虎是性情中人,也正因如此,在看到庆国文坛的腐化之时,他心中总是感到一阵悲戚,总是有一种难逢知己的感觉,总觉得文坛之中实难有让自己敬服之人,也正因如此,他平日里的许多行为举止,让人看起来觉得放.荡不羁行事乖张。

  韩漠昨夜那一首词,其中“高处不胜寒”这一句,那是让唐淑虎大生知己的感觉,已是对韩漠很有些钦佩,所以今日这才登门拜访,本意倒是想知道韩漠师承哪位高人,倒是想着前去拜访。

  听韩漠声称并无什么高师,唐淑虎心中还是有几分失望,等到韩漠这一首《念奴娇》出来,大气磅礴,他只觉得句句精髓,字字珠玑,钦佩之情瞬间涌出。

  他平日本就是凭着自己的性情做事,不按规矩按喜好,所以品味这首词的精妙之后,竟是毫不犹豫地上前,要拜韩漠为师。

  韩漠对自己的能力那是一清二楚,满腹的诗词倒是有的,但是真正的文道功底却是远远及不上眼前这位大才子。

  他急忙上前扶住唐淑虎,笑道:“唐兄这是做什么?”

  唐淑虎恭敬道:“韩兄,淑虎别无他意,只想拜您为师,时常受点拨……还望您能收我为徒!”

  “唐兄此差矣!”韩漠扶着唐淑虎坐下,笑道:“以我之能,实不敢收唐兄为徒!”

  唐淑虎显出失望之色,却听韩漠继续道:“其实韩漠方才已经说过,这些诗词,乃是有感而生,并非我的文采高过唐兄。唐兄也是能够作出这等诗词的!”

  唐淑虎摇头道:“只怕我此生无此能耐了!”

  韩漠想了一想,终于道:“唐兄可喜欢旅游?”

  “旅游?”

  “不错!”韩漠点头道:“唐兄如果真的想在文道之上有更深的感悟,想着作出更为脍炙人口的佳作来,有一个方法倒可以试一试!”

  唐淑虎急忙坐正身子,拱手道:“请韩兄赐教!”

  韩漠想了想,才道:“其实唐兄的名声能够传遍天下,毫无疑问,你的文采功底已经是达到了一个极致,但是想要突破这个极致,进入另一层境界,却必须要有新的生活,只有新的生活阅历,才能给你带来更深刻的感悟!”

  唐淑虎闻,点头道:“韩兄所极是……却不知所谓的新生活,又从何而得?”

  韩漠凑近过去,微笑道:“唐兄,韩漠冒昧问一句,这些年你是如何生活?”

  唐淑虎笑道:“世人都知我唐淑虎为人放.荡,夜夜笙歌,醇酒美人,身边的佳人更是三天两头换新人……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啊!”

  “这样的生活,自由洒脱,倒也不是不好,只是太过局限。”韩漠缓缓道:“百花丛中,胭脂阵内,自然也能有一番感悟,但是唐兄却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生活,以唐兄的能耐,春词艳曲唾手可得。但是要想作出大气磅礴之作,却还是差了不少火候!”

  唐淑虎敛容道:“韩兄说的是。”

  “既然如此,唐兄何不展开新的生活?”韩漠凝视唐淑虎,平静道:“走向森林,走向沙漠,走向高山,走向大海,走向平民百姓,游历天下,远离纷嚣之阵,步入平常百姓家……那都是生活。高处不胜寒……没经过低处之生活,如何能品味出高处的孤寒?既然高处已不胜寒,又何不走到低处,体验冷暖人生,有一番新的感悟?”顿了顿,加了一句笑道:“都是韩漠的浅见,只是个人建议,一切还凭唐兄自己把握!”

  唐淑虎却是闭上眼睛,一时间并没有说话。

  韩漠端起茶杯,饮了两口,却见到唐淑虎忽地睁开眼睛,从座中站起身来,走到韩漠身前,深深一礼,道:“韩兄今日所,就足以为我唐淑虎之师。”

  韩漠连忙起身,拱手还礼。

  “韩兄一语惊醒梦中人。”唐淑虎正色道:“我今日真正地明白了韩兄为何能有此佳作。能从高处看低处,甚至走入低处,这份眼光,这份胸襟,实非拘泥顽固的普通文人名士所能比。”又是一礼,道:“今日受教,不敢再多扰韩兄,先且拜别!”他也不多说,似乎真的有了很深的感悟,躬身而去。

  看着唐淑虎离去的背景,韩漠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也是一时兴起,才有这番语,这位才子该不会真的卷着包裹去游历天下吧。

  两日之后,正当使团有些不耐烦的时候,鸿胪寺少卿刘珊终于带着宫里的旨意过来,宣读了庆帝传下的旨意。

  旨意简单明了,那是翌日在庆国朝会上,召见燕国的正副使。

  次日天刚蒙蒙亮,刘珊提早安排了早餐,等到曹殷等人用过早餐,几日一直未曾露面的云沧澜却是来了。

  云沧澜请过礼,笑道:“奉了圣将之命,前来迎候侯爷和韩将军入朝!”

  “圣将有心了!”曹殷含笑道。

  皇家别院外已经准备好了马车,虽说离庆国朝会还有些时辰,但是皇家别院到达庆国皇宫庆宫还有些路程,所以要提早出发。

  云沧澜带着前赴朝会的几人往别院外行走,靠近韩漠身边,含笑道:“韩将军大才,沧澜倒是眼拙了!”

  韩漠奇道:“云大人这话什么意思?”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云沧澜轻声吟道:“如此佳句,沧澜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听到了!”

  韩漠这才知道是说前几日接风宴的事情,笑道:“云大人过奖了。”

  云沧澜笑道:“韩将军只怕不知,如今上京城中,这首词可是人人皆知啊。孔雀湖的画舫之中,便处传唱这首词曲!”

  “孔雀湖?”

  “不错。”云沧澜含笑点头道:“那是文人雅士们最乐意聚集的地方,画舫游湖,红灯香榭,一曲《明月几时有》,让人流连往返!”

  韩漠哈哈一笑,凑近低声道:“如此说来,这几日不见云大人,云大人都是在孔雀湖流连忘返了?”

  云沧澜一阵尴尬,苦笑道:“如今前方军情紧急,魏国人虽然屡次在南阳关下败退,但是却屡败屡战,南阳关的兵力物资损耗巨大,倒也不是固若金汤了。圣将担心前方战况,所以这才极力劝说圣上,早日召见你们,早日为太子和公主完婚,圣将也好亲赴前线迎敌!”

  “如此说来,若非圣将劝说贵国主君,贵国君主一时半会还不想见我们?”韩漠瞥了云沧澜一眼,淡淡问道。

  云沧澜叹了口气,并没有多说什么。

  除了别院,登上马车,在云沧澜带来的十多名虎勇以及燕国二十多名御林骑兵的护卫下,一行人便往庆宫行去。

  一路上马车平稳,转了数条街道,好在还是大清晨,道路上的行人并不算太多,渐近庆宫,路上所见的豪华马车便多起来,韩漠在窗帘缝隙看到,心中明白,这些马车里的主人,估计都是庆国的官员,正往庆宫赶去参加朝会。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在庆宫的正宫门外停下,接下来便是要徒步入宫了。

  曹殷等人下了马车,便见到前面是以条深邃的门洞,厚重的宫门已经打开,鸿胪寺少卿和云沧澜在前带领,在虎勇和御林军的护卫下,一行人进了宫门,穿过有些昏暗漆黑的长长宫门,眼前便豁然光亮起来,旭日之下,重重楼檐,万千殿宇,庆宫的建筑大多是金黄色,旭日照耀下,闪着璀璨耀眼的金光,尽显这天下第一宫的贵气和奢华。

  庆国的皇宫与燕国的皇宫是不相同的。

  燕国的皇宫占地面积也不小,但是里面的建筑却是讲究大气,各殿宇之间有着极为广阔的空间,但是庆国皇宫不但在面积上远远超出燕国的皇宫,而且皇宫的建筑层层相迭,紧密相连,却又不显得拥挤,格局非常的讲究,似乎那一处缺了那一间殿宇反而显得不协调,飞檐龙雕,只看外部,便是金玉满眼,灿烂辉煌。

  韩漠遥望着眼前浩瀚如繁星的宫殿,心中只能感叹,才面子上看,庆国号称天下正统,当世最强之国,却也不是虚。

  云沧澜并没有立刻将曹殷等人领入正殿,而是有专门的太监在等候燕国使团,见到使团来,将众人带到皇宫侧面的一处小阁子里先用茶。

  过了没多久,听到整个皇宫的上方响起钟鸣声,片刻之后,才有一名太监过来,恭敬道:“圣上召燕国使团入朝觐见!”

  曹殷等人稍加整理,这才离开小阁,往正殿去朝见,只不过虎勇和御林军却已不能跟着入宫,只能在这里等候。

  不知道过了多久,行过道道玉石营造的长廊,路过廊畔流水,便见到一座巨大巍峨的大宫殿出现在眼前,九九八十一阶汉白玉石阶两侧,俱是衣甲鲜亮腰佩弯刀手杵长枪的殿前护卫,一个个面无表情,高大威猛,凛然而立,如同石雕一般护卫两侧。

  韩漠这几日倒也明白一些庆国的情况,知道这些护卫并不隶属上京警备营,而是称为“宫中卫”,是专门负责皇宫护卫工作的一支卫队。

  据说这支卫队也有千人之多,分布在皇宫的各个角落,保护着庆国皇族的安全,但是讽刺的是,这支卫队的统领,似乎是后党的人。

  顺着石阶往上行,越加清晰地看到庆宫正殿,韩漠视力惊人,倒是已经看清楚殿前的匾额上写着“承天殿”三字。

  承天之运,只从庆国正殿的名字便可看出他们自视正统之心。

  承天殿正门左右,又是横着两列宫中卫,一个个神色坚毅,倒也尽显皇家卫队的气势。

  殿门大开,在石阶最高处,左右各有一条玉石雕刻的巨龙,张牙舞爪,尽显霸气,左侧巨龙旁边,有一名老太监正佝着身子等候。

  等到曹殷领着几人上到最后一节石阶,站在殿前的汉白玉广场上,那老太监瞥了一眼从东方来的使臣,一抖手中的拂尘,用那鸭子般的嗓音喊道:“东燕使臣到!”

  便见殿门两侧的宫中卫猛地提起手中的长枪,上下抖了两下,随即一起发出极其雄浑的声音,叫了一声:“威!”</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