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596章祸水东引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萧明堂平日里耀武扬威,无非是身后有一个强大的家族而已,此人骨子里却是极度的懦弱,此时韩漠的棍子打下来,劲风呼呼,这小子竟是身不由己地双腿一软,竟是“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失声叫道:“不要打,我说!”

  他这突如其来的一跪,惊呆了所有人,如此看来,这位萧大少爷实在没有半点的骨气了。

  韩漠嘿嘿一笑,木棍搭在他肩头,笑道:“既然如此,就立誓吧!”

  萧明堂低着头,无奈道:“我保证从今以后不在流晶河畔为非作歹强霸他人产业!”

  “若是违背呢?”

  “那便是狗.娘养的!”萧明堂又恨又怕。

  韩漠收回木棍,向着场中几百号人高声道:“萧大少爷的保证,大家都听清楚了。有这么多人做见证,我想萧大少爷日后在这里定然会非常的老实。”看了萧明堂一眼,冷声道:“若是违背今日之誓,可莫怪本公子登府拜访,问问你究竟是谁养的!”

  萧明堂垂头丧气,此时身后有两人上前来将他扶起来,正要离开,韩漠却淡淡道:“慢着!”

  萧明堂恨恨地看着韩漠,道:“韩漠,我也立誓了,你还要怎样?”

  韩漠丢下手中的木棍,背负双手靠近过去,萧明堂对韩漠已经是恨到骨子里,也是害怕到骨子里,韩漠一走过来,情不自禁地便往后缩了缩,如同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

  这个动作看在众人眼里,俱都明白,萧明堂今日是真的服软了,更有许多人已经明白,经过今天的事情,萧明堂在京中威势大弱,已经彻底算不上少党的老大了。

  韩漠靠近萧明堂身边,轻声道:“萧大少爷,你既然立誓,我的心也就放下来了。其实今日这般做,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萧明堂今日吃了有生以来最大的一次亏,只想早早离开此地,可是韩漠却还要折腾下去,这让他即是害怕,又是怨恨,本想冷声应对,可是那声音就是没什么底气。

  韩漠凑近过去,压低声音:“萧大少爷,实话对你说,其实这事情另有原因,我闹出这么大的阵势,其实也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你当众立誓不要在这边霸占产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立下了誓,你便是再无耻,恐怕也不会违背的!”

  萧明堂冷哼一声,却不敢说话。

  韩漠温和一笑,道:“大少爷,正事咱们办完了,有两句话想单独和你说说,你看可好?”也不等萧明堂答应,拉着萧明堂还没折断的右臂走到旁边,萧明堂一时间根本不敢反抗。

  见到萧明堂窝囊样子,许多跟随他的人马已经羞愧得无地自容,竟有许多人纷纷离开,毕竟在这多留一刻,他们这些人的脸面也就多收一份折损,片刻之间,竟然去了大半,留下的一小部分,那是萧明堂亲信死党,虽有心要走,却也不好在这个时候离开,那是担心萧明堂回头报复。

  “实话对你说吧,今天的事情,不是我的本意。”韩漠摸着下巴道:“你要强买流芳阁,坏了别人的事情,我受了别人的请求,只好出马!”

  “是陆宗轩?”萧明堂咬牙道。

  说来也怪,此时他对陆宗轩的恨意,反倒比对韩漠要深,那是打定主意,回头就要整治陆家一番。

  韩漠摇摇头,道:“陆宗轩何许人物,我韩漠岂能为他所用,你这脑子又不好使了。”

  被韩漠奚落,萧明堂无可奈何。

  “罢了,我也不瞒你,这次出手,不过是因为金钱坊的东家也想盘下流芳阁。”韩漠眼中划过狡黠之色,神色却极平静:“但是你萧大少爷一插手,他们就没了机会,所以心里有些不痛快。本来这档子事,我也不爱管,可是……我三哥与金钱坊走的很近,金钱坊的人托我三哥来求情,我这做弟弟的,总不能拂了我三哥的面子!”

  萧明堂忍不住朝那边的韩滨望去,只见韩滨此时正与姚靖等人相谈甚欢,这两拨人本来也不熟悉,不过今日因为韩漠的原因,大家成为战友,此时自然是极其热络的。

  萧明堂心中一直也很奇怪,韩漠入京半年,向来也不掺和京中少党们的事情,甚至都很少与京中少党的人接触,今日却突然一反常态到这里大闹一回,确实有些不同寻常。

  此时听韩漠一说,才知道后面有这档子事,心中顿时便信了八九成。

  关键是韩滨今日太过出彩,组织的如此壮观,而且来得很是及时,似乎早有预谋一样,这就更让萧明堂相信,韩家兄弟今日是为金钱坊出头。

  韩滨迷恋金钱坊后台的花庆夫人,自然是没人知道,只不过却有一部分人隐隐知道,如今的韩三爷,似乎在金钱坊入了股,是金钱坊的股东,所以韩滨为金钱坊出头,那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萧明堂握起右拳,恨得牙痒痒,刚刚对陆宗轩恨之入骨,此时却又是对金钱坊的那帮人恨到骨子里,不过却有些奇怪地看着韩漠,问道:“你……你为何告诉我这些?”

  韩漠很自然地道:“因为我也看金钱坊的人不顺眼。从一开始我就想整治金钱坊一番,只不过我三哥的原因,我也不好出手,这一次他们竟然利用我三哥来劝说我对付你,我三哥的面子我不能不给,可是金钱坊这帮家伙敢利用我,我心中是不痛快的。”看着萧明堂,轻叹道:“只不过金钱坊的人竟敢和你抢流芳阁,看来那帮子人对萧大少爷毫无畏惧之心啊!”

  萧明堂虽然也感觉韩漠有挑拨之嫌疑,但是他却也深信是金钱坊的人在后面搞鬼,咬牙切齿,心中又开始盘算着如何去对付金钱坊。

  韩漠见自己三两语之间,已经挑起萧明堂的怒火,也知道萧明堂这个家伙是个有仇必报之辈,区区金钱坊,萧明堂肯定是不放在眼中,说不准这两日萧明堂就要对金钱放下手了。

  金钱坊是韩漠心中的一根刺,那金钱坊处处透着诡异,却又将韩滨拉进水里,更是由花庆夫人那艳妇出马,牢牢控制住了韩滨。

  因为韩滨的原因,韩漠不好直接对金钱坊出手,今日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挑拨离间,让萧明堂去对付他们。

  怀着对金钱坊无比的怨恨,萧明堂在几名护卫的簇拥下,骑马离去,那是一刻也不愿意在流晶河畔多呆了。

  跟随萧明堂的人手见到正主离开,自然不敢留下,早是一窝蜂地散去,流芳阁前一时间只是剩下韩漠这边的一百多人,场地上处处鲜血,更有着无数丢弃的木棍。

  毫无疑问,今日这一场斗殴,韩漠这边的人马算得上是扬眉吐气,大大地出了往日积攒的恶气。

  今日前来助阵的,除了姚靖这一帮人的朋友,亦有韩滨平日里的朋友,共有三十多名贵族公子,韩漠也不嫌麻烦,一一见过,这一帮人对韩漠自然是恭敬有加,都是顺着姚靖等人的称呼,叫韩漠为“韩大哥”。

  韩漠取了银票交给韩滨,让他领着那一帮贵族子弟好好去消遣一番,至于姚靖这一伙人,则是就近进了流芳阁,里面重新收拾,众人坐了三四桌,把酒欢,一个个都是欢声笑语,今日大胜,众人自然是有说不完的话,无非都是吹嘘自己方才斗殴之时是如何的骁勇。

  但是说得最多的,还是韩漠轻描淡写间制住萧明堂,逼着萧明堂当众立誓,一直被萧明堂一派人欺压的众公子,今日也是仗着韩漠,大大地出了心中的一口恶气。

  韩漠替流芳阁赶走了萧明堂的人,更是逼着萧明堂当众立誓不再过来霸占流芳阁产业,以金兰花为首的流芳阁众人,自然是满怀感激,所以伺候的亦是周到无比,受惊过后的十二香钗亦是打起精神,出来为众人表演曲乐。

  这一场战后酒宴,直到深夜方散,众人一个个到得韩漠面前告辞,纷纷离去,临行之前,少不得说上几句:“韩大哥日后若是用的上,派人传个话就是。”

  便是姚靖六公子,也是醉了好几个,韩漠令他们手下人领着回府去,到最后,流芳阁只剩下韩漠、姚靖和陈寅三人。

  姚靖醉态可掬,脸上亦是兴奋无比,直叫道:“韩大哥,跟着你办事才爽快。若不是你仗义出马,兄弟们这口恶气,那是要一直憋下去,没有机会发泄了。”

  陈寅虽然也显醉态,但是显然要细心得多,低声道:“韩大哥,萧明堂今日被整治成这个样子,心中只怕怨念极深,你凡事要小心些,莫要着了这小子的黑手。”

  韩漠知道陈寅是好心,拍了拍他肩头,笑道:“你放心,他奈何不了我!”

  就在此时,却见风韵妇人金兰花从门外进来,凑近韩漠耳边低声说了两句,韩漠微微点头,向陈寅二人道:“你们先喝着,我去去就来!”

  当下起身随着金兰花出了雅室,转到了流芳阁后面的一间幽静房内。</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