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605章至边关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那虎勇额头冷汗直冒,虽然心中颇有些恼怒,却只能低着头,不敢说话。

  云沧澜笑着摇了摇头,上前去,两手握着虎勇的手腕子,猛一用力,一拉一推,竟是将虎勇脱臼的胳膊给接了上,动作干脆利落,却是显出他的武技底子来。

  “还不向韩将军请罪!”云沧澜低声喝道。

  虎勇急忙单膝跪下,拱手道:“属下放肆,请将军责罚!”

  韩漠冷冷一笑,高声唤道:“肖木!”

  肖木正在院外等候,听到韩漠召唤,立马跑进来,拱手道:“大人!”

  “肖木,你是护卫队的副将,负责的便是安排护卫事务。”韩漠缓缓道:“如今庆国的兄弟在内院护卫,你们却在外院护卫,本将倒是要问你,咱们护卫的究竟是庆国的公主,还是我大燕的公主?”

  肖木单膝跪下,明白韩漠的意思,立刻道:“卑职失职,请将军降罪!”

  “降罪是免不了的。”韩漠淡然道:“只不过如今公主安全为重,回头再治你的罪。”看了云沧澜一眼,露出淡淡的微笑道:“云大人,你的部下今日一天都在公主座驾旁边守护,也是辛苦的很。明儿还要赶路,总不能拖着疲惫身子去赶路吧?还是让你的人先下去歇息吧……肖木,调派人手换防,可莫太辛苦庆国的兄弟了!”

  肖木立刻道:“遵命!”正要起身退下,云沧澜已经笑道:“韩大人不必麻烦。我这几名部下,便是站在冰天雪地里,那也是能够休息恢复精力,倒也不用专门去安歇。他们在内院守着,外援不还有你们御林军吗?在此边守护边休息,倒也无碍!”

  韩漠摇头道:“云大人错了。本将此番率领卫队前来,无非就是要护卫我国公主,若是将护卫职责交给你们,那岂不是太过荒谬?难道云大人觉得我燕国无人?”

  “韩大人重了。”云沧澜微笑道:“燕国武士精锐强悍,沧澜一直是敬重的!”他淡定自若地从袖子里取出一只卷轴递给韩漠,微笑道:“韩大人不妨看看这个!”

  韩漠微微皱眉,终是接过卷轴,打开看了一眼,眼中便划过一道古怪的光芒。

  “这是贵国君主的手谕。”云沧澜笑道:“不瞒韩大人,其实我国圣将得知贵国愿将公主远嫁,高兴万分,第二批协商使团到得燕京城时,带了圣将的一份书信,那是要沧澜转交给贵国君主。圣将的意思很简单,贵国公主很快便要成为我大庆的太子妃,所以恳请贵国君主允许沧澜带领十名虎勇跟随和亲队伍一同返回上京城,返京途中,沧澜以及部下的虎勇可以护卫在公主的身畔……!”他从韩漠手中接过卷轴,微笑道:“沧澜临行前,进宫见了贵国君主,呈上了圣将的书信,贵国君主深以为许,沧澜更是求得了贵国君主的手谕,一路之上,有资格就近护卫公主殿下!”

  韩漠顿时笑起来,道:“原来如此,云大人何不早说,差点引起误会。本将还以为云大人和你的属下要鸠占鹊巢,抢夺我们御林军的护卫职责,藐视我大燕无人呢。既然是圣上手谕,那么本将也不便多说什么。”顿了顿,笑道:“不过本将毕竟是卫队统领,有权安排守卫人选,既然云大人如此担心公主殿下的安危,那么内院便加派人手,严密守护吧!”转向肖木道:“调派人手进来,四面各安置五名兄弟,总不能让庆国兄弟独自受累!”

  肖木立刻拱手道:“卑职遵命!”立刻下去安排人手。

  云沧澜苦笑道:“韩大人骨子里,果然是不妥协的人。”

  正在此时,付郎中已经领着两名太监和两名宫女进了院子来,都是提着公主要用的膳食。

  云沧澜的眼睛在太监和宫女身上扫了一扫,目光如电,随即笑道:“公主只怕饿了,送进去吧!”

  付郎中看了韩漠,见韩漠点头,这才领着宫女太监进了屋内,伺候霜公主用餐。

  韩漠向屋子看了看,若有所思,终是没有说什么,转身出门而去。

  次日队伍大清早用过早餐,便开始继续启程,乌县县令领着大小官员一路送出二十里地,这才止步,远望着队伍消失在天边的地平线上。

  一路向北,沿途都有官员接待,即使因为路途缘故赶不到当地县城,当地的官员亦是在县城之外准备好了驻扎的别院。

  连续几日,虎勇都是严密守卫,韩漠想要偷梁换柱,却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虽然他心中倒也有不少法子可以调换出来,但是云沧澜就像一个幽灵一眼,时不时地在公主歇息之地的四周转悠着。

  云沧澜当然不会想到韩漠有偷梁换柱之心,他只不过是竭力地保护好庆国未来的太子妃而已,但是他的存在,却是让韩漠不敢轻易下手。

  没有找到绝佳的机会,韩漠可是不能轻易下手。

  他知道此事不同寻常,一旦败露,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霜公主歇息之时,身边总有两名贴身宫女伺候,这也是极其麻烦的事情。

  真假公主调换,那是要漫过所有人,包括霜公主身边伺候的宫女,如今是外有云沧澜,内有贴身宫女,几日下来,倒是没有找到一个好的机会。

  韩漠只能耐心等待,而且他心中也清楚,机会迟早会到来。

  在会稽郡行了四日,第五日才进入了吴郡的境内。

  自从西门一族被剿灭之后,吴郡境内也曾出现一些动乱,之后是由吴郡城守军加上调派过来的东海城守军联合平定了当地的动乱。

  如今吴郡的形势大体上稳定下来,但是动乱的余波未消,山林之中聚集了不少匪类,而且境内也确实存在着西门一族的余党,整个吴郡,大乱没有,但是小患却还是存在的。

  和亲队伍进入吴郡,吴郡的郡守自然成了最为紧张的人,那是生怕和亲队伍在吴郡境内发生意外。

  有近千的护卫队,而且是燕国最精锐的御林军,其战斗力强悍无比,即使吴郡境内匪患甚多,但是自然没有任何一个匪患势力足以威胁到霜公主的安全。

  只不过吴郡郡守却也明白,即使公主殿下不会受到性命之危,只要受到匪类的惊吓,自己也是吃罪不起的。

  西门一族灭亡后,他这个郡守每日里也是提心吊胆,不知道京中哪一日便传下旨意来。

  当初他与西门一族走的近,虽然比不上宜春郡郡守司徒静与贺家那般蛇鼠一窝,却也帮着西门家干下了不少的缺德事。

  西门一族灭后,他本以为自己的郡守之位肯定是保不住了,恐怕连自己的性命都有可能要为西门一族陪葬。

  不过平叛之后,东海镇抚军的韩玄龄在战报上却是为他说了一些好话,称他在平叛之中尽心竭虑,功不可没。

  之后朝堂上倒也就吴郡的官员分派进行了洗牌,吴郡的本土官员倒下了十之七八,空缺在之后不到一个月便全都确定下来,乃是经过内阁商议,各大世家和皇族都有官员派过来,恰恰是这个郡守之位却没有换掉,依然是他坐着。

  如今的吴郡官场,实际上混乱不堪,一切都没有回到正轨之上,各大势力的地方官员互相倾轧,他这个郡守做的也是很为痛苦。

  他却也知道,在吴郡为官之时,得罪了不少人,自己若是从这郡守位置被罢免,今日下去,明日只怕就要被人整死。

  所以公主来临,他不敢有失,专门与城守军指挥使磋商,从军中调出一千名兵士前往加强和亲队伍在吴郡境内的安全。城守军指挥使自然也担心和亲队伍在吴郡境内有失,他统管军务,若是匪类惊扰了公主,他这个城守军指挥使也是难辞其咎的。

  所以和亲队伍刚入吴郡境内,吴郡郡守便已经领着吴郡的大小官员在边界上迎接。

  会稽郡与吴郡交界之处,离吴郡建邺城有二百里之遥,这位郡守大人硬是迎出二百里地,表现的极是谦恭。

  接下来两日,便是在这位吴郡郡守的尽心安排下,一路上倒也是顺利无比。

  第三日正午时分,队伍终于赶到了建邺城。

  一路上昌德候曹殷倒是显得很为惬意,如同游山玩水一般,白衣如雪,一直都是骑马而行。

  在建邺城歇了一日,次日队伍又继续开拔,而吴郡郡守依然领兵亲自护送,那是要将队伍护送到燕庆边关为止。

  和亲队伍有着不少嫁妆车辆,又怕太快颠簸了霜公主,所以行进并不快速。

  又行了两日,队伍行到一处山上,韩漠便远远瞧见在天边之处,黑压压的一片,更是隐隐瞧见那边锦旗招展,似乎有不少骏马正在那边来回穿梭。

  在这之间,却有着无数的田地,金黄色的麦子向两边延伸,似乎没有尽头。

  阳光之下,金黄色的麦子闪着黄金般的光芒,异常的美丽。

  “韩将军,那里便是燕庆交界之处涢水关,出了关不过二十里地,便是涢河,我大燕与庆国便是以涢河为界,过了涢河,便是庆国的地面了。”吴郡郡守在旁热情地为韩漠介绍:“镇守涢水关这一线的,便是萧大将军麾下的西北将士了。西北军镇守的国界,真要论起来,就属这里最为安定,很少与庆国那边发生冲突!”

  “这些麦子……怎地在边关种植?”韩漠好奇问道。

  吴郡郡守笑道:“这些麦子是西北军的,那是萧大将军颁下的军令,以兵养兵,给国内百姓少些负担。每到春种秋收时节,萧大将军都会从中调派一批士兵出来,自耕自种,到了秋收之时,便可为边关守军补充大批的军粮了。”往西边指道:“韩将军还只是看到这一块,其实整个西北一线,像这样大规模种植粮食的情况,随处可见。”

  队伍正缓缓下山,韩漠骑马立于山头,忽然瞧见从天边出现一队人马来,那一群人马如同闪电一般,正飞快地往车队这边飞驰过来。

  韩漠立马一抖马缰,冲下山去。</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