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567章难言之隐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进了院子,并没有多话,只是微顿了一下,回头看了李固一眼,淡淡道:“你随我来!”他径直入了正堂,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打开了机关,进入墙壁后的通道,顺着石梯下了去,一直进到了那间满是西花厅档案的地下密室之中,而李固一直跟在他身后,知道进了地下密室,这才在密室那张案前站定身形,一不发,如同一尊石像。

  韩漠关上了密室的门,走到岸边,在那张椅子上坐下,靠在椅子上,皱着眉头,一时间并没有说话,地下密室的空气本就不好,这沉寂的气氛,更是让密室中充满了压抑的味道。

  桌子上,摆放着一派铁制令箭,黝黑冰凉。

  韩漠知道,这间地下密室是当初薛公颜办公的地方,而桌上的这一派令箭,则是发号施令的信物,任何一支令箭出去,外面都会掀起一场波澜。

  只不过桌上这一派令箭已经很有没有使用过,甚至蒙上了一层灰尘。

  韩漠伸出手,从中间取出了一支令箭,虽然令箭不大,但是却颇有些沉重,握在手中,冰凉透骨。

  “不用将这次的事情放在心上。”许久之后,韩漠才平静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如此一来,反倒让我们更加清楚,我西花厅的背后,一直有许多的眼睛盯着,这让我们以后办事会更加的小心。”

  李固面无表情,也没有说话。

  他的神情虽然平静,但是韩漠却从他的眼眸子深处,看到了燃烧的怒火。

  他显然一直在压抑着内心熊熊燃烧的怒火。

  韩漠站起身来,走到档案架边,找到了“三处司员”的名册,随意翻阅了一下,然后将它放到档案架上,又在架子里找到了一本很薄的册子,这才回来坐下,仔细地翻阅了那本册子。

  密室内很静,李固微微抬头,看了看韩漠手中的册子,眼中划过一道怪异的光芒,随即又是一副淡漠的表情。

  韩漠翻越了片刻,终于将册子放在桌子上,平静地道:“李固,档案里记载的很清楚,你是一个孤儿,九岁的时候,进入西花厅一处训练司开始接受专业训练,你们这一批人是在七崤山接受训练,共有三十四人,经过五年的训练,其中有八人连续经过了五重考核,成为了西花厅的正式吏员,那个时候,你才十四岁。”

  西花厅是一个从事暗黑事务的机构,换句话说,这个衙门所执行的任务极其特殊,死亡率也极高,而西花厅要保证其强大的实力,便需一直进行新鲜血液的补充。

  西花厅的一处,一直是属于厅中的后勤机构,也是最为重要的一处。

  其下辖制四司,分别是银钱司,器械司,药剂司以及补充新鲜血液的训练司。

  花厅吏员从事暗黑任务偶尔获得的银钱,必须缴纳入银钱司,而当初内库拨出来的西花厅活动款项,也都是归由一处银钱司处理。

  器械司和药剂司自不必,顾名思义,这是两大装备处,主要的职责,便是研制出强大的武器和药剂,用来装备厅里的吏员,让他们拥有更强的战斗力。

  而器械司和药剂司所研制出来的武器和药剂,那也是西花厅独有的东西,是绝不可外泄的,毕竟研制出来的许多武器和药剂,破坏性太大,若是流出,必定会造成极严重的后果。

  从某种角度来说,当初西花厅吏员令人闻风丧胆,有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配备了恐怖的装备,这些装备让他们在执行任务时,变得更加的犀利。

  但是说到底,任何衙门,都是以人为本,所以一处训练司实际上是一个极为重要的部门。

  西花厅的人员录用,严格无比,要想在西花厅的名册上留有名字,成为西花厅的正式吏员,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西花厅的血液补充,主要是来自两个方面。

  其一,乃是江湖上的一些奇人异士,他们本身就有武艺在身,更有丰富的江湖经验,有心报国,主动投靠到西花厅,这一批人主要是敬仰薛公颜的为人,所以愿意在他的部下听令。

  虽然如此,他们若想进入花厅成为正式吏员,还是要进行严格的考验,若是没有经受住考验,哪怕你本事再大,西花厅也是不会录用。

  另一个血液补充的途径,则是西花厅最重要的补充途径,主要是收留一些孤儿进入花厅,尔后将他们编组,由西花厅的专业训练人员进行训练,训练的地点,则是极其隐秘,分布于燕国的一些荒山野岭穷乡僻壤,七崤山便是训练地点之一。

  这一群孩子经过最长五年的训练,尔后优胜劣汰,从中挑选出经受住考验的少年,补充到西花厅之中。

  这一群孩子自幼便被灌输效忠花厅效忠皇帝的思想,所以对于花厅是极其忠诚,也正因如此,花厅的骨干,都是有这样一帮人组成。

  薛公颜统领西花厅三十年,部下死伤无数,但是却也有无数的血液补充,正因如此,西花厅一直屹立不倒。

  只不过自从薛公颜去世后,东花厅崛起,西花厅的势力一落千丈,所谓的四处也已经名存实亡。

  一处的四司后续不接,处于停滞状态,如此一来,无法向其他三处提供血液,整个西花厅也就迅速地衰退,直到今日为止,一处训练司还没有正式恢复运转,虽然器械司和药剂司的吏员已经在燕国的许多隐秘.处开始恢复研究,但是训练司却是并没有新鲜血液的训练。

  此时李固听到韩漠提起当年的事情,顿时抬头,看着韩漠,眉头竟是微微皱起来。

  韩漠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轻轻抚摸着那本薄薄的册子,缓缓道:“这一本薄薄的档案,将你这些年来的功劳记载的很清楚。”他凝视着李固的眼睛,温和道:“你从十五岁时,正式执行任务,虽然跟着公颜老只有几年时间,但是所立功劳,令人叹为观止。上面记载,你至少经过六次生死存亡的时刻,面对的敌人也都是极其强悍,但是最终你还是成功地完成了任务……直到今日,道上也没有几个人知道你的名字,由此也证明你确实很出色!”

  暗黑吏员最成功的,便是做了无数的事情,却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这样的暗黑吏员,才是顶尖人才。

  “公颜老去世后,你还是办了不少差事,每一次都能圆满完成,最为重要的是……你办事干净利落,从不留下后患,更不会留下任何痕迹。”韩漠摸着下巴凝视着李固:“也正因如此,你才在厅中很有威望,虽然很年轻,但是……终究还是成为三处主事!”

  李固终于开口道:“那只因为当时厅中无人,否则……我没这个资格!”

  “不用妄自菲薄!”韩漠微笑道:“你的功劳,足够让你有资格坐上这个位置。”

  他比李固要小少五六岁,但是表现的却如同李固的长者,而李固似乎也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妥,这位年轻厅长虽然看起来很年轻,但是处处都透着成熟的味道。

  韩漠沉默了片刻,神情开始严肃起来,缓缓道:“你的记录,我看过许多遍,但是今天再一次看到,我却觉得很有些奇怪!”

  李固看着韩漠,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中却是含有询问之色。

  韩漠平静道:“如此顶尖人物,怎么可能……被地下黑市那帮人看出破绽?”他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地下黑市的势力,凭心而论,并不弱。他们的成员范围极广,三教九流,甚至官府中都有他们的人……他们的可怕,就在此处,一个无法掌握成员具体分布的势力,一个将势力隐藏在人群中的势力,却是是我们不能轻视的。”说到这里,韩漠眼眸子里闪动着异色:“但是真要论起办事能力,地下黑市的人绝不可能强过我们西花厅……当初我同意你前往地下黑市打探情报,道理很简单,因为我十分清楚,凭他们的能力,不可能抓到你任何把柄,这一点,我和你……都是有理由自信的!”

  李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没有先前的平静,眼角跳动,显然心中很不平静。

  “时隔半月,他们能够掌握你的行踪,趁机向你下黑手……我一直很疑惑,他们当真有这样的能耐吗?”韩漠嘴角泛起冷笑:“一帮市井之徒,能将西花厅三处主事抓起来,如此荒谬的事情,即使是现在,我都无法相信!”

  韩漠忽然站起身来,背负双手,缓步走到李固身后,停住步子,脸色冷峻,也不回头,只是冷冷道:“将你心中的想法说出来,你究竟为何会落在他们的手里?你为何会被他们发现破绽?他们为何会……时隔半个月找到你的头上?”

  李固眼角跳动,脸上的肌肉抽搐着,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韩漠冷笑道:“你莫忘记,院子里的那块石碑,‘公颜德光’四字,到如今还是清晰地印刻在上面!”

  李固闭上眼睛,两只手握成拳,手上的青筋暴突,牙关紧咬。</div>123xyq/read/3/39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