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6章真是个怪胎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八珍阁是东海城最气派的酒楼,共有三层,消费档次在东海城是首屈一指的,家里没有底子,那是不敢进酒楼大门的,因为一旦进去,不点上十个八个好菜,你就没脸吃饭,而这十个八个好菜,最低也得四五两银子,那足以抵得上一位普通渔民半年的收入。

  东海城虽然韩家为大,但是也少不了一些富贵之家,每一个世家大族,虽然是以本族人手作为根基力量,但是也少不得下面依附着一大帮子中小家族。

  八珍阁的三楼,幽雅恬静,虽然两边各有两三间雅阁,但是正厅却摆着两张极大的楠木圆桌,真要过来饮酒进行的客人,都喜欢在大厅饮酒,毕竟大厅比起雅阁要宽敞的多,热闹起来也自在得多。

  韩源拉着韩漠上了三楼,一大群公子哥儿立刻迎上前来,纷纷拱手笑道:“五少爷来了,五少爷,可有阵子没聚在一起了。”

  这些都是东海城里的富家子弟,即依附于韩家,平日里自然也就对韩家的子弟大加巴结。

  韩漠见都是熟人,哈哈一笑,道:“四哥说你们都在,我也想你们了,正好在一块喝喝酒逗逗乐子。来来来,都坐下说话吧。”

  当下众人坐定,酒菜上来,一名公子哥儿道:“五少爷,听说最近镇抚军又要出海差了,这次你可出海看看?我可是听说了,这海上有一伙海盗极是强悍,有四五艘战船哩,据说领头的还是一个大美女,你要是出海,大手一挥,将那美女抢回家中做妾室,想必是别有一番滋味的,哈哈……!”

  众人顿时都笑了起来。

  韩漠眨了眨眼,撇撇嘴道:“美女?整日在海上飘着,风吹日晒,哪里有什么美女。霍秋源,这道听途说的事儿,你却当真了,要是我出海没见着美女,回来可扒了你的皮。”

  “五少爷,我哪里敢骗你。”公子哥儿霍秋源有些急了:“这是真事儿。你知道我堂兄就在镇抚军,也出了几次海,抓了几个海盗,那海盗亲自说的,而且还画了画像。那美女有个匪号,海盗们都称她做‘美人鱼’,有这外号,姿色总该不差吧。”

  韩漠笑嘻嘻地道:“海盗们见的女人少,只怕连一头母猪也会被他们看成为美女哩。不过这事儿我记着,若真有那‘美人鱼’,少爷我一定抓回来就是,到时带她来八珍阁,让大家伙儿开开眼。”

  众人一片欢呼。

  当下觥筹交错,你来我往,当真是热闹非凡。

  韩源自然不会说摆这桌酒是为了感激韩漠帮他抢到了香玉儿,都以为只是哥儿们聚一聚,谈话间笑声不绝,无非就是评论哪家娘子屁股大哪家夫人奶.子挺而已,极其放.荡。

  霍秋源忽地笑道:“五少爷,最近你那手指越发的金亮了,只怕是财运快要到了。”

  其他人纷纷道:“不错不错,五少爷是财神爷降世,我等日后看要跟着五少爷搂进天下金银财宝。”

  “搂尽个屁!”韩漠变得郁闷起来,抬起右手,很有些沧桑地道:“少爷我还真担心这是患了病哩!”他用右手摸了摸自己的左手,又忍不住轻轻打了一下,喃喃道:“不争气!”

  韩漠的右手,还真是异于常人。

  韩漠右手除了大拇指和食指之外的其他三根手指,色泽极黄,有时候在阳光的照射下,这太过深黄的手指甚至偶尔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颇为稀罕。

  这是韩漠出生的时候就带下来的。

  这个事儿,不知何时起,便在东海城内流传着,或许是府里的下人将这稀罕事透漏了出来,百姓们都在暗地里说,这是天上的星官下凡,说不定是个财神爷哩。

  韩漠却是知道这三根金手指还真是有些玄幻色彩。

  就像他离奇穿越一样的荒谬,他在那次事故发生后,穿越到娘胎之时,就像有脑电波在和他说话一般,告诉了他一个诡异的秘密。

  他这三根金手指,可以让他在新的人生中实现三个愿望。

  于是韩漠曾经试过,许愿让他回到自己曾经的时代,可是这三根金手指实在不知道能实现什么样的愿望,非但没有帮他回到曾经的世界,甚至他曾经许愿给他来个长得像玛丽莲梦露一样的女人,也没能达成所愿。

  许多的愿望都成空,所以韩漠觉得这三根金手指只是一个摆设。

  或许,金手指发挥作用的时候还没到吧!

  听着众人说着那些风月之事,韩源也是沉浸其中,只有韩漠百无聊懒,感觉是那样的无趣。

  就在此时,楼梯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怪里怪气的声音笑道:“妈的,隔半条街就听到一大群狗叫,吵的耳朵里直发噪,明儿可得让那些衙差拎着杀威棒上街上走一走,打死几条乱吠乱叫的野狗才好。“

  听到这个声音,韩源第一个变了颜色,眼中布满怒气,脸上甚至因为愤怒而扭曲,而在座的其他人,除了韩漠嘴角泛起一丝冷笑,都是微微变色。

  谁都知道,这是小阎王来了。

  冤家路窄啊!

  “小阎王”大名萧景,是东海郡郡守“黑阎王”萧幕瓒的独子,不可否认,他的外表与他自持以为很尊贵的身份是很符合的,他长得也算英俊,身材高大,穿着白色的锦衣,也当得起“玉树临风”这个词,与通常意义上坏人都是獐头鼠目脑满肥肠的大众形象相去甚远,只看他表面,不明真相的人会以为他是一个俊雅的斯文公子,可是东海城的人都知道,这是一头披着人皮的狼,被他祸害的百姓不在少数,被他糟蹋的良家女子也绝不在少数。

  带着七八名狐假虎威的狐朋狗友,小阎王第一个走出了楼梯,轻蔑地看了韩漠这一桌人,摇起手里的折扇,悠然地走到大厅的另一桌,嘿嘿笑道:“咦,这不是韩家哥儿俩吗?真是有缘啊,我还道这楼上是一群野狗在叫唤呢。”

  韩漠这一桌人都露出怨愤之色,但是小阎王的父亲可是东海郡守,当朝萧太师更是萧景的干爷爷,这种身份是谁也不敢轻易得罪的。

  韩源却是再也忍不住,一拍桌子,起身冷笑道:“他奶奶的,这东海郡就没有清净的地儿,走到哪里,哪里便能闻到屎臭,小五,哥儿几个,咱们换个地方,免得被那股屎臭污了鼻子。”

  众人便要起身,韩漠却笑眯眯地道:“走什么走,都坐下。”转视萧景,笑嘻嘻地道:“小阎王啊,听说你最近放印子钱,又逼得好几户人家家破人亡,你晚上睡觉也不做噩梦吗?”

  “噩梦?”萧景哈哈笑着,极为放肆:“少爷我每天晚上抱着香喷喷的女人,哪里会做噩梦,连夜地做春梦哩。倒是你韩小五,听说到了今日都没尝过肉味,可惜可惜,这可不是男人了。回头哥哥领着你去几个好地方,教你学学怎么做人……哦,对不起,是教你怎么做男人。”

  韩源紧握着拳头,便想一拳打烂萧景的脸,可是族中早就交代过,韩家子弟不得与小阎王正面冲突,韩源牙齿咬的格格作响,却是不敢轻举妄动。

  韩漠依旧是笑眯眯的,悠然道:“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都是一个德行。”

  “韩小五!”萧景冷下脸来:“你说什么?”瞧见气得浑身发抖的韩源,嘿嘿笑道:“我还真告诉你,少爷我就是玩女人,还玩出花样来了。知道飘香院上次选花魁吧?那花魁细皮嫩肉,弄起来那叫得风骚诱人,你要是有兴趣,哥哥回头带你去看看,亲自和那花魁给你表演一下,对了,那粉嫩嫩的花魁叫什么来着?少爷玩的女人太多,有些记不住了。”

  “少爷,叫香玉儿!”

  “不错不错,叫香玉儿,又香又粉,那粉嘟嘟的大屁股白的像玉一样。发起浪来,就像一条母狗!”萧景放肆地大笑起来。

  韩源虽然知道他是满嘴胡,但是这种对于香玉儿直白的侮辱,让这个平日凡事容忍再三的男人再也忍不住,一捶桌子,桌上的碗碟顿时散作一团:“你在放屁!”

  他便要冲过去,却被韩漠一把拉住。

  见韩源发怒,萧景还是有些惊慌的,他可是知道,韩家的子弟个个力大如牛,韩源真要动起手来,十个自己也不是对手,正在心惊,却见韩漠拉住韩源,还以为他们不敢动手,更是放肆,哈哈笑道:“怎么?要打我?来啊来啊,有本事就狠狠地打少爷一顿,少爷求求你了,来吧!”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挑衅道:“往这里打,来,求你了!”

  韩漠呵呵笑着,站起身来,朝着四周众人道:“诸位,大家也都知道,我们韩家忠君爱国,对官府是怀有敬畏之心的,小阎王如此诚恳地请求我的帮助,我却之不恭,大伙儿闪开一点!”

  他话声刚落,就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像一头猎豹一样,两步就窜到了萧景的面前,一手探出,已经抓着萧景的领子,另一只手毫不留情地对着萧景那张看起来还算英俊的脸庞狂.抽起来。

  “啪啪啪啪!”

  声音不绝,所有人都震惊莫名,目瞪口呆。

  韩漠只抽的萧景头晕眼花,连抽了二十几个耳光,他的右手五指忽然半弯,指骨对准萧景的胸骨猛地捶了下去,这一下他用了狠劲,韩家独传的《长生经》,虽然不可能产生那些武侠世界中的内功劲气什么的,但是他的力气却是得到了真正的锻炼,他甚至能够肯定,就是这一捶,力量未必会比牛角撞击的力气小。

  果然,萧景被这一捶,顿时“哎哟”叫了一声,直翻白眼,萎顿了下去,已经发肿的嘴角,甚至溢出白沫来。

  韩漠知道,自己的这一捶,已经伤了萧景的胸骨,至少一年之内,萧景的胸部会时常产生剧痛,即使是神医,也只能建议萧景慢慢调养,绝不会在短时间内让萧景的胸骨愈合。

  萧景的跟班都围上去,惊呼道:“少爷,少爷!”

  韩漠整了整衣裳,耸了耸肩,叹道:“大家都听见了,是小阎王自己提出要求,求我们揍他,我是在满足他的愿望。我活了快二十年,还是头一次碰到有人提这种要求,真是个怪胎!”</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