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582章龙言定鼎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燕国人好茶,就如同魏国人好酒,这是全天下都知道的事情,天下八大名茶,倒有三种是出自燕国,那杏茶、一红茶和青螺烟乃是天下闻名的好茶。

  而且燕国稍微有些档次的茶楼,给客人呈上的,并非已经沏好的茶水,而是奉上煮茶的物件,茶炉、茶叶、茶具等一套物事都是精美得很,茶壶放在茶炉上慢火煮茶,茶香在细火之中慢慢地冒出来,尔后愈来愈香,茶香满屋。

  茶楼品的不是茶,而是雅!

  韩漠此时便坐在茶楼之上,透过半敞的窗户,望着街上稀稀落落的行人。

  一大早本来是要前往豹突营去看一看,只不过尚未出府,就被对面这位意想不到的家伙拉到这里来品茶。

  云沧澜穿着宽松的锦袍,靠在椅子上,饶有兴趣地盯着茶炉上的茶壶,也不知他是在等着茶好,还是在鉴赏茶壶上那茶女采茶的雕画。

  韩漠的目光从街上收回来,望向云沧澜,淡淡道:“你一大清早请我到这里,莫非真的只是为了请我喝一杯茶?”

  “当然!”云沧澜含笑道:“韩大人莫非觉得沧澜还有其他的意思?”

  韩漠叹了口气,道:“在这里,还是莫要叫大人的好,别扭的很。”

  云沧澜呵呵一笑,道:“韩大人若是不介意,沧澜便称一声韩兄,不知是否失敬?”

  “失不失敬也没什么。”韩漠平静道:“只不过我总觉得,云兄表面上看起来彬彬有礼,但是骨子里却像一个最无礼的人啊!”

  云沧澜又是笑起来:“这是沧澜头一次听到有人这般评价,却不知韩兄是否有何说道?”

  韩漠靠在椅子上,鼻中闻着从茶壶中漂浮出来的茶香,缓缓道:“第一次见到云兄,那是半夜三更进我府里,让我好生意外,今日却又是一大早便到府中请我出来,又是让我感到意外,两次都让鄙人感到意外,那自然是超出礼数之外的事情,所以鄙人才觉得,云兄的骨子里,并非受礼之人!”

  “韩兄所见,真是独特!”云沧澜笑着,这两个长相都很漂亮的年轻人四目相视,“只不过今日若是再不请韩兄出来饮杯茶,只怕此生再无机会了。沧澜是一个不喜欢留下遗憾的人,所以临行之前,总是不能留有这个遗憾的。”他右手食指轻轻抚摸着左手食指佩戴的祖母绿扳指,悠然道:“至少日后提及,总要让人知道,我云沧澜也曾与燕国的少年才俊韩大人饮过酒品过茶,燕国之行,没有留下太大的遗憾!”

  韩漠不置可否,闻着茶壶里的茶香已浓,站起身来,提起茶壶,先为云沧澜的茶盏内斟上茶,尔后也将自己的茶盏斟了半盏,这才将茶壶放回茶炉之上,淡淡笑道:“云兄这就要回庆国了吗?”

  云沧澜叹了口气,端起茶盏,微微闻了闻,却没有饮茶,似乎只是嗅一嗅茶香,尔后轻轻放下茶盏,道:“若无奇迹出现,今日黄昏,我大庆使团便要离开燕京……所以韩兄也该体谅,一大早将你请出来,也确实是没有法子!”

  “奇迹?”韩漠凝视云沧澜道:“云兄所指的奇迹是?”

  云沧澜苦笑道:“沧澜以诚待韩兄,韩兄却是在这里与沧澜装糊涂了!”

  韩漠摇头道:“云兄莫误会,实际上在下每天要想的事情太多,很多事情却总是没有头绪,所以……有时候你可以将话说得明白一些,这样咱们说起话来不会太累。”伸手指了指雅室紧闭的房门,微笑道:“而且这里静的很,不会有其他的耳朵在听,即便有,以云兄的本事,只怕立刻就能发现了!”

  云沧澜哈哈一笑,也不绕弯子,直接道:“所谓的奇迹,意思倒也简单,此番若是能够与贵国结盟,沧澜只怕还能多留几日,反之,沧澜今日便要率团离开了!”

  韩漠端着茶盏,品着香茶,悠然道:“所谓奇迹,通常而,那都是几乎不可能实现之事,莫非云大人觉得贵我两国几乎没有可能结盟?”

  云沧澜叹道:“若说沧澜初来之时尚有七分把握,那么现在却是连一成把握也没有了!”

  “云兄何出此?”

  “内忧外患,由心而发!”云沧澜苦笑道:“沧澜幼年时,意气风发,总以为人定胜天,有时候凭借个人之力,可以翻云覆雨,但是时至今日,沧海横流,沧澜却也渐渐明白,所谓人定胜天,通常而,都只是一种奢望,世事无常,风云变幻,人力……焉能胜天!”

  韩漠想了想,很郑重地点了点头:“你似乎说的很有道理!”顿了顿,才缓缓道:“朝中正在朝议,结果尚未出来,云兄至少还有几分机会的!”

  云沧澜笑道:“或许如此吧。韩兄,今日与君为友,同品香茶,他朝却要与君沙场相见,一比高下,到时候还真要领教韩兄的本事了!”

  燕庆若战,除了疆场上的血肉拼杀,后面的暗黑对抗也必不可少。

  韩漠是燕国西花厅厅长,而云沧澜亦是庆国紫衣卫中掌握实权的副指挥使,两人所领的暗黑衙门,在后方势必也是有一番较量的。

  韩漠淡淡一笑,并没有立刻说话,只是品着茶,若有所思,片刻之后,才问道:“云兄,贵我两国……当真没有结盟的可能性?”

  云沧澜沉吟了一下,终于道:“韩兄,不瞒你说,我大庆副使安玉清死在你燕国燕京城,到如今,你大燕都没能给出一个明确说法,甚至没能交出凶手来,在我庆国不少人看来,这可是奇耻大辱。许多人便是利用此事,大加发难,阻挠谈判。”摇了摇头,苦笑道:“实话对你说,即使你燕国如今想谈,我庆国使团却也已经没有任何底牌了。上京城那边,已经表明不愿意继续谈下去的意思,如此一来,自然不可能给予使团任何的帮助,哪怕你燕国现在降低谈判条件,哪怕不要我大庆割地,只是提出一些其他合理的条件,我们使团却也已经无法做主答应。而魏国底气十足,我庆国使团已经无法与他们竞争……如此情况下,你觉得贵我两国还有可能结盟吗?”

  韩漠皱起眉头来。

  他明白了云沧澜的意思,也就是说,如今就算燕国有心与庆国结盟,大大降低谈判条件,但是庆国使团却也已经没有资格答应了。

  因为庆国国内罢了谈判之念,就不可能给予庆国使团任何谈判资本。

  “魏国手头握有大笔的谈判资本,而王爷和我已经无底牌可出,便是贵国的皇帝,就算想与我国结盟,却也不能下诏了。”云沧澜抚摸着大扳指,缓缓道:“他总不能选择一个拿不出任何利益的庆国,而舍弃可以提供给燕国许多利益的魏国吧?若真是这样做,你们燕国自然会有大批朝臣反对……!”

  韩漠靠在椅子上,听云沧澜这样一说,他终于知道,燕庆结盟,已经几乎无望了。

  “除非……!”云沧澜出乎意料地道:“除非贵国皇帝真的使出最后一招来,或许可能改变当前局势……只不过,要贵国皇帝那样做,可能性微乎其微!”

  “什么招?”

  云沧澜目中闪着光,却并没有立刻说话,只是转过头,将目光投在长街之上。

  太平殿上,所有人都等着皇帝的旨意。

  皇帝犀利的目光扫过朝臣,缓缓道:“朕思虑再三,终是觉得,如今我大燕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实不宜起刀兵之争……!”他的眼睛盯在清源先生身上,平静道:“魏国挥师东进,在朕看来,必将陷魏庆两国将士百姓于水火之中,生灵涂炭,此实非朕所愿见到,只不过这是你们两国之事,我大燕自不必多,但是我大燕却是不会卷入战火之中。”

  皇帝的话在太平殿清晰传开,萧太师的眉头已经紧皱起来,而朝中所有的人,表情不一,却是丰富多彩。

  “你们两国入我燕京,其意都极诚,但是所谋却又有所不同。”皇帝声音威严而低沉:“魏国所谋,是要大燕同进退,卷入战火,而庆国所谋,无非是想我大燕不动刀兵,免除后顾之忧。朕觉得庆国所谋,却是与我大燕利益相符,所以……朕决定,与庆国结盟,不动刀兵!”

  皇帝话声刚落,清源先生面色大变,而西河王爷却是显得有些意外,又惊又喜,但是一瞬间,眼眸子深处却又显出深深的担忧之色。

  朝堂上顿时有些烦杂,官员们都是窃窃私语。

  萧太师神色阴沉,正要起身,皇帝却已经看出他动作,伸手止住,沉声道:“当然,要想我大燕不动刀兵,庆国总要拿出更多的诚意来……!”

  皇帝口中所谓的诚意,自然是庆国要拿出大量的财帛来。

  这也正是西河王爷担心的,因为现如今,庆国使团手上已经没有了底牌,根本没有资格答应燕国的任何条件。

  虽然听燕帝下旨决定与庆国结盟,但是西河王爷一时间却高兴不起来,如果上京城方面后党阻扰,不同意拿出财帛来,结盟之事依然不可成。

  只不过燕国皇帝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让西河王爷欣喜若狂,却又让朝臣们惊呼出声。

  “朕为表与庆国结盟之诚意,愿将霜公主许配与庆国太子,结秦晋之好,续燕庆之和,愿我大燕与庆国,世代邦交,和平共处!”皇帝一字一句道,但是在他的眼眸子深处,却藏着难以察觉的痛苦。</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