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 第554章却之不恭的大帐本

小说:权臣 作者:沙漠 更新时间:2021-02-24 02:56:43 源网站:123言情
  > 韩漠骑马到得礼部尚书府前,金黄色的夕阳余晖正洒射在府邸的每一处角落,墙角斑驳,大门外的喜字尚未撕去,大红灯笼更是在门头摇晃,大婚的喜意到如今似乎还没有退去,两头石狮子依然一如往常地张牙舞爪,显示着府邸的气势。

  想到新婚没两日便去了风国,留下筱倩独自在府中,韩漠心中倒是颇有几分愧意。

  朱红色的大门紧闭着,韩漠翻身下马来,上前去敲了敲门,大门打开,敞开一条缝隙,一双眼睛在缝隙里眨巴眨巴,见到韩漠,慌得急忙打开门来,叫道:“少爷,你回来了!”

  早有人过去牵马,这匹马却是韩漠的爱驹绝影,此番回来时,按照韩青所说的地方,顺道将爱马带了回来,也正因如此,才会如此迅速地赶回了京城,吩咐下人好好刷洗喂食,不可怠慢了爱马。

  韩漠则进了府内,欲要先去东院见母亲,下人已经道:“少爷,夫人和大.奶奶还有碧姨娘都去了庵里,不在府中!”

  韩漠停了一下,奇道:“庵里?”

  “是啊。”下人忙道:“这几日夫人他们总是要去庵里敬香的。”

  韩漠笑了笑,看来母亲如今还是信起佛来,竟是连碧姨娘也一起带上了,问道:“家里都谁在?”

  “小姐和少奶奶都在后花园听风小榭里。”下人禀道:“少奶奶有客人在,都陪着她们在后花园玩耍呢!”

  听风小榭是韩漠搬进礼部尚书府后,在后花园按照东海后花园的样式修造的一处小谢,那是韩漠闲来无事用来歇息的地方。

  “客人?”韩漠有些奇怪,边往自己的院子里去,边问道:“是范府那头来人了?”

  下人摇头道:“小的不知道……不过都是一些官家的少奶奶,小的都不认识。”

  韩漠笑道:“既然是官家少奶奶,平日里都不抛头露面,便是连少爷我也不认识,你又哪里认识?是了,韩青去了哪里?”

  “先前还看着他的,少爷要见他,我这就去找!”

  “先别急着找他,让人给我预备热水……是了,少爷肚子饿了,弄些饭食过来,再找到韩青,让他待会儿到我屋里去见我!”韩漠感觉身上粘兮兮的,有一阵子没洗澡,身上都有股子怪味,很是不舒服。

  回到院内,静悄悄的,自己的房门却是微微敞开,微皱眉头,推门进去,只见屋内正有一人上下忙活着,却是慧娘正在屋内擦拭桌椅。

  慧娘弓着身子,背对韩漠,那圆滚滚的丰满圆臀被绣裙紧紧包裹着,宛若桃子一般,弧度惊人,丰满肉感,随着擦拭动作,圆臀儿左右摇晃,更如同花儿般摇曳着,丰腴妇人的丰.臀,果然是时刻都散发着诱惑人的吸引力。

  韩漠视线在那上面停了一下,但很快就转过去,堂堂少爷盯着陪房妇人的屁股看,这总是很不好的。

  听到身后动静,慧娘已经转过头来,见是韩漠,那徐娘半老的脸上顿时显出惊喜之色,急忙上前来行礼,“姑爷,你……可回来了!”见韩漠要脱下外套,急忙将手在身上擦拭两下,麻利地上来,在后面伺候韩漠脱衣裳。

  “擦洗的事儿,让小丫头们做就是,何用你来亲力亲为!”韩漠微笑道:“是不是她们都在偷懒呢?”

  韩摸着院里,除了随筱倩陪房而来的慧娘和云茜,府里又拨了三名小丫头过来专门伺候,端茶倒水,打扫庭院的事儿那都是由几名小丫头去做的。

  “怕她们擦洗的不仔细,所以姑爷和小姐屋里的活儿,仆妇便没让她们做。”慧娘笑盈盈地道:“姑爷一路上辛劳,仆妇先去给姑爷沏茶!”

  “我先洗个澡,然后再喝茶吃饭。”韩韩漠温道:“有阵子没在家里吃饭,馋得慌。”

  “那仆妇去准备一下。”慧娘麻利的很,“姑爷,仆妇让人去告诉小姐,就说您回府了!”

  韩漠摆手道:“不用不用,她不是来了客人吗,让她陪着客人就是。客人上门来,总要好好招待,不能怠慢的!”

  此是慧娘已经在脸盘里倒上水,韩漠过去洗了手,从慧娘手中接过毛巾擦干,才问道:“是了,都是什么客人?是岳父那头来人了?”

  慧娘道:“不是府里来人,都是小姐以前的闺房好友……也都是京官的小姐们,老太君以前怕小姐寂寞,总是让其他府里的姑娘小姐们去府里玩耍,那是自幼便与小姐交好的几位姑娘了……如今也都是少夫人了,论起来,我家小姐倒是成婚最晚的!”

  “原来是来了朋友。”韩漠笑道:“那倒是要好好聚一聚的。”

  慧娘微笑道:“姑爷这阵子不在府里,小姐那是每日里着急,数着日子,天天盼着您回来!”

  韩漠笑道:“我也是想着家里的!”

  下人们很快便准备好了热水,慧娘自然是服侍韩漠沐浴,只因之前已经有过这般景象,所以韩漠虽然还是有些尴尬,但比之初次却好了许多。

  洗过澡,换了身宽松柔软的衣裳,早有人将饭食送到了屋里来,慧娘在旁服侍韩漠用饭,韩漠刚落座,便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又听到韩青的声音道:“少爷,你可回来了,这阵子可急死我了!”话声中,韩青已经进了门来。

  韩漠接过饭碗,也不看韩青,提起筷子扒了几口,韩青已经到得桌前,恭恭敬敬地站着。

  韩漠回头看了慧娘一眼,温道:“慧娘你先下去忙吧,有事我再喊你!”

  慧娘何其聪明,知道少爷必定有话要和韩青说,她在府中多日,也知道韩青是韩漠的心腹,所以微微款身,退了下去,更是顺手将房门带上。

  韩漠继续吃饭,用眼神示意韩青在他对面坐下,一时间也顾不得说话,就着热腾腾的菜肴连吃了两碗饭,这才放下碗,从旁拿起慧娘早就准备好的锦帕擦了擦嘴,这才看着韩青道:“小朱已经回了东海……那边的事情,已经办妥!”

  韩青先是一怔,随即一脸的惊喜,“少爷,你真是神仙下凡,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韩漠将营救朱小的事情简要地说了一遍,韩青听的目瞪口呆,张大嘴,一脸的不敢相信,那眼眸子里的崇敬之色,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事情已经过去,这事儿就不要再提了。”韩漠从怀里掏出一本册子,丢到韩青的面前。

  韩青一愣,拿起册子,翻开看了看,他自幼跟着韩漠学文习武,虽然不是文采出众,但是却是识字的,只看了几页,脸上便显出震惊之色,抬起头看着韩漠,惊讶道:“少爷……这……这是……!”

  “你和小朱在风国的时候,贺家意图叛乱,被诛九族,这事儿你想必已经清楚了!”韩漠神情严肃起来,一双漆黑的眼眸子凝视着韩青。

  韩青神色也变得严峻起来,微微点头。

  “这是我从贺学之手里得到的账本,上面记得东西,你应该也看的明白。”韩漠缓缓道:“贺家给我们留下这样一大笔财富,我们是却之不恭的!”

  这本册子,正是艳雪姬送给韩漠的那本账册。

  当初在宜春郡为了这本账册,韩漠的西花厅、魏国黑旗、庆国紫衣卫俱都是使尽花招,但是最终账册却被艳雪姬渔翁得利。

  只是不知为何,得到账册的艳雪姬,来到京城一趟,回到宜春郡之后,又将账册送给了韩漠,而韩漠这才从账册中得知了贺家那惊人的秘密。

  账册分为两部分,前一半是记载着贺族在朝野中的党羽,分部在各处衙门,总共有五六十人,那都是隐匿在朝中的贺族势力,虽然大部分人都算不得朝中的要员,但是却有不少身处极为关键的衙门里,平时不显山不显水,若是发生某些大事,这帮人手中的一些权力就必定能派上大用场。

  账册上详细记载着这些人的情况,至于什么时候投身在贺族门下,得了什么好处,贺族掌握什么把柄,都是清晰地记载在账册之上。

  虽然其中已经有一部分在贺族被灭之时已经被拔了出来,但是至今还有一半人依然蛰伏在朝中,除了韩漠手头上的这本账本,那是谁也不知道那批人竟然是贺族的党羽。

  韩漠第一次见到这张册的时候就知道,一旦公布这本账册,必定会有一大片人头落地。

  至于账册的后半部分,却是记载着贺族为幕后的许多店铺情况,药行、酒楼、青楼、古董行、兵器行、茶馆……那都是贺族分布在各处的重要店铺,加起来有五六十处之多,既用来赚取银子,又是作为情报网络使用,不但是燕国,便是魏庆两国,那也是有贺族的店铺。

  这是一本极恐怖的账本,是包含着祸心的政治大帐!

  韩青将账本放在桌子上,看着韩漠道:“少爷,你要我怎么做?”

  “全盘接受过来。”韩漠平静道:“我会让父亲从影子卫中给你调拨几名好手,还会给你拨一笔银子,你的任务,就是将曾经属于贺族的人和店铺,都吸纳到我的手中来!”

  韩青皱起眉头,一时间并没有说话,这当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们都不是傻子,贺族败亡,他们没有了靠山,虽然没有人揪他们出来,但是他们自己只怕每日里都是心惊胆战的……你这个时候去收纳他们,他们是求之不得……!”韩漠摸着下巴,悠然道:“他们需要我这样的靠山,而我……也需要这样一群刀子!”嘴角泛起一丝笑意:“你的口才极好,这些事情……你去办最合适!”

  “若是有人不愿意投靠少爷呢?”

  “给你调派影子卫,不是让你当摆设用的!”韩漠冷冷道:“愿意效忠的,让他们写下效忠书,按下手印……不愿意的,身为贺族党羽,自然是要铲除的!”

  韩青点头道:“少爷,我明白怎么做了……!”

  “你跟了我这么多年,自然知道这样的事情要做的极其小心……若是露出破绽,被一些不该知道的人知道,可别怪少爷我翻脸无情。”韩漠冷声道:“你我都已经长大,不再是孩子,所以很多事情,咱们都要以大人的规矩来办……!”

  韩青从韩漠那双犀利的眼眸子里,感受到了一阵寒意,知道这件事情实在是非比寻常,站起来躬身道:“少爷放心,若是出了差错,小的用人头来交差!”</div>123xyq/read/3/3981/ )