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591章打他个桃花满天飞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虽然韩漠这边人手众多,但是黑大汉却根本没有丝毫惧色,咧着嘴,带着嘲讽之色看着已经皱起眉头的韩漠,更是提起铁拳头,在胸前晃了晃,似乎是要给韩漠一些震慑。

  韩漠身边的姚靖见到黑大汉那一副嚣张模样,也看到韩漠皱起眉头,便要上前给黑大汉一些教训,他自己倒也未必是黑大汉的对手,但是这边人多势众,这一类的找场子,从不介意用以多欺少的方式去完成,只是他正要上前,韩漠已经摇了摇头,示意他不必动手。

  韩漠背负双手,竟是在黑大汉身前站定,身高只到黑大汉的胸口处,一个魁梧强壮赤着上身的凶恶黑汉,一个清俊斯文的白衣公子,这样两个人对面站着,却是一副很不协调的画面。

  此时黑汉只要一出手,便可以击中韩漠,远远观望这边的人们,一时间都有些为韩漠担心,大家看在眼里,却都是觉得,这个时候只要那黑汉发起威来,长相清俊的白衣公子只怕是要倒大霉了。

  “你嘴里不干净,我不找你,马上我会找你主子算这个账。”韩漠抬头,戏谑地看着凶狠的黑汉:“只不过你摆出这副架势,是不是要和我打?”

  黑汉龇牙一笑,也不多话,挥过铁拳来,劲风呼呼,表明着他力量的强悍。

  姚靖等人倒是没有见过韩漠的武功,只是知道韩漠地位极高,斯斯文文一个俊俏的公子哥儿,那黑大汉突然出拳,众人都叫道:“大哥小心些!”

  只是黑大汉的力气虽然大,可是速度放在韩漠的眼里,实在是算不得什么,黑大汉的拳头出到一半,韩漠的掌刀便已经切在了黑大汉的手腕子上,只听到“咯吱”一声,黑大汉只感觉自己的手腕子一阵剧痛,本来握的如同铁钵一样的大拳头,竟是瞬间松开,软软地耷拉了下去。

  还不等黑大汉反应过来,韩漠的双手已经成爪,抓在了黑大汉的两边腰眼,然后用很大的力气往里面深深一插,几乎要插入皮肉之中,但是只一瞬间,韩漠就收回手,而黑大汉的庞大身体就如同一滩烂泥一样倒在地上,他想挣扎着起来,只可惜下面的两条腿就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一样,完全失去了知觉,根本无法站立起来。

  黑大汉骇然,不敢置信地看着比他矮上半个身子的斯文年轻人,如见鬼魅。

  而姚靖和在远处围观的人们也都是惊讶莫名,韩漠的速度快极,他们甚至没有看清楚韩漠是如何动手,战斗便已经结束。

  年轻的公子,无比轻松地击败了强壮如野兽的黑大汉。

  姚靖等人一怔之后,随即都显出钦佩之色,他们隐隐也都知道,这位豹突营指挥使有着极强悍的武力,只是没有想到竟然强大至此。

  有如此人物做老大,做靠山,姚靖众人顿时更是信心大增。

  黑大汉三人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知道来者不善,更知道若是硬顶,恐怕还要吃更大的苦头,所以不管能不能起来,干脆躺在地上不起来。

  韩漠也不管这些人,径自进了流芳阁内,姚靖等六人急忙跟上,身后的十多名跟班也是呼啦地跟了进去。

  流芳阁二楼显然不知道下面发生的事情,楼上依然是笑语声声,夹杂着淫辞秽语。

  一众人簇拥着韩漠到了二楼,一处楼梯口,就见到楼上已经是一片乌烟瘴气,十多个人在上面催拳行令,喧闹纷杂,好不热闹。

  一群极是美貌的姑娘各自抱着自己的乐器,挤在屋角处,瑟瑟发抖,一个个都是低着头,不敢看这些胡天胡帝在此胡闹的人,在那乐座之处,只有一名女子轻轻地弹着琴,不过神色很是惶恐,显然是被逼着献艺,琴调错落,表现出她的心神不宁。

  除此之外,靠近窗边站着几个人,都是战战兢兢,其中一名三十多岁的妇人浓妆艳抹,倒也颇有几分风韵,只是脸上却显出无奈之色,眼眸子里闪着惶恐之色,想来是琴楼里的人了。

  正座之中,却是坐着一名紫衣公子,相貌倒也说的过去,手中竟然拿着一把折扇,自以为潇洒地轻轻扇着,摇头晃脑,品评琴音。

  只是琴音时有错落之处,他却毫无所知,一看就是个附庸风雅的人。

  韩漠这一群人呼啦啦地来到二楼,一时间二楼所有的人都将目光投过来,颇为诧异,谁都知道,这楼下大门可是有人镇守,谁能进来?

  姑娘们看着韩漠一群人,面面相觑,惊恐之色不减,但是却也很有些疑惑,这群人是什么来头。

  催拳行令的闹事者们陡然看到韩漠众人上楼来,立刻都站起身来,已经有人大声喝道:“什么人?谁让你们进来的?”

  “好大的胆子,还不滚出去!”

  韩漠却是淡淡一笑,高声道:“这里不是流芳阁吗?”

  “是又如何?”立刻有人冷笑道。

  “本公子听说流晶河畔的流芳阁内有琴楼十二香钗,妙手调音,乐声优美,所以领着兄弟们过来捧场!”韩漠悠然道:“这里谁做主,还不给我们安排一番!”

  墙边那名风韵妇人看了看韩漠,又看了看摇头晃脑扇着扇子的紫衣公子,欲又止,终是不敢说话。

  紫衣公子站起身来,依然没有忘记摇扇子,似乎这样才能显出他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一步三晃地走过来,盯着为首的韩漠,翻了翻眼睛:“这里本公子做主,流芳阁不再接客,还不快离开这里?”

  “既然开门,为何不做生意?”韩漠微笑道:“客人上门,哪有赶我们走的道理?”

  姚靖等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模样,握着拳头,此时只要韩漠一声令下,众人必定会扑上去,好好教训这帮家伙一顿。

  紫衣公子又是一翻眼睛,道:“这里老子做主,说不接客便不接客,还不快滚?”似乎想起什么,皱眉道:“你们是他妈的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韩漠笑道:“还能怎样进来?”

  此时一名机灵的家伙似乎想到什么,跑到窗边,往下看了看,惊道:“九公子,老黑他们……被打了!”

  此话一出,紫衣公子九公子手下的众人立刻现出怒意,九公子也是有些意外,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盯着韩漠问道:“是你们动手的?”

  “怨不得我们,他们不让进,所以就动手了!”韩漠笑咪咪地道。

  九公子一抖手,合起折扇,用折扇指着韩漠怒道:“你们是什么人?知道我们是谁吗?”他显然并不认识韩漠,实际上京中知道韩漠的人很多,但是见过韩漠的,却实在很少。

  此时姚靖竟是异常的灵活,从旁拉过一张椅子来,放在韩漠身后,韩漠一看,只觉得姚靖果然是挑场子的行家,只怕以前这种事儿也没少干,大咧咧地在椅子上坐下,旁边更有一名兄弟也变得灵活起来,从旁拿起一个果盘过来,韩漠嘿嘿一笑,从中摘了一颗葡萄放进嘴中。

  这就叫阵势,先要在阵势上奚落对方。

  韩漠这边的举动,顿时更是激怒了九公子那边的人,只不过见到韩漠这边人多势众,比之自己似乎还要多出几个人,一时间倒也没有急着动手。

  “我当然知道你是谁!”韩漠悠然道:“你是太常寺少卿丞的儿子,萧族旁支,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排序,不过因为萧家的原因,见到你的人,也都叫你一声狗少爷……哦,是九少爷!”

  九公子脸色发冷,“都知道老子是谁,还敢来闹事?”

  韩漠呵呵一笑,摊了摊手,“有何不敢?本公子连萧明堂都不放在眼里,你又算什么东西?萧明堂见到这里的生意好,想要出银子买下这琴楼,可惜陆宗轩不答应,萧明堂便派你们这些人每天到这里来闹事,就是想逼着陆宗轩将流芳阁卖给他。陆宗轩不敢出面得罪你们,不过本公子今日却就是想到这里来听曲子,你们敢挡本公子听曲,本公子就要揍你们,听清楚没有?不想挨打,赶紧都离开,否则别怪咱们兄弟不客气!”

  九公子和手下众人都是色变,韩漠这几句话说得轻描淡写,却透漏出极度的不屑和鄙视,九公子这些人都是嚣张惯了,哪里受得了韩漠这几句话讥讽。

  九公子虽然故作风雅之态,但是骨子里显然是一个容易冲动的人,拎起一只椅子,对着韩漠就扔了过来,口中骂道:“敢和老子斗,真是找死!”

  韩漠右手探出,轻巧地接过椅子,那九公子瞧见,惊讶道:“哟呵,有两手,老子倒是走眼了,原来你是个高手!”

  韩漠也不理他,回头看了看众兄弟,笑道:“诸位,是他们先动手,说到哪里去,都是咱们有理。都别客气,请他们吃大餐吧!”

  姚靖等人都是兵家子弟,好的就是逞强斗狠,虽然对面是萧家的人,但是如今有韩漠撑腰,年轻气盛的公子们也是不犹豫,姚靖抄起旁边的一把椅子,叫了一声:“打这些狗日的!”率先冲上去,身后众人不甘落后,一个个如狼似虎,冲上前去。

  往日里幽雅的流芳阁,此时却成了武斗之地,那帮姑娘惊叫着,个个都是花容失色。

  不说姚靖等六公子,只他们手下的跟班,那也是精选出来的好手,为的就是跟着自己做个帮手,也都是颇有武力的人,此时一个个撒开手脚,奋勇向前,与九公子等人缠打在一起。

  楼上碟飞碗碎,桌椅扫动,都是拿起什么就用什么,乒乒乓乓一阵大乱,便是流芳阁楼外的流晶河畔街道,行人们也是听得清清楚,甚至能看到碗碟和椅子时不时地从窗开飞出来,更有一名家伙从窗开栽倒下来,跌在门前,虽然楼层不高,但这家伙依然是跌了个半死。

  韩漠坐在椅子上,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杂乱的一幕,更是看到九公子已被姚靖按在地上,拿着茶壶直砸头。

  九公子有一名手下很有些智慧,知道擒贼先擒王,竟是往韩漠冲过来,却被韩漠抄起旁边的一条长凳,往他的头上重重砸下去,那家伙头破血流,两眼冒金花,扭扭曲曲地倒下,甚至不忘向韩漠伸了一个大拇指,以示钦佩。</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